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182

《忍者外傳》第一章 (下)

樓主 LEONLUI luistory
作者希洛加的廢話︰
終於一口氣把第一章的最後部份寫完了﹐這裡將游戲的第一和第二關寫進小說的同一章裡面﹐因為游戲裡的這兩關實在是太短了。(汗)另外還有個難以啟齒的話想跟大家坦白的講...其實...小弟我是出名的"棄稿大王" ^^||| 之前寫了一些其他的游戲改編小說﹐但都寫到一半腰斬了 XD﹐所以如果看到小弟突然消失﹐故事也沒延續的話...請大家原諒 >_<" 或是傳訊來催稿也可以 -_-" 現在請大家慢慢欣賞第一章的完結﹐順便幫忙挑錯字和校稿 XD



III

隨風傳來的燒焦味讓年輕的忍者感到些微的厭惡。隼之里在黃昏的暮色下不停的燃燒著。
「Ryu, 你最好趕快回去看看。如果只是火災的話是不可能延燒到全村的﹐隼之里一定是遭到了攻擊。」
Murai對著窗前的Ryu道。不難察覺他語氣中帶著一絲複雜的味道。如果說連位置隱秘的隼之里都遭到攻擊﹐那和它相鄰的這座「影忍城」難保不會一併被攻擊。
「我馬上回去!」
Ryu的聲音已經失去了原有的沉著。
隨著Ryu的離去﹐Murai也快速地採取應變對策。
「Ayane﹐妳帶10名下忍守護影忍城週邊區域。如果遇到敵襲馬上施放訊號彈。」
「知道!」
看著紫髮的女徒弟離開﹐Murai走向窗邊自言自語起來。
「久違的混亂時代又要來臨了嗎…?哼…」

Ryu在狹谷間疾速奔馳﹐腦袋不斷閃過各種想法。隼之里到底被誰攻擊?會是為了搶奪黑龍刀嗎?她…有沒有逃到安全的地方?這一切的胡思亂想因為前方突然出現的阻礙而中斷。3名身穿棕黑色鎧甲的武士正擺開架勢﹐攔在狹谷小道間。
「你們是什麼人?」
Ryu拔出背後的龍劍﹐惡狠狠的詢問著。
但是Ryu的詢問只換來對方利刃的招呼﹐3把武士刀同時朝Ryu砍下。忍者輕便的裝束讓Ryu及時避過攻擊﹐同時也讓他有優於武士的機動性。龍劍在逐漸黯淡的暮色下快速地閃著銀光﹐這幾道銀光劃過武士們的咽喉﹐將戴著厚重盔甲的頭顱扯著血痕飛向半空。被砍斷頭顱的軀體則噴著血霧﹐在一陣抽慉中倒地。
空揮了一下龍劍﹐刃面的血在地面灑出一條直線。Ryu快速地檢查了3名武士的屍體﹐但是完全沒有發現任何能證明他們身份的物品。
到底是哪裡來的敵人?Ryu才剛開始思考﹐一股寒意陡然襲上背脊。
Ryu不假思索地快速向旁翻滾。而原本站立的地面突然爆裂開來﹐揚起一陣土塵。
「嘿嘿嘿嘿~」
令人聞之生厭的尖銳笑聲在耳邊響起﹐Ryu連忙轉身向後跳開。狹谷小道的暗處突然在他眼前扭曲起來﹐然後逐漸化為一個人的形狀。
「咒術使!」
Ryu微微一驚。
穿著黑白相間的術士外袍﹐一名光頭的男人微屈著雙腳浮游在空中。
「隼之里已經被我們燒光了~你現在趕去也沒有用了~嘿嘿嘿嘿。」
「住口!你這個骯髒的邪魔外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將死之人沒有必要知道~嘿嘿嘿嘿~」
光頭男人隨著難聽的笑聲再度隱沒於黑暗之中。
Ryu橫劍於胸前﹐不停的環視四週。但是完全無法找到對方的蹤跡。
陡然間﹐兩把長匕首突刺Ryu的背部。Ryu在千鈞一髮之際向前翻滾避過﹐但還是讓匕首在他背上劃出了兩條血痕。
「混帳!」
Ryu忍不住破口大罵。才出現在他背後一下子的咒術師馬上又隱匿於黑暗中。
可惡!這樣下去沒完沒了!Ryu心想。
咒術師再次出現在Ryu的背後﹐這次他的匕首確實的刺中了對方的左臂。Ryu因為火燒般劇烈的痛楚而大叫﹐額頭不斷冒出冷汗。
「嘿嘿嘿嘿~你放心﹐我不會那麼快讓你死的﹐我要慢慢折磨你!」
「哼!是嗎?」
Ryu冷笑一聲﹐陡然伸手抓住對方握著匕首的右臂﹐並用盡全身的力量朝對方的腹部踢了一腳。咒術師慘叫一聲向後倒﹐兩把匕首同時脫手。
Ryu強忍著痛楚將插入他左臂的匕首拔出來丟在地上﹐準備追上去給對方致命的一擊。但是咒術師比他還要快一步隱匿起來。龍劍只砍中了空氣。
「你這個混蛋!我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斷才能消我心頭之恨啊!」
尖銳的咒罵聲在四週的黑暗中響起來。
Ryu緊握著龍劍嚴陣以待。突然間﹐咒術師出現在跟他有一段距離的前方﹐並快速地雙手結印。
咒術?糟糕!才剛想到﹐對方的雙手立即出現了一個光球﹐快速地朝Ryu襲來。
Ryu向旁躍開﹐並著地翻滾。光球打在地面上﹐炸裂了土和石塊。待Ryu站穩的時候﹐咒術師已經結好了第二個印。
「想都別想!」
Ryu大喊一聲﹐手中的手裏劍激射而出。咒術師來不及躲開﹐分別被手裏劍刺中了腹部、右手和右眼。
「嗚啊啊啊!」
咒術師慘叫著跪倒在地上﹐黑紅色的血不斷從掩住臉部的左手縫中流出。3枚手裏劍已經剝奪了他大半的戰力。
Ryu慢慢走到咒術師面前﹐用龍劍抵住對方的脖子。
「說!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攻擊隼之里?」
「哼…嘿…嘿嘿~你們這些蟻螻不應該藏著黑龍劍的﹐黑龍劍只能被擁有強大力量的人擁有…現在你大概是隼之一族唯一剩下的蟻螻了…嘿嘿黑…」
聽完咒術師的嘲弄﹐Ryu怒火中燒。龍劍連續閃了3次﹐將咒術師的光頭切成了三塊﹐大量的血從切口噴出﹐沾滿了Ryu的衣服。

