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創作】戰國浪漫傳 卷之六十六

樓主 zeam
卷之六十六

錯過了昨晚的大好機會,可惜萬分的疾風丸,只好退其次的摟著楓入睡,但雖說是退而求其次,但對他來說這樣摟著楓入睡,到還是第一次呢。

但是佳人同席,他卻反而睡得不安穩……

「二當家……」

「難鬼之禍就靠您去阻止了!」

「加油喔,我們都相信你們一定辦得到的。」

「可不要讓自己留下後悔喔。」

因為在睡夢中,他似乎聽見了朔、風、飛、火四月四人的寄託。
只是隨著他們四人的笑臉慢慢的消失,矇矓間也從睡夢中醒了過來,昨夜的狂歡似乎已經在善的難鬼們離去後,恢復了寧靜。

「夢……嗎?」

疾風丸看著懷中仍熟睡的楓,輕輕挪動她的身子,好讓她舒服的躺著並將衣服蓋在她身上,才悄悄的離開房裡。

來到被櫻花樹包圍的院子的他,靜靜的站在那不發一語的抬頭看著那泛白的櫻花。

「把她丟在房裡,不怕她醒來找不到人嗎?」

打破寂靜的一聲,緩緩來到疾風丸身旁的雪風丸也站在那看著如雪般的白櫻。

「大哥……」

「在想些什麼?」

「剛……我夢見朔月他們幾個了……」

「是嗎……」倆個有點相似的臉孔,平靜的表情下,卻同是陣陣的愁緒,「要不是他們四人的犧牲,大部份的村民也不可能會得救的!只是,他們八個人那曾被村民們傳開的「寧靜的八月夜殺了」也成了絕響。」

「是啊,那時他們還一直被平太那群小鬼纏著,吵著要知道那晚發生的事情。」

「呵呵。」

倆人笑笑,但擠著的眉心中,卻透出了……一個淡淡的「苦」字。

「不過……疾風丸,你夢見他們時是怎樣的表情呢?」雪風丸看著疾風丸。

疾風丸回想一下,也轉頭看向雪風丸,笑著,「笑得很開心呢!」

「你們兄弟倆七早八早在那對著彼此笑的那麼開心,是會被誤會的唷!」

倆人轉身,只見奈緒子緩緩朝他們走來,「還是說你們倆兄弟本來就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呢?」臉上的笑容十分詭異。

「我看妳才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另一個聲音傳入,是牽著亞彌的手緩緩走來的總一郎倆人,他那張嘴仍愛戲弄人。

「唷唷,」奈緒子當然也不甘勢弱,「有不可告人秘密的……」看了眼總一郎手上牽著的亞彌,那臉上泛紅一片的羞怯模樣,眼神變的得意嘴角也跟著一勾,「應該是你們倆個吧?」

「哈哈,」總一郎笑著裝傻,「彼此彼此囉,」身旁的亞彌羞得是把頭壓得更低,看來昨晚大概真的是個令人臉紅心跳的夜晚了。

「妳跟阿藏昨晚……不也有個什麼嗎?」

「啊!?」奈緒子自掘墳墓,頓時臉也整個漲紅,看來她也是相同……

「在別人背後說人是非,這不該是你這御手洗會長該有的氣度吧?」風雷藏也冷冷的走了過來。

「哈哈哈哈。」總一郎又笑了。

而看著他們,雖然不願去破壞此刻的氣氛,但雪風丸還是趁所有人都在時,談起了龍老所提及的事,「總一郎,那個龍老說的話,你有何打算?」

「光靠我們七人要對付一群難鬼以及那在沒多久就即將重生的紅葉,龍老他們這群善鬼的力量是必要的,但是雖說是善的難鬼,但多少還是得提防著,不然到時在被人從後面捅了一刀可就不是那麼好玩的事了!」

龍老說的話固然讓人覺得有感,幾百年來歷經多少次的破封,又面臨多少次的封印,久了真的也會厭倦的,但就算在怎麼同情祂們,難鬼畢竟還是難鬼,對總一郎這個心思較沉的人來說,還是對祂們多少提防著,也許醜話說在前,狗是不是真的改得了吃屎還不一定呢。

