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86

小說:血腥遊戲(第十三章:往頂端(上))

樓主 日希 shadowhearts
龜龜版權不歸我,同人小說一部。
==================
紅色的雨下的越來越大˙˙˙˙一個個血池囤積在腳邊。
低著頭,李奧跑著,讓碩大的雨點打著。
血多得難以形容;他們跑得並不快,在這種大雨下,他們也跑不快。路況異常的糟˙˙˙
隨著他們前進,背景的悲鳴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大。光線在這場血雨下幾乎等於零,地上的血管因這雨失去光澤。他們現在唯一的光線來原,是麥可的龜龜手機。

「離目標不遠了」 李奧說。
「你怎知?」 雷斧問著;慢慢走進李奧,他緊緊待在左邊。
「快到懸崖了˙˙˙」李奧說著,指著前方出現的巨大紅色斷崖;和其他牆壁一樣,斷崖散發著紅色的光,它臂上一定也攀著無數的血管和腫瘤。

崖邊有著個微紅色的格狀物體,看樣子那就是"階梯"了。
「˙˙˙我們過得去嗎。」邊看,麥可邊汗顏感嘆著。
「不要想」說著,雷瞥了下後邊的麥可。

獵食者來得更快了˙˙˙從天花板和走道上蜂擁而至;他們移動之快讓走廊宛如蠕動著。五頭對佛力克展開襲擊;劈開一頭,他開槍射爆其餘兩支。當最後一對舉起利爪從他前後攻來時,他蹲下去跑開˙˙˙後面響起血爆出的聲音。

抓起一隻,雷沒有殺;卡著的喉嚨,一揮將其他打飛。利爪朝他閃去;雷將手舉起,妥善地利用手上的”肉盾”,然後將其轟在其他上!

「喂!補給室在哪!?」抵擋前這成群成山的怪物,佛力克開始感到吃力。
「應該有門的」開著槍,坤吼著:「可惡,我看不見!!!!」
「在前方五呎」多說著:「右邊!」

佛力克邊打邊笑˙˙˙現在是苦笑了:「五呎!?不是五里嗎!?雪特,我就知道這不是個好主意!!」
前方的獵食者持續攻擊著;好險是成群攻擊。因為空間小,成群攻擊時,獵食者無法施展得意的速度。因此,相對的,李奧他們佔了絕對的優勢。儘管數以萬計,前進仍是可能的˙˙˙只不過要花多幾倍的時間。

他們必須相信多˙˙˙相信在那堆怪物後真的有門。佛力克跑在最前面,運用他異常的蠻力為大夥打出一條路。拉斐爾在旁邊跟著他踢著、刺著、清理著路上的一切障礙,不過他得格外地注意。李奧在後方保護著大家,無法上前支援。

在後頭,麥可突然打了個冷颤˙˙˙他聽見自己強烈的心跳聲;彷彿在警告他什麼。
無視坤的槍聲,他轉頭看著懸崖那邊的黑影。
「麥可?」坤停止射擊,她可以聽到麥可的心跳聲;她朝著麥可的視線望去˙˙˙可是那裏除了黑˙˙˙什麼也沒有。
「有東西在那裡˙˙˙˙非常大又不好的東西。」
地板開始咯咯作響,狂風捲著血雨,宛如颱風來臨般。
「不會吧˙˙˙巨龍!?」佛力克驚訝的大叫:「大家快點────!!!」
「努力中!!」逆著風,雷斧衝向門,直接用碎撐開它。

風壓越來越大,一隻碩大的巨龍從天而至。
大得嚇人˙˙˙,麥可看著這巨大的黑龍影子,自己大概只有一隻腳爪大。
掰著門,雷努力地將其撐開。後面,,佛力克擋著那些想攻擊他的獵食者。 

