LV. 19
GP 86

小說:血腥遊戲(第十四章:往頂端(下))

樓主 日希 shadowhearts
龜龜版權不歸我,同人小說一部。
=================
「卿塔!!」在李奧後邊,響起了熟悉的悲鳴;熟悉到李奧不得不去相信。
跑到她身邊,李奧看著那利爪劃過的痕跡;太深了˙˙˙。

「哼,看來某人說的對˙˙˙˙我只會扯後腿。」她呼吸越來越弱。

「撐住!不能放棄˙˙˙不可以!」
他用雙手壓住傷,但傷口實在過大、過深;不但無法止住,雙手反到被大量血水淹沒。
頓住了˙˙˙。

──不知所措。
他明明學了不少急救方法,現在卻一點都沒用。˙˙˙爆炸聲響起,看來是佛力克之前埋的地雷引爆。光從四周竄起,帶著紅色的熱氣飛奔而去。這真是太怪了˙˙˙他的身體越來越熱,可是心卻是異常冰冷。

──不知所措˙˙˙。
「這是孽緣˙˙˙」碰著他的臉,卿塔半苦笑的說。
定住了˙˙˙他什麼也說不出,喊不出。習慣黑暗的他,在這頓時強大的火光下失去視覺。沒有高科技的紅外線墨鏡,眼睛是無法承受光刺激的;四周全是朦朧的白色。

火光中,卿塔終於看見了這與她出生入死的親友。
眼神一瞬為驚嚇所控˙˙˙但不久又柔和下去。「˙˙˙真的˙˙˙不是普通人˙˙˙」笑著,她咳出幾口血。

這是真的是最後了吧˙˙˙;沉重地,他拖起她的肩膊。
至少,在最後,他想以一個戰友的身分,陪她面臨死亡˙˙˙

「活下去˙˙˙李奧。」微笑著,在李奧手中,卿塔停止了呼吸────。
*    *    *
-熱氣貫穿整個空間˙˙˙˙。

崖邊,四列紅色的金屬梯子整齊的排列壁上。將破碎的皮衣取下,坤把自己牢綁在佛力克身上˙˙˙看來梯子上的餘熱對佛力克來說沒什麼。他咬著匕首,盡自己所能快速地向上爬。拉斐爾則是咬著自己的一支碎,和佛力克同時爬起;麥可緊接在後。李奧看麥可開始後,也跟著跳上麥可旁邊的梯子攀爬起來。一些燒焦的屍塊掛在梯子上,有些還具有活性而抽動著
。繞過去明顯浪費時間,他們只好用各自的武器清掉。當拉斐爾挑開一具巨大的侵蝕者時,麥可停下來往下瞥了瞥那無盡的深淵。那具屍體落在一快上升的岩石中,然後消失在黑暗裡;幾秒後他聽到了刀切過的聲音,又一具屍體跌落下去,摔在另一個巨大的上升岩石上,然後˙˙˙麥可聽見了水的聲音;他看了看下方的李奧˙˙˙企圖從他那裡得到一個答案。
「是血積起來的水池」看了一會後,李奧回答。
「可能是以前死亡的侵蝕者死後所堆起形成的。」

上面也不斷有水滴下來˙˙˙,也許是從上方的上升岩上的血池滴落的吧。
麥可小噎口水,決定不再看。

爬過第七層的時候,第六層的入口突然被暴風所衝破。一支巨大的甲殼蟲類衝了出來;和巨龍一樣碩大,那隻帶著骷顱面甲的大蜈蚣正嚼食著數頭侵蝕者鳴吼著。很快地,它在注意到上方爬動的生物,在一陣狂暴的嘶吼後,它沿著崖壁攀爬起來。

