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7
GP 8k

同人小說【戰女×忍×忍外'=2046】未具名單篇3{附後記}

樓主 瞇眼喵太郎 l08poundho

 *本文同時發於戰鬥女子學園哈啦板
  )



  一片灰暗之中,龍•隼 身着舊的傳奇黑鷹忍裝束,揹著真龍劍,盤坐在中央。他專注精神修煉「守一」的功夫,漸漸的,精神空間顏色轉深、變為無垠無涯的一片血紅、上下左右前後幾乎都沒有光芒。超忍泰山崩於前亦無所畏懼,只是覺得奇怪,片刻後,他發了聲道:『秀真 ( ほつ ま ),這是怎麼回事?』
龍隼的背後,從模糊之中走出一人,名為秀真的瘦高忍者護額上有四隻發光的青色狐眼,一身灰黑搭配長度及地的紅圍巾,揹著妖刀惡食,繞過龍隼走到他面前坐下:『「虛空」,正在給你暗示。』
『暗示?這算甚麼暗示?』
『你覺得像甚麼?』
龍隼頓了半秒,內心深處實在不想說出那個詞:『像是「凶兆」。』
秀真聽了,換他定在原處。過了一會,把護額往上推,並褪下包覆半張臉的大紅圍巾,英俊青年的雙眼,依然緊閉:『「阿卡西克紀錄」、「虛空之地」、「世界圖書館」,我們至今仍未能參透,忍者術的最高境界。』
龍隼聽了,也褪下了面罩道:『也許永遠參不透,才是好事。能夠直接看解答,那多無趣⋯』
秀真:『又或者,答案令人無法接受,那種時候,反而就會希望自己永遠都不知道⋯⋯』
龍隼:『你已經⋯看到了嗎?』
『我沒看到,只是有感覺到⋯未來的那一場大戰,你會失敗,並且把所有人的性命都賠出去⋯』
『!!⋯如果這是我封鎖隼之里十年的後果,那我⋯⋯』
『我感覺到的、不是整個龍之一族⋯而是整座星球的人⋯!⋯』
『!!!!!』龍隼聽了之後,閉眼頓了好一會,才緩緩開口:『回歸虛無⋯⋯嗎⋯⋯⋯』
『龍隼,』秀真背後的惡食劍柄燃起血紅氣焰,他睜眼站起,拔出開始整把散著妖氣的妖刀:『接下來,我們會有好一段時間無法見面了。』
『秀真⋯』龍隼睜眼,也站起拔出真龍劍,持散出青白色聖光的打刀擺出和秀真一摸一樣的架式:『謝謝你。』
兩人同時出招,僅僅一刀,讓整個空間瞬間闇轉、又剎那一閃,像是次元被破壞、宇宙被撕裂。

  龍之城一偏殿試煉之間,盤坐狀態的龍隼一口大吸氣睜眼,很快的轉成劇烈的喘息。他只有着一件黑褲、上身赤膊、沒有幪面,僅戴一具銀色青色相間的護額,渾身與滿臉被汗水濕透,在透過木櫺窗的日光照耀下像是無數水晶。龍隼緩緩站起,發現自己整個胸腔內充斥著噁心的劇痛,非常難受。這時紅葉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龍大人,怎麼了嗎?』
龍隼試著運用穩住的下丹田來讓中丹田展開,平復那個不舒服的痛楚,可是卻驚訝的發現雙腳膝蓋一直在抖沒法站穩。紅葉因為裏面沒有答應,便逕自推開門,看了後大驚道:『龍大人!?』
她馬上衝過去扶住,龍隼把護額往後上方推取下:『我沒有事…』
『可是…!…』紅葉哽咽,眼前當主一點都不像沒事的樣子,讓她害怕他練到走火入魔了。
龍隼一手輕勾著紅葉的頸後,把她拉過來和自己額頭碰額頭,從來沒有被他這麼親密舉動的紅葉臉紅透了,看著他眼睛依然閉著喃喃道:『…這麼長久以來…多虧了妳………』
『龍大人… ~ …』紅葉眼淚更加潰堤了,這個語氣,怎麼聽都像在講遺言。
她正想再講甚麼,龍隼就輕輕地放開她,微笑道:『沒事的,我好了…』在站穩同時心底估算自己的身體狀況:(剛才那是怎麼回事?像是有好幾罐毒液憑空從後背的雙肋灌入脊椎…)
『我來為您更衣!』紅葉擦乾眼淚後堅決道,同時馬上去準備熱水。
龍隼微笑道謝:『謝謝,麻煩妳了。』

  2045 年 12 月 31 日 星期日 下午三點,國曆跨年 同時也是日本國的除夕 { 大晦日 ( おお みそ か ) }。隼之里雖然覆蓋靄靄白雪,不過家家戶戶燈火通明,男女老少忙進忙出準備過節,人人滿溢迎新的喜慶,不只非戰鬥人員,連忍者駐紮的地方也處處流露對迎春慶典的期待,這個遺世獨立的國中國,等待迎接五個時辰後新的令和二十八年的熱鬧程度,一點也不輸「外面的世界」。



  說到「外面」,東京都,神樹峰女子學園,一個褐色長髮的高一女孩走到理事長室,平穩呼吸了後舉拳敲了敲門:『報告!』
『請進。』
她入室後帶上厚重的原木門扉,穿著深藍色便服的美紗希問道:『請問理事長妳找我嗎?』
雛菊同時從辦公桌站起,手裏抱著一個五公分厚的木盒:『沒錯,請跟我來。』偌大的理事長室之中,她帶著美紗希走到一個大書架,把活動式原木爬梯往左推,然後伸手把一本書名超無趣的《細細品嚐牙線棒的設計》精裝本扯下來,-那其實不是書 而是隱藏式開關,將整本書脊朝地的厚書往內按了一下之後,那本牙線棒設計自動縮回去偽裝,同時眼前大書架啟動往右移開,裏面藏了一部電梯。帶著美紗希進入並往下方樓層沉去時,雛菊注意到了她顯現著一絲的煩燥與不安:『抱歉,妳待會要去星月家過年對吧?』
美紗希馬上答:『不!理事長沒關係的,只要不會耽擱太多時間!…』
『呵呵,妳真可靠 ^^ 』她笑道,讓美紗希忍不住覺得對方有點狡猾,雛菊繼續說:『這件事情只能麻煩妳,當然,如果今天擅自使用訓練場的是別人,我也會直接請那個人去做…』美紗希聽得頭側降下三條黑線,心底後悔自己幹嘛在寒假時節還練得那麼勤。
『事情很簡單,把這個東西送到隼之里,交給龍之一族的當主,這樣就可以了。』雛菊把那木盒遞過去,美紗希接下,感到重量非常地微妙,並且沒有任何搖動的聲響,看來東西是被穩穩的固定在裏面。
美紗希這時發問:『理事長,為何妳剛才會說「這件事情只能麻煩我」?』
『妳還記不記得,第二學期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做的那一場測驗?』

  美紗希頓了一下,想起了 9 月剛開學時由理事長所主導的那場電子幻造空間模擬戰鬥測試,和以往非常不一樣的是:一直以來星守戰士通通都是要求團隊合作,那一個試驗卻是要測每個人的獨力作戰!雖然每個人抽到的地理環境、氣候條件以及模擬所在的國家文化都有所不同,不過任務內容大抵都一樣,要在一大塊非常嚴苛的敵陣內闖關,有些要搜尋或奪回特定物件、有些則是單純殲滅戰最後只要殺敗魔王就好。敵兵設計參考了「黎明之日」最終決戰,嘍囉是人形伊洛斯、魔王是偽龍隼,全都是擁有智慧偏向會邏輯思考的那種敵人!全班 20 人花了整整一個禮拜才通通測完,分數最高的是茉梨(まり)學姊:拿了無傷、敵全滅且最速通關 全項滿分的驚人成績!讓美紗希對這位大前輩不但更加敬佩,同時也燃起了熊熊競爭意識!!
她於是答道:『記得。』
隱藏式電梯這時抵達地下樓層,雛菊領著她出電梯走入通往司令室的走廊,在一整片光亮的超合金通道之中邊走邊答道:『「龍之一族」…非常的尚武,如果妳是遇到和氣的常識人那還好說話,但如果…遇到想要以武會友的忍者,那我們這邊也得派出不負神樹峰驕傲的學生過去。(雛菊在司令室閘門前停下腳步,轉向面對美紗希時身上已散出明顯的強者神采)根據隼流和影刃流的評價標準,妳的實力是「超忍」,所以我選妳過去!』
美紗希已經明白雛菊的意思了:『是,理事長!』
『我記得妳和小櫻一起去過一次隼之里?』
『是的,只有做簡單的交流,那一次沒有進入龍之城,也沒有見到龍隼先生。』
『沒有和人交手?』
『沒有,都是小櫻在和對方談話,我只是陪著她。』說著同時,美紗希也回想起來:那時有幾個忍者看著自己顯然有「手癢」的感覺,就連自己在當下,因為繼承那獨眼忍者武具的意志也有一點點的「手癢」。
雛菊:『因為規矩,我們只能光束傳送到樹海外。進入隼之里的禮數還記得嗎?』
美紗希:『記得。』
『重複予我聽。』
『穿越樹海後,富士山南方就是隼一門領地的關口,會有人出聲警告我不准再前進,這時要單膝跪地,把要獻上的物品雙手高捧,如果沒有就兩手伏於眼前地上,不持兵器表示自己沒有任何敵意,再訴說此行的目的;接下來要維持一模一樣的動作原地定住,一直等到對方迎接。』
『很好!事成之後不必跟我回報,龍隼會回信給我,妳返回出樹海到市區後,就直接傳送到星月家附近罷。』
『是!謝謝妳!!』