在巨龍強大的風壓下,獵食者漸漸被吹離地面。吼聲響起,巨龍從嘴裡吐出巨型雷射砲,李奧趕緊踢開麥可;連同坤,三人一口氣撞在佛力克身上。

強光使畫面只剩黑白兩色。抱緊坤,麥可閉著眼˙˙˙˙他感覺到光的高熱,然後四周慢慢恢復原本的黑暗。
訝然。當他再度張開眼,他發現走道上80%的獵食者已被蒸發˙˙˙。狂風捲著那些燒焦的組織;空氣的血味頓時被這些焦屍的惡臭所取代。
真的很噁心˙˙˙麥可被這味道嗆到飆淚。戰爭˙˙˙,這簡直像世戰的一角。

終於!門被雷一口氣撐開,「快進去!!」
此時巨龍似乎已發現這些生存者,他傾身迴轉,朝雷斧他們衝去。不用再說第二次,大夥趕緊往裡面跳。「抱歉˙˙˙這裡禁止怪獸!」說完,雷鬆手,同時往裡跳;門又一口氣關上。轟隆聲震動著;不用說,是巨龍撞在門上˙˙˙。隨後又開始響起幾聲金屬被刮扯的高分唄。
「雪特!!這樣我們也撐不了多久!」看著那漸漸凹陷的門,佛力克說著。
「沒事啦」多通過手機說,「根據史塔克曼的筆記,怪物是進不了儲存室的。」

坐在牆角,坤看著麥可,自己也很害怕。背緊貼牆,她注視門,準備隨時開火。
佛力克與李奧鬆口氣的互望著,兩人都坐了下來,現在他們只感覺到疲憊。
「也許我們該休息一下˙˙˙」
聽到佛力克的話,麥可依依不捨將手機的光線調低;他還是比較喜歡光線。

在幾聲的金屬特有的高分貝,和巨龍雷射砲所造成的噪音後,四周又是寧靜下來。
房間內,大家只是互相望著彼此,聽著隔壁某物不時撞門的聲音。
如果不是史塔克曼的這種親切設計,他們早死了;現在龍衝進來,在場沒人有力氣對付他。就這點而言,倒是該好好感謝他。
隨手將手機丟給拉斐爾,麥可站起來,大大地伸了個懶腰。下意識的,他將一隻手放在李奧身上;出乎意料,李奧後退了。
「呃,抱歉」趕緊將手放在門上,他感覺這金屬還有餘熱。巨龍似乎還在附近徘徊,從門上傳來的振動清楚的說明著。
轉過身,麥可也靠著滑坐下來,向李奧他們一樣。 習慣性地,他抬頭望著大家。坤倚著旁邊的佛力克,仍拿著槍,但不對著門。對面,李奧坐在雷斧旁,閉著眼˙˙˙看來他也是累得動不了。

「去睡啦!」麥可怒視著,「我會保護你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說的是麥可;這句話毫無說服力可言。,
「等等,」 插進對話,多以異常低調的語氣說著:「裡面的桶子有字吧!?上面寫什麼?還有什麼東西在那裡??起碼告訴我˙˙˙」
拉斐爾搶過手機,正對著螢幕上的多尼。「閉上嘴,多。去睡吧你!周公女兒在等啦!!」

「周公有女兒?!」後頭,麥可驚訝的叫著:「漂亮嗎?漂亮嗎!?」
無視麥可,拉斐爾也不打算聽多的回答,直接關上手機。

左側,李奧納多笑得不能自己。「哈哈哈────沒想到周公有女兒啊!!」

「去你的李奧!不要和麥可瞎起鬨!!」生氣地,雷抓抓頭說。這時,他左肩突然多了個重物˙˙˙
「喂!!李奧?!」
把拉斐爾的肩膀當作靠枕,李奧笑著嘆了口氣;全身突然軟了。真奇怪˙˙˙雷單手扣住他時,李奧竟一點都不怕。
隨著那些惡魔漸漸遠去,他的意識又模糊起來。終於,李奧放自己睡去。第一次,他完完全全地自我放鬆;李奧知道,雷斧可以看住他˙˙˙。
暫時地,他將自己的命託付給雷。

