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創作】戰國浪漫傳 百卷之三十

樓主 戰國浪漫傳-風雷藏 zeam
百卷之三十



「您在等什麼呢?」

自從紅葉控制櫻而解除了開啟黃泉之門的三道鎖中的其中兩道後,便回到浮上麒麟位的稻葉山城裡,之後就不在有任何的行動。這讓明王不太明白,為何她不再趁勢追擊,一口氣鏟除五家一行人以及打開黃泉之門。
所以他來到天守閣的窗邊,問著那正在傲視自己所造成的傑作的紅葉。

「你很急嗎?」紅葉背對著明王反問他一句,才回答,「他們的界印現在頂多只剩下擋住他化之陣繼續擴大的作用而已,至於那些自命為五家的人根本只是一群烏合之眾罷了,就算那五個天命守護者再加上那個祈福巫女,也已經對我們造成不了威脅了!再說那兩個過時的老傢伙根本就不足為懼。受到劍盾巫女那樣的攻擊,就算不死她們的力量也已經沒辦法對付我了!」

「既然這樣,接下來的計劃您打算何時開始?」

「說到底……你還比我更急嘛?」
紅葉看了明王一眼,祂對祂這種態度實在不是很喜歡,明明只是個被自己半妖化的人,竟然還頻頻質疑或是追問其打算。
「哼!你也不用急--接下來的事情不用我們自己動手,那些笨蛋自然就會替我們做了!」

「哦?看樣子您都計劃好嘛!」

「呵呵,不管他們做什麼都已經沒用了,我們就靜靜的看著他們自投羅網吧!」

「是。」

兩人對話到一個地方,一名僧人也跟著在他們背後走進屋裡。
他手握著禪杖敲在地板上,發出杖頭上鐵環撞擊的聲音,一陣一陣有規律的傳到紅葉與明王的耳裡,讓兩人聞聲轉過頭去。
紅葉一見此僧,便說,「明智光秀,你這一身打扮還真是滑稽啊………」

禪杖響起最後一聲敲擊的聲音,明智光秀也停下了腳部,「紅葉夫人,這樣說可真是傷人啊。」

「呵,」紅葉樂得一笑,再問,「我要你做的事,結果如何?」

「我已經遵照您所說的,幫他們開啟了位在堺的界印,另外,那和歌眾的道眾之首天道寺也已經背叛和歌眾了,而他的隨從則在堺被我給殺了!」

「哈哈哈哈………」紅葉得意的大笑起來,轉過身又看向窗外那被他化之陣給籠罩的世界,「和歌眾的佛眾之首與各部的旗頭都被自己的道眾之首所殺,而其他人也在出雲全都被我給滅了,雖然紫之上與那個女的在出雲被那隻臭狐狸給救了,但她要是知道自己的道眾背叛她,我真還想看看她那情何以堪的表情,哈哈哈哈………」

看著她笑的猙獰得意的樣子,明智光秀只是跟著略為一笑並沒在搭腔。而一旁的明王則是插上一句,「那個在紫之上身邊的女人,就是上一代五家中的風間天綱的妻子,她似乎也會一些密教之法的樣子。」

「我管她是誰!區區一個只會密教之法的女人又怎麼耐何得了我?」

紅葉完全不當琉璃子是個威脅,就連紫之上與阿國都是她的手下敗將了,自然更是無懼於現在任何一個人。
但雖說是如此,她抬頭往頂上一瞄,那沉睡在稻葉山城上空的櫻,雖被自己的他化之力給制住,但那隨時會醒過來的不安定因素才是祂最害怕的。
只要她一受到刺激醒過來,就會從體內自主性的展開那神月之力的自我防衛模式,那對紅葉來說才是最棘手的問題,畢竟要召出黃泉之門,如此不安定的狀態很容易就讓祂功虧一簣了。所以要是一天沒讓黃泉現世,祂就一天無法取得肉身進而得到那無人可及的力量。

