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創作】戰國浪漫傳 卷之五十一

樓主 zeam
卷之五十一

無聲的飛行,只有那振翅而馳的雙翼,發出那在天空中的遨翔之風,眾人隨著妖鳥的回歸而安靜,在經歷過一場短暫卻又驚心的戰鬥後,眾人此刻為這少有的平和而沉默。
沒有交談,只有那各懷心思的彼此,而風急徐的打在每個人的臉上。

「快到家了。」

風間天綱一聲,妖鳥在通過佐渡海中線後,降下了高度飛進了本家的上空,同時在當初他們出發的地方放開了爪子上所抓住的風雷藏及疾風丸和楓三人,便化回式符讓牠背上的四人平安的回到地面上。

「歡迎回來。」琉璃子等人一見他們平安,立即迎上前去。

而站穩之後的楓,也與櫻再次重逢時,飛快的奔向她,「姐姐!」緊緊的抱住。

「妳沒事吧?」櫻摸著她的頭,臉上出現難得的笑容。

「我沒事!」楓急著搖頭,開心的臉上,眼角上有喜極而泣的淚光。

「沒事就好,」櫻用袖口擦去楓眼角上的淚水,「妳的力量暴走,讓我十分的擔心。」她的安危也是她最擔心的事情。

「對不起,讓妳擔心了。」

「嗯。」

看著姐妹倆的重逢,一旁的風間天綱也給了琉璃子一個平安歸來的笑容,同時也見到一旁抓著右手臂包紮過的凜乃合香。
他明白,她的傷是因為式神被破的緣故。

「合香,妳沒事吧?」

凜乃合香搖搖頭,「不礙事。」

而總一郎看著風間天綱與凜乃合香的對話,同時亞彌也靜靜的站在他的面前給了她一個笑容,「辛苦你了,總一郎。」
「讓妳久等了。」總一郎笑笑,臉上表情依舊令亞彌安心。

而風雷藏只是靜靜的站在那沒有任何表情,沒有任何的動作,但他知道有一個人此刻正也靜靜的替他平安的歸來,默默的放心沒有採取任何的舉動。

而見兩位巫女平安救出,一旁的孔雀也走至風間天綱側位,輕聲,「主公。」

「嗯。」風間天綱點頭示意,轉身看向眾人,「所有人先進屋吧,我想巫女們現在一定有很多的疑問以及事情要問。」四護衛也同時招呼以及引領著眾人進入屋內。

坐定後,風間天綱也再一次將日後即將發生的事情以及他們所做的一切,對兩位巫女交待清楚。
當然神月之紋的轉移以及風間天綱夫妻倆的詐死,這對櫻與楓這對雙子來說實為震驚。
對櫻來說,他們夫妻倆的詐死並沒有讓她有多大的反應,反到是他們前任的五位天命守護者,竟能預知到未來將會發生的事情,而且還想到將神月之紋前迫轉移的這種方式,雖然說她曾經從神月家古籍裡知道難鬼之禍一事,也從楓的預言中明白,難鬼之禍將會嚴重的影響到織田信長的天下布武大計,但卻沒看到過有關阻止難鬼之禍的相關記載。
因此,風間天綱以及之前四位天命守護者的作法,以及所看到的事情,都讓她感到不可思議,因為她實在很難想像,除了神月一家的人,竟然有人可以將神月之力如此的掌控在自己手中。
至於,對楓而言,難鬼之禍的嚴重性她並非不擔心,只是風間天綱他們夫妻倆存活的事實大過了難鬼之禍。
因為她也一度與疾風丸一樣,在認知上,他們都是以死之人,如今卻又這麼活生生的在她的眼前出現,讓她除了驚訝還是驚訝,但是看了看身旁那笑笑的疾風丸,她還是打從心裡替他們一家團聚而感到開心,雖然說,自己的雙親已經不會像風間天綱他們夫妻倆詐死一樣,再次的出現在她們姐妹倆面前。

「大致上,我已經了解該怎麼做了,但是離百鬼之刻也剩沒幾天了,我們得在這短短幾天內準備妥當才行。」櫻在聽完風間天綱的說明,再加上她所知道的範圍,當下她也想出了對應的方法。

但是風間天綱似乎還有其他的問題,「不過,櫻小姐!妳應該還有我們所不知道的事吧?」

「嗯。」
櫻輕回一聲,想要破壞妖魔界的入口並非簡單的事情,在她所知的記載中曾經說過,當初封住妖魔界的時刻是在百鬼之刻當日,因為當妖魔界開啟,百鬼即將出現的那一刻同時也是入口最脆弱的一刻,因此要破壞或是封印都得在那個時候才行得通,在加上為了深怕入口破壞時百鬼趁亂竄逃,還必須用封魔針在四周打下結界,以便鎖住百鬼並加以消滅。