*    *    *
在史塔克曼的實驗室中,多那太羅對變黑的螢幕,咒罵著死人雷斧。.
將滑鼠移到角落,多調出地圖視窗,同時取出一切有關那層所有房間的內在資料。

「死單細胞!!竟連花一分鐘告訴我裡面的化學物質都不肯˙˙˙」說完,他一拳捶在桌上。

「多,你已經做得很好」艾波單手放在多肩上說著:「你讓他們安全到達;沒失去任何人。」

沒有回答,多疲憊的看著電腦螢幕;累˙˙˙真的很累。

真希望自己也在那裡;至少他可以真正碰到他的兄弟們˙˙˙
他們身上的紅色下,一定有著無數看不見的傷。
如果我在,至少可以幫他們治療˙˙˙
不!如果連我都在裡面,就沒人能在這指引!

一言不發地,他注視著那佈滿黑紅點的圖。
我得堅強˙˙˙。

「多」艾波轉過去,拿了條毛毯給他蓋上。「你先睡一下吧˙˙˙;凱西送晚餐時,我再叫你。」微笑著,艾波拍了下多的肩膀;她知道多很努力˙˙˙可是不休息,恐怕再把大家弄出來前,多就先倒了。

「˙˙˙知道了。」勉強擠出一點微笑,多拉緊了身上的毛毯。「如果˙˙˙」他趴在鍵盤旁,「如果他們打電話來,一定要叫我喔!!!」「嗯。」艾波看著多尼就這樣趴在桌上:「旁邊有睡袋,你不用嗎?」因為知道這要花上好幾天,艾波再來之前就帶了兩三個睡袋來。
「˙˙˙多?」走進一看,多已經打起小小的鼾聲。他真的累壞了˙˙˙。
既諒解又無可奈何,艾波把自己的毛毯也給多蓋上;好好休息吧。向右,艾波順手拿起了史塔克曼的草稿紙;那些寫的盡是些他所創造的怪獸圖˙˙˙:有獵食者、侵蝕者,還有王蟻等。很明白地,她看出了獵食者與侵蝕者的弱點;可是對於那些大隻的˙˙˙像王蟻或其他,艾波一點頭緒也沒有。翻著,她注意到史塔克曼傾倒的化學廢料及生化失敗品˙˙˙˙。也許,那些怪獸也只是單純變種體˙˙˙;以現有資料來說的話。

抬頭,艾波再次注視著前方的電腦牆。五個明顯的紅點聚成一簇;
數以萬計的黑點圍在懸崖旁,一些分散在走廊˙˙˙˙此外,什麼都沒有。
不管史塔克曼到底用什麼方法追蹤所有遊戲者的一舉一動,這種失調的點數比讓人看了真不舒服。咒罵前任上司,艾波試圖去尋找一個合理的解釋;如果真的有惡魔存在,她必須想辦法找出來,在他們攀爬前˙˙˙。

*    *    *

某段時間後,李奧納多睜開雙眼,聆聽著四周的一舉一動;沒人醒來。他坐了起來,搖搖他的他的頭。再經經過那麼多戰鬥後,他覺得肩膀真酸。可是,要在這種殺戮世界中活著,疼痛是少不了的。如果雷斧和麥可不在該有多好;這裡是天堂。獨自一人持續永殺戮,沒有任何思想可言,單純地˙˙˙永無止盡的屠殺著。

「醒了嗎?」
轉頭,他看著聲音的來源,拉斐爾的臉佔滿他整個視覺範圍。愕然地,他察覺自己正倚在雷右肩上˙˙˙;等等,不對˙˙˙他明明是在雷左側睡的˙˙˙右邊是麥可才是。怎麼˙˙˙自己和麥可交換位置了?驚訝地,李奧開始尋找麥可的身影。但當他一動,就發現自己肩上多了個沉重物體;麥可安捷羅睡在他旁邊,似乎很怕自己的大枕頭跑掉,皺眉抱著移位的李奧。
真好笑,他真是太累了˙˙˙竟然累到自己被人移動了都不知道。
「恩」有點不爽地,李奧說:「醒了。」
「O˙˙˙K?.」
「換我看守嗎?」
「不,已經過了近十二小時。我想即使我不叫你們,你們也會自己醒來。」
從四周的聲音來看,那隻惡魔已經走了。李奧定住了一會,然後發現自己的雙劍在地上躺著。他將之撿起,然後像往常一樣清理著。
「你真塗了毒?」李奧呆住了。「˙˙˙你怎麼知道!??」
「史林特發現的;在你砍傷他前˙˙˙。」說著,拉斐爾盤起腿坐著;小小向後靠牆後,他接著:「他警告我要小心你˙˙˙特別是靠你太近時。」傻傻地,他笑了幾聲。

