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4
GP 1k

RE:【短文】紅葉斷章

樓主 碎裂的面具 dimonkey

五之章
 
飛躍的麗,女孩的身影
 
急緊的心,強提著步拔
 
隼之里
 
這段回鄉之路,無限的惆悵不安
 
 
 
紅葉在枝頭上止步了
大口大口的喘息
汗水流入眼睛的酸刺感
乾污的血漬,心力交瘁的疲倦感
讓紅葉感到腳步異常的沉重
 
連夜奔跑回村莊的勞累與突襲的激鬥
一點一點的侵蝕著紅葉的身體
 
 
正當紅葉將微微閉眼暫歇時
 
一陣三連音,突兀的撞擊聲撼動大地
受到驚嚇而張大眼睛的紅葉四處探望
又是一陣三連音
 
 
紅葉又往前方的樹跳躍過去
 
聲音更加明顯
撞擊聲,三連音
 
紅葉只好繼續往前探尋
 
 
衝撞音,三連音
串插著馬蹄步行的聲音
 
 
巨大的撞擊聲,越來越明顯
 
如絕望的戰鼓,一陣音一絕震
撞擊的震波牽動著紅葉的心律索亂
 
 
 
 

正大門
 
 
騎兵武者列隊,三騎三騎向前衝刺
 
在門前急停,拉回馬頭
 
隨即180度轉身的馬身維持著高速奔跑的慣性力
前腳當支點,提起後腳猛力踢擊正大門
 

一隊,三連音
 
三名騎兵驅馬步下短程的石階梯回到木板橋上
另三名騎兵與之交叉衝刺而過
再急停,三連音的撞擊聲響起
 

木板橋上有著已經戰死的忍者同胞的遺體
在馬匹來回衝刺的踩踏下已經破碎如爛肉髒骨
但無情的武者們繼續機械式的衝撞著隼之里的正大門
 
憤怒與壓力湧上心頭,紅葉的理智線已經無法克制這份衝動
就在紅葉要跳下樹頭時,天上一陣暗沉
降下著一片黑雨
尖銳的聲音劃破天際
 
紅葉因此先止步
 
 
 
忍法弓陣,黑冥雨
 
 
鋪天蓋地的大量弓箭以著高空拋物線的軌跡飛行著
落點在木板橋後段與土地上,騎馬武者們列隊的位置
在隊後指揮騎兵隊的紅武者以躍馬術跳進林間
讓出道路使部隊後退
 
部隊一時急退,但還留在橋上來不及退後的馬匹與武者們
直接被刺成詭異的仙人掌,倒在橋上
 
 

門後
阿蜜率領著二十名持弓忍者,各名皆一手抓領著三支箭直接上弓膛
或蹲或站的朝天空射箭,其隊伍後方
三名咬著忍法捲軸的青服術忍,結起手印施引著殘像幻術
飛射出去的箭量瞬間爆增
 
攻擊結束後留在橋上的弓箭有一半以上化成煙塵憑空消失
這是實體箭搭配幻術箭鋪設出來的迷幻箭陣
主要是以驚嚇敵方,使其陣型散潰
其中再以神箭手射擊實體箭攻擊錯亂中的敵人
 
感受到軍隊退後的阿蜜馬上領著另外三名弓忍跳上正大門的屋頂
 
巨大的弓,粗長的箭,阿蜜熟練的平舉著
瞬間瞄準,拉弦後直接射出,神之境界的心眼箭
 
貫穿了撤退中的騎馬武者的腹部後持續穿刺著馬匹的臀部
傷痛感讓馬匹發狂亂串,撞擊著旁邊的武者
阿蜜身旁的三名弓忍手持普通的弓箭,連續的快速射擊著騎兵部隊
軍陣已經混亂,後退的平地無法停靠這麼多馬匹
撤退不及的騎兵只能被弓箭射殺
 

