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5

跑跑狗歷險記

樓主 星の夢の終りに... MOS
河谷鎮,總是那樣和平寧靜。這是我出生成長的小村莊,雖然我曾經離開它一陣子,但它在我離開的這段期間一點也沒變。森林裡傳來嘉果*註1的香味,及陣陣的蟲鳴鳥叫聲。

這是半身人的家鄉,別看半身人大手大腳,而且手腳還毛毛的,我們的雙手可是很靈巧的。河谷鎮的居民大都以農維生,與大自然為伍是我們最喜歡的事。

河谷鎮座落在迷霧森林與基司可林地的交界處,因為基司可林地是個很危險的地方,所以大部份的村民都從迷霧森林的那一端出入。坐在迷霧森林,吃著昨晚抓到野兔做成的兔肉湯,喝著自己釀的果汁,看著小朋友們在村子口學習基本的戰鬥技巧,又是一個悠閒的早晨。嗯,今天兔肉湯的味兒太淡了,等會兒記得去村口的雜貨店買點調味料回來。我分了一些兔肉給小熊吃,牠倒也吃得津津有味,不過說實在,牠只要有吃的就高興得不得了。小熊是我養的一隻寵物,一隻小黑熊,體型只比迷霧森林裡的老鼠大一點而已。懶得幫牠取名字,乾脆就「小熊」「小熊」的叫,久了牠也知道自己就叫做「小熊」了。小熊吃完了牠的早餐,慢吞吞地搖搖屁股,和村口的小朋友們玩耍去了。

這種寧靜的日子也挺不賴的。

艾拉依然在迷霧森林四處奔走著,她可真是個大好人,有什麼事要幫忙的,找她就對了。舉凡搬東西、幫忙耕種作物,甚至是驅逐入侵的哥布林*註2,只要告訴她,她就一定會來幫忙。這種精神我可學不來,那實在是太偉大了。或者我承認我太懶好了。偶爾去幫個忙還可以,我可沒辦法像她一樣,每天為了族人而奔走。嗯,就讓她當我心目中的偶像吧。

哥布林住在離村不遠的森林裡,他們有時會因為找食物而干擾河谷鎮的居民,之前村子集合大家的力量,在森林和村子週邊的交界處,築了一道長長的牆,並派守衛看守城門,就是為了保護村民不被哥布林騷擾。可是還是會有幾隻討厭的傢伙趁警衛不注意翻牆過來,偷吃菜園的作物就算了,還把農場搞得亂七八糟。艾拉也總是不厭其煩地幫忙驅趕這些搗蛋的哥布林,然後幫忙把農場重新整理。每天就看到她在村子四週忙來忙去,好像永遠也不會累一樣。

不過,親切的艾拉雖然還是那麼親切,但是我可以從她的臉上看到一絲不安的氣息。

「早啊艾拉!」
「早啊跑跑狗,今天天氣不錯。喔!謝謝你昨天送來的兔肉湯,味道不賴喔!」
「小事啦,我也只會這些東西啊。」

艾拉似乎心不在焉,對我發呆了半晌。最近常常在艾拉的臉上看到這種表情,不知道她發生了什麼。如果是艾拉,我想事情可能有一定的嚴重性。或許比調味料用完了還嚴重,嗯,那的確是滿嚴重的。

「哈囉~艾拉?」我歪著頭看著她。
「嗯嗯?有什麼事要幫忙的嗎?」她也報以一貫的親切笑容。
「嘿嘿,這次換我問囉!有什麼事我可以幫你嗎?你最近好像怪怪的。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艾拉愣了一下,被全鎮最懶的德魯伊教徒問這個問題彷彿是一件極為稀奇的事,的確也是,我只對煮兔肉湯和釣魚有興趣而已。從前那一段冒險及外出修行的日子彷彿已經很遙遠了,偶爾會帶著自己做的食物去去朋友們辦的聚會,不過基本上我連傳送法術都懶得唸了,哈哈。

