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5
GP 3k

RE:【同人】神木腦中的NG4劇本 - 第一章(見4樓)

樓主 瞇眼喵太郎 l08poundho
神木大
錯字已經幫妮睪丸了
只要全篇複製貼上即可 { 請注意不含每一篇的後記 }


 
序章

-天正九年 伊賀-

第三次伊賀之亂臨末,百地丹波以僅存戰力誓死抵抗織田軍侵攻.
連同百地丹波在內,餘下數十人集於主屋敷.
一名忍者於暗門內竄出,向百地丹波上報...

忍者A:"百地大人,一命尚存的老小都被護送出里外了"

百地丹波:"嗯~如此一來,老夫已了無牽掛,汝等速速以密道徹退求生,切莫在此斷送前程."

聽到此等命令,眾人嘩然.

下忍A:"百地大人,我等一家妻小都已經在三途川等著,茍且偷生對我等而言已是無義之舉"

下忍B:"此言甚是,叛主而逃乃逃忍也,仍是死罪,與其身懷遺憾而死,不如拉著信長那廝一起下地獄"

看著部眾的眼框中各個透露出為復仇視死如歸的眼神,百地丹波不再爭執.

百地丹波:"諸君,眼下數十人對數萬織田軍,有利於躲藏的地形也被破壞殆盡,
今回一戰,必無生機,若已有赴死覺悟,就隨我向外衝吧!!"

屋外,數千名織田軍將主屋敷團團包圍,
見伊賀忍眾破門而出,主將一聲下令,數百長矛兵向前突刺.....

=======================================

鏡頭一轉,織田軍本陣主營...

幾名足輕擡著一名瀕死者,由一名士兵領隊帶到位於主營的眾將官面前,
足輕將瀕死者放下,士兵跪坐在地...

士兵:"大人,我等於東面樹林發現一名忍者,並在他身上搜出這個"
士兵從腰間拿出一紙書信,侍衛接過書信轉交給信長,
信長攤開書信,讀起內文...

=========================================================================

予龍之城主

吾乃伊賀三家之一的百地丹波,
雖素昧平生,但有一事相求.
汝見此信之時,吾恐已在九泉之下,
倘若尚在人世,想必也已被織田軍捕獲.
派送此信者乃我伊賀殘黨的探路人,
此人會將我伊賀尚存的老弱婦孺引領至龍之谷聚落,
我等無以為報,但望城主大量接納這些無辜之人.

伊賀代表 百地三太夫  啓

=========================================================================

信長看完書信,冷冷的說道:"不愧為忍者一族,如同耗子一般怎麼殺也殺不盡"

說完便拿了一把引線頗長的火繩銃,指著地上瀕死者的額頭.

信長:"若說出龍之城在哪,便饒你不死."

瀕死者不發一語,讓人不知是無所畏懼還是無力開口,
最後引信燃盡,彈丸貫穿其頭部...

信長對眾人說道:"查方圓五十里內是否有老弱婦孺群體行動,
倘若查獲,先不殺之,派人跟蹤,看看他們欲往何處."

眾人:"是!!"

此時又一名士兵入營.

士兵B:"稟報!百地三太夫與其同黨已完全被鎮壓,就地正法."
信長:"嗯~事已既成,無須再留,凱旋!"

===========================================

-數日後 尾張-

織田家正殿...

"稟報!!木下藤吉郎求見"

信長:"何事稟報?"

藤吉郎:"日前追蹤伊賀殘黨,探子回報,昨日追於富士山六合目失去目標的蹤跡"

信長低頭沉思了一下,轉頭問明智光秀:"你怎麼看?"

光秀:"...屬下推斷那些人勢必於富士山落腳"

信長:"也可能是迂迴繞道以掩人耳目?"

光秀:"六合目以上空氣稀薄,路不成路,崎嶇難行,方向也不易辨識,
以老弱婦孺的行動力,若無人相助必定無法再前進,
就算已發現我等追兵行蹤,也絕計不會涉此險路進行迂迴,
故臣推斷,書信所說的龍之城必定立於富士山麓."

信長點了點頭,向藤吉郎說道:"傳令下去,即刻派一千人喬裝成平民前去富士山,

配合追兵進行搜山,若有任何消息務必盡速回報"

藤吉郎:"是!!"

===================================

兩日後 織田家正殿

藤吉郎一身蓬頭垢面,一臉惶恐衝到正殿,不顧正在議論其他事務的家臣,向信長稟報...

藤吉郎:"大人,事態嚴重!!"

信長:"情況如何?"

藤吉郎:"昨日屬下隨一千人到富士山腳,延路遍見疑似伊賀殘黨者的屍體散怖,
我軍追兵則下落不明..."

