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4
GP 955

RE:【創作小說】 《假面騎士 翼》 五十四話  

樓主 木棍良 khps0713

  章十一.3 《謎團,一切明朗》


  「翼!拜託你清醒點!」雷盧大喊,這時大門再度被打開,打斷彼此。

  凌音、海銘、淮同時被送了進來,當然,現在的他們都失去了意識。兵荒馬亂,女僕們趕緊將三人送到醫療處室,這讓翼又停下了手邊的動作。

  同伴又受傷了……他在做什麼?只是一味的面對自己心理層面創造的恐懼。搞什麼?自己到底在搞什麼?

  雷盧直將手掛在他肩上,兩人面對面的距離,「聽好,並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孤軍奮戰。也別把自己想得太偉大,大家都是朋友、夥伴,說出來,我們都會幫你。」

  「我……」翼遲疑。

  「我不知道這一個禮拜,你為了什麼昏迷這麼久?但是你說你見到雨薰這我相信,因為我也見過。而風是誰,我希望你能說給我聽。現在大家都為了這場戰鬥而努力,看看他們!」雷盧指著三人被送往的方向,「也都是為了戰鬥而讓自己努力生存下來!拜託你,你得振作!」雷盧將翼給押回椅子上,要他坐著。

  「好了,將事情給我完整的重述一便。」

  「嗯。」翼大口吸氣,心情確實緩和下來,比起剛剛的歇斯底里。

  「其實我……在這一個禮拜,變成了鬼魂。」翼說,內容確實讓雷盧震驚,這麼說來見到雨薰是有可能的了。

  「那怎麼見到雨薰的?」

  「是她自己來找我的……她找我一起去援救杏。只是沒有成功。」翼努力回想。

  「嗯──那風又是誰?」問題切點,雷盧直接問這個問題的最佳謎點。

  「雖然我不大想透露,不過在這個非常狀況下,我想不說也不行了……」



  這時在外頭,有個男人正站在樹上窺視著兩人,談話內容當然也聽得一清二楚。

  『總部、總部。發現安藤‧翼等人的住處了……現在要如何行動?』他開啟頭盔內的無線電,而另一邊傳來的是眼鏡男人的聲音。

  『稍安勿躁,明天就會有支援過去。在這之前你只要緩下來,等待,別和對方起衝突。別忘記,你也是「魅影」小隊重要的研究對象之一。』男人說。

  『嗯。』


  回到翼。

  「事情經過大概就是這樣,或許你會認為荒唐。但是那場戰鬥後,雨薰確實帶領我順著風來到這個島。也在那個時候,雨薰被那男人捉住了。現在,我只想回去救他們……」翼沉思,又抬頭:「我也聽到了不少小道消息。」

  “消息?!”外頭竊聽的男人對這情報感到震驚。

  「怎麼說?」雷盧想辦法讓自己冷靜。

  「雄彥被魘捉了。不知道被關在哪裡,據說是間密室。聽說那個地方似乎只有魘知道怎麼走。也就是因為這樣才糟糕,因為魘已經失蹤了。」翼說,外頭的人靜靜聽著。

  而翼說的也沒錯,但有點必須更正,因為不只魘,是整個WORD財團與外界失聯。莫名其妙,不管是哪個騎士組織都無法連絡到財團,沒人知道到底怎麼了?不過學校目前還沒發生什麼大暴動之類的……

  反正校長平常出席的機會也不對,一個禮拜不見並沒什麼好猜忌的。不過這對『魅影』可就不同,魘每天只要有空,都會到『魅影』的基地勘查,看看研究得如何?學生的狀況又是怎樣?

  身為魅影其中一員的他,對魘失蹤當然也感到驚惶。不過又能怎麼辦呢?自己能做的就是相信。

  「失蹤?不會吧。」雷盧不可置信,翼口中這號人物可是實力強瀚的「皇家七騎士」一員,又怎麼會失蹤?