  雛菊按開閘門,今天在總指揮座上的留守人員是OO老師(筆者註:讀者所扮演的角色,OO請隨意帶入自己喜歡的名字)。
他問候道:『理事長。』
雛菊:『美紗希要去一趟隼之里,你先設定回程座標:起點在山梨縣甲府市故關町,終點設在星月家附近。』
OO老師:『是………是說我們要靠科技光束傳送,龍之一族他們卻有「流風之術」可以用,真是方便呢…』
雛菊苦笑道:『OO,我們不能討論這件事,「流風之術」是霧幻天神流秘傳給隼流的忍法,我們這些外人必須要裝作不知道 ^^||| 』
『是;』OO老師乖乖將話題就此打住,然後取出回程傳送裝置交給美紗希笑道:『好了,只要站在指定地點就能直接使用 ^^ 』
『謝謝老師。』美紗希也回報微笑。
OO老師接著向雛菊問道:『理事長,所以要傳送過去的座標就是山梨縣甲府市故關町嗎?』
雛菊:『沒錯。』
OO老師敲了幾下鍵盤,然後馬上說道:『設定完成。』
雛菊轉向美紗希:『就麻煩妳了。』
『是。』美紗希走入傳送裝置,轉回面對外邊,
雛菊這時再度出聲:『美紗希,』
美紗希疑惑:『理事長?』
『 2046 新年快樂 ^_^ 』
『………是!理事長、OO老師,2046 新年快樂!!』
於是OO老師笑著對她揮手,然後點下 Enter 鍵,在防風罩闔上閃爍紅色光芒後目送美紗希離開。



  隼之里,龍之城西面城牆,中忍 辰、左平次、下忍巳之吉、上忍酎藏 四名忍者哨衞在此,外加幾名默默清除積雪的雜役。酎藏離其他三忍稍遠,抱胸豎立於一個城牆凸起的雉堞之上,在細雪慢落的同時,白色圍巾隨風搖曳,自顧自專精守衛。巳之吉利用幪面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無聊之情無所遁形,左平次馬上就發現搧了一下他的後腦,面罩下的眼神相當嚴厲:『如果這時有敵襲第一個死的就是你!』
巳之吉這時非常少見的開始耍賴皮:『辰殿下,救我啊~~~ 』
左平次拉開伸縮直槍:『你…!!』
衆忍之中唯一一位沒有幪面的忍者・辰 閉眼笑了,轉身過去背對他們,裝作甚麼都不知道,巳之吉馬上吃了左平次槍柄好幾下打。酎藏面罩下咬緊牙根、青筋暴起,只覺得這鬧劇無聊透頂,不過辰馬上就出聲制止:『好了好了,他吃到教訓就行了 ^^ 』
左平次把長槍縮短揹回背後,巳之吉的頭上則是多了許多大小不一的腫包,可憐兮兮的含著淚再也不敢出聲。
眼裏只有規矩的左平次怒道:『明明再撐一下就能換班了還給我作怪!再鬧我就讓你沒辦法參加祭典!』
辰上前緩頰:『好了 ~ 地蜘蛛一族也有過年的習慣,四百六十多年來皆是如此,確實不用這麼緊張…』
『話不是這樣說的!…』
『如果有狀況,把下忍的手腳剁掉,再舉起來當擋箭牌就好了。』酎藏表面上在幫左平次講話,實際上只是不想聽左平次在那邊鬼吼鬼叫,而他殘酷的發言確實也一下子就讓場面冷了下來。
辰頭腦轉得飛快,順勢換了話題:『聽說前哨那邊今天是山次他們守下午班呢 ^^||| 』
左平次一樣也不想在犧牲夥伴的這個話題扯下去:『…呃……是啊…「忍星隊」建了不少功勞,由他們擋在前哨 想必地蜘蛛也不敢隨便來亂晃吧。…』
『哪有!辰殿下立下的功勞也不小啊!』巳之吉插嘴,想要加入話題,
左平次半瞇眼看了他一下,然後有點無力的用鼻息歎了一下別過臉去,默許他一起來聊。
辰笑道:『巳之吉你說得太過了 ^^ 如果要比剷奸除惡,我可是遠遠比不過山次呢!』
左平次:『是指消滅那個惡黨的那一次吧,山次殿下做得真的很漂亮…』
辰擡頭微笑,看著飄雪的白灰色天空:『是啊…山次其實已經是一位不愧對其父的強者,但他實在太謙虛了…』
巳之吉小聲咕噥:『明明辰殿下更謙虛……』
左平次:『因為那位朧流忍者,和那個臺灣人,隼流雖然維持封鎖狀態,不過已經和神樹峰陣營結盟,然後馬上…就是那一場很奇妙的聯手作戰。』
酎藏忽然啐道:『哼!拿那種不入流的飛行道具射來射去,算甚麼忍者!?』
雜役這時灑掃到辰等人附近的位置,辰輕輕帶開巳之吉讓出空間給雜役的同時繼續說道,而且幫著戰鬥女子講話:『酎藏,她第一次來隼之里的時候因為你不在所以不知道,如果她用朧流忍者的力量戰鬥,就算不拿妖刀惡食而是隨便給她一把破刀…(辰 頓了一下)……就算我們四個 再加上忍星隊三個圍攻,也會不是對手!』
在酎藏驚訝地轉頭看向辰的同時,巳之吉也歎道:『有這麼厲害呀…?!』
辰對他苦笑:『你不是有親眼見過嗎?雖然她那時剛結束大戰全身是傷…』
左平次把話題帶回來山次的功勞:『那一次事件我們這方的人就是山次和酎藏,神樹峰那方的人就是藤宮朧小姐和…』
辰:『一位白衣劍士,名字我記得叫做…瑪麗(マリ)?』
酎藏一個輕跳換到前一嶟已經灑掃好的雉堞上讓雜役繼續清潔下去,左平次忍不住吐槽:『為甚麼現在外面世界的小孩取名都像西洋人哪……』
辰笑了:『那些小孩通通不能小看呢,元服上下的年紀,卻能夠結束伊洛斯戰爭。』
巳之吉:『「元服」,才十幾歲呀…難以置信……』
『你是忘了我們這邊也有一位「魄面」嗎 ^^ 』辰繼續道:『事件過後,神樹峰不知用甚麼手段,讓政府掩蓋了事件的全貌,惡黨的餘孽全部送上律法制裁,「忍機關」對於朧小姐的活躍也是敢怒不敢言。』
左平次:『呵⋯他們還能有甚麼好廢話的?』
辰:『那一位理事長,運用結束伊洛斯戰爭的功績,漸漸掌握日本的行政,就差沒抓到軍權了-------雖然她也不需要就是-------,再加上火星共同體還有月冠都需要神樹之力的保護,有許多事情她越是橫行無阻,同時四處利益的搜羅也越開越大⋯神峰雛菊⋯⋯對於和這樣子的人結盟我感到有一點不安⋯⋯⋯』
巳之吉這時插嘴:『等一下,神峰「雛菊(ひなぎく)」?不是神峰「牡丹(ぼたん)」嗎?』
辰:『她上次來訪的時候告訴了我們她的真名,似乎是為了示誠。』
左平次驚訝得吸了一大口氣:『隱瞞真名之人,多半都有很重要的目的,而她卻把真名告訴我們!?』
『果然是為了真心與我們交好?』酎藏疑道。
辰:『這不好說,不過至少,龍大人和紅葉大人也從原本單純只是為了朧小姐跟方晴小姐與之交涉,漸漸的也變成很多事情都全盤接受。我相信龍大人,所以如果龍大人相信雛菊殿下,那我們其實不該多說甚麼⋯⋯』

『唧唧喳喳幹甚麼?麻雀啊?』同樣沒有幪面、頭頂剃髮、兩側頭髮往後結成馬尾的孤傲上忍 次郎太 這時經過西面城牆,左手掛在左腰的大太刀柄上:『不想換班了是不是?你們全死在這裏好了!』
酎藏從城牆上跳下來,要讓次郎太再也不敢這麼囂張,他的怒氣和次郎太的霸氣已經讓周圍雜役怕到跪伏在地不敢動!辰這時先使出「隱」、再使出「練」、在用靈氣不動聲色平息酎藏的同時踏出微妙的腳步擋住他,然後對著次郎太露出平靜的笑容:『次郎太殿下。』
次郎太馬上就把全部敵意針對到辰的身上,使出「圓」把辰包覆住,可是接下來不只次郎太,全部人都驚訝辰居然反而使出「絕」,不耗一絲一毫的氣任由次郎太用威壓把自己蓋住!
辰笑容不退:『所以說…你不換班嗎?』
次郎太把「圓」收回去,壓縮自己不再散出能量,同時額頭青筋暴凸非常生氣的瞪著辰,現在狀況非常奇妙:明明沒有任何人啟動「念」,卻不只忍者,連縮在地上的雜役都知道了,如果和中忍 辰 動真格,連上忍次郎太都未必能贏!!
『哼!』幾秒後,次郎太知道拿他一點皮條都沒有,便忿忿離去。
『好了,沒事了 ^^ 』辰接下來很親切的把雜役們一個個扶起,令她們感動不已。
左平次在巳之吉依然被嚇得無法動彈之時,伸掌輕按酎藏肩頭:『我很討厭你,但我更討厭他。』
『煩。』酎藏用趕蒼蠅的動作掃掉他的手,於此同時在次郎太之後,有上、中、下忍各一名前來換班。
辰於是道:『好,別理次郎太,換班了。我得去找一下師父;酎藏,你去找龍大人,他有幾個祭典要交代的事物想你知會杜康大人…』
酎藏打斷:『我才不想去找老爹!…』
『此事非你不可;』中忍辰用「這話沒得商量」的語氣結束對上忍酎藏的指派,然後繼續對左平次與巳之吉說:『你們倆要去關口再守一下,站到祭典開始就能回來了,和你們一起的是……』
??:『噢,和我一起看著關口的是你們兩個喔?』
左平次聞得這個女聲,轉頭一看從城牆翻上來的蝴蝶忍び,忍不住偷偷歎了口氣:(跟她站哨喔……)