「那是什麼!?」麥可望著這下方的大蟲子大叫。
「不知道˙˙˙完全沒看過!!!」佛力克叫道;他更賣力地往上爬。

「是迪羅爾!」多那太羅的聲音從麥可的手機中響起。
「˙˙˙又是新種!?」李奧爬著,連向下瞥一眼都不敢。

迪羅爾猛咬起一具落下的屍首,將其往上一扔後,用足肢插著崖壁上爬著,可是他足肢似乎被厚厚的金屬所裹住,根本無法快速移動。它不斷咆嘯著˙˙˙,讓吼聲充斥著整個空間。

李奧納多的手不由自主地懺斗起來,他也不確定它是因為打擊,痛處,興奮或恐懼。他不認為自己在害怕,可是腎上腺素促使他感到恐懼。他不怕死,遠遠不怕,但比起死在一個虛擬世界的怪蟲上,他更渴望現實世界的"敵人"。在他上方幾呎處,麥可和雷斧也加快速度。
「嚐嚐這個!!!」
邉說,佛力克將數具侵蝕者扔下,直砸在迪羅爾的面甲。受到攻擊,迪羅爾慢了下來。 拉斐爾緊接著甩下了另一具˙˙˙在屍體砸在自己前,迪羅爾突然將其咬個粉碎,憤怒地大叫起來!!之後,它便以爆走般的速度往上衝,張大嘴向五人撲去。在這種衝擊下,岩壁震動的更加厲害了!
「咦˙˙˙?」在拉住梯子下一格前,麥可被撲來足肢打落。
「麥可!!!」

「媽的死蟲子!」拉斐爾往下跳,坤趕緊開槍打退衝向雷斧的觸肢。
「˙˙˙嘖!」李奧趕緊跳下拉住麥可;上邊的拉斐爾跨坐在迪羅爾面甲上,憤怒地用碎猛刺著。「這東西比想像中硬啊!!」

「雷斧!攻擊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 未等多那太羅說完,迪羅爾的足肢又向麥可和李奧刺過去;李奧單手抓著麥可跳到旁邊的剔子上閃避著。
「呃˙˙˙!!」足肢劃過麥可的手臂, 不經意的痛處使他鬆開了手中的手機;一瞬,手機被下一波足跡所刺穿。

「很好!!」雷斧舉起他的二重碎,「找我玩,我就陪你玩個夠!!!!!!!!!」說罷,他往迪羅爾的紅眼刺去;這只大蟲痛苦的扭動身軀,李奧緊接著從側面重重踢著他的下顎,導致迪羅爾失去平衡,往下摔去。被雷斧拉回梯子,兩人劇烈的喘氣著。

更遠的下方,某物雷鳴般的狂響著。聞之,李奧差點鬆了手。在這個地方活了幾個月,他認知到那種聲音並不普通˙˙˙˙他從來沒聽過˙˙˙這種雷鳴的聲音狂壓。不好的預感湧了上來˙˙˙比下面這隻怪獸還要不好的預感。
往上看,拉斐爾還差一點,其他人已爬上第八層;

在迪羅爾爬上來前到頂端是不可能的。他們不可能全都到達頂端。他不可能保著在場的每一人。屆時,他或其他人又得為某人遭遇危險或犧牲。抽出一把刀,李奧聽著鞘發出的共鳴。

岩壁又開始震動。
迪羅爾以超然的速度向上爬著。再次看見他,李奧發現那巨大的金屬足肢成波浪般挪動著;它的帶刺的尾巴捲著梯子破壞著階梯。
望著那巨大的骷髏面甲,巨大的恐懼感朝壓著李奧納多。靠得更近,迪羅爾眼睛的紅光閃動著;張嘴咆嘯,它朝五人襲擊過去。

無視手足與朋友的呼喊,李奧跳出梯子,將第二把刀高舉空中。在迪洛爾看不見的狀態下,它未察覺李奧,直直往崖上撲去。躲過了那一咬,李奧一個後空翻下他用力將刀刺進迪羅爾的面甲內;迪羅爾瘋狂地扭動著它巨大的身軀,無數觸手從甲殼下冒出˙˙˙直朝李奧刺去!試圖將刀拔出反擊,可迪羅爾突然發了瘋似地頓時朝峭壁尖端撞。附在它身上的那面部厚厚面甲頓時被撞個粉碎。之後整個空間響起了迪羅爾響亮的哀嚎,和他碎片落下的風嘯聲。