她若有所思地看著我,好像過了一個世紀這麼久。終於她吐出一些話:

「跑跑狗,我最近感覺到一些不好的氣息,這比你的調味料用完嚴重很多倍,如果事情再嚴重下去,或許你連調味料都沒得買了。事實上現在全諾瑞斯*註3的德魯伊公會都在派人調查這件事,但我實在分不開身去幫忙,但我認為你有足夠的能力可以處理這件事。可以請你幫我去熱火林地看看嗎?我聽說另外一些德魯伊公會已經派人到那邊去尋找線索了。這對你應該不難吧!可以幫我這個忙嗎?」

我的腦筋開始有點不太清楚,艾拉很少一次對我說這麼多話過。不過她上次幫我弄到了一些兔子肉和嘉果,那我就去幫幫她吧!

「嗯~我想就是要我去熱火林地跑一趟看看?我想應該沒問題,就當報答你上次的兔肉和嘉果吧!」
「去的路上小心點,順便提醒你一件事,記住“因諾魯克” *註4這個名字。願卡瑞那*註5保佑你,祝你一路平安。」

就這樣,我帶著我的小熊,和一袋子的食物,踏出了好久沒踏出的迷霧森林…

註1:嘉果:河谷鎮的名產,一種蔬菜名。河谷鎮的居民大多以種植嘉果維生。
註2:哥布林:一種經常出現在奇幻文學中的生物,通常是反派角色。
註3:諾瑞斯:「無盡的任務」中,萬物生長的地方,和「地球」屬同等級。
註4:因諾魯克:仇恨王子。宗旨是以仇恨與破壞戰勝一切。黑暗精靈、與許多生活在黑暗中的人,皆信仰因諾魯克。
註5:卡瑞那:雨之守護者。認為暴風雨是控制一切的神。許多看天吃飯的農民、大部份的河谷鎮居民,皆信仰卡瑞那。

第一章(作者MOS)

我沒有帶太多的行李,只帶了一個大包包,裡面除了食物和廚具外,剛好還有空間可以讓我的小熊擠進去。事實上德魯伊是個天生的旅行家,我們可以自由操縱狼的靈魂,這使我們的腳程像狼一樣快,或是直接化成狼形,這招在森林裡時更是好用,也可以躲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煩。而傳送法術更是讓我們能隨時隨地回老家拿行李,不過也因此,朋友們常將他們過多的行李寄放在我這兒,然後忘了拿回去。

小熊似乎對旅行很感興趣,不時把牠的小腦袋探出袋子外面張望,而我只希望牠不要偷吃了包包裡的食物。

熱火林地在遙遠的庫納克大陸,但對德魯伊來說當然不算什麼。唸起了傳送法術,一瞬間我就出現在天火山的傳送環。德魯伊和巫師都對傳送法術很有一套,但傳送法術也有它的限制,那就是,只能限定被傳到有傳送點的地方,而德魯伊與巫師的傳送點也不一定相同。我猜是當初研發傳送法術的人在這些傳送點設了些什麼東西,讓念誦傳送法術的人可以瞬間移動到該處,但那對我來說並不很重要,我只要會唸咒文就好。

天火山有各式各樣的龍,這些龍是屬於一個叫「龍鱗之環」的組織,對人似乎都沒什麼好感。傳說中薇仙創造了諾瑞斯大陸,薇仙是一隻龍,祂用爪子將諾瑞斯大陸分成數個部份,並將祂的子民帶到冰雪覆蓋的維諾斯大陸上居住。在之後龍族的歷史中,一些年輕的龍族因為和薇仙的子孫不合,脫離了薇仙而創造了「龍鱗之環」。龍鱗之環在天火山有座據點,為了紀念龍的母親而取名做「薇仙峰」。不過事實上,龍鱗之環和薇仙之下的龍是兩個不同的團體。