隼之里射箭場西北方上坡,龍隼一個人走入隼流墓園,原本棲息在各個墓碑上的烏鴉通通被驚飛。墓園最深處的那座墳,比起其他的都要來得整潔,乾淨的墓碑之上,有八個端莊的正體楷書漢字-------
龍之巫女呉葉之墓
龍隼站在墳前,盯著墓碑後側邊血紅色的彼岸花,腦子裏回響起了秀真的嗓音:(「我感覺到的、不是整個龍之一族⋯而是整座星球的人⋯!⋯」)
『呵…』龍隼發笑道:『若真去了那個世界,至少就能和妳見面了……』
(不能那麼想!)忽然聽到那個清秀的聲音,是多麼熟悉的女聲,吳葉的墓碑上頭張開了一圈微微的橙色光芒,光罩的中間是像雲霧一樣銀白的糢糊。
龍隼:『吳葉 ( くれ は ) …』
吳葉:(龍之一族的使命,是「消滅一切邪惡」!若連你都倒下去,那就真的萬劫不復了!)
『………嗯…是啊……』
(我妹妹…她真的非常棒,你一定不要辜負她。)
『那我該怎麼做?繼續「封鎖」嗎?…』
(沒關係的,相信自己,只要你有相信自己就好了!)
『相信自己?呵…』龍隼的嘴角閃過了一絲苦笑:『現在的我並不……』
(沒關係的 ^^ )橙光之中,明明還是像發光魔藥一樣的水波,不過龍隼感覺到了 吳葉正在誠摯笑道:(因為我相信你!)
聖光和那微微的天籟消失,墓地不再有異象,變回雪花點綴的往世冬景。龍隼想要再聽她的聲音,但心底知道已經跟秀真一樣:彼此會有好一段時間沒辦法見面了。他蹲在墳前,掃掉墓碑上的全部白雪:『謝謝妳。』

下午四點十三分,隼之里樹海前關口,巳之吉和左平次各站在左右相對的高臺中,那女忍者就站在左平次的身後,正在發牢騷。
??:『好無聊喔 ~ 』
『再等一下就可以回去參加祭典了。』左平次聲調平板,盡可能地不想讓不耐煩的情感表露出來。
『人家等不及啦~~ 』看左平次沒有反應,女忍者湊近他的胸背:『喂,這樣一直站著腳會硬掉,我要去走一走。』
『妳請自便。』左平次話音都未落,女忍就跳下高臺,溜進樹林裏去了。
剩下兩個人,巳之吉因為沒多久前的「教訓」,不知該不該和左平次搭話,而感到相當尷尬。這時,左平次先出聲:『巳之吉。』
巳之吉:『是,左平次大人?』
『頭還會痛嗎?』
完全沒有料到他會先問這個,巳之吉的情感由尷尬轉為感動,頓了好一會才道:『不會了!左平次大人,我⋯』
巳之吉甚至都還沒搞清楚自己要講甚麼,就看到左平次舉掌阻止,同時樣子變得警戒:『有人來了!』
巳之吉馬上緊張得握住右肩後的劍柄,發現來人是個身着深藍色服裝的長髮女孩。
左平次倒是觀了兩秒就解除戒備:『看來是神樹峰的人⋯⋯巳之吉,我千里傳音練得不好,麻煩你跟我一起喊,臺詞都還記得嗎?』
『記得!』
『好,預備⋯』

  美紗希順著碎石上坡,心裏忖度:(上次跟小櫻差不多就是走到這個位置的時候⋯)
左平次與巳之吉的回音這時傳來:『「前方乃人外之居所,如若執意上前必遭誅伐」!!』
(來了!)美紗希取出後腰的木盒,單膝跪地將之高舉,凝結下丹田的聲勢報出來意:『神樹峰女子學園・星守戰士・星月美紗希!為理事長神峰牡丹納獻禮品,在此求見龍之一族隼一門當主大人!!』
美紗希剛說完,就一名女忍者落到了她的眼前,高傲地道:『免談!妳以為妳是誰呀!?居然還跟我們的首領想見就見的!!』
巳之吉:『啊啊啊⋯⋯』
左平次看了無力道:『拜託喔⋯』
(理事長真是料事如神⋯)美紗希起身一看:眼前女忍者年歲只比自己大一點,身着特製的櫻花色振袖和服,極短迷你裙搭配全覆黑褲襪,頭帶和腰帶都是滾金邊的靛藍色,令結在左頭側與後腰的蝴蝶結都顯得極其華麗;後腰的蝴蝶結內佩著兩把交叉、刃朝下裝置的小太刀。她試著和對方說理:『忍者小姐(忍びの嬢さん),我只是個送貨的,請妳不要為難⋯』
『住嘴!』女忍拔出武器、擺出架式,豪氣冷笑:『早聽說妳們神樹峰有多厲害多厲害的,今天本姑娘偏偏就要見識一下!來吧!隼流忍者・小櫻(さくら),在此相求一決雌雄!!覺悟吧!!』
『「小櫻」?妳也叫做 小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美紗希像是被戳中笑穴,笑聲簡直收不住!
在驚訝的左平次兩人前面,小櫻脹紅了臉:『有甚麼好笑的!?!?』
美紗希擠出眼淚努力止住笑聲:『哈哈哈哈⋯⋯對不起⋯因為我們那邊、也有一位叫做小櫻的,和她一比,妳根本⋯⋯』她掏出手帕擦眼淚時,閉眼之中浮現的景象是完全忍裝的藤宮櫻,雙眼異色光芒、全身壯烈戰創,手持燃著血紅氣焰妖刀惡食的英姿!!眼前的「這個小櫻」,實力一看就知遠不如「那個小櫻」的十分之一。
小櫻咬牙切齒:『唔呶呶呶!竟敢小看我!?我知道妳們也能夠把武具從「虛空」中召喚出來!快抄傢伙吧!!要不然我要直接動手了!!!』
知道此戰必不可免了,美紗希把木盒收回後腰同時道:『我用的是四星武器,妳的三星武器很有可能會被我打壞,妳確定……』
『少囉嗦!!快開始!!!』
『好吧。』判斷沒有必要變身,美紗希決定在穿著便服的狀態下開戰:『召喚・硬殼凶竜爪 ( ごう かく きょう りゅう そう ) !!! 』
左平次:『甚麼!?!?』
巳之吉:『「邪忍王」的!!?!?!?!』
一知道對手就是邪忍王兵器的繼承者,小櫻的氣勢已經輸了一半,但她面對散著血紅色光氣與橘紅色閃電的爪鬥士,還是強迫自己衝上去開打。
左平次這時拉開長槍對著巳之吉下令:『你快點回去向辰報告!他應該就在上面沒多遠的地方!』
『呃…!…是!!…』巳之吉呆呆答應,雙眼幾乎移不開已經開打的兩個女生,在他眼中那個凶竜爪的持有者,儘管和當年的幻心還是不及猶過,然實力已經相當趨近了!!
『巳之吉!!』
『那…左平次大人你要怎麼辦!?』
『我會在狀況變得很難看之前出手中斷決鬥,你快去吧!!』左平次厲聲道,同時心裏明白,所謂「狀況變難看」,並不是我們對神樹峰的盟友失禮,而是隼流門人被外來者壓著打!!他心想:(小櫻抱歉了,這是妳自找的…!)

  辰早已從前哨跟著源次郎折回來,在隼之里鄉鎮中心分別了後要代師父傳遞清單給阿蜜,再度登城時跳上南面城牆屋簷想要看一下左平次他們,然後一切的情景就都盡收眼底。他跳下來對著南面哨衞道:『等一下巳之吉會跑上來,你們跟他說我已經知道了,正在稟報龍大人!』
『「呃…是…」!』
接下來,辰使出連續「裏風」「風驅」衝入龍之城,用最快的速度抵達龍尾大殿找到阿蜜,她正在指揮侍女們佈置,這位雙眼用黑金寬布封印的廚娘此時笑道:『這個氣息…好像是源次郎,又好像辰,呵呵,師徒倆這麼像 ^^ 』
辰在阿蜜跟前減速,遞出源次郎要他轉交的小簿冊同時報告:『阿蜜大人,這是師父要給妳的清單,披露宴(辦桌)的料理都已經好了!他正在視察酒窖跟訓練所!』
阿蜜把清單傳給手邊的魄面讓她確認內容:『謝謝你,辰。』
『失陪了!』辰即刻又加速離開。
『啊啊啊…怎麼了?這麼急呀?』
辰一邊連續三角跳迅速上了殿堂四樓一處,一邊答道:『小櫻正在闖禍,我得稟報龍大人!』接著很快就飛到懸空平臺,竄入巨龍口中的入口繼續登殿。
魄面這時議論道:『小櫻要闖禍?搞甚麼鬼…』
阿蜜歎道:『小櫻…太過心高氣傲,該是給她碰碰釘子的時候了…。…算了先別管她,清單寫得如何?』
魄面:『確認過了都沒問題。』
阿蜜的臉轉向一個高處:『真鯛好了嗎?』
『好了…呀啊啊啊啊!』灶檯上的侍女把大鍋移開火源要裝盤,動身時卻不小心碰到一排酒瓶,使之如同骨牌效應全部往下掉!魄面這時從雙袖中飛射八條柄頭鍊著鐵鏈的苦無,那武器像是活的一樣把全部酒瓶穩穩接住沒有覆毀。
那侍女連忙賠罪:『魄面大人!真是抱歉(すみませんでした)…』
『不要緊。』連身帽罩著頭的白袍女忍操作武器將酒一個個放回桌上擺好。
『哈哈哈…還好沒有少,要不然杜康一定會生氣 ^^ 』阿蜜笑道:『山豬肉呢?』
『還要再燜一下!』
阿蜜:『好,等飯熟了就先把前菜都到定位!』
『「是」!』

