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86

小說:血腥遊戲(第八章:"重量"(PG-16))

樓主 日希 shadowhearts
聲明:龜龜版全不歸我˙˙˙同人小說一部˙˙˙有粗口注意!
=================

---死寂。
˙˙˙什麼也沒有。


「和那時候一樣˙˙˙雪特!」

「那時?」緊靠拉斐爾,麥可問。

「怎搞的˙˙˙˙」尋找著李奧的氣息,多說著:「他˙˙˙消失了?」

正當要開口,雷發現李奧˙˙˙˙˙:
他正從右側朝多尼衝過去!!!


「多--- 趴下!!!!」雷斧上前。

本想將推開多˙˙˙但此時,李奧卻出現在他面前˙˙˙˙
「什˙˙˙˙!?」




---假動作。

未說完,雷右手被李奧抓住,並一瞬被甩出去,導致他直接撞上麥可!

好在衝擊不強,麥可很快地跳起,李奧攻過去。


邊躲,李奧同時閃著多那太羅後方打來的戊*。
「揮棒速度還得加強˙˙˙˙」被李奧這樣說著,多心理頓時複雜了起來;


可惡˙˙˙他在玩;多尼想。
他有著絕對的自信打敗我們˙˙˙˙
就憑他一個˙˙˙。


「也許我速度不及你」多說。 「但速度,」
看準他閃過麥可迴踢的瞬間,重重地往他複部打去「˙˙˙不等於強度!!!」

「嗚!?」 成功地,李奧向後飛了幾呎;未等他站好,雷斧的碎便向他亂擊襲來。

因為拉斐爾過大的力道,碎周圍的空氣全變成了小小的利刃˙˙˙
一擊擦過了眼角˙˙˙使李奧不得不往後退。

「你一定要這樣嗎李奧˙˙˙」雷斧叫著˙˙˙明顯地,雷的目的不是正中˙˙˙只是讓他後退。「我不想和你打----!」

「要唬人也太假了點吧」李奧說著,突然發現自己已背對到牆角˙˙˙下意識地他 向後牆伸手;
他碰到了鐵狀的長棒:是他回家時丟掉的舊刀鞘! 二話不說,他將其檢起,即時擋住雷正面砍來的碎!

刀鞘雖空但不輕˙˙˙˙再加上比力氣˙˙˙李奧遠不及雷斧;
剎那間,李奧故意地用鞘中央接雷斧的下一擊˙˙˙˙
和他期待的一樣,雷斧砍斷連接兩把刀鞘的皮革(李奧的刀鞘是兩把從中綁在一起的X狀)
多了一把,馬上李奧便朝雷斧下盤擊去;
但雷斧早已察覺˙˙˙˙˙


「同樣的把戲對我沒用!」
雷雖漂亮的閃過˙˙˙但他似乎忘了一點˙˙˙˙

「同樣地˙˙˙」再度以看不見的速度,李奧霎時出現在雷斧前。
「過度自信不太好,暴躁雷!!」

--李奧的速度,是三個月前的數倍˙˙˙--


碰!!李奧一記過肩摔令雷斧重重摔地;接著,他衝向了多那太羅。
多的長棍戊雖然輕但範圍大,相對地閃避面積也小了很多。砰!!沒擊中李奧;取而代之的,大廳的圓柱瞬間被他打碎。

三個月,多那太羅可沒在混。

現在,他的力量足以打斷大象的骨頭。
可光這樣,對李奧還起不了作用:他太快了。
每次揮過去˙˙˙李奧早已消失。

試著,多那太羅孤注一擲地,瞄準他後腦著揮去。
出手太重,不但未打重他,反而使失去平衡;李奧趁隙朝他胸甲使出一記重拳,疼痛的衝擊讓多鬆開戊;在戊落地前,李奧將其檢起˙˙˙˙框啷一聲,兩木棒相撞聲響盪在大廳內˙˙˙˙

雙節棍被李奧即時一棒擋下˙˙˙;互望著,麥可開始與他展開力與力的較量˙˙˙。他的眼神也失去了孩子氣的純真與樂天˙˙˙取而代之的是從未看過的嚴肅及憤怒。自己的弟弟有如此大的變化˙˙˙李奧內心不經產生小小的罪惡感。