支手檔著從天而降的岩片和甲殼,麥可找尋著李奧的身影。在迪羅爾與麥可視線擦過時,他看見了落下的李奧納多,可是距離太遠了───。
恐慌地,麥可鬆開雙手,企圖去抓住李奧,但被另一支強壯的手臂扣住。
單手扣著麥可,拉斐爾將他甩回梯子上。不願往下看;拉斐爾知道˙˙˙李奧和迪羅爾都已消失。

「上來˙˙˙你要讓他白白犧牲嗎」頓了一會,雷斧終於發出沉重地吼聲。

麥可不發一語,默默地跟隨雷斧的爬著;淚水不自覺從臉上流下˙˙˙。
-除了攀爬他什麼都不能想;
默默地,麥可對自己說著。
-分心的話,就會被這深深的闇所吞噬。


*   *   *


撞落水面,李奧慢慢被重力拉沉下去,迪洛爾的面甲從緊接著落在他上方;奇怪的是,那面甲沒有跟著李奧下沉─────好像跟這水是互相排斥的個體般,懸浮在表面。

頓時,李奧察覺自己撞到了類似屍塊的組織˙˙˙˙

這不是水,是血
˙˙˙一定是掉到其中一個血池裡了。
想著,揮他著手˙˙˙試圖去抓他的刀,可他什麼也沒碰到˙˙˙。
身體越來越痛˙˙˙宛如要被人撕裂般。

死亡˙˙˙狂亂˙˙˙

好痛。李奧感覺到這血正不斷從傷口流進˙˙˙取代著他原本的血。
怪物的悲鳴聲又響了起來˙˙˙。這次不是從耳朵傳來˙˙˙而是從李奧的心底發出的。

-侵蝕?
他無奈的笑著。

-我會死嗎?
他閉起了眼睛,任自己隨重力落下˙˙˙˙四周一片黑暗,什麼都沒有。

『喂!!無所不怕的領導大哥!放棄嗎!?』一陣熟悉的聲音從那怪物的狂吼中分裂出來。
─拉斐爾?
睜開雙眼,李奧在黑暗中尋找那聲音的來源。
『李奧,我肚子好餓啊~~~~』
─麥可?
『李奧李奧!你看,我幫你也做了部你的摩托車!下次我們一起和凱西去瘋吧!』
-多尼笑著的聲音˙˙˙。
『不過你要看好先~~~不然會被小雷飆壞的』麥可惡作劇的笑著。
『不要叫我小雷!』
『媽啊啊~~~~雷雷發飆了!!!』
『馬的#!我今天要拆了你的殼!!!!!!』
被火山爆發的雷斧追殺,麥可的淘氣的嬉笑聲又響了起來。

『˙˙˙你看起來很累』
─我是。
『你在怕什麼呢?』
─我不怕。
『真的?』
-不是的˙˙˙
-不是的───!!
愕然地,李奧發狂地的跑了起來,惡魔的怒吼和狂亂的哀鳴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尖銳,彷彿自己快要被刺穿般。
突然,他踢了了什麼而跌倒在地。一支大大的手抓住了他。胖胖的身影,大大的軀體。
『你走錯路了,小毛頭』
李奧試圖去抓住那聲音的來源˙˙˙

˙˙˙睜眼。
發覺自己依然沉浮在血中,李奧開始往上游。
推掉那些擋在前方的侵蝕者的屍體,努力的朝水面上那一點的紅光游去。


*    *   *

在頂端,雷斧將麥可一把拉了上來。
一旁佛力克將坤輕輕放下後,自己也隨之塌在地上喘氣。腦中,李奧當時的舉動仍記憶猶新˙˙˙˙
他用力往地上一捶;這是他˙˙˙第二次失去戰友了。看著李奧的兩個弟弟,佛力克什麼都不想說;他知道˙˙˙最好的安慰方法,是緘默。
坤想去安慰那滿臉淚水的小烏龜,可是當她身體一動,他的左手就痛的更厲害。

此時,不知為何,坤他心跳的異常快˙˙˙身為職業忍者的他,應該早就不畏懼死亡,不畏懼害怕。機械式的冷靜是他這行的本能。
到底怎麼了?突然,一股熟悉的感覺竄過他全身。
-姊姊?

