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創作】戰國浪漫傳 卷之三十六

樓主 zeam
卷之三十六

深夜,月亮高掛的亥時,房內燃著一只蠟燭,燭上的火光似乎受到了房內疾風丸的影響而猛烈晃動的。
疾風丸單著內襯正坐在那,雙眼緊閉著,腳邊兩把長刀整齊的排放著,身前則擺放著凜乃合香替他洗好折好的外襯。

「該是時候了‧‧‧‧‧」輕道一句,只見原本猛烈晃動的火光頓時歸為平靜,疾風丸也在這時緩緩的張開雙眼,起身抓起了外襯一甩,雙臂一伸瀟灑的穿上外襯後,並將束帶繫緊,同時紮起了兩邊的袖子,分別將兩把長刀背在背後以及橫掛在腰上。

但是當他拉開拉門踏出和室時,卻也見到了廊間靠在大柱上的總一郎。

「這麼晚還要出去散步嗎?」

疾風丸看著總一郎,慢慢經過他的身邊抬頭望向份圓的黃月,「啊!?想說外面空氣不錯,走一走也好‧‧‧」

「呵呵,只是走一走需要穿成急行裝嗎?」總一郎叼著煙斗笑笑的說著。

疾風丸心頭一驚,慌張的掩飾著,「對了,你的傷沒事了吧?」

但他那慌張的神情態度一眼就被總一郎給看穿了,只是總一郎似乎沒有打算揭穿他,反而還順應著他的問題,「嗯,凜乃小姐的急救讓我好多了。」因為他明白疾風丸不想告訴他們一定有他的原因在,畢竟從小他就不是個善於掩飾的人。

「好了,你也快去吧,別太晚回來了!」

「嗯,我會的!」疾風丸笑笑的回著,緩緩走向竹林。

但當他準備踏入竹林時,總一郎卻又補上一句,「亞彌就拜託你帶回來了。」

這句話讓疾風丸頓了一下,才微微一笑露出了認真的表情,直視著前方,「這是一定要的!」雙手分別緊握住背上及腰後的刀把,雙足一撐用最快的速度奔馳在樹林裡。

而看著疾風丸急促離去,打算回房的總一郎也在轉角處,遇上了躲在一旁的風雷藏與奈緒子。

「你不阻止他嗎?」風雷藏冷問。

「那你呢?」總一郎回看風雷藏一眼,將問題丟還給他,「你會阻止嗎?」但見他沒有回答,總一郎的臉上表情也跟著一轉,浮現出忿怒不甘心的表情,「巫女們現在落入了武田晴信的手裡,再加上亞彌生死不明!要不是疾風丸得去面對他心中的那個迷惘,否則去救出亞彌的人應該是我啊!」讓風雷藏繼續無言。

「總一郎‧‧‧‧‧‧」不過奈緒子看著總一郎,多少還是有點捨不得。

因為那種忿怒下的不甘,風雷藏與她都看在眼裡也能夠體會。
至於會這樣問他主要也是基於關心,因為打從一開始他們就沒有打算要阻止他或是疾風丸了,畢竟從小一起長到大,總一郎與疾風丸的個性他們都在瞭解不過了,就算是阻止他們,他們也一定會想辦法去救出他們的。
所以他們能做的,也只是像這樣默默的在背後幫助他們,支持著他們而已‧‧‧

而穿梭在竹林中的疾風丸,掛心著巫女們的安危,奔跑的速度一點也不敢放慢下來,「櫻、楓,等我!我這去救妳們了!」更反而加快了速度,右足用力一蹬,跳向了左邊的竹子,藉著竹子的軔性,左右來回交錯的踏在竹子上,同時左手一挪反握刀把,在衝出竹林的那一刻,騰空轉身抽刀,「破!」斬開了凜乃合香設在竹林外的結界後,落地,收刀,再度的揚長而去。

而這一切都收錄進了那站在竹子頂梢的凜乃合香眼裡。

- 躑躅崎城牆外圍 -

夜黑、月高。
無風的寧靜時刻,一名男子無聲的緊靠在圍牆旁,要不是月光微微的掃到男子一角,否則根本沒人察覺得到他的存在,但是他似乎又在等待著什麼一樣,遲遲沒有半點的動作。
 而在同一個時間,另一個不同的地點,疾風丸也從另一頭進入了躑躅崎的城牆外圍,他似乎也在等待著什麼一樣,遲遲都沒有動作。
但就在月亮逐漸被雲給掩蓋住,整個夜空失去了月光的照射時,那緊靠在圍牆邊的兩人也同時有了動作。

