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98

ACT-3 Angelic Campaign 戰 天 使

樓主 香草禁衛隊所屬士官長 undeadss515
Galaxy Fantasy
當敵人是天使!?

2005.7.5
By Grigo Deathwing Kampfer

Caution:同人小說,沒興趣就略過吧。
*********************************************************************

ACT-3 戰天使
Angelic Campaign

達克多步履蹣跚的走進艦橋,雷斯達自是理所當然的站在那兒。他高大的身軀背對著達克多,望著那屹立不搖的背影,達克多感覺自己顯得十分渺小。

「喲?達克多,真難得啊!我原本以為你最少要半天才醒的來。」雷斯達看來早就知道他寫完報告就睡死了。

「敵艦有什麼動向嗎?」達克多右手撐著門,顯得十分不舒服。

「你還好吧?看來要你早起還是太勉強了。」不知道雷斯達這句話是關心還是諷刺?達克多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說他只是有點發昏。

之前的異夢搞的他心情不好,他的精力也還沒恢復;但他拒絕了休息,理由很簡單,他害怕會再見到那個夢境。是深層意識在捉弄他嗎?達克多的心受到恐懼的擺佈。

他問著自己的心,為何這麼脆弱?從前的他不是可以輕鬆迎擊敵人的龐大艦隊嗎?

有件事他從來沒有好好想過。達克多-麥亞茲司令是個職業軍人,他所從事的工作叫做戰爭;自從他接掌天使以來,她們的強大及美好反而讓司令官看不清楚戰爭的原貌。不管是天使們還是白月,都一再的灌輸他錯誤的想法。似乎天使隊參加的戰爭,都會被神聖化,成為對抗侵略者,勸善懲惡的公益事業。

戰爭原本是很悲傷的事啊!不管是侵略方還是被侵略方,剝奪對方生存的權利就是罪惡。但是天使隊把這個罪行給美化了,達克多與艾爾西歐魯幾乎跟正義劃上了等號。

只不過一切如同希瓦(?)所說的:他,達克多-麥亞茲,是個戰爭販子。

「雷斯達…你有懷疑過自己為何會走上軍人這條路嗎?」

「沒有。」預料中的答案。雷斯達露出疑惑的表情注視著司令,揣測著他的用意。

「是為了守護特蘭斯巴爾嗎?」

「你不會到今天才發現自己討厭戰爭吧?」雷斯達反問。

達克多與天使隊太過親近了。他所害怕的,是天使的殞落。即使天使隊很強,達克多並不能讓自己相信她們每次都能獲勝。天使隊很幸運能有一個好的指揮官,一個值得效忠的女王,一個值得守護的月之聖母,一群艾爾西歐魯夥伴…無數的幸運串聯起來,才有了今天的天使隊;然而她們的敵人,只要幸運那麼一次就夠了。

只要天使們還在戰場上,這樣的機率絕對不是零。

「誰會喜歡戰爭啊?」以他縝密的思考,當然很快的可以整理出結論。當他還只是個地方艦隊的艦長,僚艦被轟掉的事情常常發生。因為這是戰爭,所以有人不幸為國捐驅,這是很自然的事;倘若天使殞翼,他還能拿這個理由做藉口嗎?

「…就是因為討厭戰爭,我們才會走上這條路的吧…」他拋開雜念,坐上了指揮座。

*********************************************************************

格納庫的綠燈亮起,七架薩克依序飛了出去。緊接著,一顆顆偽裝隕石被推出格納庫,在宇宙中漂浮著。

薩克迎上了隕石,蜷縮在陰影之中。隕石群隨著慣性,朝著敵艦可能的航道移動。

「嗯…流體內脈衝系統的數值?」麥耶為了打發無聊的等待,只好跟整備班借了書來讀。要不是迪尼把他的漫畫A走了,現在他也不會在這裡背MS專門誌。

「這本書到底是哪個無聊的傢伙寫的?還教人怎麼舊化薩克裝甲板咧!」上面說,用特殊粉彩筆很適合進行表面舊化,而且用橡皮擦就能輕鬆消掉失誤。

結果他放棄製做薩克,跟派特羅小隊用雷射通訊聊起天來了。基本上,只要將光束對準另一台薩克的感測器。結果這幾個傢伙都背靠著隕石,用薩克單眼閃訊號閃個不停。(雷射字幕很無聊,因此以下加入口氣。)