這些是村裡老奶奶講的故事。不管是龍鱗或是薇仙,他們對平常人都沒什麼好感,這點卻是可以確定的。

到了天火山,放了偽裝術,好躲開那些龍的視線。向南方跑了不一會兒,便到了熱火林地。

好啦,這下我到了熱火林地,然後呢?…

艾拉雖然要我來這兒看看,我卻完全沒個頭緒,只好帶著小熊到處「看看」吧。

熱火林地,顧名思義它是座森林。但這個森林的中央,卻終年冒著熱氣,樹木枯萎而燃燒著,就像經歷了一場恐怖的戰爭。據說這兒曾經是個非常茂密的森林,樹木的數量和大菲達克森林有得拼,而這兒也曾經是蜥蜴人-伊克薩某一支部落的居住地。但是有一天,天上突然掉下了一顆石頭,也就是人家說的隕石,正好砸中了這座森林的正中央,因為隕石的熱度,而造成了一場大火災。從那之後,這座森林不再茂密,那支伊克薩部落被全毀,而隕石擊中的地方也長年瀰漫著煙霧,並且變得寸草不生。

說實在的,這附近並沒有什麼太好看的風景。除了燒焦的樹木,沉重的空氣,到處飄盪的伊克薩骷髏,還有出來散步的巨龍們。我帶著小熊,到山丘旁找了一個空氣好視野佳的地方坐了下來。本來想找點食材來煮東西吃,不過這附近,放眼望去也沒什麼可以吃的東西。我拿出今早準備好的果醬三明治,和自己做的橘子汁,和小熊就地野餐了起來。橘子汁可是很難得喝得到的飲料。橘子在諾瑞斯是很珍貴的食物,而其中最好的便是翡翠雨林所出產的翡翠橙子。很久以前和朋友去翡翠雨林時曾經收集了一些,不過也所剩不多了。

小熊對果醬三明治的興趣不如肉類食品那麼高,吃了一些後,牠就開始東張西望了起來。一會兒後,牠像發現了兔肉湯一樣,朝山丘的另一邊衝了過去。

「喂喂喂…不要不把你主人放在眼裡啊!你要跑去哪?」

不久後小熊停了下來,眼前是一位木精靈。外表上來看,這位穿著鏈甲的仁兄應該是位遊俠,也看得出來他曾經修行過一段時間。他坐在山丘上,對於我們的到訪似乎感到一些些意外,但臉上的表情依舊平靜。

「你好,你的寵物嗎?」他開口說道。
「是啊,抱歉打擾到你,牠一直都是這麼頑皮,真是對不起。」我將小熊抓進我的背包中,牠卻掙扎著把頭從背包中探了出來。
「沒關係,我不介意。德魯伊養的寵物應該是沒有惡意的才是。」他笑了一下,繼續望著那一片焦黑的土地。他的臉上露出了些許的不安。