「那經過了一百年,同樣的方式還行的通嗎?」風間天綱心存質疑。

但這問題,櫻也無法確定,畢竟過了一百年,在這一百年內百鬼究竟有沒有變得更加強大?是否封印已經對他們不在起作用?而且當初由奧田葵設下的肉身結界是否已經讓百鬼找出了破壞的方式,這都是他們必須去顧慮的事情。

「這我不能保證。」

風間天綱腦裡思考著,對於櫻也無法保證的事情,他也不趕放手去做,畢竟這事關天下蒼生的安危,只要稍稍不注意,將會把日本推向地獄之刻。

「看樣子,我們必須在這幾天內想出辦法了。」但目前也只有先暫時按下了。

「嗯,另外還有件事。」櫻再道,「難鬼不比一般的妖怪,光靠一般的兵器是殺不了祂們的!」

「放心,這我們都已經安排好了。」

「嗯。」

一陣交談之後,不知道為何突然安靜了下來,沒來由的讓沉寂填滿了整個時空,也沒人想要去打破這陣沉默,不知道為何,眾人就只是這樣靜靜的坐在那,直到琉璃子見天色已晚,才由她打破了這股沉寂。

「不早了,大家今天也累壞了,也應該都餓了吧?」

琉璃子的一句話,在適時的將沉寂的空間加入了聲音這個原素,讓原本開始凝重的氣氛終於鬆了口氣。
於是在侍女的準備下以及四護衛的招呼,眾人便在招待處用起了晚餐,雖然菜色並沒有特好,但這樣眾人聚在一起不必顧慮的吃著飯,對總一郎他們幾個,以及那因為身在敵城而並未有多少進食的兩位巫女來說,這頓飯有著一股溫暖的感覺,而且在他們座位之間看的到那些被救出的孩子們的身影。

「盡量吃,不夠的話,侍女們會在替你們準備的。」琉璃子好客的招呼著。

而自認為是外來客的總一郎等人以及兩位巫女也對他們的照顧,以躬身答謝的方式回應著琉璃子。
因此在用餐之間,這種有家一般的溫暖感覺,讓眾人在此刻也稍稍得到了一股喘息之地,充份的放下了那總是繃緊的狀態。

「風間先生,」不過用餐之餘,櫻又突然開口,「這一帶有桃樹嗎?」而坐在她身子兩旁的綾乃與六助則是努力的與他們桌上的那條香魚奮鬥著,笨拙的用著筷子,樣子十分可愛。

「嗯,在後山有,」風間天綱放下手上酒杯,「怎麼?櫻小姐,你找桃樹做什麼用呢?」

「我的破魔弓在深紅之里遇襲時失落了,所以我必須重新再做一把,並且還得做一些破魔矢以及到時封印妖魔界時必須要用到的封魔針。」

「嗯,明天我會派人去幫妳帶回桃樹的,另外還有什麼需要準備的嗎?」

「風間先生,」楓捏掉坐在她身旁的平太沾在臉上的飯粒,同時也說,「姐姐的神月之力就像刀與盾一樣,具有破魔與封魔的力量,但相對於姐姐的力量,我的神月之力除了預知以及神典雅樂之能外,還有著鎮魔的功用,因此,桃樹具有除魔的力量,那我則是需要具有鎮魔力量的櫻樹。」

「嗯,櫻花樹的確自古都有被當作鎮守的象徵,這在本家後院就有好幾顆了,這並不是問題。」

「不!」楓搖搖頭,「一般的櫻樹拿來鎮壓一般普通的妖怪還有用,但要對付難鬼必須要有樹齡百年之上又被稱為「鬼櫻」的櫻樹才行。」

「百年之上的鬼櫻嗎‧‧‧」風間天綱一聽,突然面露難色,鬼櫻一詞似乎讓他頓措了,「除了鬼櫻外,沒有其他的替代方式了嗎?」也讓在座的琉璃子與四護衛以及疾風丸感到驚訝。

而他們臉上那樣的表情,讓倆姐妹以及總一郎他們也感到疑問,似乎這鬼櫻有著什麼讓他們為難的問題。

「風間先生,有話直說無彷。」櫻問。

坐在平太旁座的疾風丸回答了這個問題,「在我們還小的時候,有一年的七夕之夜,正當七夕夜季熱鬧的讓村民們玩樂其中時,一隻巨大的妖怪-「赤鬼」闖進了村內,並且殺了不少的人,雖然當時父親還有四護衛、八月以及其他的侍者們,盡了全力讓赤鬼受到了不小的傷害,但不管如何卻始終無法消滅祂,於是當時侍者們之中的三牙‧‧‧‧‧‧」