「我不會傷你˙˙˙」
「嘿˙˙˙上次對我們倒打得挺爽的˙˙˙˙難道不算嗎?那次˙˙˙」
「你知道我指什麼」
「誰知道你在講啥˙˙˙」雷斧不屑吐了口氣。「我知道,你”殺”是為”保護”,”逃”是為”自由”˙˙˙;可這次不一樣。」
「你做得太過火了。」說著,他轉過頭正視著李奧˙˙˙認真得不給李奧任何避開的機會。「你迷失了˙˙˙」

緘默;李奧並沒有回答。
「我不認為你是真心想殺我。」看著前方,雷繼續著:「你拼命在保護我們,不管是三個月前還是現在;但因為某種原因,使你無法繼續。」
驚訝地,李奧此時竟笑了出來;彷彿在苦笑拉斐爾猜太準似的。
「史林特不給你休息˙˙˙導致你不得不逃嗎?」
「夠了˙˙˙」最終,李奧制止他繼續。

雷斧也不再說,只是給他一個大大的邪笑,就和以前一樣。
李奧清著他的刀,「有時候我做得到,有時候我想做˙˙˙也不能」
小小的停頓一下,他繼續著:「三個月前的那個晚上,我多跑了港灣的路線;不為什麼,就是不想回家。」
說著,李奧放下手上的加太。
「我本來可以繼續跑˙˙˙直到我看見港灣出現的巨大光束;之後我在屋頂遇到佛力克˙˙˙」
「和卿塔?」

「嗯,可是我當時只知道有第三個人被捲進來。也許打從一開始,史塔克曼的目標就是她;我不知道。」
「反正就這樣,我們和她一起被扯了進來。」
李奧小小的移動了一下。「我也記不清˙˙˙只記得,當佛力克抓著我的手時,我們已經在這裡了。」
「喂」拉斐爾小訝異的望著他:「你看到巨光時,為何不通知我們?」
「我不知道,當時我真的不知道我在想什麼˙˙˙」李奧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將之慢慢吐出。

「雷,在忍一下˙˙˙我很快就可以弄你們出去。」
「然後呢?你呢?繼續逃嗎?!」本想說更多˙˙˙可是雷斧喉嚨突然被什麼卡住似的,突然消沉起來。「你不用逃;根本沒必要˙˙˙」
「有必要。」

此時,他們對面的人類發出小小的聲音;看來他們也開始醒了。不一會,麥可也醒了。他坐得直直地,迅速瞥了一下四周;太好了,大家仍在原地。
見狀,拉斐爾決定不再繼續這個話題˙˙˙現在不是時候。


「既然我們都醒了」站起來,李奧說:「那就來想接下來的計畫吧。」
拉斐爾再次翻開了手機,可是當螢幕接通時,沒有人在畫面裡˙˙˙。不用說,多還未醒來。
生氣地,拉斐爾賭氣將麥克風的調到最大聲;他已經吼了多尼好幾次˙˙˙可是都沒人回答。麥可跑到雷旁邊,看著他把音量調到最大聲,準備好幫助雷實行他的鬧鐘計畫˙˙˙。當雷調好,兩人握緊了手機˙˙˙大大的吸了一口氣,一、二:
「多!!給我起來─────────!!!!!!!!!!」

