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創作】戰國浪漫傳 卷之二十二

樓主 zeam
卷之二十二

五家會議,是當初救了神月之主「神月 寧次」的五人,在安頓好了年幼的雙子巫女後,為了要防止在雙子巫女的神月之力成熟時,深怕遭到有心之人的利用,才會定下的一個緊急會議,只要任何一人召開會議,所有繼承神月之紋的人,都必須前往不得耽擱。
不過這次的五家會議並非是第一次召開,其實在第一代的天命守護者時期已經召開過一次了,主要是因為神月之紋的繼承問題。
當年,深紅之里的當家「風間 天綱」,因為妻子「琉璃子」的死,沒想到他竟會因此心鬱而亡,而神月之紋在他死後當然也跟著在手臂上消失,只是事後卻一直遲遲未在他的兩個孩子,也就是雪風丸與疾風丸身上出現,當時霧月一家的當家「霧月 梟」認為事態嚴重,因為神月之主臨死前說過,神月之紋會在守護者死後繼承於後嗣身上,因此在處理完了風間天綱的後事後,便急忙召來了其他三位守護者,也就是當年風雷村的「風雷 信之介」,御手洗商會的「御手洗 重六」以及浪人「奧田 葵」召開了第一次的五家會議。
而疾風丸的神月之紋也就是在那場會議裡覺醒的,當年的他僅僅只有二歲而已。

如今在主殿裡,除了風雷藏是靠在門邊以外,其餘的四位天命守護者在殿內一字排開坐著,這是繼上一代之後所召開的第二次五家會議。
雪風丸會再次聚集他們在此地,除了他們是五位天命守護者之外,還有著另一樣最主要的事情,這也是疾風丸極為想知道的事情,當然這件事除了雪風丸自己以及亞紀和雙子巫女四人知道外,五位的天命守護者根本毫不知情。
也就是天命的真相‧‧‧‧‧‧

「會召開五家會議,除了你們五人本身就已經都知道了自己的守護者天命外,主要還有兩件事情,必須讓你們知道。」

「那個‧‧‧是指神月之紋的事嗎?」亞彌是五位守護者年紀最小的,雖然只有十二歲的她,但或許是所有人裡面最聰明也是對事情的組織能力最強的人也不一定。

「喔?」雪風丸似乎發現了什麼事的,「亞彌,你就說看看妳所認為的神月之紋的事情吧?」

「是,那我就越矩了,」不單是年紀小,看來亞彌的禮學也學得挺好的,「不過在說神月之紋的事情前,我想先問問其他人,請問你們的神月之紋分別在何處呢?」

「我的在右手的手背上。」風雷藏伸出了他的右手背。

「我的跟風雷藏一樣,只是我的在左手!」奈緒子舉起了左手晃了一下。

「我的在右胸口,呵呵呵呵。」總一郎笑著,拉開了衣領。

「我的在右手臂上耶!」疾風丸似乎很訝異的樣子,可能是因為他到今天才知道原來其他人的神月之紋都在不一樣的地方吧。

而亞彌在知道了其他人的神月之紋的位置後,也摸了摸自己的左手,「我的則是跟疾風丸相反,是在左手臂上,」才又接著說,「所以,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神月之紋並非單單只是個擁有神月之力的象徵而已,他的位置應該還代表著其他的意義吧!」

「亞彌果然是繼承智之翼的人,不過神月之紋並非如此而已,就如同亞彌剛所說的,不同的地方代表著不同的力量。」雪風丸先是看向總一郎,「總一郎胸口上的神月之紋有著一顆心型的圖案,代表著仁之心的能力。」又看向旁邊的奈緒子,「而奈緒子左手背上的爪型圖案與風雷藏右手背上的牙型圖案,是代表著技之爪與力之牙」最後才看向疾風丸,「至於疾風丸與亞彌手臂上的神月之紋一樣都是翅膀圖案,那是代表著守之翼與智之翼的能力。」才又接著說,「五個神月之紋代表著五個不同的能力,彼此相輔相成,但是最主要的,還是這五種力量都是因為雙子巫女而存在的。」

「那他們的能力呢?雖然就片面上的解釋多少猜到了一些,但是應該不止這樣吧?」風雷藏靠在門邊,看著自己手背上的神月之紋,他還是有困惑之處。

「這個問題我沒辦法回答你,神月之紋所代表的力量是什麼我也不清楚,只能靠你們自己去發覺了。」

「雙子巫女們也不知道嗎?」

櫻轉頭看向風雷藏,「你們身上的神月之紋是我們的父親賦予你們的,在說神月之紋的力量並不是原本就有一套的固定模式在,他會依照每個人的特性而有不同的變化。」

「這麼說來還是得靠自己去發覺囉‧‧‧」風雷藏說著,嘴角一揚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種詭譎,「嘿嘿嘿,有意思‧‧‧」以及一種像似得到新的挑戰的表情。

