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k

【外傳--THE DAYS BEFORE I GO 卷十二】

樓主 Eden ffsky
嗯 >< 接下來悶場比較多 .................
就貼的密一點吧 ||||||||||||||||||||||
而且 .. 就是從這裡開始感覺寫的很爛的 ........

-----------------------------------

第十二章 - 生日

完成殺死S級逃犯大戶武洋的任務後,三人在接下來的幾天也沒有再接到任何任務。
茗的傷勢早就好了。為了能讓暗部能隨時作好執行任務的準備,每次受傷總會由醫療班長親自處理。

茗在家中拿著芋目太太給她的邀請函。
(真的要去嗎? 那個鼬的生日慶典.. 但這是芋目太太的心意..)
四周也空無一人..在這6年的生活中,茗早就習慣了孤獨的感覺。
諷刺的是,今天她竟然害怕只有自己跟自己生活的感覺..她感到寂寞。

------------------------------------

她回想起那天在宇智波一族的村子工作時那種熱鬧的熱氛,茗實在很想再感受一次..


宇智波一族的村子到處也彌漫著歡樂的氣氛,這是他們一族引以為傲的天才 - 鼬的生日。

茗拿著邀請函,走到霧目太太的家門前。芋目太太正在那裡站著。
「小茗!我在等你呢,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芋目太太的聲音依舊很溫柔。
「嗯..」茗露出一個害羞的表情,「因為..家裡沒人,所以我想來這裡..人比較多的地方。」
茗是一個不喜歡說話的女孩,但卻不會隱藏自己心中的感情,相當率直。
「咦?你的父母呢?」
「..我沒有父母的。」
「啊,相當抱歉..(這孩子..)對了,我們到鼬的家裡去吧!」
「好的。」芋目太太拉著茗的手,往鼬的家裡走去。

------------------------------------


「哥哥!哥哥!你有很多禮物呢..這個,玩具熊可以送給我嗎?」
「(究竟是誰送我這種禮物..)拿去吧,反正我也沒興趣..」
雖然是因為哥哥不喜歡才會送給自己,但佐助依舊一副歡天喜地的模樣..
「謝謝哥哥!」

「鼬,」母親的聲音響起,「芋目太太來了哦!你去請她進來吧!」
「是的..」鼬並不喜歡生日,每次自己的生日總要應酬一堆客人..

鼬走向玄關,「芋目太太..你好。」
婦人摸摸鼬的頭頂,微笑著。「鼬..你長大了,而且也越來越帥啦..要繼續努力哦,知道嗎?小茗,他就是鼬了,跟他道賀吧!」
(茗!?) 「鼬,生日快樂。」
(她怎會來的..)「嗯,請你們進來吧..」
大廳內坐滿了人,成年人們都坐下來聊天、喝坐什麼的,場面很熱鬧。
「鼬啊,你好好的照顧一下小茗吧,我去跟大家聊聊。」芋目太太把茗交給鼬後,就自顧自的離開了。

「對了,任務..謝謝妳。」鼬少有的先開口說話,
「不用謝啊,保護同伴是木葉的忍者最基本的要求呢。」茗環顧著四週,「對了,很多人為你慶祝呢..你很高興吧。」
「招待客人是很麻煩的事情啊。」
「那麼你寧願獨自一人渡過自己的生日嗎?」茗的看著鼬的眼睛,聲音變得有點奇怪。
「沒錯..」
「真諷刺..我這麼的希望有人跟我慶祝,你卻想自己渡過呢。」
「什麼?(她怎麼了..)」
「鼬!」

兩人視線往著聲音的來源掃過去,一個二十歲左右的男子,面帶笑容的向著兩人走去。
「啊,止水哥哥..」止水的呼喚,令鼬避過了剛才那尷尬的場面。
大廳裡的人的視線也集中在鼬及止水的身上。族內的天才跟最強的人..感情相當好呢。
「這個小女孩是你的隊友嗎?」止水蹲下來,看著茗的臉孔。
「嗯..她也是暗部的..」
「真厲害呢,你的名字是?」
「霧村 茗。」茗看著眼前這個大哥哥,「你是宇智波一族裡最厲害的人呢。」
「哈哈,真有趣的小女孩..鼬,待宴會結束後我有特別的禮物送你呢,待會再找我吧!你要好好的照顧你的同伴啊。我先去跟佐助玩玩吧,他長的好可愛呢。」止水依舊笑著,背著兩人走向站在父親旁的佐助。(那個女孩..總有點奇怪的感覺..)