「那個…你好,我是跑跑狗,請問你在這邊做什麼呢?」
「跑跑狗…真有趣的名字。」他說。「你好,我叫泰陵,泰陵.達克夫洛。我在這邊思考一些問題,比如說這個地方,原本是座很美麗的森林,現在卻變成了充滿苦難與怨念之地。我在想,是否冥冥之中,有股力量故意在破壞森林,也破壞了這個世界的平衡。」
「嗯…」我突然想到艾拉交代的事。「其實是這樣的,村裡的艾拉姐姐說她最近感到了一些不好的氣息,希望我來熱火林地看看。也許和你說的是同一件事?」
「艾拉.弗德克拉夫?是艾拉要你來的?」他似乎很驚訝。
「是啊,你認識艾拉?」換我也有點驚訝了。
「艾拉是我一個老朋友了,雖然我們不常連絡。她要你來做什麼?」
「事實上她只要我來熱火林地看看而已。她還跟我說,要我記住『因諾魯克』這個名字。雖然我不太清楚因諾魯克和這兒有什麼關係。」
「因諾魯克!…」泰陵揚了揚眉,「或許這就是問題的答案,艾拉或許也已經想到了。只是…」他繼續說著。「因諾魯克的力量非常強大,雖然我不希望它真的是問題的答案,但似乎就是了。我想我們該開始有所行動了。」
「採取行動?」
「是啊。」他轉過頭來,在我身上打量了一會兒。「一個擁有寵物的德魯伊,而且能輕易從迷霧森林到達這兒,你之前一定經過了一段時間的修行?」他邊說邊從衣袋中掏出紙和筆,並在上面寫了一些字。他將字條小心地折好並封了起來,「跑跑狗,既然你來了,有件事想請你幫個忙。你們德魯伊在旅行上應該都是專家,而對我這個遊俠來說,東跑西跑似乎不是那麼方便。可以麻煩你嗎?」
「要跑腿我最會了。而且你又是艾拉姐姐的朋友,當然可以囉!」
「太好了。請幫我將這封信交給菲艾林,她的全名是菲艾林.血荊棘,一位漫遊者*註1,也是我的一個朋友。之前請她到世界各地調查這件事,不知道她調查得怎麼樣了。」
「菲艾林.血荊棘是嗎?不過我要在哪邊才能找到她呢?」
「這很難說。因為她是位德魯伊,所以經常在世界各地遊走。但我仍希望你能盡快找到她。」
「啊…是喔,好吧,我盡力就是囉。」
「謝謝你,跑跑狗,願圖奈瑞*註2在你的旅途中給予深深的祝福。」

註1:漫遊者:德魯伊修行到一定程度後的稱號。
註2:圖奈瑞:萬物之母,尊敬大自然並崇拜土地。許多遊俠、德魯伊和精靈種族皆信仰圖奈瑞。

第二章[未完](作者MOS)

告別了泰陵,我帶著小熊回到了迷霧森林。將行李丟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找艾拉,和他說泰陵的事。

「喔?泰陵也在熱火林地啊!真是好久不見他了。你要找的艾菲爾.血荊棘,這個人我也聽說過,不過我想應該沒有幾個人知道她現在到底在哪。」艾拉說。

「真傷腦筋,我已經答應泰陵要幫他送信了說…怎麼辦才好呢?」說真的,雖然德魯伊是旅行專家,可是全諾瑞斯這麼大,真的要跑透透也得花不少時間。

「這樣吧,建議你到自由港打聽打聽消息,那邊人多,相信會有線索的。順便幫我帶點自由港濃啤酒,好久沒喝到了呢!」

呼,好久沒有這樣東跑西跑了,從那件事以來…但是既然答應了別人,那也只好幫到底囉。回到家中,整理了一下行李,畢竟找一個不知道在哪的人,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時間。除了食物和廚具,還帶了一些簡單的裝備。我從櫥子中找到了那把塵封已久的彎刀,這把刀是我親手打造,再由河谷鎮德魯伊公會的導師加持過的刀子。雖然很久沒有拿出來,但加持過的光芒依舊不減。我將它擦乾淨後,配帶在腰間,是的,就像很久以前的那一天一樣…

出發前,我到森林中獵了一張狼皮,弄了些繩子,將它做成一個小袋子,好讓我的小熊有地方棲身。原本的背包裝了旅行用品後,就沒有空間讓小熊擠進去了。雖然我裁縫的手藝和烹飪比要差多了,但這還難不倒我的。

做著這些事,其實我的心裡五味雜陳。

自由港在安東尼卡大陸的最東邊,是個相當大的城市。事實上我在自由港也待過好一段時間,那邊可算是我第二個家吧!使用傳送法術來到共有地的德魯伊傳送環,再往東走便可以走到自由港。

