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508

尾張野武士之二

樓主 作者 tom747200

 

  濱野一真急忙躍起披衣,奔到門口、窗戶旁略為查探,發現屋外並非埋伏有人。知道並非被敵人設下陷阱,心中一寬,這才正色道:「阿初,妳這是幹什麼?」

 

  「先生…你…你要了我吧!」

 

  「什麼!我要妳做什麼?」

 

  「你要了我,帶我離開這裡…」說到這裡,清澈的眼淚自阿初的一雙大眼中流了下來。濱野一真這才發現阿初年紀雖然幼小,但卻已經是發育成熟的少女,身體略微瘦弱了一些,但曲線玲瓏;她頭低低的,雪白的雙乳挺立胸前,濱野一真不敢再看。抓起她脫在地上的衣服,叫她把衣服穿好,柔聲道:「有什麼事情,好好的跟我說…」

 

  阿初默默穿上了衣服,濱野一真轉過身去不看她的裸體,卻許久不聽到她的聲音。轉過身來,卻發現阿初已經不見了,他心中好多疑惑不能明白,稍微理了理衣物,走出那間小屋,往長老一文字殺的屋中走來。

 

  進得屋子,見一文字殺坐在灶爐旁的席上,炕上已經放了二杯熱茶。一文字殺見到濱野一真,歉然道:「還是不行嗎?」

 

  「老丈…這是怎麼回事?」

 

  「濱野先生,請喝杯茶吧…唉!這叫我該怎麼說呢?」

 

  濱野一真端起茶碗,他久處百藥門,茶水中有毒無毒他一聞便知。一文字殺緩緩道:「我本盼你能把阿初帶離這裡,省得她這般受苦…看來還是不行!我真是太蠢了!」

 

  一文字殺緩緩道:「多年來抵禦強鄰、猛獸的結果,我們村中的少壯俱已凋零,這個你已經是知道了…」濱野一真點了點頭。只聽一文字殺續道:

 

  「一年多前,有個鎧甲獵人迷了路,昏倒在村口雪地中,被我們村人所救…他感念我們恩德,又見村中缺乏人力,便自願留下來幫我們村子,做些打獵、結屋…等粗活。這鎧甲獵人年輕英俊、身手又俐落…確實幫了我們村子不少忙…後來不知怎地,竟和阿初相戀了起來。這也難怪,一個年少英俊,一個情竇初開,在這荒山野嶺中,確實是應該湊成一對兒…」

 

  「村人撥了一間空屋,當作他們二人的心房,也很高興村裡能多了這麼個有力人手…可是不知怎地有一天,清洲夜賊來襲,那鎧甲獵人不敵人多,被清洲夜賊擄了去。阿初自然傷心欲絕,想不到一天夜裡,那鎧甲獵人竟然回來了!」

 

  「喔!回來了嗎?」濱野一真急忙問道。

 

  一文字殺嘆了一口氣道:「人是回來了,可還是不如不回來的好…」濱野一真大奇,只聽一文字殺續道:「鎧甲獵人不是自己一個人回來的…他還帶著幾個人,都是清洲夜賊同黨!原來他為了保命,投降了清洲夜賊…」

 

  「啊!」

 

  「這些人來到村裡,在鎧甲獵人引領之下,看到食物便拿,幾隻山羊、母雞…也給他們抱了去…更有幾個粗手粗腳的漢子,便去拉阿初的手…把她拖進去了小茅屋裡…」

 

  「什麼!」

 

  「自那天之後,這些清洲夜賊每隔十幾天便來一次,每次都是把我們的糧食、牲口拿了便走…而阿初…唉!可憐的阿初…我本來想,便讓你把阿初帶離這個村子…可是…這種事畢竟不能強求…」

 

  「混帳!簡直是畜生!」濱野一真握緊了拳頭,簡直不敢相信人間真有如此強橫之事。

 

  阿初呢?她留在招待濱野一真的小屋之中,這間屋子是她當初與鎧甲獵人定情時村人為他們建的。她在這裡第一次嚐到了愛情的甜美,想起剛鎧甲獵人第一次抱她的時候…她想起這些,心中卻滿是痛苦與悔恨…她沒念過書、也沒人跟她說過男女之事,但她知道,愛情不該是這個樣子。那天夜裡,她聽到鎧甲獵人開門的聲音,阿初高興的奔到門邊。鎧甲獵人臉上沒有表情,身後還跟著二個人…那二人看到阿初,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把幾貫錢交給了鎧甲獵人…鎧甲獵人反身走出了小屋,那二人把阿初壓倒在地上。

 

  那二人全身都是毛、身上又髒又臭…阿初哭泣叫喊,叫鎧甲獵人來救她。鎧甲獵人好像完全沒聽見…後來她知道了,鎧甲獵人把她賤賣給了清洲夜賊的同黨,就好像賣掉一隻母雞一樣。他和阿初是名義上的夫妻,清洲夜賊每次付給鎧甲獵人一點錢,鎧甲獵人便准許他們來欺負她。他們並不把阿初直接帶回清洲夜賊的巢穴,因為不想浪費米糧來養她。更何況每次來村裡,他們還可以順便帶些食物回去。