「什麼?你有吉翁隊長(CAPTAIN ZEON)第四期?本國還沒出版吧?」派特羅所說的,是麥耶借給迪尼的漫畫。內容則是敘述一個胸肌開合可以夾死蒼蠅的超人,對抗外星侵略者的兄貴漫畫。基本上,這是適合十二歲以下閱讀的政府宣傳品。

「驚訝吧!我還有他的BL本哪!」麥耶迫不及待的誇耀著他的收藏。

「BL本!?嘔嘔嘔嘔嘔….」某人的座艙中似乎傳來了嘔吐聲。

「聽說我們國防大學的某系主任曾經在FF的時候COS過吉翁隊長,那張照片出名的很啊 !」光是想像一個內褲外穿的胖老頭,嗯,那張照片肯定是吉翁軍心理戰的傳單,專門空投給聯邦軍。

「COSPLAY?大學系主任會玩這個?」某人對麥耶感到質疑。

「我有收集他的GK,上色之後竟然要價一萬二!一萬二呀!」另一個派特羅隊的成員說。請注意,這句話指的是吉翁隊長的GK,不是某系主任。

「什麼黑心GK這麼貴啊!是BANDAI的嗎?」另一個小隊成員也加入了談話。

「咦,BANDAI有出人物GK嗎?」麥耶只記得有看到六十分之一的薩克以及夏亞造型的轉蛋。

「我比較好奇他的BL本能畫什麼內容?」派特羅問。

「ㄚ就吉翁隊長與德茲魯中將在玫瑰花叢裡打滾的故事,很老套,可是蠻爆笑的。」麥耶回想起那令人吐血的美少女式畫風,加上噴飯的對話…

閃爍著水汪汪大眼的吉翁隊長?難道這是吉翁軍新型集束炸彈?

「我的一個朋友在特務部隊工作,他說工作小組只不過駭進聯邦軍網頁貼了幾頁吉翁隊長BL本,當天就讓許多聯邦老頭心肌梗塞。」某隊員答。

「喵的咧,這麼神!」

「BL本真是好物啊!」整個顯示器充斥著Z世代用語,夏亞要是見到這些對話恐怕會吐血吧,執行任務中竟然還搞這個。

麥耶看不到迪尼的座機,他的薩克被派特羅隊的某人給擋著。這樣一來,連請教問題都沒辦法了。

這群人看起來的確不像是來打仗的。每個人都想忘掉戰爭,哪怕是死神降臨的前夕。

不過這種白痴對話,就算嘴巴會爛掉也不能說出去啊!

「啊…什麼時候動漫才能擺脫次文化的地位呢?」凝視著遠方炫燦的星雲,麥耶自言自語著。期待OTAKU們也有抬頭的一天…這位軍官是這麼想的。

*********************************************************************

快感扳機(HAPPY TRIGGER)與迅雷射手(SHARP SHOOTER)正在艾爾西歐魯附近巡弋著。在雷達不管用的時候,叫偵察機伴隨總是好的。佛特應達克多要求,採輪班制巡邏附近宙域。只要艾爾西歐魯進入前方小行星帶後,神秘戰艦應該會停止進擊吧!

千歲左顧右盼的看著漂過的隕石碎塊…這麼複雜的宙域還是第一次見到。

「千歲,妳聽的見嗎?」佛特的聲音傳來,但並不是紋章機本身的通訊。縱然神祕戰艦持續干擾著這個宙域,好消息是超時空水晶能夠使用。

說來天使隊沒有全機出動還真是罕見,加上並不是進行戰鬥,才讓千歲有機會能好好欣賞美麗的宇宙。明明就身在其中,感覺還是這麼遙遠…無論往哪個方向都是無邊無際,億萬個星點綴落在黑色的帷幔上。在這麼多的星盤中,熟悉的特蘭斯巴爾會在哪個方向呢?

「千-歲?」佛特加強了語調。

「啊啊,是!佛特前輩,請問有什麼事嗎?」著迷在穹宇中的千歲,猛然的回過神來。

「千歲妳有點恍神喔。」撇開她愛槍成痴的形象不談,佛特對天使隊可是相當照顧的。

「真對不起,千歲以後會注意的!」她認真的回答,換來佛特一陣笑。

「怎…怎麼了嗎,佛特前輩?」

「沒什麼,千歲做什麼事都很認真呢。」其實她的意思是,千歲連恍神都非常專注。

千歲認真的個性又開始發作了,她瞪大眼睛張望著四周,努力的找尋傳聞中的人型機。

「咦?」當她的視線掃過一排隕石時,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發光。千歲驅動迅雷射手,飛向遠處的那堆隕石。

麥耶一夥人完全不知道,他們聊天的雷射訊號被眼力甚佳的千歲發現了。

*********************************************************************

夏亞的位置不好,見不到麥耶那夥人,迪尼的偽裝隕石正好擋在他與派特羅隊之間。要是他知道這群大笨蛋正光明正大的閃訊號聊天,他恐怕會給氣死。本來經驗老道的迪尼會阻止這件事,夏亞因而很放心的待在自己的掩蔽物裡。

天曉得迪尼竟然在看漫畫!

