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86

小說:血腥遊戲(第十章:生存的概率論)

樓主 日希 shadowhearts
忍者龜的版權不歸我,這只是篇同人小說. RATED 15+ NOW
==========

金屬地板的凍氣刺著麥可的臉,他慢慢張開眼˙˙˙˙昏昏沉沉地爬起來。他一邊死命扎著眼,一邊詛咒是誰把房間的燈全關了。.
當雙眼能適應這個黑色的空間後,他發現了一絲絲小許的紅色,攀爬在不遠的地上;走進一看˙˙˙那地面竟然整片都是。麥可好奇地將臉貼近看˙˙˙那個紅色的光點在流動˙˙˙˙向無數大大小小的血管依樣在地上流著。突然他被微微的跳動聲吸引住;是一團由處以千計的血管組成的腫瘤˙˙˙還不只有一個, 三五尺就有一個˙˙˙。那些紅色的腫緩緩跳動著, 有如人類的心臟般。

他試著將手伸過去,但馬上又停了下來。那東西不只噁心,還散發著大量的熱氣;對冷血動物的麥可來說,感受到燙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將手縮回來,麥可傻乎乎地呆看著。

「你不是李奧。」
「!?」麥可被這後方響起的聲音嚇住;他轉身望著那個聲音的來源˙˙˙死命集中那團模糊的光芒所形成的影像。
「那麼大的呼氣˙˙˙李奧絕不會有;你是誰!?」在說出這段話時,麥可終於看清那個影子是個人類:這已經是麥可能做到的最大極限。

「呃!?我是他弟,麥可。你又是誰!? 」麥可反問。
「佛力克˙˙˙你哥的孽友。如果他有對你提起過我的話 」
麥可下意識地往右閃了幾步。那感覺很像電視上演員在演瘋子或海軍上校時的聲音,但唯一不同的˙˙˙那聲音裡沒有任何明顯的標誌。 佛利克的聲音只是純粹的怒吼,非毫無理性,也不是精神錯亂;純粹生氣。

「他沒有說太多,」 麥可聽到佛利克小小一聲"切" 「你˙˙˙生氣了?」
「少在那胡思亂想,過來 。」麥可第一次注意到,佛利克的左手從未松開過在右側皮帶上的小型匕首,現在他更是將他握著緊緊的。難道他,忘了自己有帶槍嗎?麥可呆看著福利課右側的那把小型手槍想著。「你身上有任何利刃嗎?」

「沒˙˙˙不過我有雙節棍! 」
「雙節棍˙˙˙哼,那種李小龍用的東西嗎? 曾在電影裡看過,你會用吧?」
「沒和他打過;不過就算打了我也不輸他!!」麥可拔出雙節棍甩帥的甩了甩,然後走到佛力克身邊。 此時,他們發現地上的血管˙˙˙那些紅色液體的流動速度一下變快,有如在啟動某種沉睡的東西似的。速度帶動了光點,方間頓時亮了不少,麥可已經可以清楚地看見佛力克的半個身影˙˙˙˙在之前,他唯一能看到的只是一個有亂糟糟頭髮的大叔黑影。
「呵呵,最好是˙˙˙如果 真是李奧的弟,˙˙˙也許你可以和他一樣戰鬥」
「一個建議,少呼吸大聲!你他媽的想害死我啊!!!」 佛利克不爽地一掌拍在麥可的後腦勺,隨後響起了麥可OUTCH的叫聲。「現在,閉上你的嘴,跟上!」

「嗚~~~~我什麼都沒說啊...」麥可摸著後腦˙˙˙今天他的腦袋可真是災難連連。
不知道怎樣才算呼吸大聲,麥可只能盡量壓低自己的呼吸˙˙˙希望自己做到佛利克所謂的"少呼吸大聲"。

僅離著佛力克幾呎,麥可緊緊跟著佛力克通過一扇門;麥可再通過門的瞬間,努力地觀察著四周的一切˙˙˙˙老實說他實在也看不了多少;除了黑暗,還是黑暗。這裡一定就是拉斐爾之前描述的那個”遊戲”吧˙˙˙˙可是他從來沒說地上有那麼多血管,還有空氣中無不時響起的哀鳴及咆嘯。那毛骨悚然聲音一直讓麥可心底發寒。

