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創作】戰國浪漫傳 卷之十三

樓主 zeam
卷之十二

昨天的騷動,好在櫻即時在式神周圍設下結界,否則依那樣強大的反彈力量再加上四散的威力,鐵定能將深紅之里毀於一旦,不過卻也因為如此,雖然保住了楓也破壞掉了雙重祈福的效力,但櫻消耗的氣力遠比她所想像的還要多,因此當她一進房休息時,一睡就是將近一天的時間。
而楓的情況也沒好到那裡去,力量的反彈雖然被櫻阻了,但也讓她受到不小的衝擊,雖然疾風丸半途衝了出來勉強也護住了她,但傷害還是免不了。
至於疾風丸本來傷勢就不輕,但好險有神月之紋的保護,這股反彈的力量對他這個擁有「求天之人不受天責」天命的人根本產生不了傷害,所以還不至於傷上加傷。

可是在這之外她們似乎都忘了一件事,就是這股祈福之力的反彈造成的天空異象所帶來的影響。
讓深紅之里在這天的夜晚陷入一股不安的氛圍之中。

─ 深紅之里 北方 ─

天象的異變,對於本願寺一家這個極力要除掉神月一家的眾僧侶們,察覺了這股力量便是來自雙子巫女時,派出了數名僧兵前去調查,若真發現了雙子巫女的蹤影便不顧一切殺了她們。
而當他們來到深紅之里北方高處的高山上,這個無月的夜晚對他們來說無疑是最好的下手時機。

「僧主,看來似乎就是那裡了。」

「嗯,神月一家的漏網之魚絕對要除掉!從天象異變的狀態來看,想必是神月巫女的力量受到反衝,要壓制這股反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現在她們一定因為壓制這股力量而消耗了不少的氣力。」帶頭的僧主遙望著山下的深紅之里,長槍一提,「走!」便以飛快的速度衝下山壁

「是。」尾隨的數名僧兵也跟著衝下山壁。

─ 深紅之里 東方樹林間 ─

從深紅之里傳出來的異象,也讓甲賀的忍者們注意到了,雖然他們不知道這股異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從深紅之里的位置產生的,也不禁讓他們派出了一個小隊的忍者前往調查。

「前面就是深紅之里了,可是看起來一點異樣也沒有。」

「別太大意,說不定是個陷阱,總之我們潛進去調查一下。」

「嗯,小心點,深紅之里可不是那麼簡單就能潛的進去的。」

「走吧!」

─ 深紅之里 西方樹林間 ─

「前面就是深紅之里了,如果情報沒錯的話,頭目說的雙子巫女應該就在裡面。」

「嗯,我們上吧!」

「嗯!」

那衝天的紅光不單只是引來本願寺一家以及甲賀忍者的注意,當然連伊賀忍者也不可能會漏掉這個調查的機會。
只見四名忍者握著背後的刀,在這無月之夜急馳在樹林之間,直奔深紅之里。

─ 深紅之里 ─

三個方向的人馬,無聲無息的慢慢接近深紅之里,可是深夜的深紅之里卻是靜的出奇,一點風吹草動都沒有,而各懷鬼胎的三路人馬無聲無息得進入深紅之里後,便急竄在村子裡頭。

「這裡應該就是深紅之里的大當家屋敷了。」甲賀忍者們聚集在當家屋敷的屋頂大樑上,領頭的人看看身旁的人,「我們潛進去調查看看,所有人千萬要小心!」說著便與其他人從天井進入屋內。

而本願寺的僧兵再翻過圍籬後,也分頭找尋著雙子巫女的下落,同時間四名伊賀忍者也分別藏身在四間民房的屋頂彼此利用手勢下達搜尋的命令。但是三路的調察者並沒發覺他們其實已經暗中被深紅之里的侍者包圍了,他們藏匿在暗處調查這三批人馬的動態,但三路人馬根本不曉得,打從他們一進村內便已經有人盯住了他們等待下手的時機。

伊賀的忍者們跳躍在各個民房之上,靜靜的拿起蓋在屋頂的瓦片,一間間找尋著雙子巫子的下落,而本願寺的僧兵們則是小心翼翼的從窗口觀望每一間屋子的情況,至於甲賀的忍者們則是穿縮在夾板間搜尋著所有的房間。