「倒是…雪風丸當家應該也有什麼辦法吧?」總一郎回問。

「就如總一郎所說的,善鬼們的力量我們得好好利用,至於總一郎所提防的事情,這也是我所擔心的,就我所知的也只限於難鬼區分善惡這件事而已,所以我們多少還是得提防點,」雪風丸看向疾風丸,「尤其是疾風丸,你算是我們之中同時兼具有攻擊、防守、速度三方面的人,在加上巫女們通常都是由你在守護著,所以若他們真的另有陰謀的話,你應該會是他們首要的目標!」

「嗯,這點我明白。」

「所以說我們就是將計就計囉?」奈緒子問著。

「嗯,另外,除了利用龍老他們的力量外,我們還得計劃一下有關我們六人的任務!」雪風丸說著,並看向亞彌,「這部份,我想……由亞彌這繼承智之翼的人來判斷,應該會比我來得好些!」

「這…這怎麼行……」亞彌有點訝異雪風丸會把這事丟給她,「雪風丸當家!我,我根本就沒……」

突然被托以重任的亞彌臉色慌張不止,見狀,總一郎摸摸她的頭報以一笑,「雪風丸當家既然會把這編制的任務交給妳,不就表示他信任妳的能力嗎?更何況妳從小不也看了不少的兵法書不是嗎?所以相信妳自己的能力吧。」

「嗯……」看著總一郎的笑臉,亞彌羞的低著頭紅著雙頰,走至一旁撿起掉在樹邊的櫻花樹枝,並在走回總一郎身邊,在蓋有沙子的地上先用樹枝劃上兩條隔有一點距離的橫線,「與難鬼的戰鬥我們鐵定沒有任務的戰略可以使用,想必一定會是兩方正面衝突,」接著又在兩線之間劃了個圓,「若我假設的沒錯,善惡‧之間會是我們兩方最後接觸前的喘息點!」

「這麼說來,我們必須在善惡‧之間裡戰鬥囉?」風雷藏疑問。

「不無可能,又或許善惡‧之間有辦法可以解除掉!」雪風丸回著。

「那我們就以善惡‧之間可以解除掉做假設好了!」亞彌又繼續說著,「到時雪風丸當家,阿藏,還有……總一郎,」但提到總一郎的名字還是不免停頓了一下,讓紅潮更在臉上發燙不止,「你們三人必須配合善鬼們做為第一線的攻擊,而奈緒子姐姐則得位於陣後等待時機!」

「時機?這是什麼意思?」奈緒子對自己沒有親入第一線的安排感到疑惑,「為何我又得退至陣後?」

「奈緒子姐姐,妳先別急,正因為了解妳的能力才會如此安排的,」當然,亞彌會如此安排也有她的目的在,也知道奈緒子會有這般反應,「龍老也說過,在難鬼之首重生前,對我們而言最大的威脅正是酒吞童子,文車妃那些惡鬼。所以當雪風丸當家他們與這些人接觸時,就是奈緒子姐姐的任務了!」

奈緒子一聽,腦筋轉的快的她,當下便明白了亞彌安排她退至陣後的用意,「是要我從後頭牽制祂們嗎?」

亞彌點點頭,並在靠近她的那條線後方劃了個圓,又從圓圈裡劃出幾條直線出去呈擴散狀,「沒錯,站在陣後中央的奈緒子姐姐,擁有靈巧機動性的特質足以靠著新入手的鳳凰雙筒朝四方對惡鬼的大將做牽制,同時也可以支援著其他人,並且還能在最後的主陣前成為一條防衛線。」

接著亞彌又在圈後再劃出一條橫線,「而最後就是本陣了,若我想得沒錯,龍老應該不會親自與惡鬼對抗,所以,」並看著疾風丸,「疾風丸必須在主陣的地方同時守護著龍老跟櫻還有楓倆位姐姐。」

聽著亞彌的編制,雪風丸不斷的點頭,「不愧是亞紀的妹妹,這樣的編制實在高明,首陣由我跟總一郎還有風雷藏做主攻,同時也能達到阻礙惡鬼們的前進速度,再加上中陣又有奈緒子這能遠距離牽扯的幫手在,要是不小心被突破,她也還有辦法近距離的抵抗,而主陣又有疾風丸這全方位的主角在,這樣的編制可真的是攻防一體的鐵壁啊!」

「嗯,不愧是我所選擇的人,編排的很棒喔,亞彌!」總一郎也加入讚美的行列,但他的讚美就像是甜得不能在甜的糖一樣,讓亞彌聽得是又喜又羞,「而且若在加上龍老那邊的助力,這樣我們應該有很大的勝算在。」