不由自主地,它往崖下一看,一個巨大的血池油然升起; 坤心跳的越來越快,他趕緊的搖著旁邊的佛力克。
「喂喂喂大姊,很痛耶!」他不滿的抱怨著。
「佛力克˙˙˙我總覺得那血池怪怪˙˙˙」
佛力克往下一看,那池上附著迪羅爾的面甲。
「是很怪,有著一片那麼噁心的東西附著」汗顏地,他附和著,隨之他收到坤不滿的視線。
「我很認真的˙˙˙」
「是是是,你哪次不是認真的?」佛力克傻傻大笑著。這時血池浮經他們,唰的一聲了˙˙˙水面衝出了一個綠色的影子,眾人不經嚇到了。

───是李奧納多!
「李奧!!!」麥可和雷斧立刻朝崖邊衝去。
可這時面甲下又生出無數透明的觸肢,朝李奧攻擊過去!李奧爬上池岸朝頂端跳去,可當他跳在空中,觸手抓住李奧的腳踝,將他整個人吊在半空中。
「切」單手連撃數槍,坤將那些觸肢打斷。
佛力克在崖邊抓緊樓梯,伸手去抓落下的李奧,可是˙˙˙他失手了。

「休想───!!!!!」
一個影子朝李奧跳去,麥可兩手將李奧一把拉住;他鬆了手一次,這次他死也不會放!
拉斐爾立即衝上去抓住麥可的腳踝,佛力克則是立即趕緊抓住雷斧的腳;
就這樣,四人汗顏倒吊在崖邊˙˙˙

*    *    *

「靠˙˙˙」
頂端,佛力克喘著氣;他瞪大雙眼看著他們,三人都未脫離剛剛的驚嚇。
旁邊李奧納多渾身滴血,搖搖晃晃地被扶起。
「我以為你死了。」
「同感˙˙˙。」從地上爬起,他隨性瞥了下傳送器四周。

坤蹲在基座上;單手操作著,她開啟了電源。
一陣熟悉的電磁聲為之而來,藍色閃電從裡面流竄出來,發射四周;之後藍光又開是慢慢集中在傳送器上,化開一道次元的門檻。

「終於˙˙˙」坤力攙扶著旁邊的機械,慢慢往門走去。「那邊見啦。」
看著坤走進,佛力克立刻衝上去「等等我啊坤!」對後邊三者揮了下手,「˙˙˙快走吧。」他跳了進去。
麥可瞥了一下他兩位兄長,「嗚~~~~一點都不可怕˙˙˙一點都不可怕」深呼吸後,麥可一口氣跳進去。

走到傳送器前,雷本想就這樣踏進,可他沒有。
「李奧˙˙˙」轉頭望著李奧,「你先。」說罷,他非常堅定地指著他。
輕輕抬起頭,李奧隨意地笑:「過份懷疑不好吧。」

「經過那種高危險的特技表演後,你還有信用可言?」
皺眉,雷將手伸進他的腰帶中,拿出一張小心折好的素描紙。李奧頓時呆住了;趕緊在他的腰帶裡尋找˙˙˙沒錯,素描早已消失。
「畫得很好˙˙˙我從來不知道你會畫圖。」

素描夾在指間,他靠著門笑。「˙˙˙即使是相機,也無法把大家的表情抓的這麼準吧?」
故意在李奧面前攤開,「這就是你常躲在樓上的原因嗎?」
斜視著李奧,他以一種帶諷刺的語調說:「帶著也看不到吧?這裡這麼黑˙˙˙」