共有地是一塊長形的平原,但上面佈滿了高高低低的小丘陵。共有地的南邊接洛之沙漠,北接奈克圖羅森林,也就是暗精靈們的家鄉。西接基司可林地,東邊的盡頭就是自由港了。這邊沿路有很多的半獸人營地,不過大部份都是些不強的小嘍囉。半獸人對自由港的安全危害一直不低,就像哥布林常騷擾河谷鎮居民一樣。數年前共有地的半獸人曾大舉入侵自由港,但最後被自由港一位名叫「路坎」的爵士率軍擊敗。從那之後,共有地的半獸人雖然氣勢大減,但仍不放棄對自由港的野望,在共有地建造了數個據點,並找機會再次入侵自由港。

但目前為止,自由港的兵力仍佔上風,安全暫時不受威脅。再加上自由港擁有安東尼卡大陸最大的港口,因此漸漸成了旅行者們經常聚集的大城市。

自由港目前主要被兩派勢力統治著,一派是路坎爵士所帶領的自由港民兵,另一派是瑪爾神殿所帶領的真理騎士團。無論他們之間有著多少恩怨,對外來客倒是一向非常友善。

想到了艾拉交代的自由港濃啤酒,我來到了北自由港的小酒館。

自由港濃啤酒是自由港的特產之一,全諾瑞斯只有自由港的酒館有賣。它特殊的香氣與口感,吸引了諾瑞斯各地的酒客前來品嚐。連平日不喝酒的艾拉都會想買一些來品嚐,可見其受歡迎的程度,也因此,自由港的每一間酒館都是經常性地客滿。

「跑跑狗!什麼風把這個大門不出的德魯伊吹到自由港來啦?」

才踏進酒館,就聽到有人叫我,聲音還帶著三分的醉意。

飄零亞提,木精靈盜賊,開鎖和潛行的技巧一流,以前冒險時幫了大家不少忙。由於盜賊可以放輕腳步使敵人不易察覺,因此,在許多未知的地城中,都是靠他來做敵情偵測的。

「飄零亞提!好久不見哩!你在這幹嘛呀?還喝得醉醺醺的。」
「哼哼…這裡可是自由港啊!嘿嘿…當然是來好好撈一票…呃?不是啦,當然是來品嚐這邊的濃啤酒…咯…」
「幹嘛啊,喝成這樣,臭死人了啦!」
「別這樣說嘛…咯…看!莎拉曼達也來了哩!」

坐在角落的是一個披著長斗蓬的女性戰士,壓低的帽緣,幾乎遮住了整張臉。只有露在長袍外的綠霧,以及長袍下的白色長髮,才讓我認出了那是莎拉曼達。

是的,莎拉曼達…就是他,一位暗精靈闇騎士,最不為光明世界接受的種族與職業,也使當時意氣風發的我毅然回到河谷鎮,讓當時身邊的朋友感到錯愕。

「你們倆在這幹嘛啊?這麼久不見,就看見你們在這邊喝成這樣。」一直在包包裡睡著的小熊也醒了,探頭出來張望著。
「唷!小熊也來啦!…咯…自由港濃啤酒真讚啊…」亞提看起來喝了不少酒,右手還拿著一杯喝到一半的自由港濃啤酒。
「算了,才不管你咧。」我朝亞提做了一個鬼臉。

而莎拉曼達只是默默地看著我們的對話,不發一語。

我拉了張椅子,「好久不見囉,最近好嗎?」
「嗯…」她的語氣一如往日般平穩。
「怎麼會和亞提在這喝酒?真不像你的作風。」
「嗯…」還是同樣的回答。

「跑跑狗別這樣嘛…咯…人家好不容易才找到聊天的對象哩…」飄零亞提突然打斷了我和莎拉曼達的對話。他喝了一口酒,晃晃悠悠的,「來來來,我請你喝兩杯,小熊的份也算我的吧!」
「陪你小喝一杯可以啦,也好久沒見到你們了。」我另外拉了一張比較高的椅子坐在上面,然後把小熊抱出來。「小熊不喝酒,幫牠弄點吃的就好。」