  龍之城天守閣外屋頂,龍隼剛從墓園回來,站在一個平面仰望天空,喃喃自語道:『相信我…嗎…』
他閉上雙眼,試著平靜了一下後,心中忖度:(算了,晚些時候就要吃年夜飯了,別想太多,好好休息吧;接下來,如果可以的話,拜託不要再有甚麼麻煩事來煩我,任何芝麻綠豆大的事都不要有…)
辰這時已經抵達龍隼身邊,右拳覆地恭敬伏下。
龍隼睜眼看了道:『何事?』
『是…』辰的聲音有點尷尬:『小櫻在向神樹峰的來人挑戰,現在已經打起來了…。』
龍隼歎了一聲:『……領路。』
『是!』


  小櫻和美紗希疾走同時一邊繞一邊交鋒,雙方的鬥氣撞出了激烈的小型龍卷!左平次已跳下高臺持槍預備,心中盤算著對方似乎很講道理 待會只要全力制服小櫻就好。
小櫻的臉已經開始冒汗,無論是氣血容量、機動力、耐久力,還有一個小櫻自己並沒有意識到的「戰鬥經驗」,通通都不如美紗希!她搶到高處想要居高臨下憑藉攻擊力恃強凌弱,完全沒料到美紗希居然能猛到一邊爬坡一邊反過來壓制把自己往上推得節節敗退:『可惡!……』
美紗希心想:(就只有這樣?她應該只是下忍吧?…)
小櫻硬是把她架開想翻桌重來:『該死的…!…啊啊啊啊啊啊!!』在用雙刀叉字斬同時宙舞空翻跳黏到一棵樹上重整態勢,然後兩腳一蹬朝美紗希衝去出小絕技:『「連・幻朧一文字(れん・げん ろう いち もん じ)」!!』
女忍的連續暴力斬擊,理應叫任何人只得敗退,然美紗希靠著凶竜爪的強度硬擋,接著順勢使出連續瞬步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勢!小櫻和左平次都相當吃驚:她用了隼流的體術「裏風」!!
小櫻想要再追下去,卻被美紗希架擋成功後的一個朝天側蹬直擊下巴踢上去浮空,同時抓到機會集氣一段出小絕技:『「反動壓爪(レイジングブロー)」!』側身懸空往前下方連續刮刨的大爪擊直是和小櫻的兩把小太刀不停撞出火花,砸地時的最後一段氣勁強到讓小櫻腦震蕩,再加上剛才下巴受創,現在她陷入了暈眩狀態。
旁觀的左平次暗自忖度:(看來就算我下場和小櫻聯手圍攻也贏不了那名少女。雖然是小櫻不對,不過也算大開眼界,神樹峰的實力果然不容小覷,而這位星月美紗希,也真的有資格繼承邪忍王的鐵甲鉤!)他已經準備出手干涉,同時看到了美紗希一發現小櫻陷入失神就自退一大步不再追擊。
小櫻用力搖幾下頭,回神發現對方讓步,非但不感激,反而惱羞成怒:『該死的賤貨!!妳真以為妳殺得了我嗎?!』
美紗希心想:(天哪…真是好心被雷親…)
左平次勸道:『小櫻!夠了,沒有必要為了出一口氣…』
小櫻根本聽不進去,逕自站出決死架式集氣,小太刀『蝴蝶・揚羽(こ ちょう・あげ は)』閃耀天藍色的光芒!
(這種氣勢…!)美紗希幾乎是在小櫻站出四六步的瞬間就警覺,也同時站出四六步集氣準備應對!
『「隼流奧義・火曜天舞刃(はやぶさ りゅう おう ぎ・ほ たる てん ぶ じん)」!!』小櫻兩段爆氣完成後張開巨大的氣勁出亂舞絕技,像是閃耀的蝴蝶!可是美紗希也準備好了,不只硬殼凶竜爪的血紅光芒和橘紅閃電,連自己的全身也都閃耀正紅色靈,接住小櫻全段刀殺時一直散出巨大紫色火花!
就在小櫻招式都還沒有結束的時候,美紗希也硬出絕技跟她對撞:『「神聖強襲(ディバインレイド)」!!』連續五段衝刺在地上劃出了個巨大的沙漏,小櫻被全段直擊,招式強制中斷!在她噴濺鮮血的同時,美紗希起跳到空中,在左手又有正倒提著武士刀錯覺的同時,就要出最後的兩大爪絕殺!!
『「伊賀流槍術(い が りゅう そう じつ)」・・!!・・』左平次正要出招干涉,就發現身邊竄過一藍色光芒的殘像,然後看到龍隼一手抱小櫻護在懷中,一手打刀貼住肩頭扛住全部殺招。
美紗希落地後只是看了龍隼半秒,就知道他是誰了:『召還!硬殼凶竜爪!!』
雖然她馬上就把武器變不見,不過龍隼還是看清了那確實是過去宿敵的武器。在美紗希單膝跪地表示敬意的同時,龍隼也把龍劍納回背後,放開捧著的小櫻 讓她鴨子座坐在一邊喘息。
『神樹峰果然厲害!抱歉,是我們失禮了。』龍隼笑道,而且一開口就是先客氣恭維。
『不!我也承讓了…』美紗希不太會說場面話,再加上肯定眼前這人和殘存在凶竜爪裏意志的那獨眼忍者一樣強以後更加緊張,她從後腰取出木盒獻上:『神樹峰女子學園理事長欲將此物給您。』
『多謝,我已經收到了。』龍隼接過木盒,就在這時小櫻發出了幾聲乾咳,於是他輕摸了小櫻的頭,微笑道:『妳還不夠成熟呢。』
小櫻沒有回話,只是靜靜地閉眼開始擠出淚水,雖然不合自己個性,但基於禮數美紗希還是同時對著小櫻和龍隼說道:『真的是很抱歉,請讓我向這位女忍者賠罪吧。』
『不,』龍隼立刻否決:『我們的世界就是這樣,妳沒有必要道歉,就算她方才真死在妳的手上,我們龍之一族全都不會有怨言,也不能夠有怨言!』
『是!…』美紗希回答同時,看到了沒發出聲音在哭的小櫻更加用力咬牙切齒,心底微微一笑:(她其實跟我有點像。)
龍隼:『請問還有其他事情嗎?』
『沒有了,龍之城城主大人,我先就此告辭。』美紗希起身後對他九十度鞠躬。
『好的,後會有期,回程請小心。』龍隼笑道,越看越覺得眼前少女像是性轉換的青少年幻心。
『謝謝您。』於是美紗希掉頭跑回樹海,在左平次驚歎目送她的背影之下離去。
『辰。』龍隼在輕輕扶小櫻起來的同時對自己最器重的中忍下令。
『是!』辰一聽就明白,取出身上的靈命夏草遞給小櫻。
小櫻賭氣:『我不要吃!』
『妳把它吃掉,然後跟我回城裏準備守歲要弄的東西。』龍隼沒有講命令句型,但聲音已經透出了一點不快,讓小櫻只能乖乖聽話,接著他再對辰說道:『你和左平次一起守一下關口,等一下我會叫巳之吉再帶三個人來換班。』
辰+左平次:『「遵命」!!』

  下午五點二十六分,就在美紗希已經離開樹海、抵達市區啟動光束傳送回到文明世界時,隼之里前哨,原影一門舊址,次郎太站在秋山樹道上斜坡後一個半高的地方,抓著酒瓶要喝不喝的,胸腔內怒火亂竄,視線雖然看著秋道最前端守衛的忍者們,腦裏依然是方才職階比自己低下的辰的態度。他正想拔刀出連發居合對著山壁發洩,身後就有一位黑褐色的武士落下來,他頭頂剃髮,天靈蓋上的髮髻用髮油往回朝顏面梳得整整齊齊,像是江戶時代的大名:『假如喝酒可以鎮定你的心神 你就喝沒有關係。』
次郎太連忙鞠躬:『朝右衛門大人!』
朝右衛門面無表情,看著次郎太時一絲喜悅都沒有:『現在源次郎殿下也不在,等我跨過這條線後,前哨主屋的上忍就只剩下你一個了,如果有狀況剩下的中忍和下忍全要由你帶領。』
次郎太:『啊…是…。…』
『你真的明白我的意思嗎?』朝右衛門眼神犀利。
次郎太連忙把酒瓶往後丟,在陶壺摔碎聲響從身後傳來時再度向隼流劊子手鞠躬:『明白!在下慚愧!!』
『很好。』朝右衛門跳過段差落坑,不再理會次郎太順著下坡往前走去。
前哨先鋒由三名忍者守衛,三人一看到朝右衛門走近,便同時九十度鞠躬:『「朝右衛門大人」!!!』
兩位白衣上忍,一人名叫 山次 ( サン ジ ),右肩後與右腰皆佩刀鞘鮫皮黑裝、柄頭掛長流蘇的大太刀,沒有幪面綁著頭帶的英俊娃娃臉略顯稚嫩;另一人名叫 傳六 ( でん ろく ),不只是背上的忍者刀,後腰跟兩側腿掛配滿了無數道具還有暗器,胸腹一片形狀平整的護甲,裏面甚至還擺了兩本書。
和面對次郎太時完全不同,朝右衛門對三人露出了微笑,然後向第三人中忍問道:『怎麼不是小櫻?』
中忍:『是,小櫻說今天想要守關口,所以強迫小的跟她對調…』
朝右衛門歎了一聲:『真是沒用,她已經夠受寵,快要被寵壞了。』
『是!小的慚愧…』
傳六這時苦笑道:『其實有一半得怪龍大人…』
『傳六!不許這麼說!!』山次馬上對他怒道,神色充滿責備。
朝右衛門:『傳六並沒有說錯,若是龍大人再對小櫻嚴格一點……』

