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523

十二天經 (九十一) 櫻之谷

樓主 作者 tom747200

(九十一)櫻之谷

 

  櫻晴明走上一條山道,這時天色已經全黑,所幸風雪也停,趁著星月之光,櫻晴明尚可辨路而行。背上的向日若早已昏睡,遠處傳來的山狼呼嘯聲與自己踏在雪地上的聲音混在一起,更顯得群山空寂。背上的向日若早已沉沉睡去,櫻晴明感覺向日若呼吸低淺均勻,一時未有大礙。

 

  再走數里,遠方出現一堵好大山壁。這山壁總有數十丈高、黑壓壓的,上面長滿亂草亂樹,月光之下,顯得極是詭異陰森。櫻晴明負著向日若往山壁走去,在一座奇怪山石前停了下來,這怪石有一人多高,櫻晴明心想:「隔了這麼多年,這怪石還留在這裡,裡面卻不知怎麼樣了?」他繞過怪石向東走去,心下暗算腳步,待算得七十七步後,見一叢亂草荊棘,取出隨身攜帶的小刀把亂草荊棘割除了,山壁後露出一個可容人進入的隙縫。櫻晴明深吸一口氣,揹著向日若走入隙縫之中。

 

  隙縫出時甚是窄小,十餘步後漸漸寬廣,總容得五六人並行。櫻晴明抬頭一看,二邊山壁高高向上伸展,把天空擠成了一條線,月光就著這條細線般的隙縫照了下來。原來這隙縫介於二大片數十丈高的山壁之間渾然天成,若不割除外口的雜草荊棘,難以想見山壁之後另有此一通道。隙縫底部佈滿了薔薇輝石,在月光反照之下發著淡淡的嫣紅光暈,使得整個通道裡面一片怪異莫名的紅光。

 

  過了約莫一個時辰,漸漸可聞芳草鮮花之香,通道遠方漸漸出現一片光亮。櫻晴明加快腳步,忽然走出通道,只見眼前豁然開朗,出現一座方圓數十里的山谷,山谷裡到處都是櫻樹,樹上開滿櫻花。這時該當隆冬,櫻花本來不該在此時開放,可是谷中溫暖,便有如盛春一般,櫻樹之間處處鮮花香草,與山壁外的淒冷寒酷有如天壤之別。野花處處、芳草戚戚,溫風送暖,隱隱傳來遠處流水之聲,谷外雖是酷寒,谷裡卻是春暖花開。櫻晴明走了一夜頗覺疲累,找到一塊乾淨的大石,把向日若放在石上,自行坐下休息。

 

  谷中既然溫暖,向日若臉色便不如在谷外般蒼白。櫻晴明見她熟睡,這才仔細端詳於她,見到她白玉般的雙手枕在臉上,長長的睫毛垂了下來。雙頰雖失血色,卻仍然艷麗不可方物,待見她櫻唇微微抿了抿,櫻晴明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想:「想不到她長得這麼好看…」又看她胸膛起伏、雙腿併攏捲曲,少女體態真是說不出的動人。這時天色將明,正是青年男子情慾最旺之時,櫻晴明把臉靠近了向日若,心道:「我親一親她,她絕對不會知道…」轉念又想:「她是萬金之體又怎樣?老子要親便親,妳現在又能奈我何…」「不行!我櫻晴明是何等樣人物?大丈夫應當光明磊落,我豈可效那無恥小人、行寡廉鮮恥之事…」

 

  他心中天人交戰,這時靠向日若僅有數分,聞到向日若的鼻息,只覺吐氣如蘭,眼前所見是一張秀美絕倫的臉。心中又道:「反正她平時已看我不起,若不趁此時親她一下,多少也佔點便宜…可是…津津…」正當想起遠藤惠津子,只聽向日若悠悠道:「小鬼…小鬼…你不要跟著那嬌滴滴的武藝侍去好不好…我要你陪在我身邊…」

 

