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創作】戰國浪漫傳 卷之三十

樓主 zeam
卷之三十

跳下天閣的總一郎四人,看著那百丈的高度,他們心中沒有會摔死的恐懼,只有堅強的求生意志,他們相信只有活著才有機會將巫女們跟亞彌給救出來。
只是一場意想不到的陷阱,讓踏上破武之路身為守護者的他們完完全全的敗了,雖然勉強逃了出來,但卻只剩下傷痕累累以及狼狽逃走的這四人。

「啊啊啊啊啊!!!!」不斷直墜而下的速度,遠超過奈緒子自己所預期的,「怎麼會比想像中的還要高啊!?」

看著一臉慌張的奈緒子,風雷藏大吼一聲,「冷靜點!現在不是給妳慌張的時候啊!」
「我也想啊!可是人家有懼高症嘛!」

「少囉唆!!」風雷藏感到不耐煩,斥喝一聲後,看著下墜的速度越來越快,也越感不妙,在這樣下去也許真的會就這樣摔死也不一定,「總一郎,快想個辦法?」

看著前方,看著地面上的建築,總一郎計算著他們的速度以及落下的地方,試著找尋能讓他們將傷害降到最低的方法,但是一眼望去,半空中那來可以讓他們緩衝的東西,而且如果他計算的沒錯,他們一定會一頭摔進那前方不遠處的破房裡。

「快啊!總一郎,快想出辦法啊!」總一郎不斷的鞭策著自己,但下墜的速度並沒有為了等他想出辦法而減緩,但當看著地面上的房屋越來越接近時,總一郎這也才突然想起了奈緒子剛所引發的那場爆炸,「奈緒子!瞄準前面那間破房子!」

「什麼意思啊!?」奈緒子不明白的看向總一郎,但同時也驚覺他的想法?「難道你‧‧‧要利用爆炸的力量來做緩衝嗎?」

「沒錯!等等我說射的時候,奈緒子妳就朝前面那間房子的屋頂發射爆裂彈!」

「嗯!」奈緒子點頭回應,同時長鎗在填入爆裂彈後也仔細的瞄準著前方的建築。

總一郎看著前方,「如果順利的話,爆炸的威力應該可以降低我們摔入屋裡後所受的傷害才是!」

「什麼!?」奈緒子一驚,猛然轉頭看向總一郎,「那如果不順利咧!?」

只見總一郎想了一下,才看向奈緒子僵硬的笑笑,「這個‧‧‧嗯‧‧‧我沒想過耶!呵‧‧呵呵‧‧‧」

奈緒子整個人都傻眼了,總一郎的回答以及那個笑臉,讓她整個人都無言了,這該說是總一郎有自信不會失敗呢?還是說他其實根本沒想過後果呢?現在再回頭想想,總覺得這個辦法好像很蠢‧‧‧
只是,當下的情勢也只好讓她跟著蠢下去了,才又回頭瞄準前方的建築物等待總一郎的下令。
而隨著不斷的下墜,眾人等待著機會的來臨,額間流下的冷汗說明了他們的緊張程度。

於是,就在眾人即將撞上眼前的屋頂那一刻,只見總一郎急喊,「就是現在!!」
奈緒子一聽,板機急扣,鎗口火花一噴,隨著一聲巨大得爆炸聲響跟著眼前炸開的景像,那強勁的爆炸威力所產生的氣衝果然減緩了眾人下墜的力量,但是飛散出來的碎木片及瓦片也像是銳利的刀子一樣,不斷的在他們的身上造成傷害,同時也一頭撞進破屋裡頭。

「你們‧‧‧都‧‧‧都沒事吧?」總一郎狼狽的從被他撞破的木桶裡爬起,摸著身上發疼的地方說著。

而摔在爐灶上的奈緒子,甩甩那撞的冒星的頭,「沒事才怪‧‧‧我覺得我好像全身都散掉了‧‧‧」爬下灶台時,那付披頭散髮慘不忍睹的樣子,滿身是爐灰的她一身妖媚神態盡失。

「沒事‧‧‧」而摔落在地上的風雷藏,似乎也沒什麼大礙,仍還可以起身拍掉他身上的灰塵並再抱起那被武田晴信打昏的疾風丸。

只是眾人雖然勉強算是平安落地了,但他們的危機並未瓦解,這場爆炸大大的引起了附近絕大部份居民們的注意,紛紛的圍上前觀望,並對著裡頭的四人指指點點的討論著。
而當總一郎他們四人走出那間被炸毀的房子時,居民們也同時投以了異樣與害怕的眼神連連後退,因為他們並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房子突然發生爆炸,而且裡面還有著四個從天空掉下來的人! 究竟他們是人?是妖怪?還是神?