但是,他知道:----佛力克在等他。



猛烈推開他,李奧以木棒一端攻擊麥可上臂;順著體式˙˙˙他突然地180度迴轉
麥可不及反應˙˙˙後腦部就這樣被李奧直直敲下去。

「哇啊啊啊!!」
等麥可回神過來,他已被死死地打在地上。

察覺空氣的震動˙˙˙李奧趕緊從麥可上跳開;一把碎頓時擦過左肩˙˙˙˙不用說,雷斧的亂擊緊接而致。
熟之長棍的優勢,李奧故意向雷刺去;
利用雷閃避時自身的彈力加上自身的重力,他跳到雷後˙˙˙狠狠地朝他又複刺過去!
強烈地,雷斧被撞飛出去˙˙˙˙重重地撞上後牆後,跌落在地上。




李奧小輕嘆了一口氣˙˙˙˙慢慢的朝他走去˙˙˙

多尼在瓦礫中躺著,麥可則在他不遠處的地上掙扎˙˙˙
雷斧勉強靠坐在牆邊,右手按著被李奧刺中的右腹劇烈地喘氣著。


「呃!!?」抬頭˙˙˙李奧毫不在乎地踏在他背上;
被這樣死死地踩在地上;不爽外加疼痛,雷斧生氣吼著。


*     *      *



「˙˙˙˙很有趣嗎,」
對著空氣˙˙˙李奧唸著。



「--看我虐待他?」








大門口,一個矮小的影子默默靠著門;
不知從何時起,史林特倚著他的手杖,默默地望著這一切。


「你˙˙˙˙真是這樣想的嗎?」
邊說,他慢慢地向廳裡走去。


「那你為何不出手?明明可以幫他們˙˙˙」
故意地,李奧加重右腳的力氣;
「嗚!?」˙˙˙雷斧發出少許痛苦的呻吟。

「還是說˙˙˙你讓我殺他˙˙˙??」回頭瞪著史林特,他說。

「我認為你不會做得如此絕˙˙˙˙;我˙˙˙˙想相信你。」

停在離他五公尺左右,他說著:「你真的變了嗎?˙˙˙在我面前的,是三個月前的那個 "你' 嗎?」

這句話似乎引起了李奧的興趣˙˙˙˙他踢開雷斧,轉過身˙˙˙俯看眼前的史林特。


「呵呵˙˙˙˙哇哈哈哈哈!!!!!!」他低著頭˙˙˙笑著。


大廳角落˙˙˙多尼電腦的藍色螢光反射出李奧的身影;
他輕視地,不在乎地˙˙˙˙˙˙瘋狂地笑著。
「我沒變啊˙˙˙和那三個月一樣˙˙˙˙。」

一瞬˙˙˙但史林特的心卻感到無限的恐懼。
「你培養我殺人˙˙˙教我取人性命」

「˙˙˙˙那只限於不得已的情況下」緊握手杖,史林特說:「劍道不是殺人˙˙˙而是救人!!!」

「˙˙˙˙救人?真的嗎?」小聲的,李奧念著;雖然小聲,但在這凍結的空間裡˙˙˙顯得格外的清晰。

「難道我不在的期間˙˙˙道場的武器都是鏽的?刀子是鈍了?」
聽到這裡˙˙˙史林特有如被燙到˙˙˙˙他害怕著。
----李奧的傷口˙˙˙真的遠比他估計的˙˙˙要深太多了。

「你身上有太多血腥味˙˙˙˙」

「血的味道就這麼令你作噁?˙˙˙你在氣這個嗎???」默了一會,他繼續說:
「那下次˙˙˙我直接扭斷他們的脖子˙˙˙這樣就不會有味道了。反正都是死:˙˙˙死法不同罷了!!」

