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創作】戰國浪漫傳 卷之三十四

樓主 zeam
卷之三十四

- 甲斐 躑躅崎 -

在躑躅崎內,自從雙子巫女被抓至今也已經第三天了,但不管用盡什麼辦法就是無法叫醒她們倆人,而且叫大夫來診治後的結果,全都是得到了她們進入沉睡狀態的回答,究竟是什麼原因他們不得而知,就連武田晴信也感到一頭霧水,因為當時那一拳就算在怎麼重,照理說也應該不會變成這樣才對!
而且除此之外,當日在天閣重創了疾風丸一行人,武田晴信不單只有活捉了雙子巫女而已,還抓住了另一名天命守護者「霧月亞彌」,只是她並沒有受到像雙子巫女那樣的妥善對待。
因為那依舊沉睡不醒的雙子巫女,武田晴信這三天以來他的耐性也被磨的差不多了,而且從大夫那依舊又得到了相同的答案時,他的耐性更是因此一掃而空,所以當他再踏入地牢會見那被囚禁的霧月亞彌,他的臉上更是充滿肅殺之樣。

「殿下!」顧守牢房的獄卒一見武田晴信的到來,急忙行禮。

「打開!」

「是!」獄卒欠身,急忙的解開了綁在牢門上的巨大鎖鏈,那鐵鍊滑動的聲響喚醒了被綁在牆上的亞彌。

亞彌勉強的張開那因為臉被打腫而變得微小的右眼看著眼前的武田晴信,沒有話語的眼神中充滿了忿怒的眼神,而傷痕累累的幼小身驅,更說明了那極為不人道的對待方式。

「說!」武田晴信冷冷一句,「都已經三天了為什麼雙子巫女還是昏迷不醒?」

「哼!」冷哼一聲,亞彌不發一語,用著憎恨的眼神怒瞪著眼前的武田晴信,她的眼神之中完全沒有一絲的畏懼。
只是這樣的態度,這樣的表情與眼神,亞彌此刻的回應方式,更加挑起了武田晴信那不悅的心情!

武田晴信一樣不發一語,可是突然的一拳,卻是狠狠的卯上亞彌的肚子,而她弱小的身軀根本承受不了那樣的衝擊,只是一拳卻足以讓她昏厥過去,但是武田晴信並沒因為她的昏迷而就此罷手,反而接著一把抓住亞彌的頭再次撞上後方的牆上,利用那刺骨的麻痛再次喚醒亞彌。

「哼!年紀輕輕,妳倒還挺有骨氣的嘛!」武田晴信冷眼以對,五指緊扣住了亞彌的頭,並緩緩施加了壓力,讓亞彌發出了哀號,「但是妳又能撐到何時呢?只要把妳知道的說出來,妳會輕鬆很多的!」

「別做夢了!」亞彌沒有多餘的力氣再睜開眼,總是一付柔弱的她,在面對眼前的武田晴信,卻反而表現出了無比的堅強,「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會說的‧‧‧」但不管如何的堅強,她還是無法承受那痛楚所帶給她的折磨而再次的昏了過去。

「哼!」武田晴信看著昏去的亞彌,回想著她那堅定的口氣與眼神,原本緊扣住她的五指卻鬆開了亞彌,轉身走出了牢房。
他看得出來已經沒有辦法再從亞彌的口中問出任何的答案,就算殺了她,對他也沒有任何的好處,也許留她一命,反而還可以利用她做餌釣出那些逃跑的漏網之魚,不過當下對武田晴信來說,最重要的並不是眼前這個霧月亞彌,而是至今卻都還昏迷不醒的雙子巫女。

─ 試練之境 ─

而同一時間,另一邊身處在試練之境的三人,那三段不同的遭遇,那三種不同的恐懼,就像是妖魔不斷的在侵蝕著他們的內心一樣,嚴重的打擊著那癱在原地不動的三人,任憑黑暗的空間吞噬掉他們。
可是就在絕望即將來臨時,一滴水珠滴落在湖面上的聲音響起,各自隨著眼前之人的出現而分別在他們的心中響起了一陣聲音。

─ 試練之境 龍爪山古剎 ─

「總一郎‧‧‧」一雙小手從黑暗中緩緩浮現,輕輕的觸摸著總一郎的臉頰,隨著亞彌的身影從黑暗中拉出時,浮在半空中緊緊的將總一郎埋入胸口,「別在害怕了!你總是一心一意的保護著我,照顧著我!我很感激你為我所做的一切,所以別在害怕也別在逃避了,這次你沒有辦法保護好我,我感覺得到你內心的悔恨,但我並沒有怪你喔,是真的‧‧‧‧‧‧」輕輕的拍著總一郎的頭,幸福的笑著,但隨著話將說完的同時,身影也漸漸的再轉為透明,「你還記得我問過你的問題嗎?對你而言天命是什麼呢?」然後在留下這最後的一個問題以及笑容後,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 試練之境 多貫仁衛門屋敷 ─