  櫻晴明大吃一驚,見向日若翻了個身,依然雙眼緊閉,才知道她是在說夢話。略一沉吟:「小鬼…不就是我嗎?那這『嬌滴滴的武藝侍』又是誰?幹嘛叫我別跟了她去?難道是指津津?」向日若又道:「我已經不是國師了…她又漂亮、武功又好、又是德川家的小姐…我怎比得上她…你跟了她去…我就孤伶伶的一個人…」接下來向日若說的話都是胡言亂語,櫻晴明心中百感雜陳:「難道…這個向日姑娘對我…對我…」

 

  一時不敢再想下去,見向日若眉頭一皺,顯然牽動內傷痛處。櫻晴明拍了拍她的肩頭,終於忍不住在她左頰上輕輕親了一下。覺得她的臉有若火燒,摸摸額頭,竟然燙得嚇人,這才驚覺向日若傷勢之重,實在超乎自己想像。原來當日向日若雖曾同樣被周天法玉森以『六軍僻易』之術封住法力,卻不向這次以自身功力衝激封咒強加施法,向日若強以真力衝撞封咒之下導致擠身內臟已然嚴重受損、加以連日奔波勞頓,又在山道受了風寒。櫻晴明緊緊握著向日若的手,隱隱感覺正有絲絲微弱真氣正從她指尖流出,櫻晴明大吃一驚,忍不住全身發顫,腦中一片空白。

 

  「這…這是…散功啊…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櫻晴明頓時想起當年在櫻門習藝時星月師兄所告誡過他的一番話:「『櫻門』陰陽師的法力獨步天下,然而『功在人在、功亡人亡』。所有陰陽師在元壽將盡歸天之時,全身功力必得散去,受那散功之苦。此時若無傳人接承陰陽二氣及全身功力,必將受盡散功時全身萬蟻咬嚙之苦,初時由四肢指尖散出真氣,到後來全身毛孔、雙眼雙目都會散出真氣,數日後真氣散盡繼之以血,待得鮮血流盡這才死絕,實是慘不堪言。是以陰陽師們在世之時,便已覓得資質人品俱為上乘之法力傳人,除了把櫻門獨門法力傳承下去,自己也得安心仙去。這是櫻門得保無敵於天下的法門,卻也是櫻門人才凋零的原因。」

 

  櫻晴明心中一酸:「原來…原來小若竟然傷重不治,她年紀幼小,竟然就要這樣死去…而死前又得受這麼大的苦楚…別說谷中無人可受她散功真氣,便是有人,幾日之內又怎來得及準備好接後她的法力?」要知接承櫻門法力之人需得已精通『四方術』、習得『真理之書』者方能承襲,所以陰陽師們尋得傳人後便令其日夜休息基礎陰陽法術,便是為了傳功之時,傳承者已有萬全準備之意。

 

  他脫下向日若鞋襪,輕輕摸著她花瓣般的腳趾,果然趾間有絲絲冷氣不斷流出,正是陰氣走地、陽氣走天的現象。他看著向日若花朵般的臉蛋,心中又氣又悲,忍不住流下淚來。淚水滴落向日若的臉蛋,她睫毛微微一顫,眼睛睜了開來:「這…這是哪裡?」

 

  向日若想要坐起身子,卻是全身乏力,櫻晴明扶著她坐了起來,向日若這才看清四周一切,忍不住讚道:「哇…這裡好漂亮!這是哪裡啊?」

 

  櫻晴明急忙拭了眼淚,說道:「我們是在三輪山的一個支脈,這裡是櫻之谷。」

 

  「櫻之谷?我從來沒聽過這個地方…冬天的山上,怎能有這般景致?」

 

  「嗯…聽說過去十餘里外聽說有個火山,整個櫻之谷地底都是熔岩熱脈,這裡地氣奇暖,所以終年如春…」

 

  「火山…很大嗎?」

 

  「我沒去過…那裏是櫻門禁地…」

 