「既然……」明智光秀再開口,「一切都在夫人的掌握中了,那麼我也該繼續進行接下來的事了!」

「嗯。」

「那貧僧就告辭了,呵呵呵呵………」

詭譎的笑聲響起,明智光秀轉身敲著禪杖又發出鐵環互擊時所發出的規律聲響,離開了稻葉山城。而見明智光秀離去,明王對於他口中所要進行的事,也感到十分起疑。

「您……似乎有交待他什麼事………」

「你想知道嗎?」紅葉眼角餘光冷掃,嘴裡有著很明顯的試探。

明王也明白祂這問題之下的試探,所以不作表情沉穩回應,「不,您既然都自己交代他了,我再過問也是多餘。」
但心裡,卻是對紅葉這樣的行為多少有些臆測,祂知道紅葉已在提防他。

「是這樣嗎?」紅葉又投了個質疑的語氣,「我到覺得你的語氣裡,很想要知道呢………」

「呵呵,「時機到了我自然就會明白了」,您一定會這麼說吧?」

「明知故問……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哼!」



- 近江 小谷城 -


雖然被淺井長政看上而留在小谷城裡,讓阿緒受到十分妥善的照顧,淺井長政每天也會撥時間前來一會,但是這樣的情形只是一種變相的軟禁罷了。
身旁總是跟著一個寸步不離的侍女,又無法踏出邊房一步,讓阿緒就像籠中之鳥一般。雖然阿緒並沒對此有所抱怨,但無法自行走動對她來說確實是難過了點。

「小姐,讓妳只能待在房裡,得請您委屈一點了。主公有交待,因為城內正在忙著應付現在這般異象,以及消滅那不斷進犯的妖怪,深怕您會受到波及而受傷。」

「這我明白,所以惠理妳也別太在意了,反倒是我覺得抱歉,讓妳也這樣待在這裡陪著我,而且還讓主公在這麼重要的時期天天來這探望我,反而是我想跟你們說聲委屈你們了。」

阿緒也體恤這名叫惠理的侍女,畢竟她也是受到淺井長政的指派而與她一起待在這間邊房中。她溫柔體貼的露出一笑,這陣子以來的相處讓她與惠理自然而然的就熟絡了起來。
不過……這不是她的目的。

﹝惠理與整個小谷城都沒有一點鬼氣,看樣子近江並沒有因為阿市而被整個妖化……﹞

這陣子雖然被關在這間邊房裡,但阿緒也並非只是靜靜的待在這裡而已,與惠理閒話家常時,她暗中也在感覺整個小谷城的變化與氣息,除了那在天守閣頂端感受到的微弱鬼氣,應該就是阿市所在的位置以外,並沒在感覺到其他的鬼氣存在於小谷城內。
而就在她試著去察覺這些時,惠理卻突然開口了。

「阿緒小姐,您說過您是從京逃來這裡的,難道說連京也被妖怪控制了嗎?」

惠理之前從阿緒的口中得知她是來自京裡,但她每天去準備膳食這段時間裡從其他侍女口中偶爾聽到,阿緒其實是在近江被淺井長政所救。所以就惠理的認知來說,會讓她從京逃離到近江,一定是京裡發生了什麼讓人會害怕逃走的事情。
而解開這疑問最好的辦法,就是這樣親口像本人求證。

「是啊……那些妖怪一進入京裡就開始到處破壞,所有人全部害怕的到處亂逃,那些妖怪也開始抓住逃跑中的人並吃掉他們!」

「這樣的話,京不就………」

阿緒先點頭示意惠理心中猜疑的可能性,才開口,「當時我只知道跟著群眾跑出城裡,根本就是沒有目的,只為了活下去而逃離那個恐怖的地方。」
表情也跟著又因為想起那幅景象而又害怕起來。
「根本沒有人知道究竟逃了多久,又逃了多遠,只知道那原本應該有人註守的關口,就像被大軍壓境一樣………到處都看的到被破壞的地方,還有被吃剩的身體,而且整個關口還有一股很濃的血腥味!」

「天啊………」惠理光是用聽的就已經可以在腦海裡編織出那驚人的畫面。

沒有理會惠理的驚訝,阿緒繼續說下去,「我們不知道妖怪是不是還在追著我們,所以我們又繼續往前逃進南近江………」

「那你們最後有被追上嗎!?」

「沒有,當我們之中有人發現妖怪已經沒有追上來時,我們也差不多快到觀音寺城了,但是看到我這麼一大群的人,他們根本就不放我們進去……」

「那……你們不就只好又逃往其他地方去嗎?」

「嗯,我繼續往北走,但整個天空都黑色的一片,我根本不曉得究竟是白天還是晚上,又到底走了幾天幾夜?再加上又餓又累,雖然好不容易來到小谷城了,但也終於撐不下去了………」