除了聊天之外,麥耶依照書上所說,調整著薩克主攝影機的敏感度。就跟玩FPS一樣,太快會暈,太慢又讓人不爽。薩克的單眼不經意的轉向左後方,正巧…

一架大到嚇人的深藍色MA從旁邊掠過!

「哇啊!」嚇著的麥耶,因為太過震驚而踩到了踏板…這下不妙了,薩克的噴射背包點燃,整架MS衝了出去!

鏗!薩克重重的撞上了深藍色MA。

「那個笨蛋!」即使沒有特別去注意熱感應器,一架巨型MA飛過去總不可能沒看到。之後麥耶的薩克竟然笨笨的衝出去,額頭撞上對方MA之後才停了下來。

「可惡,我一定要建議ZEONIC裝一個更好的熱感應!」迪尼摧動噴射背包衝出掩蔽,撞開了麥耶。

「離敵人發動機遠一點!你想被煮熟嗎!」迪尼怒斥著,這個白痴差點就創下衝進敵機噴射焰後被誘爆的紀錄。麥耶連聲應諾,接著從後腰的掛載架取出重管步槍。沒見過的敵人MA,而且更大…渺小的薩克幾乎就像匍伏在汽車前的嬰兒般。

「逆蹤作戰失敗了,全機,強襲開始!」夏亞發了這串命令後,機體迅速的離開。

派特羅隊分分離開了掩蔽,朝著艾爾西歐魯的方向飛去。這個距離還是太遠了,敵艦小的跟蚯蚓一樣…要是能更接近一些就好了。夏亞有預感,這兒的過路費會非常貴。

麥耶找不到敵人的MA,這裡小碎岩太多了。他回想著之前MA飛過的鏡頭,那架機體底下似乎有著巨大的主炮。

他的前額冒著冷汗,但是隔著飛行員頭盔,自己也無能為力了。麥耶只好眨了眨眼,盡可能阻止即將流入眼中的汗水。

就在他回正尋標器後,那架MA折回來了!他緊握著操縱桿,確定瞄準鏡環與MA重疊後,他的食指扣動了握柄前方的扳機。

咚-咚-咚

這把步槍的射速還真令人吐血三尺,此外,退彈殼的恐怖噪音透過裝甲傳導殺近了駕駛艙!每一個彈殼被拋出去的聲音,都像是複進機簧在哀嚎…這把槍真的沒問題嗎?

結果打了快八發也不知道有沒有中,這隻步槍竟然沒有裝填曳光彈!這樣是要怎麼瞄準啊!

如果麥耶很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他的射擊一發都沒中。彈著點通通落在敵機的後方,因為紋章機的速度快過薩克尋標器的反應。

「麥耶,把自動尋標器關掉!手動瞄準!」迪尼用槍托砸了他一記,隨即移動到下一個作戰位置去了。透過快速變更射擊位置,可以降低被擊中的風險。

但是敵人MA沒有還擊,這是為什麼?

*********************************************************************

「達克多,我們被攻擊了!敵人的數量是先前的兩倍!」佛特的聲音透過超時空水晶傳出。此刻的她正在閃避著敵人的炮火。

「先不要攻擊,試圖跟對方進行溝通。」達克多的手掌抓緊了座椅的扶手。

「呃啊!被擊中了。」千歲的聲音傳來。

「司令,四架敵機朝這裡衝過來了!」可可注視著紅外線偵測器,上頭的四個熱源直逼艾爾西歐魯的艦尾。

「達克多,這是公然宣戰啊!」雷斯達也著急起來了。

「你不派出天使隊嗎?」

「不行…這樣會加深對方的敵意。」達克多只能等待著佛特的消息了。

「唔,紅色的隊長機速度好快!」佛特完全對不上紅色的敵機。只要她的機頭往左,那架宙間機就會從右方冒出來攻擊。抓不到位置也就算了,要怎麼跟敵機溝通?要一直挨打嗎?

