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創作】戰國浪漫傳 卷之六十

樓主 zeam
卷之六十

「存在」對於這個世界究竟有多大的影響呢?
對一個人來說,「存在」的意念若是恰到好處便可以讓他找到屬於自己的角色定位,但若是「存在」的意念太淺,則會讓自己就像似空氣一般絲毫無法引起別人的注意,那要是太重呢?
就會像楓一樣,為了追求自己的「存在」而失控。
但不管是「存在」的意念是否太重太淺,任何一個「存在」都是不需要理由的,若真的硬是要給它一個理由的話,那這世界上就有太多說不完的理由了。
再說,沒有任何一個「存在」是多餘的,當然也不會有多餘的「存在」!

何謂多餘的「存在」!?

那是指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樣東西,是多餘的是真的不被需要的,那是一種災禍,一種留戀往返的存在,由人死去後成為鬼又再變化而成的「難鬼」!

- 離百鬼之刻 前 三日 -

平原上,風吹無月,芒草隨風擺得激烈,幾道奔跑的腳步聲,有的慌張有的沉穩,突然間!一道刀光乍起,在這無月的夜裡閃出一道光芒如月亮一般的照亮四周。
那刀,一刀劈開了那慌張奔逃的「百目鬼」,在持刀之人的眼前燃燒,接著煙消雲散。

另一邊,另一道沉穩的步伐飛快踏起,「逃得了嗎?」隨著躍起的炫耀姿態,那直刺而出的刀光,一刀刺進了那驚恐逃避的發鬼又被喚為「邪門姬」的背上,隨著一聲哀嚎後,在此人面前開始從腳底燃燒殆盡化為白骨,接著再化成白灰散在空氣之中。

而某處,一名男子臉上掛著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緩緩的走向那已經無路可逃緊靠著背後那在平原上的巨石,臉上是那很難想像會從妖怪的身上所看到的恐懼,但是男子卻仍舊不發一語的笑著走向他,不!應該說是祂,那個化為一般人的模樣,只不過是祂-「青行燈」的技倆罷了。
接著停下了腳步,緩緩攤開右掌聚起一顆黃色的靈彈,連同青行燈背後的巨石,在祂發出一聲哀嚎後一同轟掉了。

同時一道六角芒星,也在不遠處的後方亮起飛快轉動著,一名持杖的女子,將一隻擁有姣好臉孔的飛緣魔,定在六角芒星中央。
所謂的飛緣魔,據說是被處死的女囚犯的怨念所化成的,有著十分美麗的樣貌,專門吸取男人的精血。

女子看著飛緣魔害怕恐懼的表情,讓她實在無法想像她是隻鬼,「放心,我並不會在殺妳的!」但卻也無法讓她痛下殺手

只得揮舞著手中禪杖,讓六角芒星停止了轉動,嘴裡咒語唸唸有詞,「渡化眾生脫離苦難,渡化萬物前往極樂!是人,是妖,皆屬六道之屬,歸引淨土再受輪迴,受赦生渡罪通往善道!」

一陣渡化之文在六角芒星上開始昇華,燃起的神聖之氣強勁的衝擊著陣央的飛緣魔,原本應該是極為排斥甚至厭惡的感覺,但此刻……飛緣魔卻並不感到痛苦,反而漸漸的感到一股溫暖又似包容的感覺,就像是有雙手在緊緊的擁抱著她,像在母親的懷抱裡一樣指引著她該走往的方向。
讓她那原本美麗卻又猙獰的面孔漸漸的受到感化,平緩了下來。

感恩一視,由衷一笑,眼神中流露出溫柔,「謝……謝謝妳……」隱約中聽得見祂是這麼說的。

大概在這世界上無奈的不只是人吧,曾經也是人的祂們在死後的怨念催化下而成了鬼,雖然短暫的報復或許是痛快的,但報復過後呢?流連於世上,或許對祂們來說更是痛苦與無奈吧……

