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創作】戰國浪漫傳 卷之二十一

樓主 zeam
卷之二十一

清晨,雞啼初曉,疾風丸的身影也隨著太陽漸漸升起,來到了深紅之里的一角,他隨手摘下一片竹葉輕抵唇邊為笛,在此刻在此地,響起了響亮又舒服的笛聲。
他現在吹的曲子,是他小時候每天聽母親哼起的,長大後他才努力將這首曲子給練熟,不過這是在他們母親過世很久之後的事了。
這天,他靠在母親的墳邊,又再次吹起了這首曲子,一年裡他只有這個時候才會出現在這裡吹著這首曲子,而今天是他母親的祭日,也正好是八侍前往其他四家後滿一個禮拜的日子,算算他們也差不多快回到深紅之里了。

「知道自己天命之後的感覺如何?」

一個聲音打斷了笛聲,「嗯?」疾風丸看向一旁,便見櫻走至墳前停了下來,「妳怎麼會知道這裡?」

「你以為只有楓才知道去那可以找到你嗎?」櫻一臉仍是冰冷無表情,「這是你母親吧?」

「嗯。」疾風丸起身看著墓碑,「她在我七歲的時候就生病過世了。」那上頭寫著琉璃子三個字。

「是嗎?」櫻似乎沒多驚訝,又看著疾風丸,「知道了自己背負著神月之紋的天命,如何?還在排斥嗎?」

算排斥嗎?這幾天疾風丸想了很多,其實他的腦海裡還是十分的混亂,雖然楓的話讓他釋懷不少,但要他不去想這些事情,似乎還是有點不太可能,常常躺在屋頂上就會不自覺的想起這件事,不過神月之紋的事到還好,反到後來讓他最在意的卻是那天命的背後究竟是為了什麼事?

「我問妳喔,五位守護者跟妳們所背負的天命,究竟是為了什麼?」

櫻發現了疾風丸一臉認真的看著她,她也回看著疾風丸並趁機透視他的內心,想要知道他會這麼問的原因,可惜她並沒發現,但卻反而在疾風丸的內心中,看到了一大片的回憶片段,其他也不乏她與楓的事情,但同時也讓她發現,那故作沒事的外表下,思緒竟是如此的混亂。
看來,他一直在勉強著自己‧‧‧‧‧‧

「到時你就知道了。」但櫻並沒因此而改變她那一貫的個性。

只見疾風丸又學起了她的表情,「妳還真的一點也不可愛。」

「那對我說是多餘的。」

「哼,真的很不可愛!」越看櫻的表情,疾風丸越是想捉弄她,只是櫻並沒受到她的影響。

「疾風丸!姐姐!」

這時,楓在遠方叫喊的聲音也傳進了他們倆人的耳朵裡,但看著她穿著和服小跑步的跑向他們倆時,突然倆人心念一閃,楓也一驚這個念頭的閃入停下了腳步,同時響起了「碰」的一聲。

「楓!快趴下!」疾風丸大叫一聲,快步飛踏,當他驚惶楓的安危時,手臂上的神月之紋也悄悄的亮了一下,同時他就像是一瞬間加速,移動了一下已經一把將楓抓進了懷裡,轉身長刀一抽打掉了疾射過來的東西,同時發出了「鏘」的一聲。

「彈丸!?」疾風丸看著打落在一旁地上的彈丸,「是誰!?出來!」但話才剛脫口,一道人影已從頭頂劃過,而隨著人影的方向回頭看去時,只見那人影在櫻的身後不遠處落下,同時腰間黑刀一抽。

「櫻!小心後面!」

疾風丸一驚,下意識一個反應,手中長刀已經飛射出去,同時也衝向了對方,但只見來者刀勢一變將長刀打向空中,疾風丸也同時一蹬跳上空中抽出腰間另一把長刀後,再接住空中長刀,落下對準了櫻身後的那個人影準備攻擊。
而此時的櫻在面對著背後的威脅,卻反而絲毫的緊張感也沒有,臉上的表情依舊是那麼的冰冷,是因為她相信疾風丸一定有辦法救她們姐妹倆嗎?
只見疾風丸一刀劈下,落地之時同時左手長刀也橫腰斬出,只見來者手中黑刀靈巧卻也夾帶著強勁的力道,一擊擋開一刀後已飛快回防擋下了那臨腰一斬,同時腳步一踏,人影向前一閃已經臨身進入疾風丸身前反握刀柄朝他腹部送上一拳,將疾風丸打了出去,同時突然閃入背後接住他的人,隨之一陣柔軟的觸感也因而傳達過來。

疾風丸一驚,一雙手臂已從他的雙肩落下環抱住他,一個女子的聲音也同時在他的耳邊響起,「你還是老樣子,一點也沒進步。」

一個聲音的響起,一名女子的突然出現,疾風丸眼前的來者也將刀收回了刀鞘之中,而被摟住的疾風丸也因為被身後女子摟著,那豐滿姣好的身材,壓在他後腦呼之欲出的酥胸,不禁讓他臉上紅了一片,嘴裡嚷著,「少囉唆,只是你們有必要用這種方式出面嗎?」