  「櫻門…我已經不只一次聽說過這個名字…」向日若想起自己曾聽周天法玉森說起過櫻門的事跡,她看谷中這仙境般的風景,忍不住下去行走。櫻晴明正要相扶,向日若卻擺了擺手示意不用,她踏在柔軟的草地上,青草的草尖微微刺著她赤著腳的腳底,感覺十分舒服受用。向日若聞著鮮花香味,一陣風吹來,片片櫻花落在四周,她伸出手來接住了幾片掉落的櫻花瓣,一隻蝴蝶停在她的手上,向日若畢竟是女孩心性,忍不住道:「好可愛…」

 

  「嗯…這裡真是很美…」

  櫻晴明轉身過去背後的小水塘,在花葉間掬起一捧水來送到向日若跟前,向日若低著頭喝了。感覺她柔嫩的下巴輕輕抵在自己的手上,櫻晴明忍不住心中難過:「這樣美麗的身子,再過幾天便要死亡…是不是數十年後,我也會成為一堆枯骨…」

 

  向日若抬起頭來望向遠方,幾滴清澈的水珠還留在她的臉頰上,她靜靜的看著櫻之谷的風景,良久良久,這才說道:「我…我快死了…是嗎?」櫻晴明不敢回答,過了一會兒才道:「沒有…你不要亂想…」他嘴裡雖然這麼說了,心中卻知道這是事實,他語意不誠,向日若如何聽不出來?

 

  「謝謝你帶我來這裡…我能死在這裡,也算是一種福氣…」

 

  「妳…妳別這樣…」櫻晴明知道她命不長久,聲音也不禁哽咽了。

 

  「哈…小鬼…我剛剛睡著時,夢見你偷親我了…你老實說,剛才是不是趁我睡著時佔我便宜了?」向日若個性剛強,雖在逆境卻也不願低頭服輸,便把話題轉向別處,只是她畢竟是年輕少女,雖然強做歡笑,眼淚卻忍不住流了下來:「我…我…」終於忍不住失聲悲哭:「我全身力氣都在失去…感覺連呼吸都快要沒了力氣…我…我不想死…」

 

  櫻晴明急忙握住她的手道:「小若…妳別傷心…」

 

  「你不要離開我…我一個人好害怕…」

 

  「別害怕!我會一直陪著妳…」櫻晴明把向日若抱入懷中,覺得她柔軟的身子正在顫抖。向日若又哭了一會,這才低聲道:「阿明…謝謝你…」這是向日若第一次沒有叫櫻晴明『小鬼』,櫻晴明也是第一次收起嘻笑怒罵與之相對,二人都是第一次卸下心防,誠意以待。煞時之間,二人都感覺到對方明顯與以前有所不同,一個是感到對方對自己迫切的依賴,一個是感覺對方對自己的真誠關愛。這時二人忽然間心意相通,二人已經不需言語;二人這般靜靜抱在一起,已經勝過世間千言萬語。

 

  好久好久,二人這才分開,互相看著對方的臉,都覺對方說不出的可愛。只是想到向日若只剩數日之命,心中不禁悵然。櫻晴明道:「我們不出去了,便在這山谷中待下去…」

 

  「好…」

 

  二人已經決定,就算只剩下幾天,也要好好的過完這幾天。二人手牽著手在花間走著,真是片刻也不願分開。向日若走了一會漸感氣喘,櫻晴明雙手扶住了她,他心疼向日若,在她雪白的臉頰上親了一親,向日若微微轉過頭來閉起眼睛,二人嘴唇正要靠近,互相聞著對方氣息。只覺這櫻之谷就是天堂,二個陰陽師緊緊擁抱,互相吻著對方。耳中似乎還能感到遠處傳來樂曲琴聲,過了一會,只覺琴聲越來越是清晰,櫻晴明這才驚覺不是幻覺,低聲道:「妳…妳聽到了嗎?」

 

  「有…原來琴聲是真的…我以為我幻聽了…」

 

  「這櫻之谷的所在應當只有我櫻門中人知道,怎會有人在谷裡面彈琴…」

 

(待續)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