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640

【小說】神道天晴傳-第一卷-初翔之翼 之一

樓主 天道寺 彌生 sheer2130
信長の野望-神道天晴傳

  此傳,是在戰國亂世之中,一位巫女與夥伴們活躍於當代的故事……雖然至今仍無法考究其歷史真實性,但……對某些人來說,或許是一段不可抹滅的記憶才是……



  「在這世上……真的有和平無爭的樂土嗎?」

  「如果有……我很樂意前往……」

  「哪怕是失去一切……」


第一卷 初翔之翼 之一

  時間是盛夏之晨,空氣與心情都有相當熱度的季節,一切都如往常般平和,除了某個地方之外……

  「喝!!」

  吶喊、疾走聲、棍響,徘徊在神社的內院中。

  「嘿呀!!!」
  「左邊是嗎……?不行,妳的攻擊太容易被看穿了。」

  話才剛落,接著便是一道撞擊聲。
  身著紅裙白服的少女整個人倒在樹下,黝黑秀髮散亂地覆在她稚嫩的臉龐上,手中的長棍早已不知被打飛到哪去了。

  「好痛……就不能小力點嗎?時深師父。」
  「那只是我一成的力道而已耶,很小力啦。」

  走近少女的人看起來並沒有如預料中成熟,反而像是九、十歲,懵懂無知的女童,但她那銳利的眼神卻不是這年紀該有的。

  「看來妳還得需要磨練好些時間呢,小樁。」喚名時深的女童邊伸手拉起少女邊說道。「再練習一下吧。」
  「是!」

  少女的名字叫天野 樁,是豐原神社的新參巫女,十六歲。

  (照昨天學的攻法吧…)

  樁站穩腳步,雙手緊握著棍身,與女童對峙著。

  「以突進為虛招……然後攻擊對手可能露出的弱點……」

  輕念要訣,剎時,快速出招。

  「太慢了點……」時深輕轉手腕,用自己的棍子將襲來的直棍撥開,並朝樁的背後輕輕補上一掌。
  「唔!!」
  「重新再來一次。」
  「是!」
  
  時深,豐原神社的權宮司(權宮司:副掌管神社之人,),同時也是訓練神職們基本武術的師父,年齡不明,一切的資歷也都是個謎。
  又經過了二刻,兩人交手近十餘回合,勝負相當明顯,小樁氣喘噓噓地蹲在地上,衣袖沾滿砂土,時深則是連一步都沒動過。

  「這樣就不行了嗎?」
  「呼……呼……還沒……還沒呢!」

  正當不服輸的小樁重新擺出攻擊姿勢時,一道拉開和式紙門的聲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喔?才卯時初(大約早上五點)就練得這麼勤快啊。」

  出現在走廊上的女性,全身曳了件亮金緞布所編成的長袍,純金的小禮冠搭配著白銀髮絲更顯得相當華麗。

  「啊……斎女大人,您早啊。」
  「妳也早啊,小樁。」

  一見到她,樁當場行上標準的九十度鞠躬禮。
  相較於天野,時深僅將棍子架在肩頭,微微地點頭。
  樁所稱呼的斎女大人,正是該神社的宮司-早乙女 月華;年僅二十五歲就登上殿前之位,無論是神禮和武樂都已非常出神入化,被稱做「月夜姬命」。

  「平常很少看妳在這個時候上殿呢,有什麼特別的事要辦嗎?」

  時深會這麼問有她的理由,此時除了自己還有被叫起來練武的小樁外,其他神宮人員和巫子巫女們都還在夢鄉之中,連月華宮司也不例外,就算被吵醒,也會倒頭再睡。

  「呃……沒什麼……」

  月華走了幾步,略微沉思,接著又回頭看著兩人。

  「先去梳洗一下,四刻後再來前殿找我,我有件事情要託付給妳們。」
  「是!」
  「四刻!?這麼長的時間妳要做什麼?」
  「在前殿沉思。」

  很簡潔地留下一句話,月華拖著金緞袍消失在長廊的轉角處。

  「師父,妳知道那是什麼事情嗎?」小樁在女童的耳邊輕聲問道。
  「呵……師父可不是神仙,哪可能什麼事都知道。」時深調皮地敲了敲她的額頭。「走吧!去洗個澡也好。」
  「喔~!」

  於是兩人便往浴場的方向走去,也期待著宮司大人所賦予的事情到底是如何呢?