「我們打算給你驚喜啊,都那麼久沒見面了,在說咱家可是好想你啊。」女子輕戳著疾風丸的臉頰,那撩人的裝扮,挑逗的行為與話語,在在都說明了她與疾風丸那不匪的關係,同時也看得身後的楓啞口無言,心頭糾了一下。

「你們是五家的守護者對吧?」櫻緩緩走了出來。

只見女子依舊摟著疾風丸轉過身說,「妳是怎麼認出我們的呢,神月巫女‧‧‧」

「從你們身上的氣,不過‧‧‧那另外倆個人也該出來了吧。」

櫻冷眼的道出一句,那躲在暗處的男女也才因為行蹤被察覺,而緩緩的從後頭走了出來。

「哎呀,沒想到我還是被發現了,哈哈哈哈。」男子笑著,手中還抱著一名女孩。

他們的出現,對櫻來說一點也不驚訝,但是對楓而言卻十分訝異,但訝異的不是他們的出現,而是他們這些人的裝扮。
從一開始拿著一把黑刀穿的一身像是浪人一樣還留著一頭白長髮的男子,以及那一身撩人裝扮又與疾風丸十分親蜜的女子,再加上現在這個手上抱著小女孩,穿著一身華麗吳服的男子,這些人實在很難讓她想像,他們就是其他的守護者。

「姐姐,他們是其他四家的守護者?」楓還是不敢相信。

「久違了神月巫女,」隨後而來的男子,將手上女孩放下,「在下御手洗 總一郎,」又摸摸女孩的頭,「這小女孩叫亞彌,別看她年齡小,但她也是守護者之一喔。」而小女孩也對楓笑笑的揮手。

「我叫奈緒子,」一旁奈緒子依舊摟著疾風丸不放,對櫻與楓揮揮手,「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喔。」

「在下風雷藏。」而風雷藏則是沒有太多的表情。

看著四人,老實說雖然他們是四家的守護者,但楓還是不太能反應她眼前所看到的,尤其是摟著疾風丸的奈緒子,她的舉止讓她的心頭糾了一下,多麼希望她能放開疾風丸,最好能離他遠一點,不過這樣的心情她還不明白究竟是為了是什麼?

「你們好像認識了很久的感覺‧‧‧‧‧」楓十分扭捏的說出這句話。

總一郎笑笑,「因為我們五家平時都還算有聯絡,更何況在疾風丸矮不嚨咚的時候我們就都看過他了。」

「原來如此。」

而這時疾風丸也掙脫了奈緒子,「好啦,放開我啦。」才又問,「對了,你們怎麼都會在這?你們有去見過我兄長了吧?」

「當然,我們就是從他那裡知道你們在這的!更何況今天又是‧‧‧」總一郎沉默了下來。

疾風丸了解的點了下頭,總一郎這也才看向了一旁的墓碑,並帶著亞彌走近墓前,拍了拍手後合掌,「琉璃子夫人,好久不見了,」奈緒子也與風雷藏走到他們倆的身旁拍了拍手後合掌,「我們四個來看您了。」

「疾風丸,」楓來到疾風丸身旁,對於總一郎他們四人的行為以及那座墓碑,她感到疑惑,「那是‧‧‧」

疾風丸看著總一郎他們,他的表情又愁了起來,得勉強擠出個笑容他才敢看向楓,「總一郎他們現在膜拜的那座墓碑是我的母親-「琉璃子」,她在我七歲的時候就過世了。」

楓一聽一怔,猛然轉過頭看向疾風丸,他臉上的笑容笑得好苦,而當疾風丸將頭又轉了回去時,他那落莫的側臉也讓楓的心頭隨之糾痛了一下,不過這也讓她明白了疾風丸那有時出現在臉上的落莫表情究竟是為什麼了?
而此刻四周的氣氛,也寧靜的讓人有點沉重,但隨著朔月的出現,也正好打斷了此刻的沉重,「很抱歉得打擾你們,主人正在主殿等著你們。」

「嗯,我們知道了,辛苦妳了,朔月!」

朔月的出現,不單是打破了沉重的氣氛,也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她的身上,但就在所有人走進屋裡時,卻見楓反而走向墓前,蹲了下來並在墓旁摘了朵野菊放在案前。
她輕輕的合掌,閉起了雙眼膜拜著。
而這樣的舉動,也都收進了櫻與疾風丸的眼裡。

看著楓靜靜的祭拜了好一會,在她回過神後,疾風丸這也才問,「妳們是不是說了些什麼呢?」

楓笑著留下一句,「這是秘密!」便隨著其他人進到了屋內。

而看著她一臉笑容,雙手背在腰後十指相握輕快的小跑步隨著眾人進去屋內,這樣的她,這樣的舉動反讓疾風丸十分的不解以及好奇她究竟說了什麼?
不過對疾風丸而言是他好奇的事,但對櫻來說,楓的秘密並不是秘密,因為心靈透視的能力讓她知道楓那所謂的秘密到底是什麼。

「您好,琉璃子夫人,我叫神月楓,其實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我知道您一定還是不放心疾風丸對吧?我可以體會那種感覺,不過請您放心,疾風丸他過很好喔,也希望您能一直保佑著他,而且我也會一直陪在他身邊的。」

就是這樣的一句話‧‧‧‧‧‧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