  忽然之間!秋山樹道前面的懸崖吹來了一股氣息,極端地凶險、極端地黑暗,像是全宇宙的惡意都在眼前一般!!衆忍瞬間進入備戰狀態,次郎太也從上坡衝下來到了四人身邊。可是那氣息很快便隨著微風消逝,留下輕飄的細雪和晦暗的天空,極其詭異!
次郎太:『那個方向…是地蜘蛛一族的領地!!』
中忍:『噢神哪!!剛剛那到底是…!?』
傳六:『他們要破戒在過年時刻攻過來嗎?!』
只有朝右衛門心想:(不,交手過那麼多次了,那不是地蜘蛛!而是別的東西!!)
山次擡頭挺胸,聚起上、中、下丹田所有的精氣神,像在對著空氣裏看不見的某物叫著:『不管是甚麼東西,別想小看我等隼流龍之一族!!!』語畢右手握著右腰的名刀『巖龍』村正 和傳六同時跑到懸崖邊查看,但除了小瀑布和各個粗石山景之外甚麼都沒有。
朝右衛門展開紫白色的氣,以自己為圓心,擴大到了半徑三百公尺!
次郎太:(是「圓」!!)
中忍:『好大啊!!!』
隼流劊子手五秒後就把 念 收回來:『沒有找到任何陌生人,我們沒被入侵……(轉向中忍)你!用最快的速度去報告源次郎殿下!』
『是…是!!』
『傳六和次郎太守這裏!!山次跟我去看一看!!』
『「是」!!!』答應後山次和朝右衛門一起跳出秋道下小懸崖,落入水深不及膝的小灘中往前衝刺!
山次想要搶在前面,朝右衛門卻刻意卡著擋住不讓他超前:『如果有敵襲你立刻丟下我回頭通報!』
山次:『可是!…』
『這是命令!!』
『…!…是…!!』
山次答應後兩人一起再跳下瀑布,進入地蜘蛛忍者的領地。

  隼之里村落,太陽已經下山,跨年祭典就要開始。源次郎 ( げん じ ろう ) 已經全部巡視完畢,正在吩咐各個村人還有甚麼指令要準備。這時一江戶小町現身,他(她?)名為「葦野和樹(あし の かづ き)」,上身振袖浴衣、下身極短熱褲,除此之外全身只有與服裝同色的紺紅點綴,整條美腿活跳跳的洋溢著青春活潑氣息:『啦啦~ 人家今年又要來囉 ~~ 』
源次郎立刻就舉掌把雙眼遮住,不想要看到會讓自己心神絮亂的景象:『和樹!跟你說過多少次了 要也要等祭典開始的時候再來表演⋯⋯ >////<||| 』
『有甚麼關係嘛…反正大家都看得很開心呀 ❤ 』和樹在原地又抖又跳然後開始轉圈圈,
『唉……』在源次郎開始歎息的同時,許多男仕一邊看得目不轉睛,一邊開始彎腰駝背,想要掩飾某物勃起的醜態。

魄面幫完了龍之城主廚,原本要來支援源次郎,不過全村也已經差不多準備好了,她現正與酎藏一同站在一個高處,看著鄉鎮中央的大營火木堆,等待一會之後當主前來主持時盛大點燃。忽然她伸手輕觸酎藏想牽,卻被他輕輕撇開並同時遠離半步。
『魄面大人。』酎藏只是一句,就道盡了滿滿拒絕之意。
魄面雖然看不到整個頭跟臉,可生氣的嗓音毫不保留:『別那樣叫我!叫我「御千代」!』
酎藏笑了,和平常易怒的樣子不同:『哈哈…要大家別叫妳御千代,改叫魄面的也是妳…』
『只有酎藏哥不一樣!我就是要酎藏哥像以前那樣對我!』魄面(御千代)的聲音忽然變得稚氣,像是追著人跑的鄰家小女孩。
『抱歉…我還不夠強,配不上妳…』她的鄰家大哥哥酎藏卻更加顯現職階低下的樣子,慚愧說道。
『哪有!酎藏哥明明就很強,去年那一天在大樹下你…』
『…妳已經是超忍了,而我…剛剛才升格上忍,若要和妳匹配我最少也要當上超忍…!』
『匹配…隼之里又不是過往俗世,除了隼氏族當主以外,男女之間只要彼此喜歡…』
『御千代,』酎藏打斷她,並鄭重許下承諾:『我答應妳,等我當上超忍,立刻向阿蜜大人提親,我要明媒正娶!』
魄面的聲音從生氣轉變成一種無奈:『甚麼明媒…隼之里這麼小,我活了十年還真沒聽過誰很會做媒的…』
酎藏的聲音散著一股豪氣:『我會請龍大人作我的媒人!隼一門最大最有名的媒人,除了龍之一族的當主外不會有別人!我們的婚禮,龍大人一定會在場!我要我們的祝宴,由龍之一族最強的超忍來主持!!』
魄面驚呆了,喜悅難以言表,下半身的慾望,轉變成了全心全靈的歡樂,良久,她才道:『我等你 ❤ 』
朝右衛門派來的中忍這時到了源次郎身邊,報告了後源次郎馬上帶了一隊人馬前往前哨,村中的人因為注意力通通都還在和樹身上所以沒發現,不過酎藏看到了:『好像有狀況,我跟去瞧一下,晚點見。』
魄面:『酎藏哥,要小心喔!』
『當然!』


  朝右衛門與山次一起進入了個一大片地只有旱土的庭園,前方一座大鳥居,其側粗大旗桿立了一面大纛,巨旗之上印了黑底白蜘蛛的圖樣。地蜘蛛流的聚落不同於隼流,相當地陰濕與晦暗,兩人所站的地方居然有很多塊見不着天空、雪花都沒有飄進來。這時朝右衛門越過鳥居已經看到了前方不遠處有大灘血跡,於是拔出「妖刀『幡門場』(よう とう『はた かど ば』)」,燃起紫白色妖氣烈焰,山次也拔出了『巖龍・伐虎(がん りゅう・ばっ こ)』;
這時朝右衛門道:『你留在這裏,等著接應源次郎。』
山次:『可是朝右衛門大人…!…』
『放心吧,不管是誰,那股邪氣的源頭早已不在了,而且…』朝右衛門的銅鈴大眼,雖然和著面無表情,然卻相當可怖:『比起敵人,在下更害怕不是敵人的敵人。』
朝右衛門的話語充滿禪機,一下子讓山次不知該如何回話,只見他很快就穿過鳥居,消失在山次的視線中。

不一會後,源次郎抵達,於是山次開路帶著源次郎等人進入地蜘蛛一族的聚落中心。映入他們眼簾的,竟然是………
源次郎:『這、這究竟是…!?!?!?』



  龍之城天守閣,下午五點五十五分,馬上就要開始祭典了,源次郎卻在這時倉惶闖入:『報!!!』
內裏是已作祭祀巫女裝的紅葉,小櫻則在她的背後幫她做最後的微調。
小櫻:『源次郎爺爺?』
源次郎:『紅葉!龍大人呢?』
紅葉:『是,源次郎大人,龍大人正在房裏,應該已經快出來了…』
『何事?』龍隼拉開房門走出來,已經換好了祭典服飾:下半身依然是忍者的黑色功夫褲和有鑲金邊的亮黑足甲、上半身則是全黑帶有一點金色裝飾的男用和服、左胸繡了一條金龍、護額跟肩甲跟籠手等上身護甲一律捨棄不戴,不過還是揹著龍劍。
源次郎:『龍大人!大事不好!!地蜘蛛一族滅亡了!!!』
『滅亡了?怎麼滅亡的?』
『這…在下不會說……』
龍隼聞言剎那間龍顏顯現明確的惱怒:(甚麼叫你不會說!?)不過他還是很快就把脾氣收起來:『領路吧…。』
『是…!』
小櫻跟在後頭:『我也要去!』
紅葉也道:『既然如此,我也…』
龍隼:『不,紅葉,祭典就要開始了,我拖延到還沒有關係,可龍之巫女的戌時祈福絕對不能耽誤。』
『但是!…』
龍隼微笑:『我會帶上辰,有任何狀況我會捎他回來傳話。』
『……好吧…,那丈大人…?』
『先不要跟老爹說。』龍隼留下這一句之後,簌地離開。
紅葉恭敬答道:『是,明白了。』