紅武者向前
揮動十字槍,直接將那匹亂串的傷馬的頭砍下
殘存的騎兵操控著馬匹跳回剛剛行軍過來的路段
在樹林狹道中躲避著
 
部隊在林木之間,靈巧著移動後退著
這些騎兵精湛的馬術令人難以置信
在這繁雜歧嶇的樹叢山道中還能列隊行軍著
不然,在這山中應該是不會有騎兵之類的軍隊出現才是
 
但就算再精良的馬術也躲不過錯亂迷蹤的弓箭陣的奇襲

其中有三匹騎兵退到了紅葉眼前的那株大樹下方停滯著
這是個偷襲的好機會,伸手握著凰薙
 
 
就在此時紅武者高舉十字槍衝刺向橋
弓忍們與阿蜜同時瞄準著紅武者,分時交錯的連續射出弓箭
 
計算好紅武者的移動路徑後阿蜜直接射出巨箭
 
 
就在巨箭飛至的瞬間,揮振十字槍,恐怖的怪力與速度
直接在空中將巨箭打斷,其它細箭直接刺進紅武者的鎧甲

為了專注擊落這支巨箭,紅武者硬是吃下了其他箭的攻擊
不過紅武者的身體並沒有流出血,也感受不到疼痛
弓忍們繼續射擊
 
而紅武者面不改色的高速揮轉時字槍
仰起的風壓減弱了射過來的弓箭威力也偏移了軌道
 
 
 
阿蜜的巨箭只背了三支上屋頂而已,所以在等待更好的出手時機
只剩下一支巨箭要警慎使用

"射擊他的馬匹"~阿水下令
 
就在弓忍們轉移目標的這短短的瞬間
四把長槍投射到屋頂
 
 
緊急之下阿蜜平舉著粗木箭,精準的用箭枝幹接下投射過來的長槍
槍頭刺進箭身,但沒有刺穿
不過這衝擊力之大,讓阿蜜摔下了屋頂
隨後三名被長槍串刺的弓忍也拖著血痕跌下了屋頂
 
就在剛剛大家專注射擊紅武者時
沒人注意到後方四名騎馬武者循勢快速衝出
對著屋頂投射長槍
 

摔下屋頂的阿蜜左肩直擊地面,劇烈的痛楚差點讓阿蜜暈過去
 
 
左手脫臼了,壓護著左手,在同伴的攙扶下勉強站起來
如此精良的馬騎部隊,神準的擲槍術竟能媲美阿蜜的心眼箭軌
他們為何會進攻隼之里

而且剛剛派出傳令忍者至龍神殿稟報求援竟然還沒收到回應
阿蜜一邊後退一邊指揮著地面的弓陣繼續高空射擊落箭
 
但幻術箭陣畢竟已經被敵人識破,紅武者輕鬆的揮擊迎來的弓箭
不管虛箭或實箭,在紅武者揮槍的風壓下,偏移的軌道甚至連馬都沒有受傷
其餘的騎兵拔起地上死去的同伴的長槍後繼續後退躲避弓箭
 
 
門外軍隊已經不在亂秩,部隊已經安陣下來了
感覺到這弓陣已經無法再對敵人造成威脅了,阿蜜另行決策
 

"全隊停攻,保留弓箭數量,其他方位可能也有敵人"~阿蜜
 
剛剛西邊傳出的巨大聲響,有如建築物倒塌的聲音
村子應該被不明的敵人夾擊了,阿蜜在同伴的幫忙下先側躺著
另一名忍者抓著阿蜜的左手,確認好肩胛位置後用力一推
 
強烈的疼痛感讓阿蜜微叫喊了一聲,餘淚從眼角流出
暫時接回了脫臼的左手,但依然無法再持弓射擊
 
"目前先待命等傳令回報龍神殿方面的消息"
"現在所有人儘可能的搬動大型重物或石頭檔在正大門後"~阿蜜下令著
 
 
就在阿蜜剛說完
一個巨大的紅色身影,強勢的落下
紅武者與一匹巨馬落在眼前
踩死了在阿蜜前方的四名弓忍
 
 
 