「三牙是‧‧‧」櫻又問。

「赤牙、青牙、黑牙併稱三牙,原屬於我母親的貼身侍者,當時不管如何的對赤鬼造成傷害,就是無法消滅祂,因此在聽聞父親當時的一句「大概只能封印祂了」三牙便私自犧牲了自己的性命將赤鬼封印在村裡唯一一顆的百年櫻樹之中,也就是妳要找的鬼櫻!」

「原來這背後有這麼一段故事‧‧‧」楓表情落寞了下來,並看向了櫻,「姐姐,妳知道還有沒有其他的替代方式嗎?」尋求她的幫助。

「沒有。」但櫻卻十分冷淡以及肯定的就打斷了她的希望,但是櫻看的出來她的失望,身為姐姐的她,還是心軟了,「不過,風間先生,照你這麼說,赤鬼現在還是被封印在鬼櫻裡頭囉?」

「嗯,當時三牙利用自己的血化為血印,肉體做為貢品,精氣為導引,一封住赤鬼後,我便利用那偶然得到的四根四天王杵在祂的四周打下結界,讓他得以沉睡在鬼櫻裡頭,雖然說可以阻止祂甦醒,但卻同時也消滅不了祂。」

「嗯,我明白了。」櫻點點頭,似乎想到了什麼辦法,「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需要擔心了。」

「嗯‧‧‧看樣子,櫻小姐似乎有辦法消滅鬼櫻裡的赤鬼了。」

「嗯,但請先幫我找來桃樹在說吧。」櫻還是回的冷淡,不管是面對誰,依舊一貫的自我風格。

於是眾人在經過一小段的討論後,跟著幾杯黃湯下肚,整個席間從凝重嚴肅的氣氛與話題中,漸漸跳脫開來,並在奈緒子那酒精發酵的催化跟瘋狂的舉動加持下,帶進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熱鬧及高潮,讓整個晚餐席間除了琉璃子,櫻與楓以及疾風丸,還有那總是冷酷的風雷藏未受到影響外,其餘之人早以被氣氛給衝昏了頭,陷入了酒精所帶給他們的痛快。
只是怕他們那已經無法阻止的宴會,會影響到孩子,琉璃子與楓將孩子們帶回房間哄著他們入睡。
而櫻與風雷藏也紛紛離席各自回房,至於疾風丸,則是又爬上了他那所習慣的屋頂靜靜的一個人躺在那,仰望著黑夜上的點點星辰,隨著耳點傳來那充滿醉意的笑聲。

他闔起眼,一身輕便的服裝,腰間已不見那陪伴他以久的雙刀。
風吹,他感受著,那略帶涼意的風讓他的心更加沉靜,是不習慣?還是另有原因?他似乎在藉著這感覺冷靜自己。

「疾風丸。」聲起。

疾風丸再張眼同時,便見長梯靠上了屋簷邊,以及那吐著舌頭靦腆笑著的楓緩緩的爬上了屋頂,這還是她第一次這麼做,若被櫻給知道肯定會被臭罵一頓的。

「若被姐姐知道她一定會罵我的,呵呵!」楓為自己的行為,想像的到後果,但由於從沒爬過屋頂的她,那有點滑動的瓦片,讓她差點摔下屋頂,好在疾風丸急忙拉了她一把。

「小心!」同時也將楓拉進懷裡,倒在瓦片上。

這突來的一個擁抱都讓他們倆的臉整片紅了起來,因為當下的氣氛,竟是如此巧妙的讓人心動。

「沒‧‧‧沒事吧‧‧‧」疾風丸驚覺一股熱氣衝上腦門,心跳的噗通的快,手一點也沒有絲毫想放開的意思。

「嗯,嗯‧‧‧」

楓也是,趴在疾風丸的身上,也絲毫沒有想要起身的意思,反而更是陶醉在這樣的氣氛之下,帶著臉上的幸福,耳邊傳來疾風丸的心跳上,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倆人都沒在言語,只是這樣靜靜的讓風為他們倆吹奏著曲子。
但是這樣的感覺,幸福!幸福的讓楓反而害怕了起來。

「明明就在身邊,但卻覺得好害怕,」似乎只要現在一鬆手,就像是做了一場美夢一樣的從夢中醒了過來,「好像只要一張開眼,會發現這一切都只是個夢而已。」

「我也是。」疾風丸看著夜空,嘴邊微微笑了,「但我相信,當明天曙光一剎的那時候,妳一定會發現這不會是個夢的。」

「是啊,這已經不在是個夢了。」

的確,倆人此刻臉上的表情,那懷中傳來的真實感覺,都說明了一切。

是啊,這‧‧‧已經不在是個夢了‧‧‧‧‧‧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