「村子內都沒有雙子巫女的下落。」伊賀忍者們聚集在最靠近當家屋敷的民房屋頂上,他們搜遍了所有的民房但並未發現任何雙子巫女的蹤影,於是便把視線放在眼前的當家屋敷上,「嗯,那肯定就是被他們藏在那裡了!」

「嗯,那我們上吧!」

正當伊賀的四名忍者打算潛進去時,那身後緩緩散發出的殺氣,卻讓他們停下了腳步,「我看大概沒那麼容易,可能需要問問我們身後那個人了。」

四人互看一眼,急忙向前一跳並轉身放出飛針,想藉此換取脫身的機會,但是飛針射出的那個方向卻空無一人,「嗯?怎麼會沒人?」

「誰說沒人啊?」

突聞一個聲音從背後傳出,四人一驚,來不及反應,已被出現在後頭的那個聲音重擊落地。
而另一方面為數不少的僧兵穿縮在村裡時,數道人影也開始追著他的腳步前進。

「僧主,看來雙子巫女一定是安身在當家屋敷裡了。」

「嗯,有可能,不過要潛進去大概不容易了。」

「僧主你的意思是?」

「我們的主人出現了!」

「嗯?」

眾僧兵感到疑惑,完全沒有感覺到在他們的四周已經被人包圍住了,大約十多名的僧兵四周查看,只見夜空黑雲一散,皎潔的月光透射出來時,倆邊人馬這也才真正看清包圍住他們的人。

─ 深紅之里 伊賀忍者方面 ─

「好快的速度,是深紅之里的忍者嗎?」

伊賀忍者們勉強站了起來,但從他們痛苦的表情以及那勉強撐起的身軀,看得出來這一摔並不輕,但這時一個身影在月光照射下,也才他們的面前現出面貌。

「你們在找什麼東西嗎?」一名男子披著一頭長髮,一手按著腰上刀柄,側身冷眼望著眼前四人。

他出現的無聲無息,嚇到了伊賀的四名忍者們。
從眼前這名男子的穿著來看,這或許是他們身為伊賀忍者,第一次遇到不是忍者的人可以這樣隱匿自己的氣息出現在他們身後,還這麼的接近他們,不過從剛眼前的這名男子出現後,那原本隱藏住的氣息也慢慢散發出來,那是一股殺氣,一股冷冽的殺氣。

- 深紅之里 本願寺眾僧方面 -

而隨著月光照亮了四周的環境,圍在一起的僧兵也發現他們僧主口中所說的主人究竟是什麼意思。前後兩名男子加上站立在屋頂的女子總共三個人,他們究竟何時發現他們的?又跟了他們多久?

「大半夜,你們這群死光頭在這裡化緣不覺得奇怪?而且每個手上都還拿著長槍!」站在屋頂的女子不屑的看著成群的僧兵。

「卯月,跟他們說那麼多幹嗎,我看他們是打算去見他們的如來佛組了!」

其中一名男子十指緊扣扶著頭靠在牆邊,一臉也是不屑的看著那群僧兵,而另一頭的那名男子則是一句話也沒說,連看都不願看一眼,靜靜的站在原地。

- 深紅之里 甲賀忍者方面 -

至於潛入當家屋敷的那一小隊甲賀忍者則在穿過夾板後,便分散在大小樑間,四處調查著可疑的地方,但一個微妙的感覺,彷彿身邊有東西悄悄的靠進,又好像有東西飛快的穿梭在他們身旁,可是當這些忍者回過頭查看時,卻發現根本沒有任何東西,這種感覺不是只有現在才有,打從他們一穿過夾板時,這樣的感覺便時有時無,讓他們分不清楚這是風還是真有東西跟著他們。
這種詭異不安的氣氛,這麼令人發麻的感覺,讓他們有種前所未有的恐懼,因為這種感覺讓他們直覺不是人會散發出來的感覺。

三路人馬,分別被三種不同的方式擋住了去路。
他們心裡面除了提防對方,再想著下一步該怎麼做的同時,心裡也都同時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究竟他們是何時便發覺他們潛入深紅之里,又是跟了他們多久?為何要一直等到現在才要現身呢?

在這樣的夜裡,在皓月的照射下,寧靜的夜,寧靜的村落,在那人們熟睡的當下,在村裡正準備上演一場攻防之戰。
那深紅之刻,那月夜的奇襲,那突然出現的擋路人,在這樣寧靜的夜裡更反而顯出那種不寧靜的氣氛。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