在剛剛箭雨停攻短短的時間內
紅武者以長槍刺入橋上的馬屍,直接將整匹馬體舉起丟出
堆集在正大門前的石階梯上
恐怖的怪力,拋擲馬體如丟擲沙袋一樣容易
八匹馬屍在門前疊起半扇門的高度
六名武者們上前圍住屍堆,以長槍深深刺進屍山串插著馬屍
讓馬屍堆疊穩固不會滑動
 
紅武者驅馬衝刺,跳躍
旁邊的武者們緊靠更加穩固屍堆的高度
踏上屍堆,紅武者借力再次跳躍

直接躍過正大門
 
 
 

朱紅色的死神站在阿蜜面前
 
 
絕望感
 
 
 
 
紅武者的長槍落下
 
一名忍者護衛著阿蜜,長槍刺過這名忍者的背後
 
脊椎直接穿斷,槍頭穿出胸膛,繼續往阿蜜迎刺而來
 
 
但穿過一個人的肉體後,槍速稍有變慢
 
這短暫的緩和,阿蜜扯下頭巾,快速的在刺向自己的槍頭處繞纏一圈
 
藉由拉扯巾布改變長槍刺擊的軌道
 
 
偏離的槍頭刺中了阿蜜的肩膀
 
周圍的忍者圍攻上來,紅武者轉動馬身,控制馬體踹開靠近的忍者
 
長槍串著一具忍者屍體
 
槍頭刺阿蜜的身體拖在地上繞場,周圍的忍者皆無法靠近
 
拖行中,阿蜜背部的弓袋掉落與衣服磨破了,脊椎骨撞擊地面的痛楚
 
讓阿蜜鬆手放開手中的頭巾
 
 
看到奄奄一息的阿蜜,紅武者舉起長槍,阿蜜的身體也被高舉著
 
在空中轉了一圈後,直接將阿蜜跟那名忍者的屍體一同甩出去
 
 
飛空中,阿蜜還心繫著山次這孩子,還有誠人,懊悔與悲嘆
 
緊接著飛撞擊到門旁的地藏像,中間的地藏頭也被撞斷了
 
阿蜜就這樣閉上眼睛失去意識了
 
 
-------------------------------------------------------------------------
 
 
 
紅葉在樹上看到這一切
再也按耐不住,直接跳下樹頂
 
龍靈之力已經勢微,守護雙手的白光已經漸漸黯淡
連握持著凰薙都開始感到沉重
下降

即使葬送在這裡,也要盡全力抵擋敵人
只要能多爭取到龍隼大人回村的時間
直直往下刺,重力加速度,紅葉與將整把凰薙直直刺入騎馬武者的肩膀
穿透肉體與盔甲,薙刀刃再刺進馬匹的背部
 
 
躁動的馬匹跳動著,引起了騎兵部隊的注意
紅葉緊緊抓握著凰薙,在被甩下馬的同時也將凰薙拔出馬背
但凰薙目前串著一個武士的屍體,沉重的質量讓紅葉不堪負荷
就在紅葉勉強站起來要將武者屍體抽拔出來時
 
 
在林中
四名騎馬武者已經來到紅葉眼前
無視錯雜的林木排列,靈巧驅馬前進,恐怖的騎兵隊
在人的視點上,騎兵的高度有著絕望的威壓感
 
 
 
凰薙上串著的武者屍體來不及脫拔出來
龍靈布巾的護光已經不再亮白
 
結束了
 
姐姐
 
對不起.............................................................

---------------------------------------------------------------------------------------------
 
信介出陣
 
 

不要問我怎麼做到的,我就是做到了
就好像沒有人認為我能擔任第三護衛隊的隊長一樣

我就是做到了
 
這是大家的疑問
當一台1300CC等級的重型機車飛起來後
一定都會有這樣的疑問
 
怎麼做到的??
 