IV

夜幕完全地降臨在地上﹐然而火焰依然不斷地吞噬著隼之里﹐木頭燃燒的臭氣混合著濃厚的血腥味飄散在整座村子。
Ryu走進村口的大門﹐只見滿地的屍體。全部都是忍者﹐全部都是他的族人。有的身首異處﹐也有的全身被插滿了箭。年輕的隼之忍者強忍住悲傷﹐繼續四處搜索。他現在只想確認一個人的安全。一個青梅竹馬的好朋友。
進到鐵匠松五郎的屋子﹐四週的牆壁都有刀劍的痕跡。而松五郎的屍體就在屋子的正中間。Ryu從武器架上拿起了一把弓﹐那是他慣用的武器之一。如果敵人太多的話﹐遠遠的擊斃敵人也不失一個好方法。同時他也多抓了一些手裏劍揣在懷裡。
突然間﹐Ryu留意到屋內一角的一座小石像﹐一座老人的石像。那是在他去影忍城修行之前還沒有的東西﹐也許是松五郎帶回來的。Ryu留意到上面刻著一行字﹐說明那是世界聞名的鐵匠Muramasa的石像﹐同時下面還刻了一行比較小的字。
「Vigoor帝國製造?」
Ryu立即聯想到一種可能性。
「難道是松五郎去Vigoor回來的時候被人跟蹤?」
這時﹐屋子的後門傳來一陣馬嘶聲。Ryu立即拔出龍劍﹐並緩緩地開門。
門外除了其他村人的屍體之外﹐就沒有其他的東西。Ryu拐了一個彎﹐來到了練武場。圓形的練武場上也沒有任何人﹐但是氣氛卻異常凝重。
Ryu謹慎地走到場中央﹐陡然間﹐兩匹馬從練武場的另一個出口衝進來。馬匹上各騎著一名武士﹐分別持著長矛和弓。兩人二話不說便策馬朝Ryu衝過去。
Ryu執出數枚手裏劍之後﹐立即跳到一旁建築物的屋頂。手裏劍盡數打在武士的鎧甲上﹐並彈跳開來。
弓箭武士連珠發射數箭﹐但都僅僅擦過屋頂上的Ryu。
就在兩名武士再度策馬回身的時候﹐Ryu拉滿了手上的弓﹐細長的箭隨著破空的呼嘯疾射而出。猶如一道流星的箭準確地射中弓箭武士的臉﹐武士在哀嚎聲中後仰落馬﹐當場死亡。
長矛武士趁Ryu還沒做出第二次攻擊的時候﹐將手上的武器投擲出去。沉重的長矛擊毀了Ryu立足的屋頂﹐讓他再度跳回練武場。此時那名武士已經抽出腰間的長刃﹐向著黑衣忍者殺伐而來。
Ryu略微矮一矮身形﹐避過了敵人的長刀﹐並大力砍斷對方坐騎的腳。馬匹一聲嘶吼向前扑倒﹐將武士也向前摔了出去。Ryu見機不可失﹐掄起龍劍衝前踩住倒地的武士。鎧甲的重量和Ryu的體重令武士動彈不得﹐只能臉貼著地面喘著粗重的氣息。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殺害隼之里的人?」
「殺了我吧!我不會告訴你任何事情的。」
武士一副貫徹信念的表情。
Ryu知道這種人無論如何逼迫也不會再說半個字﹐何況他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拷問這個人﹐當下將龍劍對准武士的背部﹐猛力貫穿鎧甲而入。武士大叫一聲﹐吐血而亡。