「原來如此………然後剛好遇上回城的主公,所以就把您給帶回來了………」

「嗯………」

¬耳裡聽見的遭遇,那是令惠理只能憑口語之詞而去猜測的恐怖與無助,而隨後的沉默更是代表著她無法輕易的只憑想像而去回應那種心情。
先是被妖怪緊追不放,又是遇上那無情冰冷的城牆直聳在眼前沒有半點打開的雪上加霜,那種絕望下只能再繼續走下去的路,是多少的沉重與失望。

「還真是好一個讓人可憐到同情的遭遇啊,難怪主公要將妳安置在這個不容易被發現的地方………」

但是………
隨著那打破她們沉默的聲音,以及那拉開紙門站在她們眼前的女子,而使得這樣的遭遇,在瞬間受到了冷視與不屑。

「阿市夫人!」

惠理驚見阿市到來,連忙退到一旁身子壓的低低的,久久不敢將頭抬起直視阿市,心裡一直擔心著剛才與阿緒間的對話究竟被聽見了多少。
而阿緒看著阿市也連忙伏下身,「阿市夫人,初次見面。」頭一直沒有抬起,直盯著快貼上臉的榻榻米。
但嘴角卻暗自的勾了起來。
﹝獵物終於上門啦………﹞

「妳就是主公帶回來的那個阿緒嗎?」

「是的,夫人。」

阿市走到她的跟前,沒有好臉色的看了她一眼,便將目光改投向退到一旁的惠理,「我說惠理啊,妳是何時換了身份,憑什麼就大大方方的坐在我們阿緒夫人面前聊起天來了呢………」

「對、對不起!」惠理嚇的將頭壓的不能再低,帶著害怕顫抖的聲音連忙求饒,「小的一定不會再犯了!請夫人原諒!」

「夫人,請您不要怪惠理,是我要她陪我說說話的!」

見惠理連忙求饒,阿緒也知道她會受到責備是因為自己的關係,連忙替她辯解。但是阿市並不買這個帳,將矛頭又轉回到她的身上。

「哦--妳現在是在替這個下人說話嗎?」
阿市對阿緒的存在感到十分厭惡。
其實從她被淺井長政帶回小谷城後的隔天,阿市就已經從隨身侍女的口中知道了她的存在,之所以沒有馬上來找阿緒,是因為她要看淺井長政何時會跟她說這個女人的存在,再加上自己已經可以說就像是淺井長政的正室,豈有主動找側室的輪理顛倒之理。但淺井長政始終沒有跟她提起有關阿緒的事情,因此讓她十分生氣。
所以對於她這樣坦護一個下人的行為,更讓她不悅,「看樣子,妳這位夫人還挺稱職的嘛?已經開始在拉攏人心了呢………」

「夫人誤會了……不是這樣的……」

「哼!好大的一個夫人腔啊,挺會頂嘴的嘛!」

被這樣一警告,阿緒沒再回話,只是靜靜的壓低頭一直沒有正視看著阿市。雖然沒看見阿市的長相,但她還是感覺到從她身上發出的些微鬼氣。
阿市的下馬威,的確達到她所想要的效果,但她今天只是來宣示自己在小谷城的主導權,對於阿緒她並沒有太過刁難,畢竟她還是得尊重那將她帶回來的淺井長政。

「這個小谷城的女主人可是我,妳只是身為一個側室而已,可別太出風頭了!否則小心吃不完兜著走!」

「是!阿緒會謹記在心的!」

「哼!」

阿市冷哼一聲,隨之轉身離開屋子。而知道她正打算離開時,阿緒抓住機會,暗中從袖裡拿出一粒雞豆;那是一種形狀像雞頭的豆子,夾在指間往阿市後腦一射,當場讓阿市全身就像被電到一樣,發出哀叫,讓跟著她身後兩側的侍女以及惠理都嚇了一跳。