空氣中
吵雜的引擎聲浪吸引大家的關注
如這台工業結晶的頂級重車的名字一樣
Hayabusa GSX-1300R 隼
他高高的飛躍起來
 
在馬匹上兇怒瞪視的武者們看著他

紅葉也看著他
 

這簡直奇蹟的一刻
剛剛即將面臨死亡的危機場面
被這突如其來的特技表演扭轉了
 
佛鈞力.萬斤頂

信介任其坐騎的重車在空中橫擺
後輪撞壓著樹幹,並藉由後搖臂式避震器的回彈力
一口氣再讓車體彈射

目標
 
手持凰薙的~"漂亮女孩!!!!"~的前面那位舉著長槍的武者
 

沉重的車身,暴力的撞擊馬背上的武士
被壓落的武者成了信介著地的軟墊
在地上被拖行了三公尺後,信介再強拉起前輪
以後輪為立軸讓車身轉向,以高舉的前輪衝撞眼前的大樹
讓車子停了下來,整台車以45度角的傾斜方式停靠在樹下

地上的武者胸膛被壓凹穿過去,重車的後輪整個陷入武者的體內
 
隨即兩把長槍向信介投射了過來
 
 
 
反手,理所當然的接下
 
 
後空翻跳開坐騎,信介兩手各拿著一把七呎長槍
抓著長槍的尾部,讓槍的範圍距離達到最長

隨即衝向自己的騎馬武者,充滿壓迫感的高度
信介以右手甩槍,抽打著馬頸
趁馬頭歪斜時以左手長槍刺向武士的右肩腋下
運力,將整個武士拉起,並順勢將他投向另一個衝過來的武者
 
撞擊下,馬匹驚嚇的失衡跌倒,背上的武者左腳被馬體壓斷
 
"抱歉啦,超渡經文我還沒記熟,沒辦法幫你們送程了"
信介很誠懇的說著
 
雙手各反握長槍,即肩舉起,投出
槍頭刺進兩位還受傷落馬的武者的左眼窩
精準的拋物線軌道與落點
留下右眼,讓他們在黃泉路上得以尋路過橋
 
 
剛剛在登山入口看到的那些忍犬跟武士的屍骸
信介自然難以壓抑心中的憤怒
但身為佛門教徒,還是會以緬憫心情對待亡者
畢竟不論善惡,往生後的歸靈都是平等的
 
但身為武僧,必須化為誅煞明王尊
惡即斬
在這點上,絕不遲疑
 
 

信介簡單的雙手合十拜敬亡者後
立即走向紅葉的身邊

驚嚇,恐慌,疲倦後又轉為劫後餘生
對紅葉來說,信介的出現是一種上天寬恕的救贖
眼淚潰堤後一發不止
 

"嗯~~啊~~~喔......小姐~妳別一直哭啊,這樣我要怎麼罵妳嘛~"
信介慌張的說著

紅葉還是一直哭著,這讓信介整個慌了
本來想好要好好的說教的劇本已經全部忘光了
摸遍全身上下找不到一塊乾淨的布可以給眼前的女孩
只能脫下護袈裟先披在紅葉身上
這反而變成信介自己對紅葉感到很抱歉
 

白色的忍服如今被染紅了大半
頻頻拭淚的雙手不住的懺抖著
倒在一旁的凰薙上串著一具武者的屍體
從右肩一路刺入再從左下骨盆刺出,整個屍體完完全全被包穿著凰薙
這位年輕的女孩竟也是在這恐佈的煉獄中全心的想救助自己的族人