黑暗中,他唯一能看到的˙˙˙只有那個在跳動的、像動脈的腫瘤˙˙˙還有那些不明的模糊光點,走進以後光點漸漸映出另一條走廊。

「媽的 」佛力克罵著;麥可繼續像小孩一般四處張望。 一會後,他們聽到了爪子刮過金屬的聲音,然後是野獸饑餓的咆嘯聲,從那些瘋狂地哀嚎聲音中漸漸竄出;似乎正向麥可他們襲來。

佛力克二話不說開始跑起來,麥可以一樣,盡全力去跟著有著不遜於李奧速度的這個瘋狂人類大叔,有時他因判斷錯佛力克腳步聲的位置而撞上牆角;
麥可雖然是忍者˙˙˙但是這裡的環境要求的,是擁有忍者以上能力的戰士。當他們到達下一個走道時,佛力克停了下來。麥可則因來不及反應˙˙˙就這樣狠狠地撞上牆。 他還來不及發表他的抱怨,就發現佛力克的足跡生已經越來越遠,幾乎快被那些背景怪獸的鳴叫蓋過。感覺像李奧納多在磨劍;那金屬被刮過的聲音持續在他耳邊瘋狂的回響著˙˙˙而且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多˙˙˙
麥可覺得自己的耳朵像被數把劍刺穿;痛得他死命用兩手按著。

突然地,他感覺到某人抓了他的肩膀˙˙˙他驚訝的轉過身去,在他就要忍不住大叫時,那隻手趕緊捂住他的嘴。麥可真是太高興了,這熟悉的˙˙˙三指的手,還有那手後方武士刀大大交叉所形成的X影子。

即使在黑暗中,李奧納多又再次地找到他,他們像小時候一樣;真不愧是李奧。

「噓---!」李奧小聲的說。看不清李奧的臉,麥可憑著空氣的小小不同判斷著李奧的動作;他似乎正在看著自己後方,好像在確認什麼似的˙˙˙˙來回地望著後方的走道˙˙˙之後麥可看見了另一模糊黑影,是另一個熟悉的黑影!驚訝之於,他真懷疑自己是看到幻覺。 「雷斧,抓著他跟好」看來這是真的,高興地,麥可露出了久久未有微笑。

拉斐爾的手,比李奧的樣強壯太多了, 被那種強烈力道拉著手腕, 麥可真是痛得要命地被強拉著跟上。不爽˙˙˙不過至少是真的,他無奈地乖乖閉起嘴巴,也在後面全力地跑著。拉斐爾真厲害˙˙˙這麼快就能適任這種黑暗;麥可邊佩服邊想著,有雷在旁邊後,他沒有再撞過一次牆壁了。

下一個轉角後,他們來跑到了二區,突然一股巨大聲波貫串了整個空間; 充滿敵意的嘶吼聲; 看來他們是撞見李奧所描述的”野獸”了。在黑漆漆的環境下,麥可只能很勉強的看見怪物的外型。大隻的是二足˙˙˙小的則是四足,他們在黑暗中閃著模糊的光。麥可懷疑著未核怪物會發光時˙˙˙那些光點化成細長的爪:是牙齒,還有爪子!!!

雷斧抓著他的手頓時消失了;雷拔出自己的碎,一下進入備戰模式。後面,麥可以抽出濡準備迎戰。

第一波攻擊開始了, 麥可一順便發現,這裡沒有那麼多空間可以給他助跑˙˙˙讓濡摘有足夠的攻擊力去及歲骨頭。他敲碎了一個大怪物的下顎,踢飛了另一支使他和另外四小支一起撞在牆壁。但是˙˙˙˙,他們實在是太強韌了,既使皮膚被撕開,骨頭穿出來˙˙˙他們彷彿沒有痛的意志般,又再度朝麥可撲過去。一旁小支的˙˙˙在看到同半腦漿迸裂時˙˙˙˙自己頓時向被撕成兩半般分開,不一會兒,那兩劇一半的身體慢慢漲出了另一半˙˙˙˙;再生了。