﹝開始打鬼吧………﹞

跟著又取出兩粒雞豆,用兩指一夾,再往阿市後腦一射。
這次阿市不單只是發出哀叫,整個人更是被射飛出去趴在廊道上。那從後腦直接傳上來又刺又麻的痛,讓她無法單靠自己的力量起身。

「夫人!您沒事吧!?」
兩位侍女緊張的連忙上前扶起她,但是一握住她的手時,「呀啊--!!」卻又被嚇的退開她的身邊!而那始終壓低頭的阿緒,也因此得意的竊笑起來。

「夫、夫人……您……您……」兩名侍女跌坐在廊道上,害怕的忙蹭著身體後退。

「是……是誰……」
阿市忍著身體被豆子打中所造成的疼痛,用那兩隻長著白茸茸毛皮的雙臂緩緩撐起身體;從和服底端露裡出一小段尾巴,那頭黑色長髮上也翹起了兩耳,而向前拉長的嘴型,更是藏不住因忿怒而咬牙切齒的獠牙。
「是誰幹的好事………」

﹝原來是貂啊………﹞阿緒微微瞄到阿市的真面目。

而阿市怒然轉身下的結果,則是換來三位侍女的尖叫!

「咿呀---!妖怪啊---!」

兩名侍女尖叫連連,轉身打算逃跑的同時,卻被阿市揮出的爪風橫劈成三段,鮮血噴滿整個廊道;濺上紙門,讓透過剪影看見兩位侍女死狀的惠理,嚇的連聲尖叫。

「喝……喝……」
阿市暴怒,口裡正因現出真面目而喘出濃濃妖息,那閃著紅光的雙眼,從身體變成三段的兩位侍女身上跟著也別過頭怒瞪著早以嚇得花容失色的惠理身上,然後又看向依然伏身在那的阿緒。
其冷靜,不動聲色的舉動,讓阿市注意上她,「是妳對吧………」

阿緒沒有回答,一樣趴在那裡,此般無動於衷的反應,反讓阿市朝她走去;而那一旁嚇的已經說不出話的惠理,則是看見阿市嘶牙裂嘴的表情,當場更是嚇的失禁昏厥過去。
而見惠理暈過去,阿緒這也才有所回應。

「是我又怎樣………」阿緒一點也不害怕自己的處境,起身與阿市四目相對,「沒想到三顆豆子就能把妳打回原形了………雪貂精啊………」

「妳不是普通的人類……妳……妳到底是誰!?」

「呵,我啊---」

「阿緒!發生什麼事了!?阿緒---」

阿緒話才剛從嘴裡吐出,便跟著聽見淺井長政以及其他家臣的聲音全都往邊房靠近,立即念頭一改,害怕的不斷尖叫往後退去,讓自己陷入如同驚弓之鳥的狀態。
而趕到邊房的淺井長政一群人,則在見到那妖怪模樣的阿市,紛紛停在一個距離外!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淺井長政先是被妖化的阿市嚇到,跟著又看見那噴滿鮮血的走廊以及被劈成三段的侍女還有昏倒在一旁的惠理,最後視線才落到那嚇的失神的阿緒身上。
他完全沒辦法反應現在這令人做嘔的畫面,但卻也從阿市身上所穿的和服認出她來。

「妳……妳是……阿市嗎……」

阿市駝著背站在那,身份被破的她,雙爪正在蘊那藏在心裡的殺氣。原本以為自己可以輕易的控制住整個小谷城以及淺井家的大權,所以也就沒有利用妖化來控制他們的心智,但萬萬沒想到,卻被一個從外頭撿回來的女人給壞了她的好事。
而阿緒見淺井長政開始懷疑起阿市的身份,也連忙搶先開口,「主、主公……她是阿市夫人啊………」

「怎麼會……」

淺井長政不敢相信自己耳裡聽到的,但是看著阿市卻似乎真的又能從那張妖顏下映出那還是人類時的面容。他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卻又不得不去相信自己的眼前。

「既然被看見了,那也沒辦法了……」
阿市別過頭斜眼看向淺井長政,眼暴紅光震懾在場所有的人。
「早知道,我一開始就應該直接妖化控制你們這些沒用的人類了!不過……」
並從身上開始散出黑燄,舉起一臂緩緩指向淺井長政等人;黑燄纏繞上手臂從爪尖緩化煙絲,「看來不需要了!」