「你不是劊子手!!!!」將首仗猛烈地敲地,史林特大吼:「忍道不是要你死在戰場,而是給你活下去的能力!!」

史林特生氣了。
˙˙˙˙那是十五年來,他最討厭、最害怕的˙˙˙父親的表情。


「為什麼˙˙˙你教我殺人卻阻止我殺??」
沒有發現自己顫抖的聲音,李奧說著:「難道是我的生命比不上人類?」

「˙˙˙還是,因為我是隻噁心的變種龜?」


拉斐爾˙˙˙麥可和多尼˙˙˙˙與史林特˙˙˙,一句也不說。

「你說話啊你-------!!!!!」
大家都無法回答。



「你犯了罪˙˙˙˙」
有如宣判般,李奧說著:「教我殺人卻又不讓我殺」
李奧的情緒又恢復成一開始的平靜˙˙˙˙他笑著,仿佛在故意諷刺史林特:
「慶幸地˙˙˙在戰鬥中,我學了比書上更真實的道理˙˙˙」


「什麼道理?」史林特問著。

「兩條」指著史林特,李奧開口:「第一˙˙˙˙正邪的標準取決於闡述者。」

「那另一條呢?」
抬起頭,在藍光的襯托下,李奧第一次露出˙˙˙有如殺手般冷酷的表情。
「你在拖時間;好讓其他人恢復,一起阻止我˙˙˙˙」

瞥了一下雷斧;雷已可以慢慢蹲起來。
「從現在起˙˙˙你可以好好利用拉斐爾。」


「----我已結束˙˙˙身為"李奧納多"的義務˙˙˙˙」



「殺戮腐蝕了你的靈魂!」打斷他,史林特說:「讓我們幫助你˙˙˙好嗎?」
說完,史林特對李奧伸出手˙˙˙。


但,李奧後退了˙˙˙˙有如被毒蛇咬到一般˙˙˙˙。
堅定地,他抽出了背上的雙刀;
史林特沉重呼吸著,握緊了他的手杖。

「我已經受夠你了。」

非常地靜˙˙˙˙
黑暗裡,可以清晰地感覺到鬥氣與殺氣的交鋒。

衝上前,李奧頓時朝史林特砍去!

仗準確地接著他的刀;史林特從未想過,除了練習外,自己竟然有和兒子對打的一刻。
但顯然地,這並不快樂。

「你真的認為,就憑染滿殺氣的你˙˙˙就可以打倒我嗎?」
說著,他將李奧的刀刃彈開;他可以清楚猜到李奧的下一步。

蹲在地上,史林特的棒子朝李奧的右腿打去;自豪地,李奧迅速的躲開,反瞄準他後脖子的空隙---砍下去!
但史林特也沒那麼好˙˙˙會給敵人有空隙;

「什!?」驚嘆著,李奧揮了空;消失?
「赫!!!」來不及思考,李奧瞬間吃了師父一記右前踢;退了幾步。

他高興的擦了嘴角,全身的細胞顫抖˙˙˙˙賭命戰鬥,他一直很享受。
感受著,他回身一擊:左刀柄撞上史林特的右拳,右刀則擋著史林特的杖。

但是,這種僵持只有一下˙˙˙˙˙;
利用尾巴,史林特給了李奧一巴掌,在他鬆懈的那一瞬拉住李奧,準備使出一記漂亮的過肩摔時,
「這招對我˙˙˙」李奧反拉住史林特,出他意料外快地移到他左側:「起不了作用---!」
說完,反將師父摔了出去。

果然很快嗎----;隨著他空翻落地,史林特想。
「我想我敎過你˙˙˙˙˙過度自滿容易導致自我毀滅˙˙˙˙」

「是啊」

兩人互望,再度擺出戰姿。這次輪到師父先出手,他衝向李奧,追著他在大廳裡跑著。
「你是很快˙˙˙˙」
前方,李奧仍笑著。
「但是˙˙˙˙」
「!?」莫名奇妙地,李奧吃了一記左勾拳,頓時撞在地上。
「對我而言˙˙˙還差得遠呢。」

抓起落在一旁的刀,李奧又戰了起來。
真不愧是師傅˙˙˙˙依然是 '強' 得不像話。

「李奧納多˙˙˙˙」史林特邊說,邊慢慢地˙˙˙他走去:
「讓我們幫助你˙˙˙˙好嗎?」

˙˙˙˙˙。

「我記得˙˙˙你敎過我˙˙˙˙在完全了解敵人的實力前,不可放鬆˙˙˙。」
「你的速度還不及我,勝負已很明顯˙˙˙˙˙」雖然看不見,但憑感覺,史林特知道李奧仍握著刀˙˙˙。


