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創作】戰國浪漫傳 卷之四十三

樓主 zeam
卷之四十三

午間,當太陽緩緩的西沉,天空上抹上了一片紅暈,烏鴉三兩隻的在空中流竄鳴叫著,一切都是那麼的安祥。
而在町內的一間頗有名氣的餐館內,從裡頭卻傳出了與此刻不同的熱鬧。

「喂!總一郎,」疾風丸身子後傾,雙手向後撐在榻榻米上,嘴裡還咬著雞肉串。

早些,當總一郎他們三人與疾風丸會合後,便聚在餐館內邊填飽肚子,邊談起了總一郎真正的計劃以及與長尾景虎會面後的結果,但是所有人都到齊了,卻唯獨不見風雷藏的人影。

疾風丸吞下了口中的雞肉,接著把話說完,「你也該跟我們大家說明了吧?到底你現在的計劃是什麼?」

「呵呵。」總一郎只是笑笑。

但他身旁的亞彌在喝了口熱茶後,卻反而開口了,「你就快說吧!」

「好好好!」總一郎笑笑的摸摸亞彌的頭,才說,「其實我會這麼做,無非就是要讓長尾景虎把注意力鎖定楓,讓他為了要得到神月之力而主動出兵攻打武田,好讓我們有辦法在兩軍交戰時,趁亂救走楓!」

「如果只是如此,那你何必又對長尾景虎下馬威呢?」奈緒子也提出她的疑惑,「而且當初不是說要讓我埋伏在他的身邊嗎?為何又要臨時改變計劃,你到底葫蘆裡在賣什麼藥?」

「其實一開始我就是這麼打算了,會把楓的下落告訴長尾景虎,主要是為了引起他的注意,至於為何要對長尾景虎下馬威,則是為了要讓他將矛頭針對我們!而會瞞著你們,只是因為要騙敵人就得先騙自己人罷了。」

「將矛頭針對我們?」眾人吃驚。

「總一郎先生,」凜乃合香放下手上的茶杯,「如果要讓他們把矛頭針對我們的話,你大可不必如此費心才是,想必你還有其他用意在對吧?」

「嗯,長尾景虎在經過兩次的川中島之戰後,正極於補充他損失的國力,現在我讓他知道了巫女的下落,也算是在逼他表態!」

亞彌夾了塊自己碗中的煮芋頭,放進嘴裡咬了幾口,「長尾景虎現在國力不支,若他擔心巫女的存在是個威脅的話,必定會急著出兵攻打,若他並不是很擔心的話,必定會想多知道一點有關巫女的事,那總一郎與長尾景虎會面時所埋下的伏筆就肯定能達到一定的效果。」

「呵呵,亞彌果然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作法!」總一郎笑著再摸摸亞彌的頭,但卻被亞彌害羞的給輕撥了開來。

這樣的互動,其他人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一點也不在意。

奈緒子翹起她的右腳,邊咬著嘴裡的東西,「如果長尾景虎開戰的話,那我們就有辦法趁戰亂救出楓,要是沒開戰就表示長尾景虎也對巫女的存在感到興趣,當然他就會想從總一郎身上知道更多巫女的事情,也就會主動來找我們了,是嗎?」一點也沒有女孩子該有的氣質,很難想像她曾是京都最有名的花魁!

「正是如此!」總一郎笑笑,也喝了口茶,「不管他怎麼決定,對我們都是有利的,而且巫女的誘惑力之大,這兩條路他肯定是要從中選一條了!」

「如果都不是呢?」疾風丸坐正了身子,「長尾景虎並不笨,他在統率上雖然有一套,但不表示在玩弄智謀上就差人一等,如果我們想的到,不代表他就不會!」

「呵呵,我知道你顧慮的事情,這點當然我也不敢保證,但若是我佈下的棋夠成功的話,我想過不了多久,我們便能看到成果了。」

「棋?難道是指‧‧‧」疾風丸恍然大悟。

只見總一郎眨眨眼,輕輕的噓了一聲,眾人便示意沒在追問下去,將話題給停在這個地方,繼續吃著飯。
自從深紅之里遇襲之後,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如此的悠閒,雖然身旁少了被抓走的兩位巫女以及風雷藏,但此刻仍稍稍讓他們放鬆了心情,聊起了過往的回憶與趣事。
讓他們終於與餐館裡的熱鬧氣氛同化了‧‧‧‧‧‧
而當眾人填飽了肚子,離開了餐館後,那晚便在町內的宿屋為這一天做最後的完結,只是夜裡,疾風丸並沒在房裡,而是又習慣性的出現在屋頂上。

他躺在那,看著閃動著的星辰,當他不經意看向一旁時,那原本應該出現在他身旁的那個身影,如今卻是化成了幻影,慢慢的在他的眼前化為透明。

「楓‧‧‧」疾風丸再看向夜空,對楓的思念,讓他的眼前出現了楓微笑的臉龐。

而此刻,這寧靜的時空裡,也因為凜乃合香的進入而多出了一個聲音。

「這麼晚了,還不睡嗎?」凜乃合香走進疾風丸的身旁,站在瓦上她的雙眼直望著春日山城。

「嗯,妳不也是?」

「是啊。」凜乃合香靜了一會,看了眼躺在那的疾風丸,才又說,「二少爺!你一定很不放心楓小姐對吧?那時候要是我沒有用歸還之術的話,也許你就還有機會能救回楓小姐了‧‧‧‧‧‧」