突然,就在所有人愕視眼前異樣時,煙絲突然轉變成觸手快速伸向淺井長政等人,讓他慌的與家臣群連忙後退並拔出太刀應戰,但就在這時,阿緒突然闖進他的面前,雙掌一推,震出一面紅色光牆彈開逼進的觸手。
所有人為此一愣,不解為何阿緒有此能力。

「阿緒……妳……」

「淺井大人,你不用擔心,有我在這,單單一隻小貂是傷害不了你的。」

阿緒微微一笑,轉身面對淺井長政,將頭上髮髻拆掉直接綁起馬尾,當下她的表情與說話的口氣,讓淺井長政陌生到不行,完全與他一開始所遇見的那位婉約又帶著含蓄的阿緒感覺完全不同,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妳……妳到底是……」

「我是妳救回來的阿緒啊,」阿緒故作玄虛,眼神突然一媚,「不過我現在想與大人您談筆交易呢。」

「交易?妳的意思是………」

「只要您願意---」

「你們---別當我不存在啊---!!」阿市不讓阿緒把話說完,對於自己被默視感到大怒,揮起雙爪衝向阿緒,「該死的人類---!!」

但別過頭看著阿市刷起的數道爪影,交叉又往自己攻擊,她只是側站輕做彈指動作,「退下!」彈出了一面紅色光牆擋下她的攻擊並將阿市震退。
然後又繼續說道,「只要您答應我的條件,我可以保護您不被妖化而變成了一個不人不鬼的妖怪!」

「什…什麼條件!?」
淺井長政還是不敢相信眼前這位語氣與表情都充斥著十足自信的女人,竟會是當初在小谷城外快要奄奄一息的女人。而且不只是語氣與表情,他還在她的身上見到一種說不上來的性感與妖媚。

「攻打織田信長!」

「什麼!?」淺井長政被嚇到了,要他背叛織田信長這麼嚴重的事情他沒辦法反應過來,「要……要我背叛大哥………」畢竟織田信長答應將阿市嫁給他,兩家之間便有著姻親這層關係存在,說什麼也不能做出這種不忠不義的事情。

當然阿緒也明白他會有這層顧慮,於是改用另一種說詞,「他根本就不是你大哥,現在的織田信長只不是個被妖怪附身的人而已………他之所以將阿市嫁給你,就是要利用阿市來控制你,讓你替他殺掉齋藤龍興好讓他攻下稻葉山城而已。」

「怎麼……可能………」

這不是一時半刻就能理解清楚的事情,但阿緒也沒那個時間去跟他解釋那麼多,看著阿市再朝她攻擊,雲手一起在空中一轉化出三顆紅色光珠,射出三道光束截斷阿市的手臂,並將她擊飛出去。
然後看著痛苦哀嚎的阿市,再說,「您眼前所看到的就是最好的證明,你覺得還可不可能呢?」

的確,看著那變成妖怪的阿市,淺井長政也不得不去相信阿緒所說的。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淪落為被妖怪利用的人,尤其還是利用他對阿市有好感這點,這讓淺井長政感到十分忿怒,也沒想到那被自己視為大哥的人,竟會受到妖怪控制,當下毅然答應了阿緒所提出的條件!

「好!既然那妖怪只是想利用我,那我也不需要顧慮什麼了!阿緒,只要妳殺了這妖女,我就答應妳的條件!」

「呵呵,沒問題!」

阿緒得意一笑,撩開裙擺抽起插在大腿邊的鳳統,一手劃印,看著阿市再衝上來時,在鎗口四周乍現『滅』『除』『破』三字規出一個正三角,然後透過三角的中心點,叩下板機,威力增幅的一鎗直接打中她的眉心,當場轟掉阿市整個頭顱。
並且說:「希望我們合作愉快啊,淺井大人………」跟著把鳳統再插回綁在大腿上的鎗袋。



- 安房 霧月村 -


「昨晚我接到奈緒子的飛書了!淺井長政也已經答應幫忙了!」
一早用過早膳後,所有各家的侍者全都再次聚集到大殿之上。昨晚夜裡風間天綱接到了奈緒子從近江傳來的飛書,得知淺井長政已經答應參加整個信長包圍網的任務。
所以一早風間天綱便將此事告知所有人,並開始著手下一步計劃。
「這麼一來,信長包圍網計劃也等於是完成了!」

