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1k

參賽作:e222345694(ξ。櫻花亂舞。ξ)

樓主 ξ。櫻花亂舞。ξ e222345694
===閱讀說明===

※『XXX』=辰伶內心的吶喊﹝笑﹞
 「XXX」=一般對話
 =====
 XXXXX=關鍵句,作為一段落的結語或辰伶的想法
 =====

===作者的囉哩叭嗦…跳過也沒差===

對不起喔,因為這是片段式,跳來跳去的文章類型,所以忘了劇情或沒有看漫畫的巴友們可能會辛苦一點Orz...

其實早就知道KYO板要徵文,可是就是懶嘛= =
後來問過板主以後,發現三天後就要截止了@@”!?
所以說,這篇算是趕出來的﹝笑﹞

我很早就想站在辰伶的角度用第一人稱的方式描述辰伶的想法了。
不過沒想到板大也是拿辰伶當主題﹝板大~~~我沒有抄襲喔><|||﹞
只是這篇小說,沒看過KYO漫畫的巴友們大概不懂吧?
沒關係沒關係,這篇小說大概在21~22之間,忘了劇情翻這兩本就是。

辰伶是我很喜歡的腳色之一,不過KYO裡面我還是最愛明了>///<
明的鬢角、明的大眼睛﹝小時後﹞、明的單純﹝小時後﹞、明的戀兄情節、明的狡詐、明的蒙古斑…
明:………………你確定我是你最喜歡的角色!?﹝怒﹞
作者:是…啊…﹝被凍住QQ﹞

※※※※※※※※※小說正文開始分格線※※※※※※※※※


===鬼眼狂刀KYO同人小說。辰伶。血緣的牽絆===


變強吧…為壬生而生,為壬生而死…

為了不辱我們家的名聲…變強吧!


「是的…父親大人…」

============================

我彷彿聽見了…鎖鏈碰撞的聲音…

============================

「辰伶,今天我要傳授給你的,是無明歲邢流的禁忌招式。」說話的男人叫做吹雪,看起來很有氣質,有著蓬鬆的白髮。

「是,師父!」對於所尊敬的人,我立即回話。


緋龍…捨命的招式。
以自身的血液製造濃硫酸,再形成水龍。龍群通過後,什麼都融化消失,什麼…都不留。

看著吹雪大人在我面前舉刀、揮刀…『吹雪大人只將絕技傳授給我,好榮幸。我信任眼前這個男人。』我心裡是這麼想的。

「辰伶,你的資質很好,也很遵守命令。」那天,吹雪大人對我這麼說「你能變強,變得很強…能勝過鬼之子!」
聽到那句話,我的五臟六腑彷彿在燃燒。

我能變強、我要變強,變得更強!

============================

為了壬生而變強,為壬生而生,為壬生而死。壬生…就是我的一切。

============================

辰伶…你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

他叫做「熒惑」。

第一次知道這件事時,我先是楞了一楞。「…是嗎?」
外表看起來如此冷靜,沒有人知道…我心中掀起了多大波濤…

不,沒有人告訴我,我就永遠也不可能知道。
熒惑不只是外表,連個性、生活方式都跟我完全不一樣。

『只有這樣嗎?』是誰…?
『真的只有這樣嗎?』…是我的聲音!?

啊啊…那是從我心中深淵傳出的聲音。

「不!不!不啊啊啊啊啊!」
那天,我發了瘋似的練習刀法…沒有人發現壬生之地的一小部份,正有一個少年瀕臨崩潰。

「我知道!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使出全身力氣,用右腳往後踏一大步…脆弱的地板被我踏出了裂縫。

我停住了動作,豆大汗珠不斷滾落……
「我當然知道…我知道不只是這樣…我跟熒惑不同的,不只有個性;不只外表;不只生活方式……」

『你跟熒惑最大的不同,在於…』那聲音又再度響起。

「住口!!!」……………………。

我幾乎無法思考。

那擁有紅眼的男人、還有我的異母兄弟…

不知怎麼的,我想到了無明歲邢流的絕技〝龍之紅淚〞
啊啊…紅龍灑下的紅淚,我看得見…
如今即使我留下了淚水,又有何人看得到?

『你不能逃避…我知道…我們都知道,不是嗎?』我沒有再制止那聲音響起……我已無力阻止…

「對,我知道…」喉嚨好乾、好燙…我的聲音…聽起來好虛弱…

「他們獲准到外面去…紅王讓他們出去…」

   『而你…』   「而我…」 

〝必須永遠在壬生中…與壬生共存亡!〞

不得不承認,剛才,我和心中的聲音達成了共識…

============================

熒惑,我們最大的不同就是…你就像那片雲一樣地自由…

============================

「太白死了,是鬼眼狂刀殺的。」
吹雪大人的語氣跟平常一樣的冷靜,但在我心裡卻刮起風暴。

「太白…?被鬼眼狂刀?」我感覺我的聲音在顫抖…

「別讓太白的死枉費…」暴風尚未停止,吹雪大人又開口了。「殺了狂…」

沒有猶疑,有的只是狂怒不已……

「…是的,吹雪大人。」即使不用吹雪大人的命令,我也會照辦。

太白……歲世……

狂一行人的氣息越來越接近,我在躊躇什麼?