信長聞訊色變,臉色鐵青.

信長:"繼續說下去."

鏡頭淡出轉到富士山,配上藤吉郎旁白:

"我等尋著散佈的屍體延路找去,約到三合目,看見大霧芒芒,
又隱約看見大量黑影晃動,我等弟兄接二連三遭到暗算,
前進到四合目,聽聞遠方有人大喊'前方乃人外之居所,執意上前者必遭誅伐',
我等受此驚嚇,轉身拔腿就跑,此時霧氣也同時散去,就這樣逃回來了."

鏡頭淡出回到正殿...

信長聽完此話,臉色由鐵青轉為憤怒,雙手顫抖.

信長:"豈有此理...劫我獵物,擄我兵馬,區區地痞也敢行此等霸道,若不除之,我等威信何存!?"

信長起身說道:"眾將聽令,立刻召集所有兵馬,明日揮軍進攻龍之城!!"

伴隨對白回音,鏡頭拉高轉往富士山,再下拉到龍之城下的聚落...

==================================================

大白天,幾名婦人正在餵食家畜'劈柴'編織,或有老少跪坐唸經默哀,

此時一名身長七尺半的男人走了過來,

此人黑布蒙面,身著破袖黑服,護額下可見一頭白髮,手臂上滿滿的舊傷或崩帶,
背上背著一把刀身不太平整,看似南蠻工藝製成的的大劍.

眾人看見此人,立刻放下手邊的工作,原地起身行禮.

眾人:"城主大人好!!"

黑衣男面無表情的說道:"這半個月住下來可還適應?"

一名老人感激回道:"承蒙城主大人庇蔭,我等別無奢求,只要有個安身之所便足矣,
但龍之城遠離外界爭端近百年,只求別被我等牽連才好."

城主:"我已派人將追兵屍體喬裝成爾等,可以暫時掩人耳目,但..."

此時一名下忍出現在城主背後:"城主大人,外圍出現大量兵馬."

城主:"觀其動向,切勿讓他們破壞後山結界"

下忍:"是"

鏡頭切換到聚落外的樹林,進入操作畫面...
城主帶領數十明忍者,縱橫於樹林間觀察織田大軍動向.

==================================================

城主一行人集中到一個區域...

下忍:"行軍步調極快,看來目的明確"

城主:"降霧."

下忍:"是"

幾名下忍背對背繞成一圈盤坐在地,口中唸唸有詞,
頓時間天降大霧,籠罩範圍達方圓十里外.

鏡頭轉至織田軍...
藤吉郎:"大人,就是這霧."

信長臉色一沉:"哼!是忍法嗎?"

此時遠處傳來宏亮的說話聲.

"前方乃人外之居所,執意上前者必遭誅伐"

信長大喝:"裝神弄鬼的螻蟻之輩!!此話嚇唬庸俗之輩尚可,但對吾織田上總介信長不過是兒戲!!!"

鏡頭轉回龍之城忍眾...

下忍A:"此人霸氣十足,且不信邪,不好應付"
下忍B:"城主大人..."

城主:"本想不動殺戒平和解決,看來事與願違,我試著說服他,你們回去多叫一些人守住後山."

眾下忍:"是!!"

應完話便瞬移消失.

半刻後,濃霧散去,
城主移動至織田軍陣內,閃過所有攻勢,躍至信長馬前曲膝半跪...

信長:"不愧為忍者,果然是讓人頭疼的存在..."

城主:"在下並無戲言,閣下若執意揮軍上前,眼前將至之景象乃非人之爭."

信長:"方才傳音之人便是汝?"

城主:"正是."

城主:"閣下欲尋之人,想必是山角下的屍首..."

信長:"汝身手不凡,但扯謊的能力不過是三流水平,

織田軍士兵的臉孔再怎麼多,吾好歹也能記得部份,憑屍體故佈疑陣對吾乃多此一舉."

城主:"...當真連老小都不放過?"

信長:"成就霸道者不拘小節,欲除後患必除根,若汝欲阻我去路,同樣殺無赦."

信長高舉軍配.

信長:"來人!!將此人就地正法!!"

言畢,數十名足輕手執長槍或太刀衝向城主.

城主長嘆一口氣,進入操作畫面...

=============================================

約殺完50人後...

"好身手."

一名忍者出現在城主背後,一邊鼓掌一邊說道.
此人看來老邁,但不失豪氣.

老忍者:"閣下之武藝,似人而非人,似忍而非忍,敢問尊姓大名?出自何門何派?"

城主回過頭,用眼角望向那名忍者說道:"吾名電,武技為家傳,無門無派."