「來世……再好好做人吧……」女子也說了這樣一句話,便看著飛緣魔在六角芒星中央,笑笑的燃燒殆盡,緩緩的飄向那滿空星辰的夜晚,與四周應和著六角芒星消去後回歸於平靜之中。

「妳還是一樣那麼仁慈,合香!」三名男子緩緩走來,似乎對她解決方式已經習以為慣。

「孔雀,我只是覺得……那或許也不是她的本意吧……」合香苦笑的看著孔雀。

「嗯,」孔雀並沒為她的想法而多加解釋,將話轉回正題,「不過,沒想到深紅之里竟會被這些小鬼給佔據了!」

「難道是從結界的裂縫逃跑出來的嗎?」同行的兜雷也感到疑問。

「不無可能,但假若是,那麻煩可就大了!」

孔雀有了最壞的念頭,要是這些小鬼真的是從結界的裂縫中逃出的話,那究竟還有多少的鬼散佈在整個日本當中?而且究竟裂縫已經被撐開到什麼程度,他們根本不曉得,若只是像這樣的低等小鬼那還好解決,若要是像赤鬼那樣強的鬼的話,那對這世界將會有極大的影響。

「在這擔心也不能解決事情吧?」另一位同行的四護衛-「梟」冷冷說著。

「嗯,梟說的是,我們還是先回去跟主人報告這些事吧!」

眾人留下那不是單靠他們就能解決的事情回到了佐渡島,並將深紅之里受到那些似乎是從結界裂縫中逃出來的小鬼所佔領一事,以及任務達成回報給風間天綱。
而在聽取完他們的回報結果後,風間天綱並不意外這件事,畢竟第一次的神月之力暴走,便讓他多少都有預感結界一定會受到某個程度的震盪,只是沒想到那在意料之外的第二次神月之力的暴走,卻遠遠超乎了他的想像,讓結界因此受到不小的損害而開始在崩壞。
這才是風間天綱所真正所擔心的!

「那些逃出來的小鬼的事等等在談,我要你們做的事辦得如何?」

「主人神算,」四人的任務由孔雀代表回報,「織田信長果然有所動作,在我們銷毀掉重要的文件後,正打算回返時,有五個人也隨後進入深紅之里調查,我想織田信長似乎對我們的出處大概也有個譜了。」

「嗯,他也並非真的是個傻瓜,我相信以他的智慧遲早也會查出我們的身份,現在只希望在離百鬼之刻的這三天,不要出什麼岔子才好。」

離百鬼之刻只剩下最後的三天了,風間天綱什麼都不擔心,就擔心在這最後的緊要關頭出了亂子,畢竟牽一髮而動全身,只要一個地方出了錯那將會導致所有計畫生變,更何況此事非同小可,可是事關了天下蒼生,要是封印妖魔界失敗那將會造成不可預計的災難!
只是怕的是,在這最後的三天………

「那主人,那些流竄在外的小鬼呢?我們該怎麼解決?」

「暫時先擱下,等我們順利將他們送進妖魔界後再行處理也不晚!」

「是。」

「好了,時間也不早,你們下去休息吧。」

「是。」

- 離百鬼之刻前 二日 -

清早,夏風迎面徐吹,晴朗的天空之中,鳥兒翱翔的自在。
一倏白條身影,靜靜的佇立在樹梢上,不發一語的望著遠方,隨著涼風撥動著他的三千白絲。
究竟他在想些什麼?看些什麼?