研究室內響起椅子倒地的聲音;多那太羅被嚇得拿戊跳起,明顯是剛被人從泥沼般深的死睡中叫醒的。
隨然他過去也常被李奧這樣嚇醒,不過這次最頭痛的了。轉身,他看著螢幕上生氣的雷斧與嘻笑的麥可,被他們雙人組叫醒,這還是頭一遭。
「你說的化學物質應該是我後面這兩桶吧?」雷說著,帶著他特有的挑性語氣:「現怎辦?」
「呃?喔,也對。嗯˙˙˙首先,李奧,把你爆彈的雷管拆掉。綁一個在酸桶,兩個在鹼桶。」
聽著,李奧趕緊拆著雷管,讓佛力克綁在那兩個玻璃容器上。「然後?」
「然後你們只需要把這兩桶推到懸崖旁,然後讓那位姐姐射暴雷管。」
聽到這裡,大家表情尷尬的看著多。
當然,多尼安全地坐在史塔克曼的實驗室裡,根本感覺不到大家的現在處境。現在門外,有隻噁心大龍和數頭獵食者等著。不論是誰自願去,肯定會被它們熱烈歡迎。被咬是一定;問題是˙˙˙有多慘?

「我來」李奧說。
「不行!」麥可衝到李奧前大叫:「你打算怎樣!?搬著桶子讓巨龍一炮轟掉?」
「麥可˙˙˙」
「我來」說著,麥可將其中一桶綁在他身上,「這樣至少你可以跑得快些。」
看著眼前的麥可,李奧無法反駁;真的,他需要點幫手才行。
「那我也」
「不行!」在雷還為說完前,李奧打斷了他的話。「˙˙˙雷斧,你留在這幫佛力克。」
「你有自信和爆炸風壓賽跑嗎?」意外的,這句話竟是從麥可嘴裡說的;還說的雷斧沒得反駁。的確,比起要他做這種速度跑,他是比較適合在後方防禦。佛力克一人的確有困難˙˙˙可是雷真的很擔心;特別是麥可。
「切,知道了。」

回望後頭,佛力克說,「坤;後面就看你的了!!」
「你們最好快一點!我不知道可以撐多久。」望著那被敲凹的門,雷叫道。
背著玻璃桶,兩人站好,準備在門打開的瞬間一氣衝出。麥可在房間裡小小跑了一下,看來這玻璃桶的重量並沒有影響他的速度。四人站在門邊,拉斐爾用力垂了下開關,在門半開時,大夥便衝了出去。
守著門,雷斧與佛力克坎殺著朝門襲擊的獵食者。儘可能迂迴跑,和巨龍硬碰硬不是聰明的作法。李奧抽出刀,儘可能的砍掉前方的一切阻撓物品;麥可在後面緊跟著他˙˙˙畢竟他還看不見。
巨龍的風壓再度吹來,跟著是一集集的光束砲。
「哇啊啊,這龍壓力一定過大˙˙˙!!」險些被雷射擊中,麥可捏了把冷汗。
抽出濡摘,他死命的擋掉前方飛來的屍首。

「麥可,拿下桶子!等我說放就放掉桶子˙˙˙」跑著,麥克將桶子取下,抱在手裡跑。「放!!」
放下桶,他的手立刻被李奧抓住;沒有停頓,兩人立刻往回衝。

他們一靠近門,三槍響起˙˙˙一場劇烈的爆炸油然而生;暴風炸飛四周一切,襲捲著所有生命與非生命的物體。拉斐爾在麥可被那席捲而至地熱流吞噬前拉住他。李奧跟隨其後,但越接近門,火燒的越大。不到幾秒,那門已經燙到無法觸摸。
轟的一聲,火柱貫穿了整個走廊。

「成功了!!」佛力克說:「現在我們只需等火熄。」
當麥可對他點頭,示意自已沒事後,雷斧留下他,看著四周找著李奧納多的身影。
「喂!李奧納多在哪!?」驚訝的,他沒有找到那應在藍點。
「不會吧˙˙˙」麥可恐懼的叫著:「難道他˙˙˙!!」