「達克多…」

「再等一下…或許我們不還擊,他們就會收手了…」為了不讓特蘭斯巴爾捲入戰爭…

「達克多!」雷斯達當然也不想開戰,但是對方真的能了解達克多的用意嗎?

「達克多,你太天真了!要是華爾法斯科戰艦不還手,難道你就會中止攻擊嗎?」見到達克多這副消極的樣子,雷斯達火了。

「再….再等一下…」

「達克多!」雷斯達突然揪住了司令的衣領,將他從座位上拉起來…

碰!

一記右勾拳狠狠的轟在達克多臉上,他跌跌撞撞的退了數步,斜倚在艙壁上。達克多摀著發熱的臉頰,驚視著眼前的雷斯達,疼痛感開始在後腦與臉頰擴散開來…

「庫魯達拉斯副司令!」可可與艾爾茉一致的回過頭來。

「你以為天使隊是在做什麼!他們是在保護你啊,你竟然眼睜睜讓他們挨打!」雷斯達掐住了達克多的頸子,將他緊緊頂在牆上。

「特蘭斯巴爾的和平的確很重要,但犯不著犧牲掉艾爾西歐魯吧!敵人蠻不講理的進行攻擊,而我們就得死在政治的陰影下嗎!」雷斯達反常的激動,掐著達克多的手又加強了力道。

「嗚…」達克多只能發出些微的呻吟聲,突然,緊掐著他的手鬆開了。

「…一切的戰爭責任由我來承擔。達克多,你就放手做吧…」雷斯達低下了頭。被巨大身影籠罩住的達克多,大口喘著氣…今天的雷斯達異常有架式。

「艾爾茉、可可,你們聽到了吧。我,庫魯達拉斯副司令,挾持麥亞茲司令,並以此為威脅下令攻擊。」他轉過身,對著不知所措的兩人說。

「你以為這樣做就沒事了嗎!」達克多用力格開雷斯達的手,扶著艙壁站了起來。

「說什麼承擔戰爭責任,你以為你做得到?」他挺直上身,轉為鋒銳的眼光隊上了雷斯達。

「艾爾茉、可可,聽好了,你們的記憶被竄改了!前一分鐘的事全給我忘掉。」他頓了頓,接著說:「呼叫天使隊,談判破裂,本艦逼不得已展開自衛行動。」

「…是…」艾爾茉與可可轉正頭部關節,繼續進行作業。

「你這傢伙…」雷斯達的眼睛睜的異常的大,直盯著眼前不斷散發壓迫的達克多。

「我終於弄清楚了,雷斯達。」他一臉嚴肅的注視著這位副司令。

「……」現在換雷斯達不知所措了。

「原來你很擔心天使隊嘛!還真是看不出來,哈哈哈….」達克多拍了拍他的肩膀,誇張的笑了起來。

雷斯達的臉上頓時蒙上一層黑霧…達克多實在太危險了,從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傢伙…

「好,工作工作!軍方給你薪水不是只有要你來教訓我吧?」他坐回自己的座位,君臨整個戰場。

「嗯啊。」雷斯達應了一聲,站回達克多的右後方。

「先說清楚,我只是單純的想活下去而已。」雷斯達又恢復原先面無表情的樣子。

「嗯…同樣身為男人,我可以理解。」達克多煞有其事的點點頭,天曉得他究竟理解了什麼。

「還有,不可以花心喲!」雷斯達聽了差點沒翻倒。是故意的,達克多一定是故意的…

「雷斯達,很高興我需要你的時候,你永遠會在我的右後方。」

(永遠?那我什麼時候升司令?)雷斯達當然沒有說出來。

*********************************************************************

麥耶推掉漂到螢幕正中央的MS研究誌,那本書撞到面板後卻又漂回了螢幕中央。

「閃啦!」差一點就標定敵機了,偏偏那本書擋住了螢幕!他用大兩倍的力氣撥開書,沒料到書本打在面板上,又彈了回來。這次打的麥耶眼冒金星,他只好把書當坐墊壓在底下。

其實他只要學迪尼把漫畫放在椅子下面就好了…

「麥耶,我們包抄她!」迪尼閃著通訊掠過麥耶座機。他到目前為止沒開過半槍,但麥耶早就打光了半個彈鼓。

麥耶重新盯緊了深藍色MA,但是那架MA開始攻擊了!為了避開正面突襲,他只好放棄這次對頭攻擊的機會。

「麥耶,敵機的主炮只能打正前方,不要怕!」迪尼趁著MA飛走,又跟麥耶訓了幾句。

「哪有這麼容易!」麥耶照著訓練,準備大玩側滑。可是臨敵前的緊張情緒,透過心臟就可以知道了-鼓動的心臟幾乎要跳出胸腔!