很快的,龍隼一行人便來到了地蜘蛛一族的領地;
衆人面前的景象,不只血腥,還莫名奇妙-------

  一個大廣場,數百名失去頭顱的地蜘蛛忍者圍成許多圈同心圓,一起雙掌闔拾跪下向中心祈拜,有些地蜘蛛被砍到剩一隻手只得用獨臂豎掌參拜,有些則是雙手都沒了,做出類似叩拜的動作跪伏在地,也有些是只剩架上半身立在地上,無頭屍們的圓心之中只是一塊空地,甚麼都沒有。
一向自視甚高的次郎太看了這幅情景,握住鞘口的左手也是不住怕得發抖,心底只耽心敵人是否還在附近。辰和龍隼一樣無言以對,不知該說甚麼才好。
山次試著保持鎮定向龍隼報告:『我們到來之時,就已經是這樣了…』
源次郎:『老朽看了之後,也是不……』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櫻原本想要轉移注意力,打開一棟屋的大門查看,沒想到更加魂飛魄散,她的驚聲尖叫一下子驚得衆忍瞬間備戰,但是順著兩扇門扉大開湧出來的小型血海嘯,讓大家看清了裏面的鬼樣子:那是地蜘蛛一族的女人和小孩,全部被斬成細碎的屍塊,在裏邊堆得如山高,因為小櫻的關係幾顆嬰兒的頭顱順著血流一同滾到了她的腳邊,她因此忍俊不住嘔吐了出來!
『小櫻!太難看了!!』因為詭異的景象讓酎藏的情緒波動也變得異常大,忍不住遷怒到小櫻身上。
小櫻搖晃走遠沒幾步就跪倒在地,像是嘔吐物嗆到鼻腔似的,她現在淚水鼻水止不住潰堤,幾乎要不能呼吸了定在地上。傳六這時護到她的身邊取出藥劑試圖幫她平復。
山次咬牙切齒:『究竟是哪路下三濫幹的…!?』
『龍大人,在下找到凶案現場了。』朝右衛門從一行人身後現身。
『領路。』龍隼不問第二句,朝右衛門也迅速的帶著一干人等跑過幾棟平房,然後到了第二片空地。
朝右衛門:『就是這兒。』和大廣場不同的是,這裏到處佈滿了鮮血和戰鬥痕跡,四處滿地斷手斷腳,顯然就是大廣場地蜘蛛忍衆的遺失物,也有幾截下半身伴著腸子攤在這。
源次郎:『唔喔喔……』
朝右衛門正要說話:『龍大人…』
『我知道,』不必解說,龍隼簡單看了一下戰場痕跡就明白:『他們的對手只有一個人!』
一個人!?!?僅僅一個人,就把讓隼流不得安寧四百六十多年的地蜘蛛一族全員屠滅!?!?!?這是甚麼樣的實力!?!?!?!?
一名下忍發抖道:『還有…那人是怎麼讓全部屍體做出這像是集體參拜的動作的呀!?』
龍隼對著朝右衛門:『還有甚麼發現?』
『有,』他答道,同時指向一株大樹:『首級也都找到了。』
全部人順著他的手指看去,才終於看清,因為光線昏暗再加上一直在探查地上的血跡所以沒有注意到:那大樹沒有任何葉片,全部的枝幹串滿了人頭!每一個人頭的眼珠都往上翻轉朝天空瞪去,像是要把滿腔的仇恨對著宇宙永無止境放射!!
山次:『王八蛋…!!……』
被朝右衛門派去通報的那名中忍已經發不出聲音了,靠著手握一串印有十字紋章的佛珠,才能稍稍安撫充滿在脊椎的恐懼,面罩下躁動不止的嘴形一直唸著:(天父、聖母、我主啊…小的祈求……)
龍隼這時下令:『山次、傳六、源次郎、朝右衛門!』
『「在」!!!!』
『你們四個回去參加祭典!』
『甚麼!?』酎藏忍不住驚駭大叫道,
不過龍隼沒理他:『辰!』
辰:『在!』
『你也一樣,同時跟紅葉稟報,把這裏的事全告訴她,看是要中斷祭典、派多少人來這邊幫忙、還是要隱瞞到明天中午祝禱參拜結束後再說,通通由她全權決定!』
『這……是!…那龍大人,您是要…?』
『我要留下來為地蜘蛛一族收屍。』
小櫻這時好不容易喘過氣來,也發聲道:『既然這樣,我也要回…』
『妳不准走!』龍隼對她怒吼,態度不再平靜溫柔:『妳的樣子太容易被看穿了!不准回去!!』櫻色忍者少女被這麼一嚇,終於憋不住 淒慘的跪癱哭了出來。
源次郎這時難看道:『龍大人,只有咱們…您卻不在,這叫咱們該如何向丈大人交代…?』
『不要緊…你們就說…地蜘蛛一族邀請我跨年比武,我勝到明天中午就會回來了。』
全部人額頭都垂下了黑線,通通心想:龍大人甚麼都好,就扯謊的功夫僅僅三流水平,這種謊話騙三歲小孩可以,拿去騙隼之里,別說前任當主,就連村中的非戰鬥人員也不會相信。
朝右衛門不想對這謊言的高明程度多做評論,實事求是道:『龍大人,我們若都走了,那您的安危…』
龍隼微笑:『沒問題,我還有酎藏跟次郎太。』
聽聞此言,酎藏頓時感到胸口充滿力量,龍隼的肯定令他滿溢難以言喻的自信;次郎太則否,受到自己當主認同,反而讓他五味雜陳。
朝右衛門:『還是太危險了龍大人,至少也留下一名超忍⋯』
龍隼:『不行,你們之中少了任何一人都會被起疑…』
??:『哎呀哎呀⋯老朽就覺得奇怪怎麼一到附近血的氣味就如此濃烈,這實在是……』
一名灰衣老者,揹著一如同棺材的行囊,斗笠和一些葫蘆掛在側邊,包著寫有「勉強」二字的頭巾,白色的眉毛濃密到幾乎遮住眼睛,持一把柄頭掛有鈴鐺的杖劍當枴杖。
龍隼看了道:『村正 ( ムラ マサ ) 。』
辰也鞠躬:『村正爺。』
村正把那「棺材」放下立於地上:『老朽話雖然只有聽一半,不過大致都懂了,源次郎、朝右衛門,你們就先回吧,老朽陪著 龍 一起為地蜘蛛一族送最後一程。』
源次郎:『這怎麼好意思……』
村正笑道:『還是說汝等嫌老朽不夠強悍?』
朝右衛門:『不,實在不好意思,那就麻煩您了。』
龍隼:『酎藏、次郎太!』
『「在」!!』
『你們兩個各帶中忍下忍兩名守衛,次郎太守地蜘蛛領地後方關口,酎藏守前方關口!』
『「遵命」!!』
『小櫻!』
『在…』小櫻勉強振作,
龍隼的聲音也在這時稍稍變回溫柔:『…妳和酎藏一起守前面。』
『是…!…』

  隼之里廣場,慶典已經準備開始,隼流前任當主 丈•隼(ジョウ・ハヤブサ)與衆元老超忍已坐上高臺等候,但龍隼遲遲未歸,也讓全村歡樂的氣氛稍稍減退,漸漸地生出疑惑。這時源次郎等人終於避過村人繞進後臺;
紅葉已盛裝紅白色龍之巫女型態,天龍薙刀橫在眼前刀架,手裏捧著神樂弓與破魔矢準備祈福儀式。辰這時探頭進去:『紅葉大人…!…請借一步說話…!!……』
『魄面,麻煩妳一下。』紅葉把弓箭交給她保管,跟著辰入後臺,魄面也偷偷把連著鏈條的苦無伸過去,像是鋼鐵製的機械蛇,透過音波偷聽,辰用最快的速度把事情講完。
紅葉冷汗直流,快要把妝弄花了:『龍大人他沒有問題吧??』
辰:『有村正爺和酎藏他們陪著,兇手也早已離去了。紅葉大人,請問該怎麼辦?』
紅葉雖然非常耽心,不過馬上發揮現任當主副手的本領,立時決定:『好…現在龍大人沒有立即的危險…戌時也快要到了,既然如此,隱瞞衆人、祭典如期舉行!辰!各處關口增派人手守衛,但追加的人數不能多到會被全部人發現異狀!』
『明白!』辰於是退出後臺。
紅葉歸位預備,魄面雖然奉還弓箭時看起來沒事,實際上袍子底下充斥著對酎藏的滿滿耽心。
源次郎則是到丈隼身邊,把龍隼交代的「謊言」重複一遍,面對丈隼犀利的眼神,源次郎不得已只得再補上一句:『是龍大人要老朽這麼說的…!』
丈隼:『龍 他沒有問題吧?』
『沒問題,有村正殿下陪著他。老朽絕無虛言…』
『………我知道了。』丈隼思考了一會後答道,起身站上龍隼的位子,在源次郎一臉疲憊地坐到杜康旁邊的同時,對著全村忍者發話:『隼之里的同胞們,晚安。』全場立刻鴉雀無聲,專注地聽前任當主發言。
『恕我僭越,今年的除夕祭典,由於當家超忍龍隼,接受地蜘蛛一族的邀請,欲與之以武會友度過守歲,故由我代為主持!』丈隼聲音宏亮,一點都不像超過耳順之年的男仕。但這段「謊言」,還是造成了好一會寂靜,就在辰懷疑沒那麼容易瞞過去的時候,
有一名村雜役搖搖晃晃站出來,顯然祭典前早已喝了不少,瘋瘋笑道:『哈哈哈!我們的龍隼大人親自上前比武!?那地蜘蛛應該通通都會變成扁蜘蛛了吧!!』
不知是因為對祭典的期待,還是因為對當主的信任,抑或是兩者皆有,全村氣氛通通轉為正面,發出哄堂大笑!
丈隼順勢再用更大的音量喊道:『點燃營火,現在我宣佈:祭典開始!有請龍之巫女為吾等隼流獻上祈福舞蹈!!』
辰 謝天謝地,在為事情順利瞞了過去之後立刻秘密集合了一批早就發覺不對勁的上忍與中忍,左平次也馬上湊過去聽,巳之吉本來要跟上,卻半途被和樹捲住手臂纏著:『巳之吉 ❤ 一起來玩 ❤❤ 』
左平次聽完辰第二度講完故事後簡直不可置信:『牠們…全都…!?…怎麼會…!!?!』
中忍自不用說,在場上忍全也都徹底信任 辰,其中一個道:『辰,那我們該怎麼做?』
辰:『就照紅葉大人吩咐的:各處關口增派人手守衛,但追加的人數不能多到會被全部人發現異狀!』
『瞭解!』
『這件事不能全部都上忍去做,有些由中忍執行,要留下超過半數上忍待在這裏參加祭典!』
一名中忍這時道:『那我帶一個下忍去北關口!』
『那我帶一個去南關口!』衆中忍開始自告奮勇響應辰的號召。
『多謝,就拜託你們了!左平次,』辰轉向面對同級生:『麻煩你想辦法炒熱祭典。』
左平次想了一下就懂這是要讓祭典更順利進行,於是道:『…交給我吧!』