「你怎˙˙˙」
「在你睡著時掉的˙˙˙這張。」說完,雷斧將圖放回腰帶。
「不回家嗎?」

「我不回」將頭轉過去,李奧低調的唸:「我比較適合這裡˙˙˙」
他知道,自己再也無法正視雷斧了。
「我是殺手,不是你哥。」


˙˙˙雷斧無言了;就某方面來說,李奧是對的。
盡自己一切所能去保護家人;再戰鬥中,流血和死亡不算大事。不管自己再怎樣努力,也有無法自保的時候。有些時候不單是打昏或被打昏,而是生死間的抉擇。為保全大局,有人必須犧牲。這就是為何史林特要求李奧,而非多、麥可或自己。因為李奧是哥哥,犧牲自己保護弟弟是理所當然。 長子的責任,僅僅是這種家族寄予的”榮耀”嗎 ˙˙˙拉斐爾懷疑。

史林特真的要為”榮耀”而戰?即使那會要李奧的命?用他哥哥的死來換取所謂的榮耀嗎??

「你說得對」難得地,雷斧柔和的說:「我們讓你活得進退兩難。」
李奧沒有回答。
「但是,我答應了史林特」拉斐爾深吸了一口氣,由原本的婉轉漸漸堅定:「答應過他˙˙˙要帶你回家。」
聲音漸漸被崖下的悲鳴所以俺蓋,李奧低下搖頭。「我已經平安的把你們帶到這了;現在˙˙˙我要去要回我的刀。」

多說無用,雷斧立刻向李奧一拳揮過去。如果能打中就好,一拳也好;李奧的速度遠遠超出想像,現在什麼都碰不到他。
至今,拉斐爾和李奧打過無數次架,可沒有一次是這樣無奈˙˙˙˙。

值得小高興的是,至少李奧現在不打算抽刀;那種附血度,即使是刀上有毒,也早該被血沖掉了。基於武道家的格調,拉斐爾並沒有抽出碎。他會戰鬥到李奧開始蹣跚,顫抖,到自我崩潰為止。每次迴踢,側擊,雷斧都感覺到勝利的逼近;李奧的呼吸越來越越重,看來他也撐不了多久。

當李奧閃躲蹲下時,他發現自己沒力再站起。將之手放在地上,李奧試圖撐起自己;可在他能動前,雷斧的側踢撃回地上。沒等他反應,雷斧一手扭住他雙腕,將李奧一把扛起。儘管他試圖掙扎,力量根本比不過。無奈地,他只能被雷帶進去。

對於實驗室中的大家來看,雷算是"幫"李奧走了出來。當雷放下他的時,李奧頓時全身的力氣被抽光似崩塌於地;對其他人來說,這突然的景象有如玩笑一般。

「˙˙˙李奧?」
不敢置信地,雷斧單手撐起李奧,而李奧也一幅不知所以然地呆然著。在遊戲中,只要戰鬥持續,他就有力氣走下去˙˙˙可是當光罩在他身上時,自己突然被抽空了。迷迷糊糊地,他伸手摸索著˙˙˙直到他碰觸到雷斧的臉頰為止。

李奧的瞳孔,已經沒有焦點了。
看不見嗎?多跑過去他靠雷斧和多尼扶著,走離傳送器,到一個小小的木箱上坐下。

身後,他的人類朋友們坐在大木板箱上;佛力克背靠著牆喘息著,坤則是死盯著這四隻變種龜看,特別是那隻在紫色的。 現在,坤的頭髮很明顯是茶褐色的,帶著沉重的濕氣和血色垂在他面前。不知為何,艾波一言不發地看著坤˙˙˙似乎被她戰場女性的魅力所吸引。
多那太羅察覺到坤的視線,有點尷尬地回笑了一下。
「呃˙˙˙你可以保證不對任何人提起我們?」