老忍者客氣的說道:"那兵器看似大而遲鈍,恐怕是南蠻貨吧?

電:"此乃上古之物,本用於斬魔而非斬人."

老忍者:"斬魔?呵呵,世上若真有魔,我倒想見識見識."

言畢,老忍者從腰間抽出鎖鐮,左手握緊鐮刀,右手快速轉動秤錘.

老忍者:"敝人滝川一益,在此討教"

進入操作畫面...

=============================================

戰後,滝川一益額頭冒汗,略為氣喘.

滝川:"閣下果真非人哉,哪怕老夫少壯之時都比不上啊..."

電收起大劍,不發一語.

滝川走至信長馬前半跪說道:"此人之力可比我軍三百精銳,若為我軍所用,定能如虎添翼."

信長聽聞後仰天大笑,說道:"滝川兄此言甚是,我織田軍用人向來重才不重勢,
此人確實乃可用之才,但伊賀殘黨之事不得草草了之."

電:"天下之爭非我職責,龍之城並非為凡事俗務而存在,若龍之城失守,人間將永無寧日."

信長:"汝口口聲聲提及非人之物,究竟所謂何來?"

電:"閣下可曾聽過百鬼夜行?"

信長不恥的說道:"拜讀過,不過是旁門左道,妖言惑眾之物."

電:"非也,我等職責便是鎮守諸邪."

電:"至於伊賀遺族之事,我等絕不退讓."

信長:"好大的口氣!!"

信長欲再次對城主發動攻勢,滝川和秀吉連忙阻止信長.

滝川:"大人,為一人耗千百兵馬,萬萬不值."

秀吉:"請聽小人一言,今天先忍一時之屈,方能成就他日大業."

信長沉思片刻,耐住性子.

信長:"龍之城的匪類,今日放汝一馬,但若一日不交出伊賀殘黨,汝等將永無寧日."

信長回頭對眾人大喊:"收兵!!"

不久後,兵馬踏伐的滿天塵土散去,只有電一人留在原地.
良久,電若有所思的轉身離去,畫面淡出黑底.

==============================

序章clear,進入存檔畫面.



第一章

=第一章 亂世之人=


-龍之城聚落-

高空俯照...
烈日下,眾人各自進行著日常作務,
唯有一處屋簷下傳來鐵塊敲敲打打的聲音.

鏡頭轉至屋簷下...

一群人圍在一張桌椅旁,椅子上的老人左手拿著一把鋤頭,右手用鐵鎚敲打著...

老人:"喔~小子修補技術還不賴嘛,瞧這傢伙還固定得挺扎實的"

一旁鋤頭的主人笑著示意了一下,
老人看著鋤頭接,著說下去.

老人:"不過結構再怎麼牢固,這鐵也是會累的,待老朽幫這小子推拿一番..."

之後的一刻鐘,老人都專心的打著鐵.

這名老人看來蓬頭垢面,渾身衣衫破爛,滿滿五顏六色的補丁,
一頭亂髮及胸而不打理,頭上還有幾隻蒼蠅盤旋,
唯獨行囊上頭一枚印有"村正"字樣的徽章亮白如新,
若是陌生人看見,必將之視為瘋巔之人而退避三舍.
但在龍之城下的眾人,除了小孩以及最近進駐的伊賀遺族之外,無不待之如親如故.

老人幫所有需要修復鐵器的人逐一服務,許久之後,人潮逐漸離去.

電:"村正爺."

電對著老人叫道.

村正:"呦~少年家,今天的活也幹完了,要陪老朽喝一杯嗎?"

電雖已有三十來歲,但在這叫村正的老人面前也被看做小孩.

電:"在下心領了,忍者不留體味,此乃鐵律"

村正略帶牢騷的說道:"哼!就因為這樣,你們這些披黑衣的竹竿子各個無聊透頂."

村正拿起煙管,很享受的吸了一口,再長吐出來.

村正:"要你開葷是不可能啦,陪我這老骨頭話個家常總沒問題吧?"

鏡頭淡出,轉至聚落邊角的一處山丘.
電和村正二人坐在山丘上望向聚落.

電:"這樣好嗎?"

村正:"?"

村正別了一眼望向電,嗯了一聲表示疑問.

電:"老爺子到此也有數回,履幫村民修補器具,卻從不收錢..."

村正:"那你們龍之城近百年老為了山頂那個洞口瞎忙,無名無利耗去一生,這樣好嗎?
你那些出走城外闖蕩的伙伴們在外頭可都大有成就呦."

電:"地獄口若被衝破,名利也不過是無用之物."