而另一空間裡,癱軟在地上的風雷藏,也在水珠從心中盪出漣漪時,從黑暗之中走出了那位留著白色短髮名叫零的女子。

「我最愛的阿藏啊~」零在風雷藏的面前站定,「你在害怕、恐懼嗎?」

「你難道真的覺得現在的你還贏不了多貫仁衛門嗎?還是你到現在都還活在那個過去的風雷藏呢?」零在風雷藏身前蹲了下來並將風雷藏擁入懷裡後,成了跪姿,她的臉上有著一種幸福的表情,「不要因為我的死,而逃避了你自己,這並不是你的錯,也不像你的個性!再說,能在死之前看到你拼了命的想保護我,我已經很滿足了‧‧‧因為我知道了自己在你心中的地位遠勝過了你自己。」

但看著風雷藏那失焦的雙眼,失魂的的模樣,那幸福的笑臉也漸漸不捨了起來,那想幫助他卻無能為力的心情,在加上時間的限制,就算在怎麼的捨不得,她終究還是得離開這裡。
只是‧‧‧現在的她,只想把握那隨著漸漸化為透明就要消失的身體,緊緊的多抱著懷裡的風雷藏一會。

然後在消失前的那一刻,留下了一句,「我一直以來都以身為你的妻子為傲喔‧‧‧」便消失在風雷藏的眼前‧‧‧‧

- 試練之境 鶯谷姬塚 -

至於奈緒子,跪在地上的她,低著頭握著那穿透身子的刀,那低沉的身影,那錯愣的反應,黑暗的四周就像她此刻的心情一樣,暗沉的見不到底。
而隨著水珠滴落在心裡的那片沈靜湖面時,盪起的陣陣漣漪,緩緩撥動心弦的聲音,也隨著奧田葵再次的出現,在黑暗中散開。

「小奈‧‧‧」奧田葵看著跪在他面前低頭不語的奈緒子,「妳是不是忘了什麼呢?」沉默了一會,也在奈緒子面前蹲了下來,就像又回到了小時候一樣的撫摸著她的頭,「我的離去是不是讓妳選擇遺忘了那些東西呢?」

「不管妳是不是不願去想,還是真的忘了,但是有些事對身為父親的我來說,是永遠都忘不了的。」

究竟一個人在這世界上能有多少捨不得的事呢?一定很多對吧!
但是對於一個已經不在人世間的人來說,又有多少捨不得的事呢?
其實並不需要多!對奧田葵來說,只要是有關奈緒子的事,就算是只有一件就已經夠讓他捨不得了。

「因為妳一直是我最牽掛的人‧‧‧」奧田葵哀了表情,在輕摟住了奈緒子時,他也發現了自己那慢慢化為透明的雙手,身體也接著開始漸漸的轉為透明,「縱使我一直沒有盡到一個做父親的責任‧‧‧‧‧‧」

然後留下了一句,「但就算我已經離開世間了,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妳那雙小手替我捏的飯團的美味。」便消失在奈緒子的眼前,同時留下了一滴眼淚在她的臉頰上,訴說著不捨。

那三種不同的情境,此刻,在三人的身上已經不在是恐懼了。
那失焦的眼神,隨著那迴盪在心中的漣漪,不斷的在衝擊著他們的內心,他們的思緒,一直以來埋沒的心情,總是不敢直接面對的梗,也隨著心頭上那滴落下來的水珠在心裡的那面澄靜湖面上盪起回音時,終於打開了。

「堅強起來吧!別辜負了在背後守護你們的人們啊~」一個聲音同時在他們三人心中響起,拉回了他們的思緒。
也催動了他們的本能反應,伸手穿越了黑暗回歸現實之中。

「我的天命‧‧‧保護妳就是我的天命啊‧‧‧」

「我‧‧‧我不會在逃避了‧‧‧」

「我不會‧‧‧不會在怪你了‧‧‧」

漣漪的迴盪在最後一陣波紋消失的同時,三人終於也找回了自己的心情。
那失焦的眼神,也在他們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後,再次凝視著前方的人影。

─ 試練之境 多貫仁衛門屋敷 ─

風雷藏再次緊握住黑刀,起身看著那漸漸離開的多貫仁衛門,他手上的神月之紋微微的發出了亮光。

多貫仁衛門在察覺到這股異常的氣息時,也停下了腳步轉身看著站在那的風雷藏,依舊冷哼一聲,露出不屑的表情,「哼,改變不了的,你在怎樣也無法改變!」

「是嗎‧‧‧」風雷藏冷冷一句,他的表情與語氣已經沒有一絲的猶豫與恐懼,並在話才剛說出口之時,那閃動的身影已錯身掠過多貫仁衛門的身旁,同時一道黑影劃過,身子站定!手中黑刀已經緩緩收入鞘內,「事情雖然改變不了,」聽聞喀的一聲,卡穩了刀與鞘後,「但是你卻忘了人是會改變的!」,多貫仁衛門的身影也漸漸化為氣泡飛散在黑暗之中。