「過了這麼久,跑跑狗有沒有長高一點啊?」喝醉了的亞提還不忘消遣我一番。
「哼,身高和腦袋裡的東西永遠是呈反比的。」我回嘴著。其實半身人還不算太矮,地精才是諾瑞斯大陸上最嬌小的種族。在自由港這個龍蛇雜處大城市的門口,有位可愛的巨魔商人,名叫「大摳呆布霸」。許多第一次到自由港的旅者,經常被布霸嚇得逃出自由港大門。這位布霸認為自己不是巨魔,而一位高貴的高等精靈,但是他的口音卻經常把人惹得哈哈大笑。他憨直的個性,和巨魔殘忍的天性相差甚遠,卻也贏得了自由港居民的好感。

說到這位布霸,他最拿手的技能就是醃肉,不管是什麼稀奇古怪的肉,他都有辦法找到醃製的方法,將那些肉做成一道道美味的佳餚。我剛到自由港的時候,經常和布霸討教一些醃製食物的技巧,雖然我們當時的對話總是牛頭不對馬嘴,沒辦法,我可是花了很久的時間才聽懂他那一口的巨魔腔。「偶素布霸,偶做的醃漏素素界上一級棒低啦!」(我是布霸,我做的醃肉是世界上一級棒的啦!)

這位布霸倒是有位好朋友,名叫乓.魔髮師,他就是個地精,而且在自由港是個很有名的假髮師傅。俗話說,十個地精九個禿,因此假髮對地精來說,是另一種找回自信的東西。這位地精魔髮師研發出了一種據說可以讓頭髮生長速度加快的藥劑「魔髮師配方5000」,這種藥劑使用了很多名貴的植物,聞起來香氣不輸給自由港濃啤酒,而且營養非常豐富。有一天,一個快渴死的傢伙買了「魔髮師配方5000」,然後不分青紅皂白就把買來的「魔髮師配方5000」喝個精光之後,這種奇怪的藥劑居然搖身一變成為自由港最受歡迎的非酒精飲料,代替了它原本應該催促頭髮生長的功能。偶爾在自由港大門口可以看到這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雞同鴨講地在聊天,真怕哪天這位巨魔不小心把他的地精朋友給一腳踩扁。

啤酒送來了,自由港濃啤酒的味道還是一樣地香。這間小酒館曾經是我們常常駐留的地方,只是,那段日子已經離我好遠了…

「好久沒有一起喝酒了。」我說。
「是啊,其實我真的很高興能再見到你們,哈哈…」亞提喝了一口酒。
「嗯…」莎拉還是同樣的回答,比起以前,她似乎更沉默了些。

「亞提。」「幹嘛?」「你幹嘛在這喝悶酒,還拉著莎拉跟你喝?」

飄零亞提愣了一下,望著手上的啤酒杯。喝醉了的臉上,微笑似乎是很勉強的。

「沒什麼,當然是心情不好才會喝酒啊。是不是啊,莎拉?」

「嗯…」莎拉曼達低著頭,依然沉默。

不對啊,莎拉就算再沉默寡言,也從來不曾這個樣子過。

「莎拉?」我從長斗蓬由下往上看著莎拉的臉,暗精靈黝黑的臉上,因為醉意而帶來泛紅。但莎拉仍不發一語,只是默默地看著他的酒杯。「哈囉?有人在家嗎?」我搖了搖莎拉的肩膀。

咚!

沒想到我一搖莎拉的肩膀,他居然就這樣倒了下來,頭因為撞上桌子而發出咚的一聲。整個酒館都聽見了這一聲,紛紛轉過頭來看。

「…………」

現場突然一陣死寂,沒有人知道對於一個醉倒的黑暗精靈闇騎士該有什麼樣的反應才好。只有小熊跳到桌子上,碰倒了莎拉曼達面前的酒杯,啤酒流得滿桌都是。牠靠近莎拉的臉,東聞聞西嗅嗅,然後用牠的舌頭將莎拉的臉洗過一遍。