小隻的顯然迅速太多, 麥可根本無法在黑暗中對抗這群靈活的再生體。
來不及反應!!當麥可再度意識到前方的四足怪時,他點臉已經貼在利爪上方˙˙˙。下秒˙˙˙半月型的光閃過,前方的四足怪已被切成四半。麥可茫然地看著這變成四半的黑色影子;身體劇烈的懺抖著,他感覺到鮮血灑落臉上。另外三支見狀紛紛朝劍的主人攻擊過去。看著那三著的腦袋˙˙˙不一會就全串在李奧劍上,最尾端的那隻似乎還有點意識掙扎悲鳴。師父說過劍的好壞取決於使用者˙˙˙˙而現在,麥可眼前站著的那個人˙˙˙用的是殺戮者的劍。李奧甩開刀上的屍體,迅速揮了揮。
「盡量砍下頭」非常冷默地,李奧對身後楞住的麥可說。「如果你能的話」

三支倒了˙˙˙廊下還有一大群;並不是全活的,還夾雜著數十具頭被砍爆的怪獸屍體。拉斐爾在一次拉住麥可的手跑著,他想像自己勢在一個漏水巨大的自來水管上跑著,地板上到處都是水。黑黑的根本看不見是什麼,雷斧帶著麥可奔跑在水地裡,當雷踏到一個略深的小水坑時˙˙˙˙他知道,那不是水。
拉斐爾索性將雙眼閉上;黑暗裡,視力有沒有都一樣。他現在能做的就是死命的奔跑˙˙˙然後祈禱自己的速度不被這液體所影響。

雷斧再遊戲裡的第一場戰鬥,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他能看好自己的命。但是不久後,空氣中的濃烈血臭,不段傳來的金屬聲,野獸的哀鳴聲等等˙˙˙他的身體慢慢開始產生了惡劣的反感。這種作噁感漸漸地減慢了雷斧的速度。
「可惡──。」他不爽的吼了一聲。握緊碎的尖端;雷斧希望能這樣能促使自己加速。

「下面被他們擋住了」前方的某處,想起了佛力克不滿的聲音: 「雪特,他們到處都是!」
「我們得趕快找到一個空的存備室避,」李奧說:「那些獵食者不斷在自我複製!」
「謝謝你啊,現在我真是完全被打擊了。」 依舊在生氣,佛力克回道。

麥可聽著他們小生的對話著,然後發現˙˙˙走廊突然變安靜了;那饑渴的咆嘯聲停止了。更多的怪物仍在廊下移動著,可是明顯的,它們變得更警慎了。看來還是免不了另一場慘無人道的戰鬥;想著,麥可無奈的吐了一口氣。拉斐爾仍在一旁,緊拉住麥可。安靜從來沒有這般地令人不爽,雷斧抱怨地想著。

「或者˙˙˙等等」 佛力克附加: 「如果我們在低等層˙˙˙˙這種程度的侵蝕者是不會再生的˙˙˙˙我們一定是在高等級層的某處」

「希望如此」穿過下個交叉口,李奧與佛力互看了一眼後,他們又再度展開了第二回合。

刺穿、砍殺著不是”他們之一”的東西。這次怪物並沒有想像中多,因此,拉斐爾決不讓自己的殺戮慾爆發出來。

廊下的哀嚎又變得大聲,金屬被銷過產生的高分貝不時穿插著。
雷斧其實可以清晰的聽見李奧的劍切開皮膚及骨頭,佛力克劃開它們腹部、撕裂肌肉組織的聲音。麥可用力的將他的手緊緊握著嘴,感覺自己胃液翻騰著;˙˙˙˙噁心到快令他吐出來。

噪音,他所聽到的˙˙˙全是噪音;麥可不經懷疑自己聽覺系統負荷過重?在無盡黑色的世界˙˙˙˙五感被慢慢破壞是完全有可能的。

「我看到門了!!」李奧大聲吼著,試圖蓋過這些侵食者的嘶吼。「正前方的左上角!!!」然後,李奧於佛力克開始殺開一條路。

當他們穿過李奧所打通的道路時,空氣中只剩下血的味道˙˙˙˙非常的濃烈地。麥可懷疑會不會像下水道積水時襲捲而至的那些浪般,將他吃進去˙˙˙˙。
哈哈,好奇怪啊,為什麼現在這種時候我還能想這些事情呢?