坤笑了,帶著逗人的語調,她說「抱歉,我必須詳實的報告我所看到的一切˙˙˙˙」
多無奈的歎息了一下˙˙˙。
「除了你們這群變種龜。」
笑著,坤小力拍了多一下;多知道他是在開玩笑,只能無奈的乾笑幾聲。

「報告?」艾波問:「你指什麼報告?」
「她指,」佛力克說著,沒動。「意思是他在某個黑衣叔叔工作報告中寫著:對不起我把佛力克也扯進來了」
「再說一次」她"笑"道。
「呃˙˙˙˙好大的殺氣」汗顏著;熟知女人地域怒火的佛力克立即後退好幾步。

當李奧呼吸開始平靜,他察覺"門"還是開著的。拉斐爾蹲在一旁,介於李奧與門之間。下意識的,他把一之手放李奧肩上,防止他脫逃。這是預防˙˙˙雷打從心裡有著絕對的不安。
太詭異了,一股不諧調的旋律迴盪四周。雖然他很想聽聽這些救他性命的新朋友,和被他所救家人聊天,可是他還是忍不住那股不安的好奇。
「門為何不關???」他問。
「可能是手動的關係?」多說著,邊看著電腦上的數據。「系統突然受到某種干擾,導致整個自動控制系統切掉了!」
「那就關掉它啊!」雷斧接著。說實話,他現在真想走到都旁邊直接打爛那台電腦,但他實在不能相信他的大哥;多次經驗證明,李奧是不會乖乖坐著。蹲在他旁邊,雷小聲說著,「你可以像我”保證”:即使我背對你,也會乖乖待在這兒嗎?」

李奧不自覺地張大眼睛˙˙˙望著雷,又望著傳送器的門。
並不意外;對現在的他來說,地獄是誘人的˙˙˙˙

看回地板,他苦笑地甩了甩頭。

「切,虧你還肯對我誠實」雷斧說。
碰!!────轟聲奏響!!拉斐爾被重重彈飛,整個人一瞬嵌進牆中!
「拉斐爾────!!!!」
儘管惡魔發出巨吼,碎裂聲仍一清二楚˙˙˙雷斧骨頭斷裂的聲音。
沒人看清門後竄出什麼,但聽到某物的尾巴掃蕩、破壞著電腦牆!頃刻黑暗後,警報燈再次亮起來。
在尾巴掃至前,多抓緊艾波及時跳出,撤退到李奧後邊。˙˙˙面對這龐然巨獸,他倆不經凍住了。真正的迪羅爾和他們所在螢幕上看到的東西是截然不同! 當它完全站立時,它的身高超出十呎以上˙˙˙遠遠高出數倍!

「嘖!」李奧伸手拔刀,但因為乾血的關係,刀緊緊卡在刀鞘中˙˙˙無法拔出!
開出幾槍後,坤發現彈夾以空;更不幸中的,這是他最後一盒。佛力克連小刀都不拔,他很清楚˙˙˙沒有加太與坤的”彈雨”護著,單靠短刀是送死行為;翻著研究室中的木箱,他試圖找些有用的武器。後邊,麥可蹲在拉斐爾旁,協助他坐起來。
雷斧死命壓著右手,喘氣發出痛苦的呻吟。他的右手肯定骨折˙˙˙也許已碎了。

李奧向後退了幾歩。
現在,門已經消失了˙˙˙可更糟的是,拉斐爾現在更本無法戰鬥。
疲憊地站著,他終於抽出他剩下的加太──這是最後了。

「找東西殺了他!」
瞥了旁邊的多那太羅,李奧轉移視線;多尼是否會照做,已經不重要了。

惡魔的聲音早蓋過了一切。
握緊刀把,無視疲憊地,他再度進入備戰狀態。他清晰地感覺到,現在的自己正站在兄弟與死亡之間。紅光下,一切都變成血的顏色,不管是牆、地板、甚至是他的家人。一切漸漸聚合起來,沒有道德、沒有規則、沒有榮耀˙˙˙只有敵人。

情不自禁,他興奮地笑了起來。
───來找我嗎?

===============
待續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