 

  阿初才十五歲,悲慘的遭遇逼得她幼小的心靈成熟。她想要逃走,可是外面的世界她完全不知道;她不想繼續留在這裡,當作玩物般的被人玩弄;村人幫不了她,心太是她弟弟,每次都會為她與敵人拼命,卻每次都被打得鼻青臉腫。阿初知道,清洲夜賊認為心太已經長的太大了,準備要殺了他,免得以後成為禍害。阿初自己可以不逃,但是這個弟弟卻不能不走。他們自幼失了父母,從小相依為命長大,她知道心太若是逃了出去,自己這輩子就再也見不到弟弟了。可是她寧可看不到弟弟,也不願他死在這些禽獸的手下。

 

  她想自殺,但是她卻發現自己好像懷孕了,這個小孩實在不該生下來,不該生下這個孽種,連父親都不知道是哪一個。今天來的這位先生不肯帶她走,但阿初本來就沒指望,他看起來是個好人,但是鎧甲獵人當初也對她很好啊!怎知道自己會不會被推入另一個地獄?母性告訴她必須好好的活著,必須好好的照顧這個小孩子…怎麼辦?她才十五歲,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這些事情。先生下這小孩,然後再自殺?可是小孩應該怎麼辦?我應該怎麼辦?心太怎麼辦?

 

  她想著想著,門外起了吆喝聲,只聽心太嚇道:「混蛋!別想欺負我姊姊!」

 

  「傻小子!我們是來安慰你姊姊的,快讓開!」

 

  阿初聽到這個,宛如一把利劍穿過了她的心腸。她想躲,可是該躲到哪裡去?門外霹霹啪啪的:「唉呦…哼!幾日不見,小子的力氣長了不少啊!」「從這裡…給他一拳…」「哈哈…彌助,你連一個小孩都打不過…」

 

  門呀的一聲被踢開了,一條滿身黑毛的大漢站在門口,心太撲了上來,被那大漢一腳踢了開去。那大漢走進屋裡,對著阿初走了過來,臉上露著獰笑。忽聽一人道:「瞞著我偷偷來到這裡,想幹什麼?」

 

  阿初看向屋外,雪地中一人騎著白馬,冷冷的看著屋子這邊。阿初道:「五郎太!」

 

  馬上之人正是鎧甲獵人田助五郎太,先前那清洲夜賊看到五郎太,臉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道:「哈哈…我本想跟你說的,剛剛又找不著你…」

 

  「哼!我看你喝完了酒不見蹤影,就知道你不幹好事去…拿來!」

 

  那清洲夜賊從口袋中取出一貫錢,放在田助五郎太手心之中。田助五郎太道:「想吃不用錢的…天下有這便宜事?」轉身指了指後面幾個人,對那清洲夜賊道:「排後面去!」田助五郎太自從加入清洲夜賊後,被首領賞識,已經被提拔為組頭。原來他帶著幾個人,來一文字的村子劫掠,順便欺負阿初賺錢。

 

  一文字殺聽到聲音走出屋子,怒道:「田助五郎太…你這畜牲!竟然還敢來這裡?」

 

  「我愛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老鬼…你退下吧!你太老了,經不起我打的…」

 

  阿初走出門外,對田助五郎太道:「五郎太…你又帶人來欺負我…你…你…」

 

  「哈…妳不是很快活嗎?我知道妳喜歡,才帶了這些弟兄來讓妳高興啊…真是不知好人心!」

 

  「五郎太!你還算是人嗎…你可知道,我…我已經有了!」阿初哭道。

 

  「喔!妳有了…哪知道是誰的孩子?…這麼說來,這些人都是爹爹囉?哈哈哈…兄弟們,要玩趁現在啊!過幾個月肚子大了,又肥又醜,玩起來便沒意思了!」

 

  心太眼中如欲噴出火來,衝上前去,卻被二個清洲夜賊按倒在地。其中一人對田助五郎太道:「二當家!這小孩漸漸長大了,越來越有力氣…」

 

  田助五郎太點了點頭,說道:「嗯…趁現在把他殺了!這小鬼冥頑不靈,不會肯加入我們的!」一名清洲夜賊取出長刀,對著心太走了過去。心太心中雖然害怕,口中卻是破口大罵。阿初見弟弟有了危險,急忙哭道:「住手!你們要什麼…我都答應你…」二名清洲夜賊拉住了阿初,其中一人伸手便往她裙裡摸去,任阿初如何哭喊,眾夜賊卻是不為所動。

 

  「呵呵…我不住手,妳就能不答應我嗎?」田助五郎太口中狂笑,對那清洲夜賊做了個眼色。那清洲夜賊舉起長刀,正要對著心太胸口刺入。

 

  一個冷冷的聲音道:「你現在住手,我只砍你一條胳臂…你不住手,我就把你們殺光…」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