只是任憑村民們議論紛紛,總一郎他們並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理會,就在風雷藏再次背起疾風丸後,一行人便也急忙衝出破屋,朝著城門直奔。
只是在城門口,雖然武田晴信並沒有下令追擊,但天閣以及那破屋兩邊所引起的爆炸,讓城門口的衛兵們很自動的採取了應變措施。

「奈緒子,阿藏!」總一郎一見那滿是衛兵,以及即將關閉的城門,他沒有一點猶豫,簡單的叫了身旁倆人的名字,同時也等於告知了他們該怎麼做。

那就是強行突破!

因為對總一郎來說,除了強行突破他實在想不出其他的辦法了,而且剛在天閣上都已經經歷了一場硬戰,現在眼前這個情況可以說是好太多了。
總一郎加快了速度領在前頭衝往城門,奈緒子連筒快速填彈後便跟在次位,而背著疾風丸的風雷藏便緊跟著他們倆人後頭準備突破。

總一郎長刀飛快舞動,砍一個是一個並沒有追擊或是給予致命的一擊,因為他知道要是多拖延時間,只會讓他們更不利,更何況要是讓城門給關上了,想要出城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總一郎試著開出一條退路,奈緒子跟風雷藏也跟在後頭拼命的不讓衛兵們靠近,而就在城門即將關上的那一刻,奈緒子驚見,「門要關上了!」急忙衝向一旁的衛兵面前近距離對他的頭部開出一鎗,並踏著他的身體向上一躍,朝正在推著城門的衛兵們頭上連開數鎗。
而當她落下時,轉身打算再對她眼前準備砍下的衛兵開鎗的時候,卻只聽到「喀喀」的兩聲。

「呿!」奈緒子不屑一聲,急忙閃開並迴身將眼前衛兵踢開,同時收起那彈藥用盡的連筒,並搶過他手中的長刀不斷的揮舞逼退圍上她身旁的衛兵,死守在城門口。

只見她左右迎頭劈倒兩名衛兵,總一郎與風雷藏也在這時開出了一條退路。

「奈緒子!退!」總一郎邊揮著刀邊吆喝著。

奈緒子也急忙在砍倒一名衛兵後,退出城門之外,緊接著總一郎與風雷藏也跟著衝出城門急忙退出躑躅崎,就跟當時急忙逃離深紅之里一樣,只是這次卻是只剩下他們四人。
諷刺吧?對總一郎來說,是的!沒想到這樣的情形會再發生一次,而且這次竟然會是只有身為天命守護者的他們四人逃了出來而已,理當應該是拼命保護兩位神月巫女的他們,如今卻是狼狽不堪的退出了躑躅崎,而且還讓亞彌這位年齡最小的天命守護者也落入了武田晴信的手裡。

而衝出了躑躅崎,他們沒有方向,急促的腳步聲在原野上踏踏作響,三個盲目的身影在芒草原中更顯得悲哀萬分,那被翻弄而起的芒種隨著風飄風搖,更讓此時此景突顯他們心中的那股悽涼。

「啊啊啊啊!!!」衝出芒草原,在轉入山道後,奈緒子一想到他們這狼狽不堪的下場,那忿怒的吼叫聲,引起了山中鳥獸飛散,「什麼爛線索嘛‧‧‧可惡啊!!!」

而聽著她怨憤的語氣,總一郎與風雷藏並沒回應以及阻止她,因為他們也是相同的心情,對他們來說,難道要換來一個破武之路的線索,必須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嗎?必須要讓那些女孩子們去背負它嗎?
如果是,那是否太沉重了點‧‧‧‧‧