「呵呵呵˙˙˙˙」不由自主地,李奧笑了起來。「如果我說˙˙˙˙」
史林特再次握緊手仗。
「我只使用了˙˙˙˙三成的速度呢?」

「!?」下一秒,史林特感覺不到任何東西˙˙˙˙˙


完全消失---。
聽不見˙˙˙看不見˙˙˙沒有氣息。
完完全全地-----李奧消失了˙˙˙˙


「咕!!!??」



一瞬˙˙˙˙大廳哩,傳出了刀切列過皮膚的聲音˙˙˙˙



「李奧?!」
「不會吧!!!」聽見抽刀聲的麥可和多尼不經恐懼起來;


空氣中多了血的味道˙˙˙˙。
四周響著˙˙˙˙液體散落的聲音。
麥可恐懼地懺抖著;˙˙˙˙害怕著他將看到的事實。
真希望˙˙˙˙這只是一場夢。


「哇啊啊啊啊啊啊!!!」
麥可崩潰地叫吼著˙˙˙˙反抗著眼前的事實。


李奧的劍穿過史林特右肩˙˙˙˙直直地刺過去。
痛恨自己一時大意˙˙˙˙˙史林特跪在地上,壓著傷˙˙˙
「驚訝嗎?˙˙˙這就是我˙˙˙˙真正的我˙˙˙˙」



將刀抽回˙˙˙˙甩了甩,再度收回背上˙˙˙˙
----和李奧的習慣一樣。



「˙˙˙˙。」

「李奧!!你---你竟然連師父都出手!!!」連最溫柔的多尼,此時也憤怒地瞪著他。

感覺真複雜˙˙˙˙。
李奧未想過˙˙˙˙多也有向他發出這種表情的一天。

「˙˙˙呵」

「靠他的混帳!!!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嗎!!!!」

「˙˙˙」
故意地,他走到拉斐爾前,望著地上仍動彈不得的雷斧˙˙˙˙
李奧輕輕地˙˙˙一字一字地唸著:

「我恨你˙˙˙˙雷,從十五年前˙˙˙˙一直˙˙˙」
「你˙˙˙!」

「你們得習慣黑暗˙˙˙在光明下過慣的你們,在黑暗裡只是廢物˙˙˙˙」


「對我來說:」溫柔地,他笑著:

「˙˙˙這就是 "家 "」






*     *     *




「幹-----------!!!!!!!」
吼著,雷斧一拳猛烈地擊在牆上。


「他這次真惹毛我了!!!!」

「哪件事沒把你惹毛過啊?」
說罷,麥可馬上收到雷斧恐怖的怒視。

「呵呵˙˙˙很˙˙˙˙冷嗎?」
說完,麥可立刻往正幫師父包紮的多尼後閃。

「他好快˙˙˙李奧快得異常˙˙˙我竟然連碰它都做不到」
不是對任何人,多說著。
---簡直遙不可及。

「多尼,你的追蹤系統˙˙˙˙˙」
「˙˙˙已經確認過了˙˙˙」不等雷斧說完,多那太羅已把螢幕攤在他前面;螢幕上,紅點仍移動著˙˙˙
「李奧似乎還沒發現˙˙˙但問題是」看著螢幕,˙˙˙多嘆了口氣說:「我找到他˙˙˙然後呢?」