「被那種威力炸到」麥可懷中,坤看著赤紅烈焰的狂舞:「別說活著,我懷疑連屍體都沒有˙˙˙」

「抱歉,讓你失望了˙˙˙」
「李奧!!」四人同時朝聲音源頭望去;
李奧倒在角落、劇烈呼吸。雷趕緊衝了過去; 他支手慢慢拖起李奧的右臂,卻遭到李奧一把推開。
「別動,讓我看!」雷斧說,邊使力拉緊李奧的右臂,順便拿了一捲佛力克給的新繃帶。
「我很好,」 李奧苦笑著,夾雜著痛和尷尬說:「只是有點痛˙˙˙」
「˙˙˙你還在流血,」雷斧反駁道;他將那些灼傷先基本的消毒後,用紗布固定緊˙˙˙「在給多看之前,不要拆!」

李奧又將頭側過去,雷斧看著他˙˙˙兩人都知道彼此在想什麼。即使他們成功出去了,李奧不會給多機會照顧他。現在雷不想談,於是他讓這爭論點放下˙˙˙。

「不用等太久啦,」透過龜龜手機,多說著:「火是會再燒一會,不過因為你們在六層˙˙˙如果樓梯已冷,你們就可以爬了。」
「那就走吧」李奧從地上跳起來;沒給雷拉住的機會,向階梯走去。旁邊,佛力克抱著坤跟著。在雷無奈的跟過去前,麥可又單手扣住雷,靠近他小聲地和雷交談著。

「他傷得真的很重嗎?」麥可問。
「沒你想的那麼嚴重˙˙˙但是,」轉頭,雷斧憂慮地望著那個梯子:「˙˙˙我懷疑他能不能爬。」
雷斧和他互相交換了個眼神,然後跟著前面的人往階梯走,那入口˙˙˙因為高熱,變成了金屬黑洞。
要走前,坤拉住抱著她的佛力克,轉身對大夥說:「這樓梯可以帶我們直通頂層,途中沒有休息點,不能停,沒儲備室休息!我們中任何一人若掉了下去˙˙˙也沒人能救他。」

說完,大家都陷入沉默。
麥可和雷斧互相看對方一眼,然後將視線集中在前方的李奧納多上。李奧知道,可是沒有回頭˙˙˙他別無選擇,不是嗎?裡階梯仍冒著蒸氣,但是不就之後就消失˙˙˙看來已經可以爬了。他們必須如此˙˙˙;若現在往走廊去的話,他們肯定被懸崖下的怪獸吃著屍骨無存。看著門外成山的黑影,佛力克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好吧」他說的有氣無力的,「從現在起,不是生˙˙˙就是死。」
他瞪著上面無限延伸的階梯;末端被那毫無止盡的黑洞所吞噬。悲鳴不斷從底下傳來;尖銳的叫聲貫穿雙耳,消失於黑暗之中。
「這就是所謂著生死一瞬間嗎˙˙˙」他小小默念著。「不論生死,一樣慘啊。」
黑暗裡,冷卻中的金屬收縮著,懺鬥的聲音形成另一種旋律;慘痛的慟哭回盪著。

「切,這種背景音樂˙˙˙擺明不想我成功!!」
大火後,那些惡魔的足跡也漸漸可以被聽見,地上發出咯咯的聲響˙˙˙好像是骨頭間碰撞所發出的聲音。 哀號,惡魔拖著他殘缺不全著身體爬著,通過廊下,一個個聚集在懸崖邊。沒有人知道有多少˙˙˙也許多到會有好大一部份會落入這萬丈深淵裡。

「哼哼,真是有趣˙˙˙;坤,你自己要抓緊了。」說著,佛力克背起坤,取代原本的抱著。
「喂˙˙˙聽好;我如果掉了,是我自己掉的。不要追我到地獄,我不會感激你˙˙˙」
「呵呵,說不定地獄比這好呢。」

麥可將一隻手握住雷,同時也收到了雷斧堅定的回握。他絕對做得到的,不論發生什麼,麥可都不會拋下弟兄們。李奧納多沒有加入麥可的信心儀式;只是深吸口氣,沉重地將刀收回背中。他知道自己必須使出150%的力量來,雖然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撐到最後。
閉起眼,李奧突然想起了什麼,他平靜地對自己唸著˙˙˙「妳會罵我吧˙˙˙。」

之後,大家開始‘爬’。
==============
待續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