  「不清楚,不僅如此,我們還有更慘的威脅。」

  「嗯?」

  「學校組成了『追緝小組』來對各地進行搜查。目的就是我們這一行人……」翼說,個個臉色凝重。

  「吼──那可真的好玩,那大概有多少人?」雷盧問。

  「不清楚,據說是校方所主辦的。人數……幾乎是半強迫的方式,搞得現在全校學生大概三分之一都是『追緝小組』的人。」

  「%#$$%$︿﹀」雷盧罵起髒話,不顧這場面。

  他們又看了看勛陽,「我們不能拖累他,我們還是趕緊逃去別地吧。」

  「那凌音他們怎麼辦?」翼問,雷盧也猶豫了。

  「現在如果被發現,可能就會來個長期應戰。如果這樣,人力資源少的我們絕對會輸,不如趕緊養好身體,賭上一次,去救出杏和雨薰。往後的事情以後再說。」翼提出。

  「這確實是個好方法。不過……勛陽……你會願意讓我們這批麻煩住你這?」雷盧問勛陽,其實他認為希望不大,平白無故的,對方幹麼答應你的要求,這可是會惹來殺生之禍的麻煩。

  不過勛陽的反應卻讓他出乎意料之外,「有何不可,我也很早就想看看真正的假面騎士打鬥了。」他說,露出滿懷的笑容,老管家在一旁也是微笑。

  而兩人則是充滿感激的撲了上去,「我們絕對不會拖太久的!真的!這場戰鬥完以後……我們會馬上離開的!」雷盧興奮的大喊。

  「放心吧,想住多久就多久。就算有人問上你們的行蹤我也不會講的。台灣這個小島也沒什麼假面騎士,所以不用太擔心。就算你們說的追兵來了,我會安排出路上你們走的。」勛陽說,推了推眼鏡。

  「真的很謝謝你。」翼鞠躬,這時外頭的男人似乎又要開啟頭盔內的無線電,「不過,那個傢伙一直放任他在外頭也不大好。」翼的神色突然變了,看著窗戶外頭。

  「嗯,那該怎麼辦?你去還我來?」雷盧問。

  「什麼?哪個傢伙?」勛陽還沒察覺到異樣。

  「我上吧。因為我也想看看現在的自己究竟能到哪裡……」翼說,意味深長的看著外頭。

  「啊?」遲鈍的勛陽還是搞不清楚狀況。

  外頭男人聽到這等人的談話,緊張的立即奔離原地,在林木之間跳躍、穿梭。

  「那就你去吧。別讓他逃了……」雷盧說完,清風吹來,雖然這風非常柔和,但依然讓勛陽張不開眼睛,當恢復視線之時,翼已經消失了,而且窗戶是打開的……


  ─謎之男人─

  「可惡……好不容易讓我聽到這情報,只要一舉攻下這棟房子的話……」男人倉皇奔逃,急促的呼吸,在林木中任意跳躍,突然一腳將他踢了開來,他整人用力的跌了出去。

  「抱歉,不能再讓你過去了。」翼從空中跳了下來,周圍還有著葉子的飛舞,完滿的降落。

  「搞什麼……原來是這個魔鬼啊……」男人爬起,摸摸紅腫的臉頰。

  「魔鬼?」翼懷疑自己的耳朵。

  「是啊,一夕間殺了無數人的魔鬼『安藤‧翼』;帶領四人一起叛變的『安藤‧翼』這樣不是魔鬼是什麼?」那男人說,根本不顧翼的心情。

  此時此刻,沒人明白這究竟有多難受。翼根本不希望自己這樣,但在別人眼中,自己確實是個異類。為什麼沒人能夠明白自己戰鬥的理由,眼前的人,也許毫不知情。魘的計畫是多麼可怕……

  「是啊。我是魔鬼。」翼勉強讓自己冷靜,如果在這個時候讓自己情緒爆發,只會讓場面變得更加糟糕。

  「那追來幹什麼?你們也都知道我在偵查了。不和我打一場?」男人問,拿出一隻綠色蝗蟲形狀的卡片。不過和那些量產型的並不大一樣,量產型的是圓的。

  「我不想製造不必要的糾紛。別忘記,這裡不是日本。而是和平的一個熱帶島國罷了。」

  「哈哈哈哈哈哈……沒有假面騎士就叫做和平嗎?」男人大笑,翼的表情一抽。

  「這個島上其實紛亂的比其他地方都還要厲害,距離日本島的距離並不遠,但還是沒有假面騎士來幫忙捍衛。說實在的,表面看起來也許很和平,但那些禍害也許都和我們一樣潛藏在山中。這樣是和平?狗屁!」

  「說夠了沒?」劉海蓋住了翼的眼神。

  「啊?」一個肉眼跟不上的瞬步,翼的手肘用力的拐在男人嘴上,血液從嘴巴噴出,一顆牙齒脫落,男人倒在地上,痛苦的叫著。

  「我說──你說夠了沒?」翼故作姿態,這樣子十分可怕。連男人都能明顯察覺,在他身後那強大的黑暗勢力。

  「不對勁……」男人趕緊用上騎士系統,「變身!」裝甲包著全身,如蝗蟲的體態,從那樣子看來,最發達的部分應該就是腳部。

  從以前到現在,蝗蟲最特殊、最擅長的一直是跳躍。如今,這套新型系統的開法就是為了這樣的招示,如果沒有這個,就少了研究的價值了。

  「Rider jump!」按下腰帶上的蝗蟲,在騎士的腳步出現了類似彈簧的東西,從腳底發出的衝擊,綠色的衝擊波衝出,騎士跟著波動跳躍,彈跳起來,躍在空中,距離地面居然有著將近十公尺的距離。