MA朝著這個方向回來了!

「我果然還是會怕!」麥耶選擇落荒而逃,脫出了敵機的攻擊範圍。

「大笨蛋!」還沒跑遠,迪尼就追上來給了他一記飛踢。

麥耶只好回正機體,重新面對那架巨型MA。他的眼角不經意的瞄到殘彈數,這才發現…

他的手榴彈掛載架是滿的!幾乎忘了還有這回事!

「好,吃芭樂吧!」丟手榴彈絕對比正面衝撞好的多。薩克閒著的左手,扔出了炸裂彈…

轟!

宇宙當然不可能有爆鳴,可是效果音很自然的響起。這只是聽覺偽造的現象吧?

迪尼抓準這個機會,從MA正上方瞄準。上方有最大的截面積,這一發,絕對不會失手!

「吉恩,看著吧!」

薩克重管步槍猛烈的吐出火舌,整隻槍管強烈震動著。這才叫槍啊!低後座力的薩克機槍一點快感也沒有。果然,暴力武器才是男子漢的浪漫!

穿甲彈精確的掃過MA上層裝甲,然後…

跟豌豆一樣彈開了。

「我就知道!除了民族工業以外其餘的武器都是最低價得標承包商粗製濫造的便宜貨!」 見到驚人事實的麥耶忍不住罵了一大串。現在死定了,看來所謂的秘密武器只是堆在倉庫底賣不出去的廢物!

「媽的!這什麼天殺的工業廢棄物!」迪尼咆哮。從兩人罵人的風格看來,有唸過大學的確不一樣。

麥耶飛到迪尼座機旁,將左手按住了他的肩頭。

「中尉,要撤退嗎?」麥耶緊張的發問。

「不行,我們若不牽制這架敵機,少校就會被包抄。」迪尼仍然沒有放棄。

不過更大的挑戰逼近了。

*********************************************************************

「蘭花,那台紅色的就給妳了!」佛特閃不過紅色隊長機的攻擊,只好放棄這個目標。敵人的武裝隊快感扳機造成的傷害相當有限,趨近於零,可是這些宙間機仍然持續進攻。這是為什麼呢?

「咦,我還以為妳要跟他單挑呢!」蘭花的聲音自超時空水晶發出。

「妳還不了解達克多為什麼要把我們分組,而且千歲會跟著我而不是梅爾優嗎?」佛特脫離了紅色機的攻擊範圍,朝著千歲的方向靠近。

「有差嗎?」蘭花當然不可能知道。

「妳啊…達克多是希望我來照顧千歲啦!」佛特嘆了口氣,蘭花對於團體戰還是不甚明白;她只知道單打獨鬥,回家補給這些步驟。

「原來是這樣啊!那紅色隊長機我就吃下了!」蘭花鬥志全滿,加速朝著敵人機群前進。

這次蘭花不敢太靠近那些宙間機,免得再吃上一斧。連續幾輪壓制射擊後,武鬥士就飛遠了,完全不讓紅色的敵機有逼近的餘地。

「這樣會變成持久戰的…敵人的EN不會耗盡嗎?」蘭花喃喃唸著。對方那種超燒燃料的戰術動作,卻依然未顯疲態。

當然,要燒完薩克的能量,路邊涼快去吧!中央那顆米氏低溫核熔爐可以讓蘭花吹冷氣吹到變冰雕,MS等於裝了一顆永久性電池,要停止它的機能除非電容器掛掉。

「蘭花,要幫忙嗎?」不知為何,完全沒有人對梅爾優的幸運星(Lucky Star)下手。雖然紋章機屢次穿過敵機陣列,但她總是被當成空氣。

「好,包抄那個紅色的傢伙!」武鬥士藉著幸運星的幫助完成了包圍網,兩架紋章機一左一右的收緊了袋口。

「來吧!交叉火網!」電軌砲與雷射的射線圍繞著敵機打轉,偏偏敵機似乎預測到她們的動向,加速前進的薩克在火網交會前就突出了包圍。

「被看穿了嗎?那換一招!」

這次梅爾優牽制住了敵機,大口徑雷射逼得紅色宙間機側身掠過。此時,蘭花的武鬥士便以垂直的角度對準了敵機的死角…

不可思議的現象再度發生了!敵人的宙間機在高速避開一發雷射後減慢了速度。明明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蘭花卻沒有射擊。

為什麼?