抽回龍劍後﹐Ryu繼續朝隼之里的深處前進。
在經過外村和統治階級住的裏村隔之間著一條河流﹐一座堅實的木橋座落其間﹐連接著隼之里的兩個部份。Ryu正到橋中心的時候﹐裏村的大門忽然打開。一名身穿血紅色鎧甲的武士﹐騎著全身也覆蓋著血紅色盔甲的巨大馬匹緩緩走向Ryu。紅武士的臉部帶著一張猙獰的面具﹐而巨馬的臉部也是一般的猙獰恐怖﹐但那不是因為它也戴著面具﹐而是在下顎長著兩條彎曲的長角。
Ryu無遐細想為什麼馬的下顎會長角﹐因為敵人已經向它衝了過來。
紅武士手中的長矛被舞得虎虎生風。長矛在主人的驅使之下朝Ryu重重的砍下去﹐速度之快連身為忍者的Ryu也為止咋舌。Ryu舉起龍劍硬擋﹐但是敵人的臂力卻大的驚人﹐龍劍在”鏘” 的一聲撞擊之後﹐險些脫離主人之手飛出去。
長矛再度襲向Ryu﹐但是他的雙手因為之前的格擋而出現些微痲痺。年輕的忍者一個翻滾﹐欲要脫離敵人的長矛範圍﹐但是紅武士依然緊追不捨﹐連人帶馬轉身突刺。
Ryu一邊射出手裏劍﹐一邊貼著橋緣跑動。但是手裏劍對全副武裝的紅武士完全起不了作用。紅色巨馬陡然疾步衝前﹐將Ryu撞飛到半空。紅武士則高舉長矛﹐準備在Ryu落下的時候將他刺穿。
眼看著長矛就要接觸到Ryu的時候﹐一枚苦無疾射而來﹐刺中了紅武士的手腕。長矛應聲跌落地上﹐Ryu也重重地摔到地上。
紅武士拔出插入手腕的苦無﹐憤怒地四處張望﹐但是並沒有看到任何人影。他再低頭查看那枚苦無時﹐發現握柄的部份繫著一朵桃紫色的花。
馬匹的嘶鳴聲喚起了主人的注意﹐紅武士才一抬頭﹐就看見跳起的Ryu和他手中的龍劍猛烈地一閃。紅武士的頭顱帶著一條血液畫出來的線跌落地面﹐而身軀也隨後跌落地面。
「呼…呼…這是…?」
Ryu低頭看著紅武士手中的苦無﹐這才知道剛才被Ayane救了一命。
原來Ayane在確認影忍城週圍無異狀之後﹐便交待手下的忍者繼續防守﹐而自己則跑去隼之里。對於這名年方少艾的美麗女忍者來說﹐Ryu除了是她在忍道上想學習的對象之外﹐同時也是讓她在夜半無人的時候會突然想起、臉紅的對象。
當然Ryu並不知道Ayane對自己有著這樣的感覺。冷傲的他只會對青梅竹馬的好朋友敞開心門﹐而這名好朋友就是他現在一心想找到的隼之一族巫女–Kureha。
Ryu將苦無握在手心﹐無言地感謝了Ayane一下﹐旋即衝進裏村大門。
還在燃燒中的裏村和已經破壞殆盡的外村不同﹐從火勢和四處的血跡來看﹐敵人是Ryu剛入村的時候才攻進裏村的。隼之忍者中的精英四處橫屍﹐但是旁邊多少也有一些敵人武士和咒術師的屍體陪伴。
Ryu在隼之里的主屋裡奔跑﹐看著自己從小生長的家被烈火無情的噬咬著﹐心裡不禁產生一絲苦澀。一路上看到的盡是敵我雙方的屍體﹐越接近存放黑龍刀的寺院﹐戰鬥的痕跡就越顯得慘烈。