「小熊!不可以!快下來!」回過神,我連忙把小熊從桌上抱下來,牠的小腳掌已經沾滿了啤酒,濕搭搭的。看來晚點要幫牠洗個澡了。

「噗哈哈哈哈!!」飄零亞提突然笑了出來,笑到趴在桌上猛敲桌子。小酒館又恢復了方才的熱絡,客人們繼續喝酒聊天,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你還笑!現在這樣怎麼辦啦!」我說。
「怎麼辦?就這麼辦啊,不然你還想怎麼辦?」亞提把手上的啤酒一口氣喝完。

小熊在地上走來走去,溼溼的小腳掌留下了一個一個啤酒口味的熊腳印。

「這麼辦是怎麼辦啦!莎拉都醉倒了你還喝!」我搶過亞提手中的酒杯。「小熊乖,不要再亂走了,看你踩得滿地都是啤酒。老闆娘!借一條抹布來!」

抹布拿來了,好不容易將殘局收拾乾淨,也順便把小熊的腳擦了擦乾,然後把桌上橫七豎八的空酒杯拿去還給老闆娘。自由港酒館的桌子對半身人來說有點高,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把亂七八糟的桌子和地板整理乾淨。亞提不發一語在旁邊看著,而莎拉曼達則是趴在桌上熟睡。

「唷!這不是跑跑狗嗎?好幾年不見啦!其實你不用這麼麻煩,這些東西我來收就好了啦!」老闆娘熱情地招呼,順手把抹布和啤酒杯扔進洗碗槽。
「沒關係啦,真不好意思,把你的酒館弄得這麼髒。」我說。
「不會不會,客人多嘛,而且你們也不是弄得最髒的。」老闆娘笑著說。「倒是你啊,這麼久不見,怎麼突然想到來小店逛逛啊?」
「河谷鎮的艾拉要我幫她買一些自由港濃啤酒,而且也想順便打聽一些事。」
「打聽一些事?什麼樣的事啊?這個濃啤酒當然是沒問題啦,老顧客就算你便宜點吧。」老闆娘一邊洗著杯盤一邊說。
「謝了老闆娘。至於什麼事嘛…這說來話長,反正就是泰陵要我跑腿,找一個叫艾菲林.血荊棘的人,可是大家都不知道這個人在哪,然後艾拉要我來這裡幫她買啤酒,順便打聽看看這個人在哪裡。」
「什麼泰陵艾菲林,我是沒聽過啦,抱歉幫不上你的忙。這塊鬆餅請你吃,聊表我的歉意吧!」老闆娘將一塊鬆餅遞給我,熱騰騰的。

「什~麼~你要找艾菲林?喂,鬆餅借我吃一口。老闆娘!再給我一杯啤酒!」飄零亞提不知何時出現在吧台旁,順手掰了一塊鬆餅就往嘴裡送。

「喂喂喂!夠了喔!這可是老闆娘請我的,又不是請你!」我把鬆餅整個丟到亞提臉上,亞提就順手接住吃了起來。
「好啦好啦,那塊餅就算我請亞提吧,跑跑狗,這塊剛烤好的給你吧!」老闆娘從烤爐裡拿出一盤剛烤好的鬆餅,香味四溢。「小心別燙了嘴啊!」老闆娘還補了一句。

「哼…鬆餅而已咩,別這樣嘛~你要找艾菲林,我在出發來自由港前,還在我家樓下看到她,你知道的,我老家那顆樹啊…」
「我知道啦,是全大菲達克森林最漂亮的一顆樹對吧!聽了八百次了,那顆樹的樹葉這麼茂密,你還看到她經過你家樓下喔?」我邊吃著鬆餅。
「嘖嘖…她到大菲達克森林一陣子了,不知道在調查什麼,老是神出鬼沒,雖然很少見到她,她卻的確是個大美女!…她說她再不久就要離開大菲達克了。真可惜啊!難得的美女…嗝…嗯…」

「亞提。」
「幹嘛?」
「你還沒說,怎麼會拉著莎拉在這邊喝得醉醺醺的?」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