「嗯?」風雷藏跟在總一郎身後,看著他的背影,那地上延路滴下的血滴,引起了風雷藏的注意,也同時讓他一驚,急忙再看向他的背影「總一郎!!」

一聲慌張的叫喊,前頭的奈緒子也回頭一瞧,只見總一郎那暗沉的臉色與表情,身體突然左右搖晃了起來,一個重心不穩撲倒在地。

「總一郎!!」

奈緒子與風雷藏大驚,隨即向前扶起了總一郎,但同時也驚見總一郎的腰部插著剛因爆炸飛射出來的碎木片,而且臉色也因為失血過多而整個翻白。

「呵!」總一郎勉強擠出笑容,「這次換我出糗了‧‧‧」雖然身上的傷十分嚴重,但他仍是一副談笑風生的態度

「你不要說話,」風雷藏趕緊放下了疾風丸,摸著他的腰部探察著傷勢的嚴重性,只是隨著手觸及到的地方,他的臉色也越見難過。

「阿藏!怎樣!?總一郎的傷勢如何!?」奈緒子見風雷藏神色不對,也著急了起來。

「木片插得蠻深的,但是好在沒有傷到要害。」

「那怎麼辦?可以將木片拔出來嗎?」

「不行!」風雷藏搖搖頭,「總一郎出血並不嚴重就是因為這木片的緣故,若拔出來有可能會讓他大量出血‧‧‧可是不拔的話,在這樣下去傷口會潰爛的!」

「怎麼會這樣‧‧‧」

「別擔心了,我們快離開這裡吧,我還撐得住!」總一郎再次勉強笑笑。

看著總一郎,風雷藏心裡百感交集,要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這讓他感到份外的棘手,雖然說拔出木片可以防止傷口潰爛,但要是沒有辦法止血的話,卻反而是讓總一郎更危險罷了,再說荒郊野外的又要上那找大夫醫治,只是若在拖下去,總一郎的傷只會更嚴重而已。

但就在此時,耳邊突然傳來了一陣鈴聲,在這個寂靜的空間裡,微微的鈴~鈴~的響了起來。

鈴~ 鈴~ 鈴~ 鈴~

「這聲音是‧‧‧」奈緒子聽聞鈴聲,四處觀望著。

「這個地方,」風雷藏也提高了警覺,「怎會突然有鈴聲?」

鈴~ 鈴~ 鈴~ 鈴~

聽著鈴聲由遠漸近,風雷藏與奈緒子倆人也立即提刀警戒著眼前所能及之處,只是隨著鈴聲越近倆人心中也越是不安。
而隨著鈴聲的接近,奈緒子那眼前直視著的地方,也漸漸出現一條人影,口中喃著緋句,朝他們走來。

「櫻若魂,楓若魂。」

「誰!?」

奈緒子大喝一聲,風雷藏也凝神看向奈緒子的前方,只見那條人影越見清晰時,慢慢映入他們眼裡。
是一名穿著束衣長得還頗為可愛的女子,一手裡提著杖,一手搖著鈴噹微微的輕晃著,發出了鈴~鈴~的聲音。

「當月消散的時候,踏上的是哀悽的白骨,」

聽著不斷喃起的緋句,這種只從言語之中就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風雷藏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那是一種不像是人類散發出來的,就好像是‧‧‧鬼氣!

「站住,在過來,我就不客氣了!」

「天命將不在是天命。」女子口中緋句一停,臉上也露出了笑容並用手止住了鈴聲的響起,「別擔心,我是來幫助你們的‧‧‧五位,不!是四位天命守護者才對。」

從女子口中聽到了天命守護者這個名詞,躺在地上的總一郎,也看向女子勉強開口問著,「妳‧‧‧妳到底是誰?」

只見女子笑笑,不斷走向他們。
但當風雷藏意識到這股鬼氣越來越強烈時,那欲要揮刀的手卻是一動也動不了,而一旁的奈緒子也同樣的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經過他們倆人身旁,往總一郎身邊走去。

「妳到底想做什麼!?」風雷藏眼角餘光掃向身後,對那名女子斥喝著,「給我離總一郎遠一點!」

女子並沒理會風雷藏,只是緩緩在總一郎身邊蹲了下來,用手輕觸著他的傷口,「放心!這傷暫時不會要了你的命的!」

總一郎看著眼前的女子,又再次問著,「妳‧‧‧妳到底是誰‧‧‧」

只見女子笑笑,「別緊張,我不會傷害你們的,我是一名陰陽師,我叫凜乃合香,是特地前來幫助你們的,叫我合香就可以了。」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