不過風雷藏也從另一個角度去分析,「這陣形的編排不單只有這作用在吧?」並將視線看向雪風丸,「從雪風丸當家跟總一郎所擔心的地方來看,有我們在前陣顧著那些到時與我們一起和惡鬼正面衝突的善鬼們,中陣還有奈緒子可以從後監視,主陣也有疾風丸看守,這樣要預防他們設計陷害我們的機會也大大減少了。」

「嗯,阿藏沒說,我到還沒發現。」雪風丸聽風雷藏這麼一說,再看向亞彌在沙上劃的陣列圖,的確背後也顧及到了這件事,這讓他不禁對亞彌這小小年紀竟有這般遠見感到佩服。

「那我們就照亞彌的編排去……」

「這樣讓各位勞心費神的,」就在總一郎準備下定論時,龍老也在另外五名善鬼的跟隨下走向他們,九尾也身在其中,「我們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們道謝!」

「龍老,」眾人轉身看向龍老們,「不需要跟我們道謝,阻止難鬼之禍本來就是我們此行的目的,但若只是單靠我們七人,力量終究還是有限!」

「若將這件事全丟給雪風丸先生你們的話,那我們善鬼也會不安心的,所以我們這些難鬼也會盡全力的配合你們的,」龍老回頭看了眼身後的五名善鬼,再看向雪風丸等人,「雖然惡鬼們有酒吞童子這些難纏的對手,但我們這邊也有不輸給他們的善鬼。」

「哦?」雪風丸帶著有點懷疑的態度與口氣看向龍老身後的那五名善鬼,「能有傳說中的九尾狐幫忙,那可真的是一大助力啊,而且其他四位想必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打發掉的難鬼吧。」

「呵呵。」龍老只是笑笑。

當下,祂身後一名穿著紅白相襯,並有著桔梗花做碎花樣的吳服的一名女子先是開口,「奴家橋姬。」她那頭將近觸地的長髮,以及那愁悶哀怨的表情,說明了她正是在平安京時期,極富盛名的守橋女鬼「宇治橋姬」,一名苦守那在異鄉喪命的丈夫回來,悲戀一生的女子。

有句和歌:草席上只鋪著一人衣服,今晚依舊再等我的宇治橋姬。

正是被後人流傳,是她那死去的丈夫化為鬼魂唸給她聽的。

「小女阿雪。」接著,一名身穿白色吳服,有著一頭雪白長髮,金黃色雙瞳,清澈的白晰肌膚的美麗女子開口,身旁那微微吹動的霜雪及說話時哈出的冷氣,正說明了她的身份「雪女」。

一個擁有濃厚的傳說色彩,一個只要輕吐一口氣就足以凍死一個人的女子。

跟著是有張似曾相似的面貌的男子接著說,「在下青鬼。」但祂的名字卻是讓雪風丸他們六人感到震驚,也讓他們這才驚覺這男子的長相究竟像誰了。

「青鬼!?莫非你是赤鬼的……」

「弟弟。」亞彌接了眾人驚訝的最後一句答案。

只見青鬼緩緩的點了頭,臉上平穩的表情,沒有一絲的變化,「赤鬼的確是我兄長,但我與祂一點瓜葛也沒有,」反而語氣還十分冷漠,「所以你們殺了祂的事,我是不會向你們追究的。」

這種態度讓雪風丸等人感到訝異,畢竟傳說赤鬼、青鬼這兩兄弟的感情其好,要是其中一鬼被人殺死,另一鬼一定會盡全力殺了對方,死也不會罷休。
但為何,眼前這青鬼,卻是對自己兄長的死極為的不在乎……

「嗯……」這讓雪風丸不禁暗中感到奇怪。

同時,青鬼身旁一名頭頂著貓耳的男子也接著說,「獉!是人類給我這山貓的名字,幾百年了,你們也就這樣稱呼我吧。」他那駭人的貓眼,抖著的貓鬚,彷彿就像會看進他人內心的銳利。