家˙˙˙麥可新中浮現了家的景象。
─回家。

麥可失落的甩開那個念頭˙˙˙˙。現在有比回家更實際的問題:在這個瘋狂的遊戲中活下來。

多那太羅呢?他在哪裡?難道他也在這黑暗中的某處嗎?
若真是如此˙˙˙多就危險了。戊也是和濡摘一樣屬於棒系的武器;若沒有一定的空間給予攻擊及緩衝,更本用不了˙˙˙別說是打碎或砍爆什麼厚皮怪物的腦子。
多尼˙˙˙一定在史塔克曼的研究室,一定在。
下意識地,麥可默默祈禱著。

這種經驗已經可以抵過他所擁有的所有噩夢。這種絕望的精神壓力所給予的傷害˙˙˙遠遠多過被拳頭毆打。

雖然悲鳴停止了,但那聲響仍在耳邊徘徊。
麥可希望雷能這樣拉住他,這是現在唯一令他不會崩潰的感覺。他望著拉斐爾˙˙˙而雷看似乎早穿了麥可內心想法似的˙˙˙˙他用力握緊麥可的右腕。

佛力克和李奧沒移動多少,從固定位置的滴血聲就可以知道。
脈博的跳動聲變大了起來,從牆上被血管網所包著腫瘤傳來˙˙˙走道上清楚地響著這種異常心跳聲。幾秒後那心跳已完全脫離了腫瘤的脈動聲,而且越來越近˙˙˙金屬的地板開始一片片裂開,房間內劇烈震盪著!

從裂縫內緩緩爬出了一團巨大的黑色肉塊˙˙˙;和其他侵蝕者不一樣˙˙˙這東西亮得多了。被無數亮紅色的血管所裹著,可以看見中心有一塊巨大的腫瘤˙˙˙不,與其說是腫瘤˙˙˙不如說是心臟;緩緩地跳動著˙˙˙。

「王蟻˙˙˙˙這裡竟然有上級的侵蝕者!?」 李奧驚訝起來。 「哪裡不擋偏擋在門前˙˙˙」他抽出被上的另一把刀:「 麥可, 雷! 小心!!!在我們身邊不要動!!!」

沒有回答, 麥可懷疑雷是否嚇到了呆住?˙˙˙不論怎樣,雷握著麥可的手絲毫未曾鬆開過。

被無數動脈血管裹著的鮮紅肉塊發出劇烈的咆嘯;那聲響足以蓋過閃電。
李奧與佛力克沒有猶豫,立刻奔向前抵擋王蟻的攻擊。麥可另一支手抽出了雙節棍,並緊貼在拉斐爾身邊。麥可看不清那血管所發出的亮點;對他來說,那光太遠˙˙˙太模糊了。現在唯一能見的,是那怪物發出類似觸手的東西向兩人打去˙˙˙而且是異常快速地!當觸手碰到底面時,傳來了刺耳的刮裂聲!˙˙˙是爪子!還不是普通的鋒利!!!地板一瞬多了好幾道深深的裂縫。

撇開李奧不說,為何佛力克可以單憑一把小刀與那樣巨型怪物格鬥???

再紅光所給予的模糊影子下,只能看見兩個黑影在移動著˙˙˙連個形狀都沒有。但是明顯地˙˙˙那兩個黑影的攻擊是完美無暇地配合著。˙˙˙畢竟,李奧與佛力克團隊合作可是經過了整整三個月的磨練啊。想到這裡,麥可雖然高興他們似乎打得過王蟻˙˙˙可是相反地,他心裡很失落。現在的李奧,真的離他們好遠好遠。

臉上不時有血雨滴下,而地上˙˙˙˙婉如浪一般,血流沖刷著麥可的腳踝;麥可可以很清楚感覺到血的熱氣,此時他聽見了他哥哥愉悅的大笑:「心臟是弱點!砍那裡!!!」

過了一陣子,地板上就響起被重物崩裂地倒塌聲。強烈著衝撞震著地面;現在˙˙˙˙地面可以說一團糟˙˙˙慶幸地,這裡暗得什麼都看不見。 發出最後一口氣的哀鳴,王蟻的屍首在地板上流淌著。但是,李奧沒有停止他的攻擊,他不斷砍著這巨大的組織。刀鋒狂砍,以及那血液散落的聲音已充分說明他的舉動。