  (四刻後……)

  月華、時深和樁對坐在神社的前殿中,早乙女依舊在閉目沉思,時深從坐下後就沒再發過聲,靜靜地凝視月華的雙眼,好似等待獵物露出剎那鬆懈,然後奮力撲襲的山中猛虎。
  也許等待在她們眼中算是家常便飯,但對年輕的新參巫女而言是相當折騰的事,小樁從入殿後就一直注意擺在宮司面前的一只雙層錦盒。
  那是個非常高級的錦盒,盒身滿是精細雕刻後再押上金箔的高級工藝花樣,不禁讓人想好奇地去打開它。

  「那個……這就是......斎女大人要託付於我們的東西嗎?」率先打破沉默的,想當然是天野。
  「小樁,打擾宮司是不對的,快點道歉。」
  「啊啊……抱歉,我竟然……真是非常對不起!!」

  時深的語氣中雖沒有帶任何憤怒,但樁早已嚇得整個上身都貼伏在地,完全不敢抬頭。

  「沒關係,抬起頭來吧。」月華緩緩睜眼說道。「正如小樁所說的,這次要拜託妳們將此錦盒交給那古野城的織田上總介大人。」
  「上總介……那個吉法師!?」銀髮女童驚呼。「幾年前那笨蛋跑來社內比賽爬鳥居!弄得神社烏煙瘴氣的,妳還要送東西給他!?」

  面對時深如此猛然的反應,早乙女還是微微地頓首。

  「……唉……好吧,我跑一趟就是……。」

  女童抓抓頭,一副〝敗給妳了〞的表情。

  「那個……」好不容易找到插話時機的樁道。「這麼重要的任務……似乎不該是我出去礙手礙腳的……樣子。」
  「新參巫女-天野 樁。」
  「呃……是!!」
  「這是實習~。」月華突然將臉湊近,輕聲地說。「得好好表現才行唷。」

  神社的最高領導人都已經下了如此決定,小小的新參巫女自然也只能點頭接受……

  (辰時初 豐原神社參道)

  三人行於參道,頭頂不時有天光從滿是樹蔭的間隙打落於幽暗石階上。

  「出村莊後,只需要花上兩天時間往東北方走就可以到那古野城了。」宮司說。「晚一點沒關係,但請妳們務必在第七天之內送達。」
  「七天!?有必要花這麼久的時間嗎?」時深問道。
  「單純是怕出意外……」

  月華淡淡地帶過這句話,似乎不想讓走在前頭的小樁聽到的樣子。

  「意外…是吧……」

  在女童喃喃自語同時,三人也來到了參道盡頭。

  「我就送妳們到這裡囉。」
  「嗯,那我們出發了。」
  「路上請小心。」

  目送時深和樁遠去後,年輕的神社宮司從袍袖中掏出一張人型符紙,輕輕用指頭在其上劃了兩下,符紙突然像是活著般,往兩人的方向飛去。

  「拜託妳們了,時間的巫女和未來的新星……」

 (大道村 街道)

  辰時的村中其實已有不少人醒來,開始一天的工作,商家們拉開大門準備營業,農夫挑著菜籃往市集的方向走去,賣魚郎更是早早就準備好新鮮的魚貝等顧客上門。
  比起神社的寧靜、莊重,村裡的氣氛顯得十分熱鬧,雖比不上大城繁華,但論朝氣可是足以分庭抗禮的。

  「早安~時深師父。」

  打招呼的是吳服店的老闆娘。

  「早啊,花野大姐,今天似乎比較早開店呢。」
  「嗯…因為我家丈夫今早去城裡批布料啦,反正都被馬車聲給吵醒了,索性就起來開店囉。」
  「原來如此……」
  「那妳們呢?看起來是要去外地的樣子。」
  「呃嗯……受斎女大人之託,我們要去送樣東西給上總介大人。」小樁說。
  「喔……要去那古野城啊,那裡最近都有野盜跟試刀者在途中襲擊旅人,搞得大家人心惶惶的,可要小心一點啊。」
  「謝謝提醒,我們會注意的,那先走囉。」
  「祝兩位一路平安。」

告別了吳服店的花野後,時深與樁又繼續往村外走去。

  「倒是……師父。」
  「嗯?」
  「您似乎不怎麼喜歡上總介大人的樣子……。」

  一想起方才白髮女童在前殿的舉動,天野還是不禁問道。

  「也不是說不喜歡…….但他那幾近瘋狂的處世作風,實在讓人無法接受,即使死在本能寺……」
  「死在本能寺?」
  「喔…沒事……我隨口說說的。」女童搖搖頭。

  接下來的路程,兩人便是一陣沉默,只是師父最後那句話卻直在小樁的腦海裡迴盪著。

  (上總介大人……死在本能寺……?)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