「深紅忍法-」疾風丸靠在牆上,兩手飛快結著手印,「酉之卷,遁形之術!」身子也漸漸隨著月光的消失與黑夜同化一體,原地直立躍起翻轉數圈翻過圍牆進入了城裡,並壓低了身子,看了看四周,城裡森嚴的戒備,讓他謹慎了起來,藉著那同化的身形,避開城裡巡邏的衛兵們,在內城牆邊停了下來。

疾風丸探頭探視著,「武田晴信的目標是楓她們倆姐妹,那亞彌一定被關進地牢裡了‧‧‧」看著那駐紮在內城口的不少守衛,才將頭縮了回來再抬頭看著上方的天閣,「這樣楓他們一定就在天閣的某一層了。」

疾風丸思考了一下,又伸頭探視了一眼,從內城門旁的一角發現了有守衛看守著,似乎像是地牢的入口,「會是那裡嗎?嗯‧‧‧探看看先。」便沿著城牆飛蹬而上繞至另一邊緊緊的利用無月光的黑夜隱身在後方,然後趁著守衛們不注意時悄悄的進入。

而靠著遁形之術進入地牢的疾風丸,沿著牆邊走下去時,遠遠便見那被吊在牆上的亞彌。

「找到了!」疾風丸一見亞彌的身影,再看看駐守在那的四名守衛,從懷中掏出兩只手裏劍,飛快鏢出的同時也衝了出去。
就在手裏劍標中兩名守衛的那瞬間,疾風丸閃入的身影也同時一刀斬掉另外的兩名守衛,所有的殺著只在轉眼之間,一氣喝成,沒有任何的痛苦哀號,沒有任何死亡的知覺,這樣的死是最解脫也最不痛苦的。
但是,當他靠近牢房看見了那被打的體無完膚的亞彌,他卻反而希望那些守衛是用最痛苦的方式接受死亡。

「亞彌‧‧‧」疾風丸站在牢門外,傻眼的望著,那幾乎腫到連眼睛都快看見的臉頰,遍滿瘀血黑青。

疾風丸沉了眼神,沉了表情,揮動著手上的兩把長刀,閃起的刀光俐落的砍倒了那堅固的牢門。

「竟然這樣對待一個沒有任何攻擊力的女孩‧‧‧‧‧‧」疾風丸看著昏厥的亞彌,他將其中一把長刀收回腰後,同時也解下了背在背上的刀鞘改繫在腰邊,才又提刀一揮,砍掉那套住亞彌雙手的鍊扣,接住了亞彌,同時也聽見了她那無意識中叫著總一郎的名字。

「放心,我一定會帶妳回到總一郎身邊的!」疾風丸輕聲的說著,一手摟著她一手解下那繫著袖子的束帶後,把她背在背上用束帶將她綁緊後,喘了口氣,再次結起了遁形之術,硬是衝出地牢之內。

但是當他衝出地牢時,他突然一驚!沒想到月亮早已探出頭來照亮了整個內城口,讓他的遁形之術完全毫無作用,「呿!這下糟糕了!」

疾風丸一落地,此刻的情況對他來說是在糟糕不過了,但是由於他那突然出現的身影,身後還背著那原本應該在牢裡的亞彌,附近的守衛反而因此愣在那一會,才突然急忙吆喝起來。

「有入侵者啊!快來人啊!」

「快!圍住他,別讓他跑了!」

同時警鐘也跟著大響,所有的守衛們也拔刀圍向了疾風丸,同時也開始有其他駐紮在內城裡的士兵們從內城裡趕出來支援。
這樣的情勢讓疾風丸感到極為的不妙。

「我太大意了!」疾風丸看著眼前圍住他的守衛,也緩緩的抽出雙刀,試著在眼前這為數不少的士兵之中找出一條生路。

他左手握刀橫架身前,右手提刀過頭,挪動著腳步轉動著身子,看著眼前的敵人,等待著生路一開的時機,也是再等待著敵人上前的時刻,同時也在敵人緩緩挪步逼進時,緩緩退後在敵陣之中保持了一個間距。

─ 城恒簷上 ─

「是疾風丸啊!?」早先潛入的男子,蹲在城簷上看著,原本打算一口氣上探的他,被敲響的警鐘給吸引住了,「沒想到他竟然敢一個人就衝進來救人‧‧‧‧‧‧我就趁這機會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吧!」
而守閣內,昏迷數天後醒來的兩位巫女,在得到一種妥善的軟禁對待同時,也被這突然響起的警鐘以及廊上那慌忙的腳步聲,引起了注意。

「姐姐‧‧‧」楓拉住了櫻的衣袖,這陣吵鬧聲以及那響起的警鐘,似乎讓她察覺到了什麼?