「大哥,那另一件事呢?」疾風丸接著又問。

雪風丸沒有回答,不是他不知道,而是櫻替他回答了這個問題,「你們都知道應仁之亂的事吧?當年足利義滿無意間救了上一代的神月巫女一命,當時的神月巫女為了報答他的救命之恩,因此替他祈福,讓他在當時的地位上遙遙領先其他公家,只是他太過於貪心,渴望再得到更多的力量,也為了想辦法要留住神月巫女,因此更逼她為妻,只是這樣的他終於遭到了天罰,也就是你們都知道的,「求天之人必受天罰」的天責,所以才會導致足利義滿在短時間內聲望一落千丈,也讓各大諸侯趁勢而起,導致應仁之亂的發生。」

「那應該說是當年足利義滿貪心所造成的吧?」奈緒子用著撩人的坐姿說著,竟也當場就修起了自己的指甲,「就連現在還不是一堆公家跟當年的足利義滿一樣,而且一個比一個還好色,之前在葵屋就常碰到了,而且每個總是愛毛手毛腳的,」她不禁抱怨起來,「好幾次都因為實在受不了了就狠狠的給了他們幾拳!」同時一臉憤慨的坐起,一手緊握做勢揮拳的動作,不過當她又回到那撩人的姿勢時,這才又說,「不過話說回來,莫非是怕再發生類似應仁之亂的事嗎?」

「沒錯,就是怕會在發生第二次的應仁之亂,只是這次並非是公家的關係,我想,你們五人散佈東西兩境內,多少也都察覺到了目前的國勢已經不像之前那麼平穩,尾張的織田信長與美濃的齊藤義龍,甲斐的武田晴信跟越後的長尾景虎,甚至中國的毛利元就以及駿河的今川義元還有從屬於今川的松平元康,這些人都對我們姐妹倆有極大的企圖,更別說在這之外還有甲賀及伊賀的忍者眾以及本願寺的眾僧及比叡山的一向眾。」

「呵呵,沒想到兩位巫女的敵人真多。」總一郎笑著,彷彿就像事不關己似的。

而一旁亞彌又再次的開口,「若單單只是這樣的話,只要把你們藏起來不就沒事了,只要找不到妳們,這些人自然也沒有所謂的企圖了,所以我想事情應該並不單純吧?」

「天命看來已經在你們五人的身上有了影響,對事情的判斷與組織力果然驚人。的確,事情並非這麼單純,而且還十分的嚴重。」

的確,對他們五位守護者來說,在還不知道織田信長的陰謀時,他們的敏銳以及對事情的理解能力果然讓櫻有點出乎意料,只是天下布武之計的嚴重性,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也不單是只有織田信長才有這樣的念頭,而是如今天下間的所有大名都想靠著武力來統一天下,萬一要是真的讓天下布武影響到了各大名,那將會比應仁之亂所帶來的結果還要嚴重數倍。

「你們也許還不太明白,織田信長的天下布武大計雖然還在他的計劃當中,當是要是真的讓他開始了他的計劃,將會引起其他大名的跟進,到時天下將進入一股戰火瀰漫的時代,不,應該說已經開始在影響了,所以另一件事也就是你們所背負的天命的真正用意,那就是必須阻止織田信長的天下布武大計,也就是踏上破武之路。」