  杜康看了看身邊心神不寧的源次郎,知道他有難言之隱,於是抓起酒罈轉向另一邊的朝右衛門:『朝!來吧!陪在下喝一盅!』
(唉…)朝右衛門雖然現在沒心情,不過為了祭典順利還是端起酒盤接酒:『謝杜康殿下,乾杯!』
丈隼在紅葉跳完弓舞與刀舞後,宣佈開動,全部人開始陷入酒肆魚肉之樂中,阿蜜也帶領女忍以及隼之里廚娘為超忍衆們敬酒。丈隼在這時把山次招來身邊,大臂掛上他的後頸:『源次郎和朝右衛門就算了,可是我一看到你和傳六是這副死樣子就明白事情不對。我知道是龍他要你們別說出去的,既然如此,就玩得開心一點,免得惹人起疑。來,喝!』
『是…』山次還來不及答應,就被丈隼抓著酒罈灌酒。
村雜役們表演田樂完了之後,接下來場上被左平次拖著巳之吉亂入表演相聲,全場被逗得哈哈大笑。再來就是和樹雌雄莫辨的美艷舞蹈,幾乎叫整座村的人通通發狂!隼之里的慶典在最高潮、最熱鬧的時候,中忍以上階級可以在對方同意下,隨意邀請異性至樹林「野合」,人口一直不多的隼之里,即是靠著這個方法,才能在千百年間持續不斷綿延下來。辰推託衆多女性的邀請,直是聲明今晚身體不適;和樹(讓全村男性發情的大功臣)玩得非常開心,開始湊到席間陪杜康喝酒。
午夜,紅葉在隼流紅叡寺親手執行百八敲鐘的時候,一直很勉強地維繫自己的心神。正式進入 令和二十八年 ( 2046 年 ) 後,忍衆收拾後歇息,然而知情的人儘管睡不着,卻又不能離開隼之里影響元旦的參拜,這夜對他們而言可說是相當地漫長。

  2046 年 1 月 1 日 星期一,隼之里日出後,全村的人正裝出門準備集合迎春。不同於前夜的灰暗,今日一早竟然是萬里無雲的一片青空,讓旭日如同充滿聖光的玉石,不知情的村人通通都以為是吉兆。丈隼一身白袍,已具足堅剛腿甲,揹著 名刀『伐虎』村正 ( 真打ち )。阿蜜雖然封住雙眼,用氣感知到了後還是不住覺得奇怪前任當主為何要帶著武裝。
辰時到巳時結束 ( a.m 7: ~ 11: ),全隼之里村民以及全龍之城忍衆一同賀年完了之後,午時由丈隼率領,再度前往紅叡寺進行最後的元旦參拜。神佛習合的大社中,紅葉換了另一套金色的巫女裝,與和尚和巫女們一起進行祈福大典。文靜的參拜之中,不知情的人祈求新的一年順利,知情的人則祈禱當主大人在異地不要再出甚麼意外。
參拜的最後,主持的紅葉道:『請隼流當主抽取今年的運勢籤。』於是丈隼替代站上前,捧著籤筒虔誠的搖了一陣之後抽出正中間的籤,拆解攤開來只是看了一下下就馬上摺起來收入懷中。
『哈哈哈哈哈哈……』丈隼很不自然的笑了出來,還拍了幾下杜康的背,杜康心想是抽中了上上大吉,也跟著一起笑,笑聲感染了全部人。
紅葉就在大家皆發笑之時帶領巫女們一同拍手,然後宣佈:『儀式結束。』
丈隼一聽,笑容立刻消逝,走到山次面前一把扯住他的胸襟,單手就把他整個人連著兩把大太刀給舉起來!就在杜康正上來勸阻之時,丈隼怒吼道:『可以說了吧?!到底是怎麼回事!!?!』
接著,不知情的人就在山次一五一十道出真相的時候,驚訝得嘴巴越張越大。

  地蜘蛛一族領地,丈隼帶著忍者抵達事故現場,詭異的死體全已安置到一邊,一個個找回他們的頭顱,原本「拜鬼」的那個廣場建了一座又一座墳,龍隼就在其中,滿身血污,正立好一尊無名墓碑。
原本不知情的忍者全部跪倒在地,有很多難掩悲憤之情哭了出來:前夜自己正在祭典享受取樂之時,當主居然就在此處為無數孤魂野鬼收屍!?
丈隼走上前:『龍…』
『老爹。』龍隼依然背對著他。
『會是誰幹的?』
龍隼起身回頭,一臉「我怎麼知道!?」的冰冷忿怒,不過兩秒後他就閉上雙眼,就事論事道:『我只能確定,此人實力…遠超越「邪忍王」!』
『龍,夠了…剩下交給我們吧…』
『麻煩你們了…。』龍隼答應後,丈隼便捧起一位已經縫合好的地蜘蛛忍者的屍體,辰和左平次更是早在丈隼發話前就開始幫忙,其他忍者於是馬上也加入收屍的行列。
『報!龍大人,』一名中忍領著兩名擡著擔架的下忍前來說道:『找到地蜘蛛一族頭領的屍首了!』
中忍蹲伏於地捧著一個用黑布包裹、保齡球般大的東西,忍者們把無頭屍放下。那屍體雖然全身無數刀傷和血污,不過依然看得出來和一般着茶色或黑色裝束的地蜘蛛不同:穿的是印有金色蜘蛛網紋樣的華麗紅裝束;龍隼拾起中忍手上的東西,黑布掀開一看是一白髮壯年男子的首級,和身體一樣滿臉刀傷、雙眼大瞪、嘴巴微張似乎死前正在講著甚麼。
源次郎:『這位是…?』
丈隼:『地蜘蛛流忍領・誅心 ( ちゅう しん )。』
龍隼伸掌,輕輕蓋上他的眼瞼滑下,沒想到誅心的眼睛又立刻張了開來,在場除了龍隼與丈隼外全員都被嚇得震動!
『不肯瞑目嗎…』龍隼說著,緩緩將首級放在他屍首的胸口,跪坐在地、雙掌闔拾,為他三唱三拜原文的往生咒。。


廻向完了,誅心的眼皮慢慢閉上,同時紅葉看到了,他的雙眼在完全闔上之前微微的泛出淚光。
龍隼下令:『傳六!』
傳六:『在!』
『你的手最巧,麻煩你把他的頭首好好縫合;身上的刀傷可以不用縫。』
『是!!』
龍隼起身,找了個半高的石頭坐上去:『紅葉。』
紅葉:『在!』
『酎藏和次郎太分別在地蜘蛛的領地兩邊守衛,妳找人跟他們換班,讓他們先回城裏休息。』
『是!』

  過了一會,傳六完成使命,龍隼過來拾起遺體,全部忍者連忙湊過來要求把事情交給自己做,龍隼只是笑笑搖頭,抱著誅心走向最前排最中間的墓穴,好好將他安置在內。
『安息吧…』龍隼發出幾乎細不可聞的嗓音道,然後轉身離開,山次和辰於是為誅心覆土,傳六也用最快的速度依龍隼指示在墓碑刻好工整又帶有豪邁之氣的行書為他立上-------
「地蜘蛛超忍誅心之墓」。
然後龍隼再度下令:『源次郎、辰!』
『「在」!!』
『你們領一隊人馬,將地蜘蛛一族的財寶和武器分成兩份,一半我們帶走、一半留給他們當作陪葬;不管是甚麼都好好留在他們屋子裏,如果他們的木櫃和傢俱有毀損的,就從隼流換、或就地製作新的給它;每一間房子至少要留下一個藥品,通通都安置好後,就把門封上 沒事不要打擾祂們。』
『「是」!!』
龍隼:『阿蜜。』
阿蜜:『在!』
『妳帶一隊女忍,回收地蜘蛛一族的糧草酒肉,留下待會要祭奠的份就好,其他全部帶回去。』
『遵命!』
龍隼走向原本堆滿地蜘蛛一族女人與小孩屍首的大宅,村正和朝右衛門正在拼湊她們的屍塊,已經快要完成了。
龍隼:『朝右衛門。』
朝右衛門:『在。』
『晚點回城裏後記得提醒我:現在地蜘蛛一族的領地是我們的了,得選出一個人鎮守這裏。』
『承知。』

事情一直忙到太陽下山。地蜘蛛一族終於全部入土,祭奠用的大桌也擺滿供品,焚香盛酒。開始拜祭前,龍隼派傳六領一隊人再去凶案現場,仔細紀錄全部細節。
祭拜時,龍隼闔掌靜了好一陣子,才對旁側道:『紅葉,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些甚麼…麻煩妳……』
『是,龍大人。』紅葉上前,跪坐在地,施大禮後闔掌道:『龍之巫女紅葉,為祈求地蜘蛛一門極樂往生,在此特以祭文一篇相送……』
紅葉誦念的祭文,長達整整七分鐘,聲調平緩、語韻平靜,所有人皆闔掌閉眼,虔誠為地蜘蛛忍者們送行。
紅葉誦念完畢後,龍隼道:『謝謝妳。』
紅葉回道:『不會,願他們成佛,不再受嗔毒污染…』
杜康這時站上前:『龍大人,請讓在下也…』
龍隼點頭,杜康於是撐著左腳義肢再拐一步靠近供桌,右手拇指彈開盛滿的酒壺,喝了一口後,乘著酒興頌道:
『吾等隼一門(はやぶさに),
 史上最強之宿敵(さいけうがてき),
 唯地蜘蛛也(じぐものみ)!』
獻上告別的詩句,杜康將酒往上拋,拔出左臂義手的「彗星」村正,出居合斬成兩半,接住對剖的陶壺後,酒水在空中凝聚成球,然後散去,化為天降甘霖灑落在各個墓碑上,於此同時全部的香都起火燃燒,在化為灰燼的同時蠟燭也跟著熄滅,地蜘蛛領地廣場一下子變得相當黑暗。
『結束,回去吧;祭品就放在這裏留給天地。左平次,去跟在後端守衛的人說可以回城了。』『是!』
龍隼率衆人歸去。大年初一的晚上,整個隼之里和整座龍之城都跟前夜不同,籠罩著負面的氣氛。