  「哦?」翼張大眼看著,但仍覺得這無法造成什麼威脅。

  這時蝗蟲騎士又在空中使用一次「Rider jump」空中的快速跳躍,往翼衝來。用力撞擊,地面揚起沙塵。

  「呼──看來的確很不錯的系統。」終於看清,翼在剛剛完成了變身,仔細一看,造型有些不大一樣,頭盔上的翅膀又變大了些,原本頭盔上的罩目不見了,取代言之的是雙火紅的大眼。

  他抓著騎士的腳,以騎士的裝甲來判斷,他並不好過,裝甲上頭有著多處的破裂處,不斷掉落,綠色的裝甲……

  如果去掉裡面的人不說,來形容這套裝甲只能用四個字──「破銅爛鐵」。

  翼放下他,沒多說什麼,往上一個跳躍,看見離這不遠的海岸線處,還有八名騎士正往此地前來。

  「我看──往後的日子不好過囉。」說完,翼在空中用力一個踏步,往八名騎士的方向奔去。



  ─翼的日記─

  抗戰第一日。

  今天是和學園正式對抗的第一天,也許有人會想問我為什麼要寫上這篇日記?其實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無聊。今天先是新型騎士系統,再來又一舉面對八名擁有騎士風格的騎士。

  其實我並不想和他們打,我甚至懷疑雙方是為了何種理由而爭鬥。

  我真的認為沒那個必要,不過他們還是義無反顧的和我打了起來。我盡力了……最後幸好有雷盧的援助,不然我一定慘死在他們手下。

  不過我想……明天一定還會有場硬戰。

  唉──真煩人,實在搞不懂為什麼要這麼做。

  如果可以,我也想繼續回學校上課。甚至,我想變回普通人的生活。

  其實很多人都不懂,擁有強大的力量,未必是件好事,現在的我,想必是最棒的例子。

  我有了力量,那又如何?同伴老是受傷,我也一樣。許多人都和我們對抗,也許再過幾天,就能夠看到我們的懸賞單了……




  抗戰第二日。

  今天更是累人,我也開始懷疑起這樣的日記習慣能夠撐多久。

  我和雷盧今天依然得和那批人戰鬥,而凌音和淮他們的情況還是沒有好轉。

  唉──今天數量又多了,這回來了大概十三個騎士。

  我們叫勛陽將所有的門緊閉,別讓任何人靠近這。

  雙方,就這樣在森林裡展開一場廝殺。我很幸運,至少我的傷算是輕的。頂多斷了幾根骨頭,不過都是那種不大重要的骨折。

  雷盧就不好了,戰鬥到一半,他斷掉的手又隱隱作痛,對方居然就利用這點乘勝追擊,搞得我們差點死在他們手裡。

  最後勛陽還是派了女僕們來幫我們,難道他不知道,如果這樣來幫我們,自己也有可能陷入危險之中嗎?

  不過因為有了女僕的協助,我們暫且逃過一劫。

  這樣讓我更加肯定這些可愛的女孩通通是怪物。

  我嘗試使用新的招數,但還是沒有成功,我知道,這是個很強的招數,如果成功的使出,絕對沒有人能夠抵擋的……




  抗戰第三日。

  不行了,現在連拿筆我都覺得困難。

  如果繼續戰鬥下去,我一定會提早三十年倒下。

  現在不只我,連雷盧也想寫日記了,但他的理由讓我覺得好笑,居然是說這樣可以讓後人知道我們偉大的功績。

  不過才拿筆不到兩分鐘,他就放棄了,因為現在的他,除了大劍,什麼都拿不起來。

  而我?手打得都長繭了……很可怕吧,我不知道對方是哪來的兵力和精力。

  但我對自己的實力更加肯定。

  現在的我可能可以和「皇家七騎士」匹敵了吧,當然這只是揣測。

  不過我不相信有人可以跟我一樣,每天和一大堆騎士對打,打到晚上都還不一定能停,現在戰況又更加慘烈了,這回我們居然在城市裡打了起來,不過這還好,因為其他居民都還以為這只是電影。

  一堆人在旁邊圍觀的感覺真是有夠幹,反正這是日記,罵點髒話應該沒關係吧?