一切就好像慢動作播放。蘭花感覺到敵機放慢了速度,但幾乎只是一瞬間;一 瞬間的畫面透過蘭花的雙眼,如時間凍結般紀錄了下來:敵人在看她!

是錯覺嗎?那架機體的頭微微後仰,紅色的眼還刻意閃爍了一下!它不可能留意到蘭花的偷襲啊,對方的視野應該早就被梅爾優的攻勢佔滿了…

那敵機的回首是無心的嗎,敵機湊巧的察覺了蘭花近乎垂直的偷襲?透過紅色的單眼,蘭花感覺有另一雙眼睛正在盯著她。

接著,凍結的畫面解開,敵機彷彿流星般的消失在蘭花的視界。

「他…看到我了嗎?」難以置信,那台機器就像是有生命一樣 。

*********************************************************************

現在後線戰況可是呈一面倒。一台紫色的重型機加入了戰鬥,使的麥耶這方陷入劣勢。

「迴避!迴避!」 紫色MA絲毫不在意米莉干擾,飛彈彈幕像打免錢一般!迪尼被逼著施展螺旋翻滾才避免強開了對方的飛彈。沒有導引的飛彈,數量一多也是會要人命的!

「想夾擊我嗎?」 大概對方發現麥耶的動作沒有另一台MS靈活,敵機切換了攻擊目標。左右開弓的MA逼死了麥耶的退路,八成是紫色的MA在指揮!

紫色MA發射大量飛彈後,立即切到側面發動突襲。麥耶想從另一面切出,藍色的MA又冒出來擋路!

「哇哇哇!」麥耶的薩克像醉漢般躺倒,揮舞著四肢取得平衡;導彈驚險的從薩克的腋下、跨下甚至腹部呼嘯而過!這個令人驚訝的迴避動作使的藍色MA忘記了攻擊,麥耶在一陣操作混亂中莫名其妙的撿回了小命。

「出什麼事了?」麥耶轉動主攝影機,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變成碎片。剛剛那個迴避動作讓他無暇注意到四周,他甚至還弄不清楚飛彈哪裡去了。讓飛彈切入主攝影機死角,還奇蹟般的毫髮未傷,這個菜鳥還真是古今第一人。

「這邊這邊!」 迪尼趁著空檔,繞到了藍色機體的上方;很不巧,MA駕駛的視野正好被頭上一根弧形樑擋住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

薩克將穿甲彈狠狠的灑在MA正上方,前幾枚跳開空炸,沒有對機體造成損傷。爾後的幾枚穿甲彈還真的給他釘進了厚重的裝甲內部…

「麥耶!這隻槍真的有用!」 迪尼近乎狂熱的吼著,也不管對方聽不聽的見。那架MA的裝甲出現了些微裂痕,這支重管步槍真的能弱化對方裝甲!
敵人的MA迅速逃開迪尼的火線,他則一個翻身,避開紫色機的助攻。涔涔的汗水潮溼了他的面罩,但迪尼絲毫不以為意。調整著呼吸,仔細的瞄準…

喀!

「咦?」迪尼再度扣了扳機,但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一個令人忌諱的名詞閃過…天殺的卡彈。

「中尉!」麥耶見到迪尼定著不動,及時撞了上來,將他推離藍色機的射線。好死不死,麥耶用力過猛,螢幕上冒出「OVER HEAT」的字樣…

「完了完了!啊啊啊啊!」兇猛的電軌砲瞬間回正,兩架薩克就像待宰羔羊般無助。迪尼雖然可以加速脫離,但麥耶呢?

「撤退!武器報銷了!」迪尼及時作出反應,薩克踢出右腳,將麥耶踹開。同時,一道衝擊轟斷了薩克的腿!要不是如此的臨場反應,那個被轟掉的可能是麥耶。

「不能讓你這麼做!」迪尼扔掉步槍,抽出了電熱斧。藍色的MA還來不及拉高,受損的薩克便毫無畏懼的點亮噴射背包撲了上去!