「被他再揍一頓?」丟著他的濡摘*,麥可說:
「一回合已夠我受的了˙˙˙我不認為我會想要第二回」

「他沒有用全力˙˙˙˙」史林特拿著手杖站起來,指著三人說:
「自己看看吧˙˙˙你們身上的那些瘀青˙˙˙哪些真的很痛?」

沒錯˙˙˙三人˙˙˙即是是看起來被打的最慘的雷,也只有瘀傷和些許的皮肉擦傷罷了。

「沒有拔刀,」史林特檢起多放在地上的戊:「˙˙˙反而用戊攻擊你們。」

「等等師父˙˙˙」,雷問:「上次我和他幹架˙˙˙˙呃˙˙˙˙"練習"時, 情況挺相似;他雖快˙˙˙但攻擊力不強!」
「像成長千倍的紫龍組一樣˙˙˙」

「你觀察混混? ˙˙˙˙天啊雷˙˙˙我不知道你有這種嗜好」
說完,麥可的頭就遭到一拳攻擊。

「看樣子」摸著下巴,多尼說道:「˙˙˙李奧雖快˙˙˙但不採取肉搏戰;當子彈飛來時˙˙˙他必須以異常的速度躲˙˙˙˙」

「重點勒?˙˙˙他很快我早就知了」雷說。

「我想˙˙˙˙我了解多那太羅想說什麼」

「什麼啦師父??」迷惑地,麥可看著他問。

「他必須強迫自己快˙˙˙因為這是他唯一的優勢˙˙˙」邊說,多從史林特那接回他的木棒:「他仍記得刀法˙˙但力量已不如從前」

「也就是說˙˙˙˙其實他很弱嗎?」恍然大悟地,麥可從地上跳起來。
「可以這麼說。」

「那些現在不重要˙˙˙˙我們得想辦法制住他」雷斧旋轉著碎,然後將之插在腰上。

「如果他真的想當劊子手˙˙˙˙我們得要好好打他幾巴掌」

「好了」痛心地,史林特望著三人說:
「李奧納多已經動了˙˙˙我們不能讓他這樣下去˙˙˙」本想站起,但左肩的疼痛令他無法如願。

「放心吧師父,我們會把李奧帶回來˙˙˙那傢伙欠我的可多著呢˙˙˙」特別是後一句,雷斧以超不爽的 "活火山" 語氣說著。

該是感到欣慰呢?還是悲哀呢?
莫名奇妙地˙˙˙˙史林特嘆著氣苦笑。




「小心他的刀;我知道,李奧納多在上面塗了毒」說罷,三人都嚇到了。

「雪特!那師父你˙˙˙!!?」
未說完,史林特一把捂住雷的嘴。
「˙˙˙˙幸運地,我只有被刀背劃到。」
好險˙˙˙˙。



雷斧是鬆了口氣˙˙˙但他仍舊很"氣"。
˙˙˙˙氣自己力量不足,氣李奧的背叛˙˙˙˙
氣自己˙˙˙沒有察覺,李奧的異常˙˙˙˙




風在下水道口吹著,帶著夜晚的冰冷,咆嘯在下水道中。
再出發前,雷斧被史林特叫住了,對他說了一句話˙˙˙˙

覺悟地,向師父行了最後的道別禮後,拉斐爾與麥可、多尼一起,離開了下水道。

諷刺的是,他們並沒有察覺:
此時的他們,已經踏進了˙˙˙˙那個"遊戲的入口"。




*     *    *
基地中,史林特一人等著凱西與艾波。
椅子上站起身,他想著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大廳的水嘈雜地流,從一端撞到另一端˙˙˙那聲音有如再斥責他一搬˙˙˙


看著水面,史林特想著。˙˙˙小時候,他的四個孩子中,李奧納多是唯一一個,會與他一看水流的。
隨便的,他瞥向一旁。
--『師父˙˙˙你喜歡看河嗎?』帶著好奇的目光,四歲的李奧納多拉著他的衣角。--
那時的李奧,就在一旁˙˙˙望著水面;彷彿在思索什麼般。
--『你喜歡嗎?』看著水波˙˙˙李奧問。
--史林特拍怕他眼前的這隻小烏龜,點了點頭。
--看著史林特,李奧呆了一下子˙˙˙他笑了:
--『那˙˙˙我也喜歡。』

等他回神過來時,他已經在二樓˙˙˙˙那四個孩子的房間前。

首先,他走進多那太羅的房間裡。不出所料,一開門,大把光線向爆炸般的衝了出來;那多來自於地尚未知發明品和實驗設備。

再來,他到了拉斐爾的房間。各式各樣的沙袋,啞鈴,健身器材與軍用武器處處可見。史林特看著˙˙˙

與其說是雷的個人體育場,這裡更像是精神病患隔離所:隨處可見被打爆的沙袋˙˙˙頭首異位的人偶˙˙˙次在牆上的短刀˙˙˙。

小嘆著氣,他笑著˙˙˙來到了麥可的房間。進門,史林特頓時僵住了˙˙˙這地方已經不是靠一個 "亂"字就可以形容的。
他不經瞪大了雙眼˙˙˙吃剩的零食、滑板、玩具到處都是:一角的書桌上堆滿了麥可隨性寫著小說˙˙˙牆上的籃球架被他的濡摘以及各種衣物壓著。
這種情況˙˙˙連進去都很難;邊想,史林特無奈地嘆氣。