「原來是恐山的妖嗜貓……」亞彌暗道。

原來在她眼前的,竟是傳聞恐山裡專吃被遺棄或是餓死在那的遺體的妖怪,雖然已經精化成人,但彷彿還是讓她聞得到祂身上的那個惡臭……

至於最後一位,絕對可以說是祂們這些善鬼裡最強最冷也是最不容易捉摸的一個,更或者也可以說是最危險的一個,一個傳說中的九尾妖狐。

「在下九尾。」

但,只是短短留下自己的名字,九尾便不在開口。
不過就算祂不開口,那活了八百多年,擁有九條尾巴的傳說妖狐,其故事與傳說早就是家喻戶曉的事了。

「看來龍老這邊也非是省油的燈,各各都不比惡鬼們遜色!」就在九尾話畢當下,總一郎也跟著開口,「到時,就還得請各位多加幫忙了。」

「請各位放心吧,能脫離這樣的日子,我們都已有決心一戰了!」

「嗯。」

「不過,我們大概沒多少的時間了……」龍老攤開手掌,轉世火炬也在掌心上浮現,但那燃燒中的轉世之火卻已經有一半的部份已經呈現了藍色的陰火。

「怎……怎麼會?為何才過沒多久的時間,陰火就已經燃燒過半了!?」總一郎驚訝,「難道……難道是紅葉的重生,發生了什麼變化嗎?」

龍老搖搖頭,「不,你們大概也知道妖魔界裡的時間是靜止的吧,正因為是靜止,所以妖魔界裡並非有像人間一樣的日夜之分,所以你們會覺得轉世之火為何會燃燒的那麼快,正是這原因,若我猜的沒錯,大概再過約你們人間的三到四刻時,就將是紅葉的重生之時了。」

「只有三到四刻的時間!?」時間緊迫讓他們大為震驚,但臉上卻似乎沒有一點遲疑的表現,「還真是不給我們休息的機會啊!」

「你是在怕自己到時後會軟腳嗎?哈哈哈哈~」奈緒子笑的很得意。

總一郎也跟著笑笑,「哈哈,那妳的阿藏也會軟腳嗎?哈哈哈哈~」但卻是將矛頭指向一旁不語的風雷藏。

「喂,軟腳的應該不只我吧?」而難得如此開口的風雷藏,更也難得如此的風趣。

也讓眾人因為他話中所暗喻的對象笑了起來,而且更深覺風雷藏其實有著很強的幽默潛力,甚至還懂得讓眾人把注意力轉到別人身上,讓自己的傷害降到最低。
然而,就在眾人再接著商討了一下接下來所會遭遇到的事情,以及各自首要針對的目標,並又在亞彌的編制下將善鬼們編入剛他們所佈下的編制 之中後,沒多久,僅剩下疾風丸一人靜靜的站在那原先所站的位置,看著先前原本所看的景象。
一點也沒發現身後那躡手躡腳靠近他的人。

「櫻‧花‧美‧嗎?」

一個甜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疾風丸回頭一瞧只見楓笑笑的便摟住他的手臂,並將頭輕輕的靠著,與他齊同看著那泛白的櫻花。

「疾風丸,你說要是可以一直停在這個時候,不知該有多好……」

「嗯……」

疾風丸只是輕「嗯」一聲,便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櫻花,倆人不在言語……

─ 善惡‧之間外 ─

當微熱的藍色陰火佔據了轉世之火約三分之二的部份時,集結的善鬼們也全數聚集在善惡‧之間前,依照亞彌的編制排列著。

前陣由雪風丸、總一郎、風雷藏三人搭配著青鬼與獉帶領著其他善鬼於前方,次陣則有奈緒子與橋姬、雪女和一些不適合做主攻的難鬼為輔助。
至於後方陣眼處,則僅有龍老、九尾以及疾風丸跟兩位巫女及亞彌壓陣。

「我們已經到善惡‧之間了,接下來呢?」總一郎看著那片光亮白幕。

「請不用擔心,龍老會解除掉善惡‧之間的屏障。」

青鬼說著,位在陣眼處的龍老此刻也向前幾步,緩緩的伸直兩手,口中唸著從未聽過的古老之語,掌心中盪出的陣波同時也發出了微微的鳴動,牽引著善惡‧之間的白幕,如流盡的傾洩之泓一般,緩緩的從頂端落回地面。

打通了善惡‧之間的制衡,打開了通往惡鬼之域的道。

但!就在善惡‧之間的白幕落入那片黑暗之中時,眼前竟也……

「怎…怎麼會……!」


----善惡‧之間的分隔線----

這卷悶了點 請大家多原諒~
下一卷將是最高潮的高潮

請各位敬請期待 卷之六十七!!

善惡之戰!神月、天命、守護者!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