「可是依照目前織田信長那如日中天的氣勢,就算我們不正面衝突,也很難與之對抗吧?」總一郎在旁說著。

「沒錯,」雪風丸從旁接下了回答,「所以你們目前要做的,並不是與織田信長正面衝突,而是去尋找時機以及能幫助你們的人。」

「時機?還有能幫助我們的人?」眾人不明白雪風丸的話,就連亞彌也是,「這是什麼意思?」

雪風丸搖搖頭,「很抱歉,我也不知道,只有你們踏上破武之路後,或許才會有線索吧。」

「這樣看來,這趟破武之路似乎有點棘手了。」擔心的話語,卻在總一郎的笑臉上看不見擔心的表情。

「所以你們沒有時間在拖了,天命以及神月之紋的力量你們也都大致了解,所以你們能越快出發是最好的。」

「嗯。」

「那五家會議就到此結束吧,你們好好的休息,八侍會替你們準備好上路用的東西,明天一早你們就起程吧。」

結束了五家會議後,所有人也都回到各自的房間休息,四家的守護者也在八侍的安排下來到了各自的房間,只是並沒人可以睡得安穩,不!應該說是沒那個睡覺的心情吧。
破武之路以及神月之紋的事情也許對他們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影響,但多多少少還是衝擊到了他們。那擦拭著手上黑刀的風雷藏,那摸著自己手臂上的神月之紋的疾風丸,那在房裡一臉笑笑的算著此行成本效益的總一郎,還有那在亞紀房間替亞紀梳著頭髮的亞彌,以及那在廊上閒晃的奈緒子,他們五人的心裡都在思考著同樣的一件事,那就是這躺破武之路究竟會是福還是禍,又會發生何事,若真的讓天下布武大計實現了的話,那這個世界又會變得怎樣呢?
而這樣的心情,連在房內正調緊破魔弓弓弦的櫻也不例外,只是坐在主殿走廊上的楓似乎心裡比較在乎著另一件事。

「嗯?這麼晚了,不睡好嗎?」在廊下閒晃的奈緒子,也在主殿外頭發現了楓的身影,並在她的身旁坐了下來。

「奈緒子小姐,妳也睡不著嗎?」

奈緒子搔搔頭,「是啊!在葵屋時,這個時間大概不知道還在跟那位大戶或公家喝酒聊天,所以現在根本一點睡意也沒有!」大概是還改不過來在葵屋的習慣吧,她又再次擺起了撩人的坐姿。

「當花魁的感覺是怎樣子呢?」看著奈緒子,楓也趁機觀察了她的神態。

「怎樣啊‧‧‧老實說我沒有想過這問題,不過,」奈緒子轉過頭對楓笑笑,「至少我對我的生活很滿意。」

「嗯‧‧‧」輕輕的回應了一下,楓又看向了天空上的月亮,她的表情顯得心事重重。

奈緒子看得出來,只是她並沒有追問原因,畢竟她對楓也只是今天第一次見面,當然楓也是,只是對楓來說,早上奈緒子的舉止讓她耿耿於懷,讓她不時偷偷的望著那同樣在月光照射下的奈緒子,她不可否認,奈緒子的確很美,也的確容易讓人將目光放在她的身上,跟自己比起來。

「奈緒子不愧是當花魁的人,她長得好漂亮,而且‧‧‧」楓看著奈緒子,在月光照射下的她有種迷濛的美感,而當她這麼想著時,又看向了自己的胸部,「她的身材好好喔‧‧‧」但當她又看向奈緒子時,奈緒子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

「怎麼了嗎?」奈緒子看得出來她有話卡在喉嚨裡,「有話就直說吧?」

楓一驚,這也才扭捏的問著,「妳跟‧‧‧疾風丸的關係是乎‧‧‧」

看著楓支支吾吾的表情,閱人無數的奈緒子不用想也知道她想問些什麼,只是她並沒馬上回答,反而用同樣的問題反問了她,或許她也在探視著楓吧?「那妳呢?妳跟疾風丸的關係又是什麼呢?」

楓被奈緒子反將了一軍,這個問題讓她愣了一下,她的表情也慌張了起來,天真又單純的她似乎沒料想到奈緒子竟會這樣回她,也讓她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而僵在那裡。而奈緒子在見到她那慌忙的樣子,也不禁偷笑了起來,同時也大概猜出她與疾風丸的關係了。

「妳放心,疾風丸很小的時候,我就認識他了,對我來說他就跟自己的弟弟一樣,所以妳不用別心太多。」

「是嗎‧‧‧」

雖說如此,楓的心裡還是不禁的問起自己,那對疾風丸而言會是個姐姐嗎?
對她來說疾風丸有太多的事情是她所不知道的,也是她極為想知道的,若可以她真的很希望能夠多知道一些有關疾風丸的事情。
這樣的楓,所有的心事都表現在臉上,而且還是一目瞭然,就像是在額頭上寫了「我有心事」一樣,不要說是奈緒子了,任誰看了都看得出來她心事重重。

而就在這寧靜的時刻,在所有人各懷心思的同時,突然一聲巨響打破了此刻的寧靜,驚動了所有人,同時只見遠方夜空中,劃過無數火光墜落在村子之內,沒多久,村內的打火鐘聲也飛擊的響起,隨著火光四起的同時陣陣求救叫喊的聲音也響遍了整個村落、整個夜裡,充斥在整個深紅之里裡頭‧‧‧‧‧‧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