「嗯,我知道,」櫻依舊十分的冷靜,輕拍著那緊抓著她的楓,「我也感覺到神月之紋的脈動了。」

「他們應該不會有事吧?」

「相信他們吧?他們可是繼承神月之紋的人啊。」

「嗯。」看著櫻沒被這場騷動給影響到,楓似乎也安心點,但是在她的心裡依舊擔心著疾風丸的安危。

而就在這時候,在內城口的疾風丸也正式的與衛兵們展開衝突。
就在衛兵們蜂擁而上的那瞬間,疾風丸側身回砍身後上前的衛兵後,另一手隨即朝前揮舞逼開近身的守衛,再次凝視著四周等待攻擊的守衛們,那背上的亞彌讓他明顯的保守了許多,不敢躁進攻擊。
但是守衛們也發現了他似乎顧慮著背上所背的女孩,便抓準機會趁機圍攻而上。

「看來得硬闖了!」疾風丸閃躲著身旁守衛們的攻擊,同時一刀斜劈眼前的倒楣鬼。
他知道在這樣僵持下去,他鐵定會在栽在這個地方,再加上顧及到背上的亞彌,如今的他也只有全力一博才有機會離開這個地方。

「所有人上!別讓他把人給帶走了!」一名組頭在那叫喝著。

疾風丸眼神一凝,看了看左右兩邊的內城門以及進入府邸的大門,是要暫時先救出亞彌呢?還是要在深入找出兩位巫女?
是退?是進?只在他的一念之間。

但就在他猶豫不決的當下,他被迫做下了決定。因為那從外城衝進來的一小隊弓箭隊,前三後四的接連射箭,逼的他不斷左右閃避同時側身翻轉閃過那逼進眉心的一箭後,長刀一插入地,借力後翻退往府邸大門的方向。

疾風丸略瞄了下身後的大門,這下真的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困境了,「這下騎虎難下了!看樣子這次只能先救出亞彌了!」

但是見到敵軍再次圍了上來,疾風丸也只有邊斬殺著阻擋的衛兵,邊退進了庭園之內。
只是當他在庭園之內再度的被團團包圍時,他側身一閃避開了一旁刺入的長槍,右手一刀砍斷槍頭,左手同時一刀刺入守衛的咽喉,再抽出那染紅的刀刃同時,也跟著迴身一揮斜砍眼前的守衛,並且看也不看一眼的,左手便朝旁邊斜斬而上,一刀弊了那想趁機偷襲的守衛,同時視線一鎖衝向目光所盯上的那名守衛,雙刀交叉而下,在他的臉上留下了兩道交叉的紅色刀痕。

而就在疾風丸交戰的同時,馬場信房也提著他慣用的長槍緩緩的從邸內走出,站在廊邊看著那戰鬥中的疾風丸,似乎沒有動手的打算,而那疲於應付眼前不斷圍上的兵卒,疾風丸也沒發現馬場信房出現的身影。
但就在他又連斬兩人後,那不斷來援的敵人數量多的驚人,也讓他在與敵軍對峙的同時加快了搜尋逃出路線的速度,而天閣上方那發出亮光的一處,似乎就是他鎖定的地方。

疾風丸做勢揮出一刀逼退眼前的守衛,同時轉身一圈提刀劃圓將自己與敵軍之間再次的隔出了一個間距。

「嗯?」馬場信房一見,一眼便看穿了疾風丸心裡所打的主意,「想跑!?」但是當他衝出去時,疾風丸早已跳上屋簷借著天閣牆邊突出的石磚飛蹬而上直往那發出亮光的地方而去。

「一個人就這樣跑來,果然是很不智的行為!」疾風丸背著亞彌跳上一塊突起的石磚,「早知道就叫總一郎自己來救亞彌了,至少我也不會這麼累!不過‧‧‧話說回來為何我總是會遇到被人包圍的事啊?」然後再不斷往上跳的同時也看著那下面聚集的人群。

「哇賽!他們是拼了命想抓我嗎?」看著下面被團團火光燒亮一片的庭園,那聚集著眾多武田士兵的景象,讓疾風丸大為吃驚,同時也不斷的往那出發亮光的部屋接近,只是就在他躍上最後一塊突起的石磚時,突然飛入的東西,讓疾風丸在準備跳進部屋的同時,轉身提刀抵擋。

不過強勁的衝擊力道讓疾風丸極為的吃驚,也因此被震進部屋之內,「這力道‧‧‧‧‧‧是誰!?」勉強的穩住了身子。

而這股強勁的衝擊力道,也震的他那拿握刀的雙手整個發麻了起來。
不過,就在他驚訝的同時,卻也在他的身後傳出了一個讓他熟悉的聲音‧‧‧‧‧‧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