閃避了一陣火焰和燃燒中傾倒的柱子之後﹐Ryu終於來到了連接主屋和寺院的庭園前面。剛從和室踏出走廊﹐靈敏的鼻子立即聞到濃烈的血腥味。一名身穿紅白相間巫袍的年輕巫女倒在寺院前廊。
Ryu一眼就認出那名巫女﹐不是別人﹐正是他青梅竹馬的玩伴!
「Kureha!」
年輕的忍者大聲叫著﹐快速地穿過庭園來到寺院前面。Kureha顫抖的身體拼了命地想爬起來﹐而左手則緊緊握著一串散發淡淡紫光的勾玉念珠。
Ryu待要去扶起Kureha﹐卻發現她已經支持不住而斷氣了。
寺廟敞開的大門裡面有兩個人正在打鬥。Ryu認出其中一名是隼之里的精英上忍﹐而另一名則是一個身材異常高大的武士。由於武士背對著外面﹐所以Ryu無法看到他的樣子﹐但是他認出武士手上的武器﹐竟然是龍族代代守護著的黑龍刀!
黑龍刀在武士的手中發出妖異的光澤﹐似乎和武士身上深黑色的精鐵鎧甲所散發出的不祥光澤相輝印著。
和黑武士對峙的上忍身上已經帶著許多的傷﹐並吁吁地喘著氣。黑武士毫不留情地舉起右手﹐黑龍刀隨著揮落的動作砍下了上忍的頭顱。上忍失去頭顱的脖子噴出了大量的血霧﹐軀體一陣痙攣之後倒臥在血液形成的小池中。
Ryu快速來到寺院前﹐黑武士也緩緩轉過身體。年輕忍者翠綠色的雙眼才一接觸到對方的臉孔﹐就被鎮攝住了。
那不是一張臉!而是一團青藍色的火焰!一團穿戴著盔甲的青藍色火焰!
黑武士一邊走下階梯﹐一邊將左手拿著的猙獰面具戴回”臉”上。
Ryu退後了幾步﹐在庭園中壓低腰身並橫劍胸前。黑武士和Ryu互相對視了幾秒﹐隨即揮起刀劍朝對方斬去。
龍劍和黑龍刀這兩把相生相剋的兵刃互相碰撞、擊打著對方﹐不斷激起火花和微微爆響。兩人彈開對方之後﹐立刻又衝向對方。
一陣短兵相接﹐兩人互換了位置背對著對方。經過短短幾秒鐘的沉默﹐Ryu突然噴出了一口血霧。原來他在剛才的打鬥中﹐胸腹之間被砍中了一刀。聽到Ryu吐血的聲音﹐黑武士仿彿收到訊號一般﹐立即又轉身朝年輕忍者的背部砍了一刀。Ryu全身顫抖了一下﹐便倒地不起。
黑武士緩緩走近地上的忍者﹐臉上的面具流瀉出些微的青藍火焰。黑武士歪著頭看了一下﹐發現忍者背部的劍鞘流竄著如電般的紫藍光線。似乎是龍劍的劍鞘擋住了砍向背部的致命攻擊﹐但也重創了年輕的忍者。黑龍刀造成的傷口正泊泊地流出血液﹐形成一灘小池。
即時放著他不管﹐他也是死路一條。也許黑武士心理這樣想著﹐所以就這樣離開了完全被火焰侵佔的隼之里。
熊熊的火焰燃燒到半夜的時候慢慢熄滅。一輪明月清楚地映照著淪為廢墟的隼之里﹐柔和的月光輕輕地按摩著地上的一切﹐包括倒在庭園中的Ryu。一頭隼在月色下飛到一旁的樹枝上﹐靜靜地凝視著Ryu青白色的臉。地上的血跡已經乾凅了﹐但是年輕忍者的生命力卻還沒有乾凅。

(待續)
板務人員:

2802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