我還沒有忘記,以前那雙澄澈、沒有一絲污濁的漂亮紅眼…

歲世原本就應當回歸塵土……

但是為什麼,為什麼要殺了太白?他是真正的武士,是個人物啊!

難道…鬼之子的生存意義,終究是殺戮嗎?

============================

為了勝利…不管多卑劣的手段都用上嗎?

============================

那是熒惑…,他說他是〝熒〞,不再是〝熒惑〞

眼前的那把刀,我再熟悉不過。「這是…吹雪大人的刀?為什麼會在你的手上?」

「那是…殺了太白的刀。」熒惑冷靜地說著。

那是……………………!?

『…吹雪大人的刀……嗎?』不…別再說了!
我使勁地想壓過那不斷在我腦中回蕩的聲音。

「不要用那種卑鄙的謊言欺騙我!!」對,壬生永遠是對的,殺了太白的絕對不是壬生自己人。

『可是吹雪的刀…』 「閉嘴!」 『如果說太白是吹雪他…』 「不要再說了!」 『那麼卑劣的人到底是…?』

「閉嘴啊啊啊啊啊!!!!!!!」

「呼…呼…呵………」我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與心裡的自己交戰?…我看…我八成要崩潰了…

我當時雙眼無神…寂靜在我和熒惑之間回蕩…

「辰伶,你是為誰而戰?」熒惑首先打破沉默…「到目前為止的戰鬥,你是為了誰?」

「我當然是為了壬生!」沒有一絲猶豫,因為這是我慣例的回答。

但下一刻…我開始不安、開始猶豫。

「……熒惑…你懂什麼?你總是這麼任性、不顧週遭的人…你根本不了解我!!」

「沒錯,你跟本不了解我!我們就像完全沒有交集的平行線,懂嗎!?」

剎那間,熒惑露出了訝異的神情,但即刻又平復「…辰伶…是什麼樣的鎖鏈…綁住了你?」

頓時,我無法回答…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

沒錯…即使我們是兄弟,即使我們有血緣的牽絆…但是我們終究無法相容!

============================

「辰伶,這樣的你…太單純了。看了就叫人火大!」現在在我面前說教的,是替我接下致命一刀的熒惑…
「我沒有要阻止你保護壬生…」不回頭看我,他自顧自地說著。
「現在的壬生是不是值得你保護,要用你自己的腳去體驗、用你自己的眼睛去看、用你自己的耳朵去聽。」
「如果到現在你還是相信壬生的話…我無話可說。」

「因為那是你自己選擇的路。」

我疑惑地睜大眼睛…「熒惑…為什麼你要這麼做?」


「因為我們是兄弟,就像你對我下不了手一樣。」一樣不轉頭看我,從側臉可看見他的面無表情…


一切都跟之前一樣……但是這句話…撼動了我。

「啊啊,辰伶。」
熒惑好像又突然想到什麼,將臉別向我。
「我覺得平行線即使沒有一點交集,但都是線、都長的一樣不是嗎?」

「…………是啊。」

「…你笑了。」熒惑沒頭沒腦的,說了句讓我尷尬的話。

「我、我才沒有!」我撫摸著自己的臉龐,感覺溫度比平時還高。唔…這就是所謂的臉紅嗎?

剛才我笑了…我確實笑了……

曾幾何時,我忘了自己的笑容長怎樣…

數年前,我笑著向父親形容那雙寶石一般深紅色的眼睛,卻遭到責打…
在那之後……我便遺忘了怎麼笑…縱使那只是牽動嘴角神經的小動作。

「熒惑…呃…熒。」微笑著,我叫了熒惑現在的名字。
「嗯?」背對我,正在包紮傷口的熒惑轉身過來。


「謝謝你。」『謝謝你。』


============================

沒錯…因為我們是兄弟,即使我們有太多的不同,但是我們依然有那血緣的牽絆!

在我耳邊響起的是…鎖鏈逐漸崩毀、斷裂的聲音。

要不要自由、要不要貫徹自己的信念、走不走自己的道路……由我自己決定!

===========鬼眼狂刀KYO同人小說。辰伶。完。==

謝謝有看完這篇小說的大大們<(_ _)>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3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