「他就是宇智波止水嗎..」
「嗯,族內最強的人。」
「你跟他是朋友嗎?」茗看著止水的背影問道。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吧..大概..」
「真的很羡慕你呢,有寫輪眼、有家人、有朋友..」
「嗯..(真奇怪..)」

突然兩個男人在鼬的身後出現。一個是鼬的父親,另一個黑髮、白眼的男人,很顯然是日向一族的人。
「鼬!跟日足大人聊聊吧!」父親拍拍鼬的肩頭,再度把目光轉向日向日足時,卻發現他的目光不是在鼬身上,而是落在鼬身旁的茗身上。

女孩的腳步慢慢的後退著,臉上出現恐懼、憎恨的神色..

「日足大人..?」鼬的父親滿臉疑惑的看著這個日向一族的當家跟兒子的同伴對峙的場面,感到手足無措。「妳是..原來妳還在這裡..」
「嗚!」茗突然轉身,向著大門奔去..
「不要走!」
日向日足跟隨著女孩的背後,快步的走出房子外..
大廳裡的人們都一臉驚訝,心裡都在想,究竟日足大人跟這個女孩子有什麼關係..
「鼬,我們也去看看吧..這裡怎麼說也是我們的村子。」他轉向大廳裡的賓客,「抱歉..我們先失陪一會兒。止水,你也來吧。」

------------------------------------


「嗄..嗄..嗄..」女孩慌張的跑著,滿臉驚惶的神色,似乎遇到了相當可怕的事情..
「日向芊名!你不要走!」日向日足依舊在背後緊追不捨,只是完全無法改變雙方的距離..
茗突然停下來,轉身向著眼前的日向日足。「你..你們究竟想怎樣?我的父母..已經被你們..我..」女孩的眼眶湧出淚水,日足的腳步也隨著停下來。「我一直避開日向一族的人..為什麼還要來找我..」

日向日足緩慢的走上前,蹲下來輕輕的抓著茗的肩膀。「對不起..」
茗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我知道妳一直以來也很害怕..那件事..以前我曾經到處找你,但卻沒有你的消息..」
「嘿..看來火影大人的安排很不錯嘛,你們真的找不到我..」茗擦乾了臉上的淚水,「日足大人..有什麼事,請快點說吧。」

「他們..已經停止了那個實驗..曾經參與的人已經受到應有的處分了。進行那個實驗的..只是族內的一小撮人。」

「嘿,」茗的眼神異常的冷漠。「你叫我怎麼能相信你呢..日足大人..」她輕輕的撫著自己的腹部,「這道疤痕..現在摸起來,好像還會痛呢..好像在提醒著..我的父母的死..絕不能忘記..」
「假如你想報仇的話..那麼,現在殺了我吧。我也絕不能讓日向一族的名聲受損的..假如你殺了我就可以平復你的仇恨..那..」
「..算了。」女孩的嘴唇顫動著,「我是不會原諒殺死我父母的人的..假如我殺了你的話..我大概立刻就會被其他人幹掉了吧。而且..不是你殺他們的吧..那就沒關係了。」
「請等等。」日足從懷裡拿出了一個東西。「這個..是在你的母親身上找到的..遺物。我一直保管著..現在還給你吧。」
茗伸手接過了日足手上的物件。那是一條頸鍊,是一條黑色的繩子穿過一塊透著淺藍色光芒的石塊。「那大概是..家族的物件吧..現在只有由妳來保管了。」
茗伸手接過頸鍊,「嗯。沒有甚麼事的話..我回去了,剛才造成的混亂..要跟宇智波大人好好解釋才行呢。」
「日足大人!」鼬的父親看著日向日足蹲在一個小女孩的面前,不禁覺得奇怪。「沒有什麼問題吧?」
「嗯,沒有..剛才真抱歉呢..我們回去吧。」
「嗯,不要緊..宴會才剛要開始呢..鼬、止水,回去吧。」鼬的父親轉向茗,「(既然是日向的事情..就不方便問太多了)對了,妳是鼬的朋友吧..叫什麼名字?」
「算是吧..我叫霧村 茗。剛才真抱歉..」
(她..捨棄了自己真正的名字..大概是不想再停留在過去那痛苦的回憶裡吧..)日向日足苦笑了一下,就隨著眾人一起離開了。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