「風間大人,既然包圍網完成了,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呢?」風雷響問。

「他化之陣之所以會巨大化,完全是因為四獸之壁的逆位,讓整個極陽之地轉為極陰,才使得稻葉山城浮空而進入麒麟位。」
風間天綱邊解釋,一旁凜乃合香也連忙把整個日本地圖攤開放在他的面前。
風雷藏三兄妹、疾風丸、楓與九尾、亞彌和有馬等侍者們全都靠了上去低頭觀看;在地圖上四獸之壁所在的地方全都劃上一個紅色圓圈,分別都寫上四獸之名。另外在近江、伊賀、越前、加賀、武藏等地區也標上了各家的名字。

「我們想要阻止紅葉開啟黃泉之門,就必須先解除掉他化之陣巨大化的效果,而首先我們必須先針對四獸之壁下手!」
風間天綱往地圖上有標記的地方分別一看,再說,「現在五家所有的兵力全都聚集起來了,再加上信長包圍網也完成了,我們必須分頭同時破壞掉四獸之壁將稻葉山城拉下麒麟位,這樣包圍網才真正有用!」

亞彌看著四獸之壁的分佈與參予包圍網的幾個大名的地域位置,思考了一會,先是一指加賀地區的本願寺家,「青龍在越前,讓本願寺與朝倉一同應付。」再邊說邊往伊賀與相模移動,「白虎在伊賀,由淺井與伊賀忍負責。而朱雀所在的相模就由謙信大人與武田信玄一起對付……」
但最後移到紀伊時,卻有點猶豫起來,「但是……紀伊方面就比較麻煩了。」

「怎麼說呢?」風雷藏問。

「因為亞彌的安排,都是利用地域之便。」風間天綱代替亞彌解釋,「以便就近前往就不需要耗費太多的時間在路途上!所以紀伊離的太遠,在安排上就會比較麻煩。」
不過對於亞彌的編排,他也挺是認同,「除此之外,亞彌的安排是正確的,讓本願寺、伊賀忍、謙信他們的術法去牽制四獸之壁。」

「我看,剩下的紀伊就由我們五家一起負責吧!」霧月梟說。

卻被同在位置上的阿國給否定,「不行,五家的兵力不能全用在攻擊紀伊一個地方,你們還是得分散去支援本願寺他們那些人!」

跟著阿國話語之後,風間天綱也是這麼認為。

「說的也是,雖然本願寺與伊賀忍或許能牽制四獸之壁,但有沒有辦法應付得了還是個問題,所以我們還是得把所有的人手平均打散到各處才行!」

畢竟五家所有的人,平時所受的訓練與教育全都是為了阻止難鬼之禍的發生,與那些參予包圍網的各家大名當然有很大的差別。所以本願寺的淨土真宗密法與伊賀忍的伊賀忍術或許對四獸之壁能產生效果,但是其他一般的士兵或是中、下忍又有辦法抵抗四獸之壁所帶來的恐懼嗎?
若這之間,又遇上難鬼來襲,完全陷入恐慌的他們肯定擋不住祂們的攻擊。

「紀伊方面,我來負責吧。」
九尾冷不防冒出一句,讓所有人的視線落在他的身上,但他仍不以為意繼續說著。
「你們人手有限,不單只是得支援各大名而已,還得保護這個霧月村,能盡量多出人手是最好的事情!」

「嗯……但你一個人沒問題嗎?」

「區區一隻玄武而已,還奈何不了我。」

九尾的自信,讓眾人對他投入異樣的眼光,就算他是千年妖狐,但他要面對的可不是一般的難鬼,而是那聖獸之一的玄武。但那句『區區一隻玄武而已』,多少還是讓其他人對他這股自信感到質疑,但卻也不敢當面開口懷疑。
因為也沒人可以就此認定他贏不了那聖獸玄武。