但疾風丸並沒有回應她,只是靜靜的從懷裡拿出葉笛輕輕的貼在唇上,吹起了他那在熟悉不過的曲子。
而葉笛發出的輕盈旋律,也慢慢的在夜空中散了開來化為音符,飄啊~飄的,輕輕的飄向了遠方,讓夜因為這笛聲更顯的靜寂。

- 甲斐 躑躅崎內 -

隨著夜的來臨,楓在女侍的伺候下梳洗完後,換上了浴衣又獨自的坐在廊上,隨著夜風的吹彿,擺動著她的長髮。
雙眼依舊無神,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

「楓小姐,夜深了風很涼,我們進屋休息吧。」武田真澄走進了楓的身旁,輕輕的提起了她的手將她扶起。

但,就在這時候,一直都沒有任何反應的楓,卻突然掙開武田真澄的手,向廊外走去,站在庭園之中。

「笛‧‧‧笛‧‧‧」楓嘴裡喃喃的唸著,失焦的眼神直望著天空,伸手似乎要抓住什麼,讓身後的武田真澄感到疑惑,又緊張。

「楓小姐,您怎麼了?」武田真澄從旁急忙扶住了楓,但卻見楓仍舊不斷的重覆著口中的話,雙手也一直不停的上空中伸取,「楓小姐!?您沒事吧!?」武田真澄不懂,楓此刻的怪異舉動讓她感到茫然。

「笛‧‧‧笛‧‧‧」楓不斷的呢喃著,身體也開始產生變化,緩緩的飄浮在半空中,發出了微微的光芒罩在她的四周,同時產生出一股微小的力量將武田真澄給彈了開來。

「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武田真澄跌坐在地上,被眼前這一幕給嚇了一跳。

但她卻不因此感到害怕,反而從楓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溫暖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她感到既熟悉卻又有種陌生,雖然她說不上來是怎樣的感覺,但卻有點像似被母親擁抱在懷裡一樣,讓人感到安心。

─ 越後 町內某宿屋屋頂 ─

疾風丸躺在屋頂上,闔著雙眼的他,唇上葉笛所發出的聲音未止,但原本還吹動著的微風卻突然停了,而凜乃合香也已經不在他的身旁陪伴著他。
他感覺到風止了,卻仍沒有任何的動作。

「疾風丸‧‧‧」

但在突然聽聞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時,他雙眼猛然一張,笛聲止了,但是坐起身的他眼前卻仍是寂靜的夜晚。

「幻覺嗎‧‧‧」只是在他感覺到一陣落莫時,再次躺下閉起雙眼的他,就在葉笛再靠近唇邊時,那熟悉的聲音又再度響了起來。

「疾風丸‧‧‧」

聲音再起,疾風丸驚覺並非幻覺,急忙張開雙眼爬了起來,只見眼前穿著浴衣的楓在光芒的籠罩下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

「楓‧‧‧」疾風丸傻眼了。

但是楓卻反而沒在開口。

「這‧‧‧這是因為我太思念妳,所以產生了幻覺嗎?」疾風丸緩緩的走向楓,「但不管是幻覺還是怎樣都好,我好想妳‧‧‧」但楓仍只是笑笑的看著他。

疾風丸站在她的面前,倆人靠的好近好近,「妳沒有話要對我說嗎?」但卻感覺距離好遠好遠。

「對不起,我沒辦法陪在你身邊,但是疾風丸,我也是一樣好想你‧‧‧」楓笑了,但也哭了,流下的兩行淚,讓疾風丸不捨的向前抱住了她。

「不要擔心我了,我在這過的很好。不過,我相信你一定會來接我的,對吧?」

「會!等我!我一定會去接妳的!」疾風丸用力的抱住楓,

「嗯,我等你‧‧‧」楓的臉上笑的十分幸福,但身子也同時慢慢的,「我‧‧‧等‧‧‧你‧‧‧」在留下這句後,又再一次的消失在疾風丸的懷裡,化為點點光芒飄向遠空。

「楓!」看著消失的楓,疾風丸不甘心的握緊了拳,皺起了眉,在想起了楓所說過的話時,才漸漸的放鬆了手,放鬆了臉上的表情。

接著,他嘆了口氣,臉上的表情也轉為失落。
而看著飄向遠方消失的光點,他將葉笛再貼近唇邊,再次的讓剛剛那首曲子,化為音符飄向空中,希望能傳進楓的耳邊,在這沒有他陪在身旁的夜晚裡。

而楓這樣的變化,她那內心的浮動以及神月之力的微微發放,讓遠在尾張的櫻也清楚的感受到了。

─ 尾張 清洲城內 ─

入夜,原本睡著的櫻,突然感到一陣心悸,頓時驚醒。
醒來的她,隨即閃入了一個念頭,察覺到了一股讓她也跟著浮動的感覺。

她坐起身,看向屋外的夜空,皎潔的黃月讓她起身走向了廊外。
看著夜空,風輕輕的吹動著橫柱上所綁住的風鈴,發出了風雅的聲音,只是寧靜的夜裡,櫻的心卻一點也不寧靜。

「神月之力,」櫻看著黃月,「開始在影響了是嗎‧‧‧‧‧‧」這夜,她大概無法在入睡了吧‧‧‧‧‧‧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