「過來吧˙˙˙我找到門了。」冷冷的,李奧對後方的兩人說著。

老實說,王蟻的屍首巨大到難以”爬”過去。拉斐爾半攙扶著麥可地協助他爬過˙˙˙;仍是暖的˙˙˙還帶有碎裂的組織。如果那裏真有門˙˙˙那踏過這屍體是值得的吧。想著,雷又踩到另一個冒血的組織˙˙˙軟軟粘粘的細胞附著在他的雙腳上。

沉醉在死亡中吧。佛力克和李奧繼續走著,在這死寂的走道上帶領著。現在四周真是靜得嚇人˙˙˙只剩自己的呼吸;當然˙˙˙他還記得要”安靜的呼吸”。
闇開始將他們全吞噬。

現在,雷斧終於了解,安靜真的是比慘叫聲更糟;這個遊戲在慢慢挖空他內心的一切˙˙˙˙直到它內再只剩下瘋狂殺戮為止。

*    *    *

被留在史塔克曼的倉庫,多那太羅坐在地上,嘆出一口氣 確定這不是夢。那群黑色的大點是一個個消失了;引起多注意的事那地圖北側白色的小點,為何那白點是過了好一陣子才動一次?他拿起了他的掌上型筆記電腦,輸入所有他現有的資料,試圖去找出什麼合理的解釋來。

他拿起史塔克曼的設計手稿,多尼再史塔克曼一角的操作台上發現的。那傢伙即使是用電腦˙˙˙˙寫的東西等於是亂碼。多仔細地解讀那一個個不明的句子˙˙˙˙這簡直比看雷斧的手寫文章還要困難。顯然的,他真的需要點協助才行。

多決定打電話給艾波,請他幫忙來整理這些文件上的筆記及方程。但是,多尼心裡知道,等艾波到這裡來後再做會浪費不少時間。他開始一個個地分解著˙˙˙˙在今晚來臨前,能解多少算多少。

若李奧和佛力克能活著回來過,他們這次能回的希望就不是零。問題是˙˙˙他抬頭看著那依然不段增加的黑點,腦中突然浮起史塔克曼的話˙˙˙˙『獵食者』。

他們生存的概率,能有多少?

史塔克曼是創造出了他自己的四次元空間˙˙˙˙這個血腥遊戲的系統。多那太羅的反感此時混砸了強烈的欽佩感。
這種技術是真驚人,如果不是用在這麼瘋狂的屠殺上的話˙˙˙
他研究著已釐清的方程及學說,但最後發現那些對他著實幫助不大。無奈的,多將那些檔案收近資料夾中。他繼續翻著手稿上的每條方程˙˙˙企圖找出任何一個失敗的BUG。終於,他在第四十七頁的倒數第三行上,發現了催毀部份程式的方法。那個方程的原理況大應用的話,多那太羅應該可以將那個四次元分解掉,通時殺掉裡面的一切物體。可是,要啟動得要等到大家都平安回來才行。 它設定好那個可以將他們帶回來的傳送儀,但他頓時發現˙˙˙必須在遊戲裡才能啟動。

「可惡˙˙˙」他小小的咒罵一番,多找不到任何遙控方式˙˙˙。插著額上的汗水,多疲憊的攤坐在傳送儀旁。頓時發現天窗上射進的光˙˙˙˙從港灣射進來,傍晚了?又過了一天??

不知道為何,多突然打了個冷颤。
他立刻拿起了電腦,打開所有檔案。應該有什麼方法可以連結次元與次元˙˙˙。
等他抽出下一張手稿時,他的手機從腰帶內掉了出來。

「˙˙˙」
看著手機,他頓時決定先告知師父發生了什麼;別妄想大家今晚會回家去。

那是一個讓人重創精神所設計的系統˙˙˙。多用力的甩了甩自己的腦袋。

「他們一定能回來。」
一定能的---。

外面˙˙˙˙暗黃色的夕日清晰地沉浸在伯斯頓港的地平線:
˙˙˙
任由他它黃色的衣紗,飄散著在黑色的大海上。
=======
待續

李:「你只有兩個選擇:殺人或被殺˙˙˙沒有任何私情可言下,你會選什麼呢?」
下回: 血遊(十一): 殺戮的定義
雷:「負面的慾望大家都有;關鍵在,你是否願不願意用它。」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