村正:"是吧?入境且隨俗,
你們都視名利為無物,老朽若再向你們索利,那未免太不識相了."

村正拍了拍電的肩膀.

村正:"甭擔心,老朽四處行腳幫人打鐵,多的是惡人能讓老朽賺黑心錢,
龍之城的活也就這麼點,就算收錢也不夠老朽塞牙縫."

說著村正又抽一口煙.

村正:"不過真要說來,老朽最有興趣的還是你背後那把怪模怪樣的玩意."

電:"龍劍...嗎?"

村正:"不錯,不論這似劍非劍的東西是否真是龍牙削成的,但那確實不屬天下任何一種鐵."

接著村正面露生意人的笑容說道:"少年家,雖然這問題老朽也問過不止一次了,
有沒有打算把這玩意改造得更順手呢?"

電:"暫無打算."

村正:"姆~"

聽到電斬釘截鐵的回絕,村正瞬間露出一副娃兒沒分到糖吃的表情,片刻間又回復正常.

村正:"嘛~你遲早會改變主義的,照老朽看來,這玩意兒的年紀恐怕大我十倍不止,
再怎麼上好的材料恐怕也已撐到極限了,要是改變主意,記得隨時告訴老朽."

言畢,村正起身向前,突然想起些什麼而停下腳步,回頭對電繼續說道...

村正:"對了,前些日子你好像得罪了一個姓織田的人嘛?"

電:"確有此事."

村正:"小心點,如今在外面的勢力中,那傢伙算是數一數二的,
雖然不知道你小子是怎麼冒犯上他的,但他已經將龍之城看作敵對勢力了,
伊賀近萬餘眾也是因為這樣被肅清的,我看龍之城上上下下不過才百餘人,
這事老朽榜不上什麼忙,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村正口中哼著歌繼續往遠方走去.

另一側,一名女忍者出現在電的背後.

此人身穿全套黑色忍者裝束,長髮及腰綁著低馬尾,臉覆般若面,
右眼已損於刀傷,僅存的左眼神中毫無情感,如同剃刀一般.

電:"葵,有事嗎?"

葵:"後山第六關口東面發現可疑的人影,正往地獄口接近."

電:"領路."

葵:"是."

鏡頭淡出到黑色,loading...


-第六關口 東面-

電與葵及數名下忍集合於一處空地,

看見遠處一群人鬼鬼祟祟的準備翻過地六關口的高牆.

下忍A:"觀其動作,必是忍者無疑,但仍不知派別."

下忍B:"似宵小般鬼鬼祟祟,動機必不單純."

電:"先試圖嚇阻."

葵聽聞命令,從背後取箭頭形狀怪異的鏑矢,搭弓指向天邊,

頓時間聽到如鬼魅哀嚎般的淒厲怪音迴盪.

但遠處的宵小之輩聽聞此聲非但未被恫嚇,反而是加快行進的步調,

電等人見狀立刻向前衝去.

進入操作畫面...


=====================================================

電:"可疑之人,殺無赦."

眾下忍:"是!!"

玩家角色電可以使用風驅/風路/首切投,技表按法和大刀荼毘羅比呂類似,
主要是以旋轉身體造成的高速砍劈為主;出招空隙大,不易回防,
空蟬斬可在風路踏頭後施展(->+Y是飛燕,Y是空蟬),但是還無法使用飛燕/飯綱落/防返.

投飛道具有苦無和手裡劍兩種,
苦無殺傷力較大,但有30發的數量限制,會在殺死敵人後隨機自動取得.

約30分鐘長的關卡,屬空曠原野地型,
敵人只有黑衣忍者一種,出現都是從空中落下,
同時最大出現數量約15人,AI大約是NGB中忍等級.

最後在終點發生殲滅戰將十餘名敵忍殺光之後,進入過場...
=====================================================


入侵者悉數成為地上的碎屍,只剩一人杵立於前方背對眾人.

"喔呀喔呀,果然是龍之城的忍者,單論白刃戰,無人能出其右啊"

言畢,這名看似帶頭之人轉過身來面對眾人,
此人身型矮小駝背,看似六十來歲,身無兵器,拄著原木拐仗,服裝黑紫相間,
披頭散髮,留著長長的八字鬍,雙目凸出,瞳孔方向不一,十足邪魔歪道之形.

此人看著電,說道"瞧這位旦那,身形粗俗但不失英氣,想必就是城主大人吧?"

電:"織田軍?"

帶頭者:"將在下看成那等凡俗之人,在下可是會很困擾啊."

帶頭者跪下接著說道:"敝人果心久仰大名,特來拜見."

電:"為何汝行事躲躲藏藏?"