就在迪尼自信可以劃開那架MA 之際,他的飛彈警報忽然響起;中尉不經意的向右看,只見一大群飛彈撲天蓋地的湧來…

巨大的煙幕籠罩了那渺小的身影,薩克在火光中一吋吋的蒸發…

迪尼鬆開了操縱桿,身體被重重塞進座椅中。很奇怪的,當爆炸使他耳鳴之時,一道細小清晰的旋律突然響徹他的耳畔…


像疾風一様
是死神的行伍
要賭上什麼
要留下什麼
……哀-戰士
The Soldier of Sorrow

不自覺的哼著那與摯友共同熟悉的小調,迪尼闔上了眼,一任那紅光一吋吋的消熔戰士疲憊的軀幹。

紫色機替迪尼中尉的演出,劃上了休止符。


麥耶找不到迪尼的機體位置。但是見到宇宙中熊熊燃起的光球,他的心理大致明白了三分…

「中尉…回答我!」他焦慮的搜索環型視界,希望迪尼會從什麼地方冒出來踹他。

但是他失望了。螢幕自動開啟濾鏡,以遮擋核熔爐消解的強光。爆光閃爍兩次,第一次是推進背包的殘餘燃料被誘爆,第二次則是那顆永久性能源爐、薩克的力量中樞。平時的薩克靠著噴射背包與米氏核熔爐相輔相成,前者提供推進所需動力,後者提本體龐大的電力消費;沒想到機體毀滅時,這二者仍同樣的合作…

「中尉….」麥耶重重的捶打著鍵盤。又一個吉翁軍駕駛殞落了…

********************************************************************

「啊啊!」佛特同樣被如此強烈的爆炸震懾住了。那個看似範圍不廣的爆炸,釋放出的能量竟然超過一艘戰列艦爆炸的威力!

蘭花上次可真好運,否則被如此強烈的爆炸波及,紋章機擋的住嗎?她重新評估著敵人的戰力,敵人想必還有威力在這之上的武器。

還剩下一機!

另一方面,千歲對於另一台靜止不動的機體感到疑惑。是要繼續攻擊,還是持續觀察呢?當然,千歲的判斷力其實是很優秀的;對於沒有能力攻擊的敵人下手,那她的行為將不能構成正當防衛。

那架機體的眼睛熄滅了,兩手微微攤開在星海中載浮載沉。儘管他的手上還握著武器,千歲仍然大膽的靠近那架宙間機。

深綠色的機身,雄渾的軀幹…除了不會動,這台宙間機並沒有太的的損傷。就在迅雷射手擦過那架機體的時候…

睜!

那顆紅色的眼睛閃著兇光!

明明只是發亮的眼珠,千歲竟瑟縮著後退,直到軀體緊緊的貼住了座椅;害怕著什麼呢?自己也說不上來。只覺得在那單眼中,千歲見到了對方的恨!

敵機開始移動了,即使缺少了雙腿,敵人的行動還是同樣的靈活。千歲用力扭轉了紋章機的方向,躲開一連串的射擊。

「還不死心嗎?」佛特理所當然的迎上去支援。一大串的飛彈擊出,眼看相同的戲碼就要上演…

只一瞬間,幾乎命中敵人的飛彈被引爆了!

這又是怎麼了?

*******************************************************************

麥耶聽不見自己的呼吸聲,因為他的心神全在螢幕上。號稱菜鳥的他,竟然也能用機槍擊毀來襲的飛彈!最靠近他的那兩枚飛彈就在距離他槍口幾十公尺的地方被摧毀,前一秒感測器的警示鈴還瘋狂的響著呢!

對!只要專注,這並不難。麥耶告訴自己。關掉了自動平衡與尋標器,憑藉著預測航道估算出落點,接著擊發;一切就跟迪尼教導的一樣。

雖然耗費了許多彈藥擊毀飛彈,這就足夠了!敵方MA在攻擊後脫離的剎那,就是反擊的時候!剩餘的彈藥毫不吝嗇的穿鑿著紫色MA的裝甲,硬逼對方掉頭逃開。

咻!

另一架MA的射擊曳影直逼薩克而來,麥耶像斜上方揮舞左手,力回饋系統讓薩克一個側身,避開了這一擊。麥耶自己也不相信,這個戰術閃避竟然是他的傑作!

腎上腺速的分泌加快他反應的速度。噴射背包正好降到了安全溫度,薩克毫無猶豫的衝向藍色機,低頭躲過那可能炸掉他腦袋的攻擊,隨即來到了敵機的正下方!

接下來更令他驚訝,薩克的左臂在流暢的操縱下抓住了敵人那隻主砲!只要從下方補上幾斧…

對方的MA發現被捉住了,連忙開始加速翻滾前進,希望能甩掉這不速之客。麥耶扔掉武器,緊緊抱住那機腹下方的主砲。一陣天懸地轉直衝腦門…

翻滾競速賽!接下來是看誰先吐出來。

*********************************************************************

「千歲!千歲!」佛特見到千歲發瘋似的加速飛走,趕忙調頭跟了上來。

碰!