或許只有夏天那涼入透心的風才知道吧。

忽地,一個甜美的聲音傳入,「疾風丸~」一名女子笑笑的在樹下望著他。

疾風丸蹤身躍下,一手抱起女子後便又即刻躍上枝頭,「楓,妳總是有辦法找到我在那。」

楓笑得甜美又燦爛,將身子貼進疾風丸的身上,把頭輕輕的靠在疾風丸的心窩,「那是因為我聽的見你的心跳聲啊,所以不管你在那,我總是可以從你的心跳聲,找到你。」

「那要是有一天你聽不見我的心跳聲呢?」

楓搖著頭,仍是笑笑,「不會的!因為我會在離你心最近的距離陪著你,」但隨後也稍苦了下表情,「所以你不能離我太遠喔,不然…我怕我會找不到你…」

疾風丸將她摟緊,在她耳邊輕說,「我會的……」臉上終於在那閉起的雙眼,有了甜甜的微笑。
這是自那天解決赤鬼後,臉上出現了冷漠外的表情。

─ 離百鬼之刻 前一日 ─

竹林裡,風雷藏半裸著上身。
臉、身上皆閃爍著那因陽光的照耀而折射出的汗水光芒,那揮舞在林間的小烏丸,在竹上不著痕跡的隨著那瞬動有規律的身子揮霍而過,直到那穿過竹林的身子停了下來,刀尖緩緩指向一旁地上,身上汗水因熱氣而蒸發掉的同時,身後的竹子也才跟著一根根的斷裂,露出十分平整的斜口。

但!就在他喘息的同時,突然闖進的拔刀身影,從那靈巧飛快的速度來看,非是一般平凡的刺客,再看向那舞刀的手勢與刁鑽的刀路更顯此人刀法上的造詣。
只是風雷藏不為此人出現所動,手腕一轉立刀貼背擋下了對方的刀後,身子也跟著朝來者退去,用他的防守逼迫壓制著對方的攻擊,而且那犀利的防守不單是讓對方傷不了他分毫,更反而讓來者無法收手,被他牽引著出招,直到對方反而因為他的防守而漸顯劣勢應暇不及的同時,他才收刀轉身,一付來勢洶洶殺氣騰騰的樣子衝向對方。
就在殺意燃至高點,貼進對方身前的瞬間,風雷藏卻突然收刀回鞘,一把將來者摟進懷裡。

「這樣試探我,萬一我誤傷了妳怎麼辦?小奈……」風雷藏冷酷的臉龐下,難得有這般溫柔的表情與口吻。

而他口中的小奈,那是他私下稱呼奈緒子的方式,是他們倆不會表現在別人面前的親暱,也是他們彼此的默契,任何人也侵犯不了。

「阿藏,難道你覺得你會誤傷我嗎?」奈緒子笑笑,也只有在他面前會顯露出這般的小鳥依人。

只見風雷藏低下了頭,輕輕的提起了懷中奈緒子的下顎,「當然不會。」送上了一吻………

而同樣的,在村子內,坐在屋敷廊下的另外倆人,那沒人打擾的空間,那在風鈴吹動下的寧靜,隨著鳥兒的啼叫,讓他們倆享受在這個時光內。
沒有言語的打擾,只有用那彼此相連的心跳代替了聲音,感受著那不斷傳給對方的存在與安心,只要有一絲絲的緒亂,都能十分清楚的感受到。

「你在擔心明天嗎?」亞彌察覺到總一郎的心亂了,不免擔心的抬頭看向他。

只是總一郎又輕輕的將她的頭靠在自己胸口上,然後輕拍著她手臂就像似在哄小孩子一般,「嗯,說不擔心是騙人的,明天我們就得進入妖魔界了,在那未知的世界裡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我們根本不知道,生死各安天命,這次我一定會顧好妳的安危,不然我一定不會原諒我自己的。」

總一郎的話讓亞彌的心情苦了起來,她明白總一郎對她的那個責任,但卻又不想總一郎只顧著她而不顧了自己,只是感情就是如此,一心一意就都只是為了懷中的那個人而已,只是又擔心著這個責任會變成一股壓力。

「總一郎……我並不怕死,就怕沒法再待在你的身旁而已。但是這不也是我們身為天命守護者的使命嗎?打從我們彼此都繼承了神月之紋的那一刻起……」

總一郎嘆了口氣,「有時候,我總會很自私的希望繼承神月之紋的那個人不是妳……就算是現在也還有這樣的念頭!」

亞彌聽著,將雙眼輕輕的闔上,挪了挪頭的位置靠在那傳來「砰砰」心跳聲的地方,「我也是……」

然後,又讓倆人那有著同樣旋律的心跳聲代替了聲音,讓四周又再一次的歸於寧靜,任憑那徐徐吹起的涼風溫柔的拍打在臉上,帶起倆人的髮絲在那空中相互交纏著,就同此刻的倆人一般,怎樣也分開不了。