信介憐概的望著女孩,但現在並不是可以放鬆的時候
發現後方的躁動而圍上來的騎馬武者們仰起兇惡的殺氣
 

信介抓起凰薙的杖尾
 
"終於,久違的凰"~信介
 
空氣間的氣氛瀰漫著一種壓力
武者們都靜靜的看著眼前這位武僧的背影
 

"還站的起來嗎?"~信介望向紅葉
紅葉點點頭,但無法開口回答
 
 
一把長槍飛射過來,打破了這僵局
信介轉身,單手平舉著卡著屍體的凰薙,以薙刃的刃尖頂下長槍的尖頭
毫無誤差的精準防禦

錯愕感全寫在武者臉上
 
信介衝出
左手抓著凰薙的護手刀顎,抽出
凰薙微發靈光,刃處與刀杖分離
信介將刀杖上的武者屍體甩投向,旁邊其中一位武士,干擾他的前進
 
左手反手握著如太刀型態的凰薙刃柄
右手正手握著凰薙下截刀杖

轉與擊,流體般的行進
杖擊馬身讓馬歪斜,再反以薙刃劃砍馬背上的武者
如御運的乾坤,接連突破包圍網一角的四名武者
 
大僧正直屬第三護衛僧兵隊武尊師傅
信介的實力
與凰薙相呼應
 
再次將凰薙裝起為薙刀
信介以杖突槍術刺下一名武者
立即奪下一匹馬
 
信介騎著馬來到紅葉身邊

"快跳上來,直衝隼之里"~信介
"是"~紅葉
 

---------------------------------------------------------------------
 
轉與擊,流體般的行進
杖擊馬身讓馬歪斜,再反以薙刃劃砍馬背上的武者
如御運的乾坤,接連突破包圍網一角的四名武者

大僧正直屬第三護衛僧兵隊武尊師傅
信介的實力
與凰薙相呼應

再次將凰薙裝起為薙刀
信介以杖突槍術刺下一名武者
立即奪下一匹馬

信介騎著馬來到紅葉身邊
"快跳上來,直衝隼之里"~信介
"是"~紅葉

----------------------------------------------
躍出樹林的馬匹
桀傲的奔馳
背上的武僧與倩影的女孩
族人的厄運在前
巨大的黑暗壟罩於心
 
為了載乘紅葉入村中,信介特地搶了這匹馬
但是騎在馬背上,加上背後的紅葉緊抱著自己
單手揮舞著凰薙還是受到很大的限制
衝出林間後,三名騎馬武者隨即圍上前
 
右方跟上的武者刺槍如疾,信介大開大收的播開長槍
以著凰薙刀刃處較長的優勢,直接砍斷武者的槍身
但另一名武者從左側準備刺擊馬的腿部
後方緊跟著武者平槍突刺,打算一口氣串刺紅葉跟信介兩人

信介左手壓下馬首,讓馬匹失衡跌倒,他趁機輕跳起,在空中扭轉身體
以凰薙刺入左邊的武者的脖子,左手抱起驚嚇中的紅葉

"紅葉小姐,接著凰薙!!"~~信介說著

隨即放開薙杖,以右手護腕頂開後方武者突刺過來的長槍槍尖後
直接轉手抓接住槍身後,左手舉放起紅葉
紅葉踏著信介的肩膀躍起,抽出剛剛刺殺左邊武者的凰薙
信介落地,在地上後滾翻後直接站起,大開雙手抱住衝撞過來的馬匹
十足的運力,信介硬生抓停住奔跑中的馬匹,後腳跟在地上壓延出一兩處凹痕

紅葉在空中手持凰薙,落下時順勢將馬背上的武者的頭部砍落
 
這一切的發生都讓紅葉感到驚訝
剛剛信介將自己丟上天時,有扭轉手勁,順著這轉動的力躍起
紅葉旋轉著身體從抽刀到落下時出刀都是靠著轉力動作
並沒有多花太多臂力,這種流暢感讓紅葉體會到武學的另一境界