一陣劇烈搖晃,快感扳機吃了一記暗算。另外三架機體出現了!

「怎麼會!蘭花她們…」對於其餘四機沒能牽制住那些宙間機,佛特感到疑惑。其實這些敵機在與香草她們交戰前,就有超過半數開小差繞跑了,怎知回程正巧遇到孤身一人的佛特。

「千歲!」

「哇哇哇!!!」超時空水晶只傳來她的叫聲,而迅雷射手卻早已消失在隕石群之中。幸好隕石還不算密集,千歲應該找的到回來的路徑。

現在的問題是要如何料理這些雜魚。

剛剛那一擊造成了快感扳機的損害,厚厚的裝甲硬是接下了這一擊。對方不知用了什麼武器,裝甲表面竟給鑿出了一個小洞!但這並不足以對佛特造成威脅。

「千歲,照顧好自己。我待會就到!」也不知她到底有沒有聽進去?無暇想這個了,那三架機體兵分三路抄過來了。

*********************************************************************

麥耶好歹是宇宙居民,早就習慣無重力下的翻轉。薩克的右手摸出了電熱斧,隨時都可以劃開敵機的下腹。

但他並沒有動手。

因為某種聲音阻止他這麼做。兩機接觸的情況下,麥耶透過裝甲傳導聽見了對方駕駛的慘叫聲。

「聯邦把女孩子推上了戰場嗎?」抓著操縱桿的右手微微發抖。他到底該不該下手呢?

這一猶豫,危機就緊迫的逼近了!螢幕上出現了隕石海…剛才一陣猛衝,兩人不知不覺進入了小行星帶深處!

眼看隕塊在螢幕上越放越大,麥耶咒罵著鬆開了MA。然而為時已晚,殘餘的加速度讓薩克重重的撞在一塊大隕石上。薩克掙扎著踢開那體積與他差不多大的隕石,一面尋找著敵機的影子。螢幕上巨大的黑痕,代表薩克的單眼在撞擊下裂開了,麥耶只好辛苦的盯著裂痕遍佈的主螢幕。

但哪裡還有那MA的蹤跡?連噴射焰都看不到。

「糟了!」他不經意的瞄了儀表,發現手上的武器是空的!沒錯,在剛剛的強烈撞擊下,電熱斧噴掉了…

現在的麥耶,開著一架無武裝MS。

「敵機呢?」他輕蹬著那顆隕石向後退,突然…

磅!

機身的左側被擊中了!敵方的主砲自斜後方擦過噴射背包,然後貫穿駕駛艙!麥耶只覺得一陣晃動,左邊突然開了天窗!

沒錯,駕駛艙的左側被轟掉了,距離麥耶座位只有幾吋!整個駕駛艙直接暴露在宇宙中,向左望就是萬點繁星。只聞儀表響起警告,他的身體在下一刻卻被外洩的空氣吸出了太空!

就某種意義而言,這倒是挺方便的。連開艙門都省了,這樣就不會因為爆炸死在機體裡了。他輕輕的呼了一口氣,慶幸自己有穿宇宙用標準服。

等一下,爆…炸!?

難道說剛才的警鈴聲是….

麥耶猛地回頭,見到薩克駕駛艙閃著火光。這還得了!他連忙折開後腰的輔助推進器,但這具小小的推進器能使他脫出爆炸範圍嗎?

焦急的麥耶全開推進氣直衝,不時回頭張望。不巧,另一個危機出現了!剛剛從後方偷襲他的MA,現在朝這裡衝過來了!

「啊啊啊啊!!!」輪到他慘叫了,眼看那架MA的主砲就要插在他身上…

眼前陡地一黑,麥耶才想到一件事;那架MA主砲口徑很大,所以他不可能被主砲刺穿…

難道我現在是平躺在敵機的主砲裡!?

想到這裡,他的雙手不自覺的張開,頂住砲壁。雖然穩住了身子,但這是一個很爛的決定。

薩克爆炸了,連帶波及了MA的機身。MA被強大的震波撼動著炸飛了出去,麥耶死撐著砲壁的舉動,讓他嘗到了慘痛的後果…喀擦一聲,左臂在劇烈震動下斷折!

麥耶昏厥前的最後一個影像,是砲口那狹小的空間中,隱藏在隕石堆中的一艘船艦。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