於是……時間終於來臨了……
─ 距離百鬼之刻 六刻前 ─

三天,這個代表時間的距離,說真的有些許的微妙,說長卻又短了些,對他們一行人而言,總覺得那在相處的時間似乎一下就過了,恨不得時間能再多一些讓他們多陪在對方的身旁,但是卻又很矛盾的覺得為何離百鬼之刻這三天的時間,竟是那樣的漫長難熬。
如今,數道人影在各懷所思的情況下乘坐著妖鳥,在凜乃合香的隱身幫助下來到了地獄谷的入口。

「好濃的鬼氣……」一落地,總一郎看著那洞口,濃濃的鬼氣不斷的在撲向他們,而再環看一下四周,鬼氣的瀰漫讓四周草木一片荒蕪,那焦黃地面衝上來的熱氣,那遍佈在地上的屍骸,有鳥獸的也有那似乎闖入的愚蠢人類。

這裡,是個混沌的所在。

「實際來到這,才真的能感受到這股鬼氣的駭人!」風雷藏不禁被這濃烈的鬼氣給震懾,畢竟遠在佐渡島時還無法如此的強烈感受到。

這樣的氣息在眾人還未踏進洞裡,便足以讓他們感到心驚,究竟洞內還會有著怎樣的光景在等待迎接著他們呢?
而就在風間天綱的代領下,眾人也跟著尾隨進入洞內,只是那比在洞口更為強勁的氣息,隨著他們的深入越漸增強,讓楓與亞彌下意識的抓緊了身旁那所依靠之人。

「結界,」凜乃合香越覺不對,符紙一抽手印一起,「護!」在他們四周結下一道護身結界,擋開那鬼氣的衝擊。

只是那游離在四周的鬼魂,卻反而因為這結界的發動,察覺到威脅的來臨,開始不斷的衝撞,企圖瓦解掉結界。

「主…主人……」凜乃合香有點擔心這怪異的舉動。

「別讓祂們亂了自己的心緒,沉住氣穩住結界就不會有事的。」

雖然風間天綱一態自若,並不畏懼這些魑魑魍魎,但就在凜乃合香仍舊擔心的同時,櫻在陣內也結起手印,在那方型結界之外再籠上一層半圓護罩,加強了結界的構築,減輕了凜乃合香的負擔。

隨著腳步一步一步緩緩的踏著,心跳卻是加快的跳動,雙眼更是飛快的轉動在四周衝撞結界的鬼魂上,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越是往深處走去,就越是令人擔憂。
一切都是未知,究竟洞裡還有著什麼事情在等待著衝擊他們,又究竟在那妖魔界裡是怎樣的光景……

「我一定得顧好亞彌……」

「就算拼了命,我也一定要好好保護她們」

「我的手,一定會將敵人一刀兩斷的!奈緒子……」

三個男子三個心思,但目標與決心都是相同的,縱使在面對著這樣詭異駭人的氣氛下,絲毫也不受到四周的影響而動搖。
那女孩們呢?大概也是只能如此吧……

「你們的力量暴走,果然讓地獄谷產生了極大的變化了!」

突然,風間天綱停下了腳步。
眾人不解的話意,在隨著眼前的視線落點而明白了,那整個隆起的地面,那原本是立在深淵裂縫的抖翹崖壁上的深紅色鳥居,如今,裂縫合起了,深紅色的鳥居更是高聳的佇立在他們的眼前,被一團黑霧包住並透出青色鬼光。

「這……是什麼意思?」疾風丸終於開口了。

風間天綱看著那深紅色鳥居內所產生的一道像似旋渦般的捲動景象,「原本這裡應該是一條深不見底的山溝才對,而且……這座鳥居應該是垂直建立在山璧上的!」而且有著什麼東西在推擠,扭曲著那股旋渦。