  還記得有個白目的高中生說:「現在的電影特效作的還真像,連血的味道都一樣呢。」

  他都不知道,那是我的血啊!

  難道真有人這麼笨,連假血、真血都分不清楚?

  雖然今天凌音醒來了,不過淮和海銘的傷都挺重的樣子。

  我和她沒有多話,因為我都在忙,吃飯的時候也一樣,我連飯也沒吃,身體早就累壞了。

  這麼多天接連的戰鬥,再繼續下去……我恐怕會殺了人吧……



  抗戰第四日。

  第四天了……今天真值得慶祝……

  我知道自己的本質沒有變,至少我還不是殺人狂,但今天的我真的殺人了……

  一個騎士,從背後襲來,我再也安耐不住,我如果再收斂自己的拳力,絕對會早一步被人家幹掉。

  我成功使出了那招。

  很可怕,半個城市被我毀掉,儘管我已經盡量將力量給縮小了。

  雷盧當場愣住,你問凌音?我不會讓她看見這樣的我的。

  我的想法只有……幸好只有雷盧看到。

  而那些騎士?我想不死也難……經過這樣的一次寶貴經驗,可以猜到明天的人一定又要多了。

  最後……抱歉,我知道不會有人看所以我才會想罵。

  幹!!!!!!!




  抗戰第五日。

  對,我快瘋了。

  不過很幸運的,淮和海銘可終於醒過來了。

  這都該感謝凌音,要不是有她的治療能力,他們可能得再睡個三百三十五天。

  不過我真的快瘋了,不騙人,現在和那些騎士的纏鬥搞得我一個頭兩個大。

  而淮和海銘也很快振作起來,他們說明天就要去幫忙,雖然我嘗試阻止,但他們仍堅持著。

  我實在懷疑他們那樣的身體,能不能夠像我一樣撐這麼久。

  其實我不一樣,我不算個人。

  對,以這樣的狀況來講我真的不是人……

  今天他們還提到過,無法使用強化系統,理由是什麼我不知道,我也不怎麼想知道。

  因為現在我的腦海盡是殺戮,連寫個日記都能聞到手上有血腥味。

  你說這是不是瘋了?



  抗戰第六日。

  第六天了……現在該說什麼?進攻結束了,從今天開始就沒有了。

  這也正好有個機會讓海銘和淮都窩在別的房裡。

  裡頭不時傳來變身的效果音和強化系統的效果音。

  但有個東西多了,兩人的叫聲和撞擊牆面的聲音。

  好幾次我都想破門進去看看,但他們卻老在門的另一端壓著不讓我進去,我想這是為了不讓我擔心吧。

  因為沒有戰鬥,雷盧也決定好好放鬆自己,接著趁著空閒去研究強化系統。

  凌音也是,似乎是對上次使用強化系統身體會感到無比疲累的缺點設法改進。

  就只有我沒有……

  我只是看著電視,看著新聞的報導,「多名騎士在街上進行纏鬥」。

  真棒的標題,我上新聞了。

  喔────不,我前面那幾大段可能都要修正。

  因為他們來了……






  真累……打完了,也許你會想問紙怎麼那麼髒?

  但沒法子,這次戰鬥更加的慘烈,他們派了大概二十幾個騎士來攻擊我們,雖然海銘和淮這次也出戰,我們依然沒有扳回劣勢。

  這回不只雷盧了……連凌音、海銘、淮,都沒有一個好過的,甚至連勛陽都拿出槍械幫忙掩護了。

  住在這的居民可能會被這些紛紛擾擾鬧得煩人吧……

  換作是我我也會。


  ─抗戰第七日─

  不得不承認,我真的累了。

  今天確定沒有敵人,有了昨天的經驗真的讓我怕到,害我現在到了凌晨2:00都還不敢睡。

  啊!抱歉,這是第八日了。

  許多年輕朋友也許會想說才2:00,不過這樣的生活也可以換你來過看看,現在2:00我就認為我快死掉了。

  什麼狗屁熬夜,糟糕……我越來越愛罵髒話了。

  說真的,這樣的生活我真的過累了……

  如果可以,我真的有股去鄉下隱居的衝動,只可惜……現在的我們不會有這樣的地方。

  我……會一直帶著這日記本。

  我會紀錄所有我喜愛的名言謹句。

  今天是第一天……

  「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情。」其實我不是很愛,只是現在的我真的做到了……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500 筆精華,08/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