「永別了‧‧‧」風雷藏緩緩轉身看著陣陣氣泡飄散在黑暗之中,雙眼也輕輕的闔了起來,「我最愛的妳‧‧‧」同時當手背上的神月之紋光芒消失的那一刻,漆黑的眼前也再次出現了一道光芒引導著風雷藏回到了真實。

─ 試練之境 龍爪山古剎 ─

而總一郎那失焦的眼神在回復的瞬間,那暗沉的神情卻在團團圍住他的鬼魅之中,伸出了雙手緊緊的摟住了那眼前的亞彌。
但他並沒畏懼亞彌那駭人的面貌,卻反而是將亞彌摟得更緊。

「我‧‧‧不會在丟下妳了!」總一郎閉上了雙眼,皺起了眉,那眼睜睜丟下亞彌的決定,讓他一直無法釋懷與原諒自己,畢竟對他而言亞彌的安危更勝天命,「如果你想帶我走的話‧‧‧那我願意跟你走。」

總一郎鬆開了亞彌,笑笑的看著那雙眼血紅的亞彌,一手輕輕的牽起了她的手,另一手撫摸著她的臉頰,臉上的表情就好像真的是亞彌出現在他的眼前一樣,那樣的讓他感到安心。
而眼前那雙眼血紅的亞彌,此刻,在感受到總一郎那手掌上傳來的溫暖感覺後,那原本不斷發出呃喔的聲音也漸漸的停了,同時一個個的亞彌也開始接連消失直到剩下總一郎眼前的那一位而已。
而她那驚人的表情與面貌也緩緩的平和了下來,變回了亞彌原本的可愛模樣。

「謝謝你‧‧‧總一郎‧‧‧」亞彌笑著。

總一郎也笑了,同時他胸口的神月之紋也微微亮了起來,但在這同時,亞彌的身體也開始漸漸的化成了氣泡。
而看著氣泡緩緩飄向空中的總一郎,他並沒有追上前去,臉上的表情更沒有半點慌張,只有無盡的祥和,以及平靜的閉上了雙眼,待神月之紋的亮光消失後,讓白光引導他回到真實。

- 試練之境 鶯谷姬塚 -

從失焦的眼神留下淚的瞬間,奈緒子也緩緩起身一把握住了插入腹部的太刀,怒視著眼前那掛著奧田葵臉皮的人。

「我‧‧‧已經不怪你了‧‧‧」奈緒子咬緊牙根,忍痛拔出了太刀,「所以‧‧‧你這冒牌貨‧‧‧」忿怒的眼神震攝住了假冒的奧田葵,「給我消失吧!!!」

奈緒子一聲怒喝,身上的痛楚早被忿怒的心情給麻痺了。

「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用這種方式污辱我父親的!!!」奈緒子側身單腳站立,左手立掌於腰邊,右手持刀斜擺眼前同時刀尖向地,「奧田流-風華亂舞!!」怒喝一聲,在神月之紋暗中亮起時腳步重踏而出,同時甩身旋轉而上逼進奧田葵身前,定身騰空使勁劈出一刀震退奧田葵,緊接身影一閃,在奧田葵穩住身子同時閃入身後送出一腳將他送回了原位,而奈緒子的身影也在他還沒站穩時,又早先一步出現在他面前,一腳接著將他再踹上空中。

「混帳!好快的速度,根本來不及擋!」奧田葵訝異奈緒子的攻擊速度,但在察覺奈緒子已經躍上空中時,急忙扭動身子採取防守,只是奈緒子的聲音卻是從他身後傳來。

「你在看那呢?」

「嗯!?」奧田葵一驚,這才察覺眼前的奈緒子竟慢慢化成殘影,但是當他急忙轉身應變時,卻又不見奈緒子的蹤影。

「你在找我嗎?」奈緒子聲音再起,同時手持太刀身子騰空而轉,在奧田葵根本來不及轉身之時,「可惜你沒那機會了!」已經一刀直落的斬掉了奧田葵的首級,緩緩的回到了地面。

奈緒子稍喘了口氣,但是使用風華亂舞這種在瞬間提高速度的招式,對她那傷重的身體來說,是一種極大的負擔,因此勉強撐住的她最後仍是不支倒地,讓白光主動的在神月之紋的光芒消失後,將她帶回了真實。

就這樣,為了引出神月之力而進入試練之境的三人,終於也完成了他們彼此的考驗。不過這場試練,或許當初那為了引出神月之力的主要目的,對他們三人而言已經不是那麼的重要了。
因為他們彼此都在這場試練之中,跨越了心中的那道高牆‧‧‧‧‧‧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