「意思是大難臨頭了對吧!」奈緒子甩開下擺,抽起那綁在左右大腿外側的兩隻短連筒,雖然口中一派輕鬆,但內心卻早已做好應戰的準備。
風雷藏也抽起了小烏丸戒備著,「看來鳥居四周的結界裡,整個空間都改變了!」

「沒錯,神月之力的影響雖然沒有加速結界的崩壞,但是卻改變了裡頭的空間,這下反而比先前還要難處理了!」

「那……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楓擔心的抓著疾風丸的衣袖問著。

但卻聽見身旁的櫻冷冷的斥責她一句,「妳現在才擔心會不會太晚了點?」然後緩緩走上前去,「風間先生,你自己應該有個底了吧?」

「神月巫女的洞悉力果然非同小可。」風間天綱讚賞著,同時轉過身看著所有人,「那在百鬼之刻來臨之前,你們就先收下這些東西吧!」並使了個眼神給兩側的四護衛,在他們四人走上前遞出手上的東西後,才又接著說,「這四樣武器就是為了這一天所準備的!」

眾人一瞧,只見四人手上分別拿著一槍二刀及一對比短連筒還要稍微長一點的連筒。

「這些是……」總一郎再問。

只見拿著長槍的梟,在風間天鋼的講解下走向了總一郎,「這把槍叫「國定光」,我想你應該繼承了你父親的槍術對吧?那這把槍,絕對會讓你有意想不到的發現的!」

接著是走向奈緒子的凜乃合香,「這對連筒叫鳳凰,左右對稱,左邊是鳳右邊是凰,比妳現在的短筒還要長一點,也許剛開始會用不順手,但我相信威力絕對超過於你現在所用的!」

最後是走向疾風丸的孔雀,「孩子,這對雙刀是我很久以前就為你們兄弟倆打造好的,左邊那把刀眼較寬的叫天綱,右邊那把一體成型沒有刀眼的叫琉璃。」

「天綱……琉璃……」疾風丸接過雙刀後似乎在想著什麼,但卻只是放在心裡沒有提出問題。

「原本天綱是要給雪風丸的,但事在眉梢,這雙刀就先交給你了,我相信這把刀會代替你大哥給你力量的!」

所有人在接下了各自的武器後,不免都來回端倪一番,只是看奈緒子看過自己手上的鳳凰時,這也才發現她身旁的風雷藏什麼也沒拿到。

「那阿藏勒?他沒有嗎?」奈緒子急著問,眾人也才感到疑惑。

「你們之前的刀都只是凡鐵,一點也傷不了難鬼,但現在交予你們手上的武器全都具有斬妖除魔的力量,而小烏丸本身就是把神刀只要好好運用一定是威力十足,所以並不需要去換一把其他的刀來多此一舉,」總一郎略解釋著,可是一旁的兜雷也卻拿著一隻籠手走向風雷藏,「不過這籠手給你,戴上他會讓你的小烏丸威力更巨。」

風雷藏接下籠手後便直接套上右手,沒有多回應一聲,而同時風間天綱也再轉身看回鳥居,「離百鬼之刻剩沒多久的時間了,接下來鳥居外的結界會隨著時間的到來而瓦解掉,那時就是你們準備進入妖魔界的時刻了!」

風間天綱凝神看著鳥居的變化,要進入妖魔界的關鍵就在那百鬼之刻來臨的一瞬間。
只要封印一破,在百鬼還未衝出妖魔界時,放出神月之力往鳥居中央劈出一道開口,趁神月之力暫時在妖魔界入口還擋得住那些欲衝出妖魔界的難鬼時進入才行。不過這時間十分的短暫,畢竟百鬼之刻到來時的妖魔界入口是力量最為薄弱的,只要入口一開就得立刻進入,同時在鳥居四周再設下一道新的結界,重新封印住入口,否則難鬼們將會破界而出。

此時 離百鬼之刻前 三刻…………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