果心站起身來,笑著說道:"請在下我無禮,我等素昧平生,今日特來打聲招呼."

電:"有何目的?"

鏡頭淡出到黑底,再淡入圖片記載,隨對白切換...

果心:"在下不才,於外經古書的記載中發現,
龍之一族在大和開國之前就在這履行代代相傳的任務,
而鎮守之物極可能是我外道教信奉之神靈,
當今天下腐敗,世風日下,上有各大名為權力塗炭生靈,下有百姓茍且偷生如螻蟻,
與外經記載末世之說的景象極為接近,
外經亦有記載,當世道過於醜陋之時,神靈必將行天道進行肅清,
此乃週而復始之常理."

鏡頭淡出到黑底,再淡入回到過場...

果心笑著說道:"龍之一族代代守護此地至今,意義重大,
如今世間混亂不堪,正是恭請神靈肅清天地之時,
城主大人勞苦至今,可說功德圓滿,接下來就交給我果心吧."

言畢,要轉身離去,電快速貼近果心身後,用苦無抵著果心的頸部.

電:"外經之說與在下無關,我等僅繼續奉行先祖之道."

果心:"莫非城主大人認為,祖訓比起救世更為重要?"

電:"救世定義因人而異,你我觀念毫無交集."

果心:"城主大人還真是死腦筋哪~

果心突然霧化消失,又現身在電的面前.

果心:"若城主大人仍執意阻撓我等救世之道,莫怪在下略施重手"

言畢,方才被殺的忍者的屍塊又再度拼湊起來,
並以迅速卻怪異的動作逼近電一行人.

進入操作畫面...
=====================================================

屍塊被殺死又會再度拼湊起身,彷彿無止盡的反覆.

電:"是果心在操控,葵,交給你了."

葵:"是"

NPC葵去攻擊果心,但是果心一直瞬移.

電:"我來幫忙."

電用風路踩頭跨過屍塊人的包圍網接近葵和果心的戰圈,
接著用UT擊中果心.

戰鬥結束,進入過場...
=====================================================

電砍中的只是一個幻化成人型的紙人,
所有屍塊也幻化成碎紙片.

果心早已不見蹤影,只聽到果心的聲音自遠處傳來.

"汝等實力已在吾掌控之中,下回再訪之時,神靈必將降世~"

鏡頭從空中俯瞰,慢慢拉遠,淡出到黑色.

=====================================================

-尾張 信長臥房-

天色已晚,信長身著睡衣坐於床舖,
突然聽見某物敲擊天花板的聲音.

信長:"是滝川嗎?"

滝川一益從天花板翻身落地,半跪於信長面前.

滝川:"稟大人,前幾日屬下派人用風箏自遠處端詳龍之城地形,現已有所展穫."

滝川從懷裡拿出一卷軸交予信長,信長攤開一看,乃是龍之城的地理方位草圖.

信長看了看,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信長:"嗯?龍之城本身幾近毫無戒備,但卻築起六道防衛網圍繞富士山頂?"

滝川:"蹊蹺之處還不止於此,依探子回報所示,六道防衛網乃反向設置."

信長:"就是說龍之城眾深怕有人自富士山頂往下發動攻勢..."

信長閉上雙目沉思,想起電所說:"閣下可曾聽過百鬼夜行?我等職責便是鎮守諸邪."
想到此,信長張開雙目,冷笑了兩聲.

信長:"鬼神之物雖不可信,但這廝非但深信鬼神之說,還如此戒備,倒讓吾頗為好奇."

信長起身對滝川說道:"傳我號令,兩日後集三萬兵力以潛行之姿對龍之城發動奇襲."

滝川:"是."

信長心想:"待吾將龍之城拿下,再仔細看看天底下是否真有神魔."

鏡頭拉高至夜空,淡出到黑色...

==============================
第一章結束,進入存檔畫面.



※ 引述《dimonkey (破裂的面具)》之銘言
> X吸魂,可以讓刀子上附著著"氣"
嗯嗯嗯
這樣會延生出一個問題:按住 X 吸魂後 下來的動作是
 擊出普攻、擊出新種絕技,還是沒有任何攻擊動作?
基於按住按鈕放開後卻不是絕技這種找屎派的令人反感鳥設定
 喵想 X 吸魂要不要改成綠魂做殺陣倍率系統 ??

> 本來是還有想到,可以把甩血的動作加入招示中,變成把血甩向敵人的眼睛
> 讓敵人因為眼睛沾血而暫時出現破綻,主角可以直接過去把敵人立地OT掉
這倒是真的很創新又符合忍者特性 ^^b









板務人員:

2801 筆精華,06/0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