不過最讓紅葉驚訝的還是信介的怪力
信介深深的吐出一口氣調整呼吸,用力過度而滿臉脹紅著
能在短時間內運出硬氣功頂下一匹700公斤重的馬匹確實不簡單
 

不過現在也不是佩服的時候
眼前,正門前的橋面上有十幾名騎馬武者向著這邊衝過來
他們應該是要等著紅武者從內開啟正大門後,在一起殺入村內的
但後方卻先殺出信介跟紅葉來干擾他們
 
這批騎兵隊的軍氣凜人,十幾騎的單位
就有如一整軍團的威嚇感,疾馳而來的身影成一體
像是一座黑色的恐山崩襲而來
要正面迎戰這樣的軍隊並非明志之舉
 
此時,橋後方的正大門被紅武者從內踹開
 
看見大門開啟,騎兵團後半部先掉頭直接衝入村中
跟隨著紅武者進入隼之里

剩下前半段的武者上前迎擊信介跟紅葉
 

遠處紅葉看到紅武者的長槍前端穿勾著一塊染血的布

"那是阿蜜小姐的頭巾!!"~~紅葉憤慨著
 

看著準備失控衝上前的紅葉
信介先一步搶下凰薙,緊力握著
馬步微蹲,蓄力

信介周圍漲出藍色氣波,深厚的內力
氣功的波紋在信介體週繞成一圈
清晰到用肉眼都看的見的程度

"紅葉小姐,武鬥的戰場,並不是靠意氣用事就能生存的
真武的領域下,屏除善惡情感的牽鎖,只有空之境界才是絕對的強"

信介張大雙眼,周圍氣波轉為濃艷的橘紅色
 
究極.霸天凰翔
 
信介將凰薙投射出去
整把刀燃起光黃色的火焰,像是一尊飛行的鳳凰
 

"跟上來!!!"~信介號令著紅葉
 
凰薙連續刺穿了兩名武者的身體
飛碎在空中的肉塊與飛散開的鎧甲破片皆著燃著火
武者坐騎的馬,頸部也跟著被削斷

誤殺的牲靈,信介強忍著心中的罪惡感
感化自己為盛惡的修羅,這是在戰場上,稍有寬心便是死亡

凰薙刺中第三名武者後火焰炸開散去
爆炸的衝擊力讓周圍的武者陣勢崩開
凰薙隨著震波彈飛上天,杖身與刀身分離
 
信介與紅葉闖入軍隊中央,信介接住刀柄,紅葉抓住杖身
兩人落地後一路往橋底跑,快到底部後,信介轉身
"紅葉小姐,請以刀杖持平,當作刀鞘"~信介說著
 
紅葉平舉刀杖於腰部,鞘口向前
信介退一步後反手抓柄,納刀入鞘
"抓緊刀鞘!!!"~信介
 
紅葉點頭,眼神堅定
 

橋面上再次站穩的騎馬武者們掉頭衝刺過來
信介雙手抓握刀柄,拔刀!!!
 
刀鋒向下,一刃平甩砍向橋面
燃著火焰的真空刀氣劃出,橋面炸開著
整座橋就這樣崩斷了,騎馬武者們皆摔下河中
 
隨即,信介轉身,接過紅葉手上已經轉為有曲度的弧形刀杖
再次將杖身拉直,杖底接上薙刃柄尾
凰薙恢復為薙刀狀

"走吧~村中的戰鬥還正危急著"~~信介

兩人一起跑入大門進入村中
 
--------------------------------------------------------------------------------
 
這邊我有橋斷重寫了一便,順便還原了遊戲一代中的場景
 
門旁地藏王的頭斷掉的原因跟門前大橋斷掉的原因
 
本來不想全部跟隨遊戲安排,因為遊戲中隼之里的場景真的好小.......
 
不過後來考慮後還是跟吧,為了劇情契合度...........Orz
 
文章還沒排版好~明天在校稿了~~肝臟爆裂中...........=口=
板務人員:

2802 筆精華,10/0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