  2046 年 1 月 2 日 星期二 早上 早餐後,丈隼走到隼之里修羅杵廣場,立於一株只剩枯枝的櫻花樹下,取出前日中午抽到的籤,籤上是很該死的四個大字----
[ 下下大凶 ]
『唉….』丈隼實在很想用炎術直接把它燒掉,歎了一聲後,還是將之捲起綁在櫻花樹上:『期望真能…遠離災厄….』

龍之城大殿,除了中忍 辰 例外外,上忍以上階級全部集合,開會討論。
龍隼盤坐在當主之位,將一大疊資料放下:『現場遺跡傳六已經全部詳細記下了,我相信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那一個敵人所用的武術。』
朝右衛門接話道:『就是我們龍之一族和地蜘蛛一族,千年來同源的…隼流武術!』
次郎太問道:『這…除了我們之外就沒人會了吧?』
『不,』丈隼答道:『神風一族曾經和地蜘蛛一族結盟過,他們也會地蜘蛛流和隼流武術。』
源次郎驚道:『所以說兇手是神風流的人嗎?!』
龍隼喃喃道:『這就得問「他」了……』
阿蜜這時問道:『有沒有可能是地蜘蛛自相殘殺造成的?』
魄面答道:『也是有可能,只是從歷史上來看,再加上他們永遠誓與龍之一族為敵的使命,可能性很低,因為再怎麼樣,也不該自害到只剩一個人。』
酎藏:『龍大人,我記得還有一方勢力也會這門功夫?』
『對,沒錯,』龍隼:『影刃流的人也會。』
紅葉倒抽了一口氣,杜康跟著驚道:『就是在臺灣的那個…!…』
龍隼這時對著辰發問:『辰,村正還在嗎?』
『是,村正爺還在,正於村中檢測昨天帶回來的武具。』
『這事我不想直接問影刃流,麻煩他從旁敲測,看是要問神木,還是要問老忍…。』
『明白,我這就去傳話!』
『龍大人?』紅葉這時問道。
龍隼:『嗯?』
『這事要不要知會霧幻天神流?』
『疾風那邊我會親自去說。』
『那…神樹峰的人呢?』
『不,』龍隼馬上答:『她們是外面的人,我暫時還不想把她們牽扯進來…。這樣吧,如果下次朧小姐來,這事可以跟她說,至於她要不要回稟神樹峰則由她決定。』
『是。』
丈隼這時發話:『不想牽扯「外面的人」,龍哪…你覺得有可能是 忍機關 的人做的嗎?』
原本面色凝重的龍隼,聽得父親這麼說,嘴角上揚短暫愉快起來:『我覺得不可能 =_= 』
次郎太:『但若是政府的垃圾又………』
『總而言之!、』龍隼這時離座站起,全部忍衆立刻跟著離座聽他背對著大殿道:『現在有不知名的敵人,不知為了甚麼目的消滅掉地蜘蛛一族,因此如今我們隼之里有相當大的隱憂;我決定:加強封鎖!!除了神樹峰、霧幻、影刃等以外,有任何尚未確定的人接近都要加強戒備!!以後各個關口一定要有一名上忍守著!!』
丈隼自言道:『確實是該如此……』
『把外地的人通通叫回來!至少在這一季,我們都要守在隼之里預防萬一!!』
辰這時問道:『包括深月大人嗎?』
龍隼馬上答:『深月不用理她;織田、森、滝川她們人呢?』
紅葉答道:『全都正在外頭出任務。』
龍隼回頭睥睨,比起猛龍,更似凶龍:『全部召回!』
『「是」!!』


* * * * * fin * * * * *


片尾曲:


原作:戰鬥女子學園
   Shinobi ( PS2 )
   忍者外傳

二創:瞇眼喵太郎


主演(出場順)。。

    龍.隼 : 堀 秀行 { from 忍者外傳 }

     秀真 : 岸尾大輔 { from Shinobi ( PS2 ) }

     紅葉 : 皆口裕子 { from 忍者外傳DS }

 星月 美紗希 : 高橋李依 { from戰鬥女子學園 }

  神峰 雛菊 : 小澤亞李 { from 戰鬥女子學園 }

   OO老師 : 就是讀者您

    左平次 : 三ツ木 清隆

    巳之吉 : 浅沼晋太郎

      辰 : 五代高之

     酎藏 : 大森貴人

    次郎太 : 神谷 明

      櫻 : なかせひな { from 忍者外傳DS }

     吳葉 : 鹿野 潤 { from 忍者外傳 }

     阿蜜 : 臺 奈津樹 { from 忍者外傳DS }

魄面(御千代) : 林原めぐみ

山田 朝右衛門 : 栗塚 旭

     山次 : 花江夏樹 { from 忍者外傳DS }

     傳六 : コング桑田 { from 忍者外傳DS }

    源次郎 : 鈴木 賢 { from 忍者外傳DS }

  葦野 和樹 : 大久保 瑠美

     村正 : 青野 武 ( 歿 ) { from 忍者外傳 }

    丈.隼 : 若本規夫 { from 忍者外傳 II }

    村雜役 : 冨樫義博

     杜康 : 金尾哲夫




後記。。
  戰鬥女子學園,這部 2015 年上架的手機遊戲本喵於 2017 年暑假開始遊玩,直到 2019 年暑假結束營運為止;仔細想想,我幾乎整個 2018 年都在神樹峰女子學園裏面渡過。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款手遊,同時也是最後一款,過去我從來沒有玩過 online game,對於一個 TV game 玩家而言,當一個遊戲結束營運我就永遠玩不到了這真的是一件非常難以接受的事情(尤其當你又非常喜歡這款遊戲)。2018 年萬聖節活動篇章《凶星事件》,色慾篇的內容描寫了女主角和平行世界與自己同齡的妹妹 { 其實還大了快半歲 } 差一點就要上床的內容時,真的把我閃得不要不要的,我捧著手機倒在地上抽搐的同時還不停發出豪鬼被瞬獄殺的呻吟聲,接著,這對 CP 灌給我的糖份促成了我寫成人生中的第一部小說《色慾凶星之後》,身為洛克人迷跟忍者外傳迷,那兩部作的小說我連一個字都還沒提筆過,戰女的單篇卻在不到一個禮拜內就完成了。2019 年初,凶星篇章的內容實在讓我映象深刻,然後在當年本作的第二張 { 同時也是最後一張 } 神之卡 ’19 生日日向抽到手以後,卡片裏的劇情又讓我跟凶星事件的關聯角色作連結,再度成書一個單篇《不要讓俺嫉妬喔》,基於前一篇是寫喜劇結局,這一篇我嘗試了悲劇結局。
  接下來,為了好玩我起草了人生中第一部長篇《名偵探明日葉》的第一話,原本是隨便寫寫 { 這點從書名便可以看得出來 },試想在十話左右結束,甚至還考慮過明日葉不會變回原樣永遠維持在蘿莉葉長相的搞笑結局,沒想到我對戰女的愛第二話寫到一半就暴走了:原本預訂會漂亮救回大家的百合變成了身受重傷慘勝的情節,那時就已經猜想到作品會超過二十話了;再加上戰女那時每況愈下的營運狀況,沒多久又宣佈暑假過後要收攤,我一聽到消息就下定決心要把這部作品寫到完!過去看洛克板的小說許多人會做把板友寫進去這回事,超過第十話時,在下預想把大師兄 蘿蔔 寫進去:因為我姦殺了他的女兒,他在追殺我的過程中與戰女的角色們見面。想想他是因為我而進去,我人卻沒有登場好像怪怪的,所以作者本人我.非善非惡的怪咖 瞇眼喵太郎 搶先在第十二話結尾現身,當第十三話發上去了後,喵就想「乾脆全部人都上了吧!」,漸漸便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了。本作的戰鬥橋段我其實一直都當成忍外在寫,第二十三話我們師兄弟的師父 { 在現實世界和小說裏面都是 } 安德魯 正式登場後,我就萌生了讓忍外世界觀進來的想法。
  現在在打這文的時候,《名偵探明日葉》已經全五十話完結;我數了一下,發現它的字數內容竟然和哈利波特第四集一樣多!有的時候,我會發現其實並不是我在寫小說,而是小說裏的世界正透過我的筆在演給我看、演給大家看 { 尤其是 我又抱著「建構我的死後世界」的想法在寫 },那個裏面的世界,是不同於現實世界的,不過同時又是真實的。2019 年暑假,我開始一份一直在做假帳卻自以為在推動未來的鳥工作,小說也隨之中斷;話雖如此,工作的時候我的頭腦,甚至於靈魂,還是活在這個世界裏面,那個次元一點一滴地建構變得越來越大。過了一年,擺脫那個公家機關之後,養好身子,原以為本作似乎要像洛克板的那堆斷頭小說一樣跟著斷頭,沒想到重新提筆後馬上又是文思泉湧繼續打下去,直到現在正式連到忍者外傳的這個第三篇。
  我以前一直在笑尾田榮一郎、三浦建太郎、冨樫義博以及五星物語的作者:世界觀建太大,大到自己收不起來。現在換我自己面臨這種笑話了。
下一部作品故事的結構非常大,那一個 2046 年的世界,老實說大到我的頭腦幾乎無法整合,目前得先停在這個段落了,因為 2045 年跟《名偵探明日葉》同步的一個故事、2038 年神木當主角在南臺灣行動的一個短篇、2035 年教練當主角舞臺在中國大陸的一個長篇,我都必須交代完 故事才能再進行下去。這不知要多久,運氣差的話 可能超過十年都還沒鋪路完 現實世界的時空就追到那兒了。
  我就試試看吧,希望最後真的能完整呈現給各位讀者看。

謝謝大家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