不過疾風丸從不懷疑他的能力,反而更認為他有那個辦法獨自破壞玄武之壁,「老頭子,就讓九尾一個人負責吧,把其他人平均分配下去,能多一點人手也是多一分應變!」

「嗯,那就這麼決定囉?還有人有問題嗎?」
都到這個時間點上了,風間天綱也不得不如此認同,但仍還是尊重前來此地的各家侍者與村民,特地一問。
而他見沒人再有其他意見,也轉頭先看向凜乃合香。
「既然都沒問題的話,那麼各家都注意了!首先是合香,我們的人比較多,妳就與卯月他們三人分成三隊後,由妳去支援伊賀部份,其他兩隊就前往越前與相模。」

「是!」凜乃合香與四月同時回應。

然後跟著是看向風雷藏,「阿藏,越前就由你們負責了。」

「嗯!」

最後才轉過頭一看身邊的霧月梟,「梟,你們的人就留在霧月村就行了。」

「那相模呢?」

「謙信與武田信玄這兩人聯手還不夠嗎?」

「說的也是,憑他們兩家的力量應該足夠應付朱雀了!」

「這麼一來,阻止他化之陣巨大化的草圖也算是完成了,」
紫之上開口。
「不過,你打算何時開始行動?」

「整個東日本現在都被他化之陣給籠罩住,也沒辦法得知究竟是早上還是晚上,我想………各家準備好就可以直接動身了!等到所有人就定位後立即飛書回來,再發暗號通知行動開始應該是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嗯……那就這樣吧!」紫之上確定了整個計劃的安排後,再說,「如果真的都沒有問題的話,除了楓跟疾風丸你們四位天命留下以外,所有人就先下去準備,然後各自上路吧!」

「是!」

看所有人陸續離開大殿,阿國與風間天綱才又將剛一直沒有說出來的安排,再對所有人說,「雖然這並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但我想還是只有我們幾個知道就好。」

「現在大家都離開了,有什麼事就直言吧!」風雷藏直接開口。

風間天綱這也跟著說,「雖然各家都打散到四獸之壁了,但說真的我還是不放心他們那些人………」

「是指本願寺那些人嗎?」

亞彌如此問道,當她知道各大名答應要加入信長包圍網的行動中,她就一直覺得事情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成得了。就算他們不會臨時見風轉舵背叛他們,肯定也不會盡全力的。所以縱使五家人馬協助,勢必還是不足。

「嗯,我認為他們不可能盡全力的幫助我們,所以就算我們的人去協助,恐怕也是有限!」

「這點我也有想過,畢竟這世界都產生了這麼大的變化他們卻一點站出來抵抗的意思也沒有,再說我們等於是用強硬的手段讓他們點頭幫忙,根本就不可能會心服口服的!」

「亞彌說的沒錯,」
阿國也是認同,光是本願寺方面就足以讓她這麼認為了。
「我們不能太相信他們,所以你們幾個仔細聽好,除了楓留在霧月村,疾風丸、阿藏、亞彌,我要你們三個---」



跟著所有人離開大殿的九尾,從不主動與人交談,甚至也不會去搭理任何人,除了與疾風丸他們在一起時,他才會開口。
而當他正要回去疾風丸的房間時,卻又被人從身後拉住;因為房間有限的關係,所以他都是變回正常大小的狐狸窩在房間裡。

「嗯?」九尾轉身看著那拉著他衣服的人,露出了那不可能有的例外,「一角,怎麼了嗎?」

九尾蹲下去看著一角,只見一角單手拿著被吃掉半碗的菜粥看著他,然後抵到他的眼前。

「要給我的嗎?」

看一角點頭,九尾也看向只剩一半的碗裡,他起初還不明白這倒底有什麼用意,但隨之也猜到這大概是一角看到他沒在用膳的樣子,所以才會把自己的菜粥吃一半留給他的吧。而他這才發現其實一角並不曉得他的真實身份。

九尾摸摸一角的頭,「謝謝,不過我並不會餓。」
看著他露出失望的表情,這是除了安倍晴明、疾風丸以外第三個有人這樣擔心著他。所以在看見一角失望的表情,他也只好接受一角的好意。但跟著便聽見了從他肚子裡發出的咕嚕聲。

九尾淺淺一笑,並問,「餓了齁?」
一角用力的點頭,感覺口水就要流下來一樣。
他便一手抱起他一手捧著粥,往一處較為安靜的地方走去,「我們走吧,找個地方把粥吃了………」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