慢慢地,他走到二樓最後一個房間。
門開著˙˙˙沒有關。
李奧納多的房間很整齊,除了幾張日式小桌外,只有一個書架,與幾展紙燈籠。很整齊˙˙˙很空。
不用說,地上凌亂四散的白紙在這裡是格外地突出。
彎下腰,史林特將他們一張張地˙˙˙全撿了起來。

---是相片,以及李奧的素描˙˙˙˙。


震驚。
李奧從未提起對繪圖感興趣˙˙˙從未要求過要畫圖,或到艾波店裡觀摩。每當他們去古董店時,李奧總是自願守夜的那一個。也許是那時,他潛意識學到的吧。
每張草圖都是用鉛筆畫的,但是那些平凡的線條,卻在李奧的手下被賦予生命。憑著筆觸,他可以看出哪些是李奧早期繪的;他看見李奧的進步˙˙˙。從基本的塗鴉到簡單的物件˙˙˙由家人速寫到紐約的風景。第一次,他是以李奧納多的視點來看世界˙˙˙˙一張張地,史林特仔細欣賞著。

在照片與寫生之間,有著李奧的筆記;一部分是隨筆。透過它們˙˙˙頓時,史林特看到幾個名繪者的名字;他們的風格都被李奧清楚地模倣著。
劍上的血來自朱蒂斯的《殘忍》。 雷斧的坐勢和多尼的工作樣有著札伯朗《聖弗朗西斯》的味道。 半睡的的艾波和凱西在沙發上的樣子來自費查爾的《夢靨》。 一張草圖上有的用鉛筆模仿的猶太圖:《新娘》以及瑪莉的《從善的妓女》; 史林特找到章自由女神像草圖:爆力的統治著的象徵˙˙˙。 畢加索的《奶牛》。 博什的《地獄》。 皺眉頭。 米開朗基羅的《最後的審判》。

沒有任何正面感情,沒有風景或者花樣年華地的義大利少女。 沒有陰影的肖像,沒有一絲絲地微笑,就和 "草稿" 一樣,沒有生命˙˙˙˙。
曼哈頓的以天空為背景下,映照著受傷並淌血自由女神˙˙˙燃燒著。 之後˙˙˙是黑紫色邊線的《蒙娜麗莎》;臉部˙˙˙但看不出任何薇笑。

--忿怒。

一種可怕的想法竄過他全身; 他迅速地翻閱著所有的草稿者,因為太黑,他彎到桌下準備將落地燈點亮時,他發現了另一張素描者˙˙˙˙被裝有毒物的小瓶壓著。
是張白紙˙˙˙上面有字。


--"自畫像"。

可是˙˙˙,圖不是李奧,而是兩把劍˙˙˙用鮮紅色的鉛筆塗的。線條是凌亂且狂暴˙˙˙被大片黑色的影子所襯托著,散發著令人窒息的壓迫感:李奧身上˙˙˙˙所背負的 "父親" 的壓迫感.。



--『˙˙˙我也喜歡。』勉強地,小李奧笑著。

---也喜歡。

*     *    *

無力地,史林特向後倚在牆上˙˙˙任紙張從雙手間散落。
李奧說他沒變˙˙˙˙那這些算什麼?單純情緒發洩嗎?

不可能。

那時候,他的語氣很平靜。˙˙˙不要說憎恨,就連一絲絲的情感也沒有;連和拉斐爾的對話也是。

到底˙˙˙是什麼讓他有如此大的改變?

--『我在尋找我失去的重量』--


「李奧納多˙˙˙」,史林特低語道:
「我到底˙˙˙˙對你做了什麼?」

=====
待續

下集預告:
李:「你到底要追我到什麼時候----!!!」
雷:「我要帶你回家˙˙˙即使要用我的命換;」
多:「還給我˙˙˙把我的家人還給我!!!!!!!」
下回:血遊(九): SILENT SHOUT 
敬請期待><
「這一切˙˙˙只是個小小的遊戲˙˙˙」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