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k

【小說】浪漫續傳─番卷 旅之物語之六 營造幸福的時光

樓主 zeam
旅之六 營造幸福的時光


離開近江,少年與女孩終於宰從美濃出發後,花了將近快一個星期的時間進入山城國的領土之中。
回想這幾天在近江境內發生的大小事情,還真是讓他們在旅途初期就充滿了驚奇,從那名等待著弟弟回家的老人,山洞裡活見鬼的夜晚,享受著幸福的老夫婦以及那位有名的獨眼龍政宗,這都讓他們在離開近江前往山城的路上有不少的回味。
如今,踏入京都的街道上,連日來的疲累終於有了說不上來的放鬆。

「這京都還真是熱鬧。」

少年腰邊繫著兩把雙刀並用手撫著,以防在這擁擠的街道上被宵小扒走或是脫落。

而一旁女孩也將包包改由雙手緊緊的抱在胸口,「嗯,是啊,光是聽大老爺說還不怎麼覺得,但實際來到這才真正明白大老爺說的那種熱鬧。」

雖說是大白天,但整個京都卻已經猶如華燈初上一般,好是熱鬧。
忙著拉車趕貨的工人,沿街打著攤子叫賣的街頭商人,那站在店外招呼著過客進來坐的小二,以及身旁跟著小姓的各家花魁,都顯出了京都那迷人的風采。

「這位大姐,這水粉不錯喔!要不要來試看看?喜歡我可以便宜算給妳啦!」

「讓開讓開,貨要過啦!被撞到我可不管啊!」

「裡頭還有空位,請進來坐喔。」

「閃遠一點,不要亂看!你們不知道她可是香華小姐嗎?滾開滾開!不要靠近,今天公家大人可是欽點了,聽到沒有!若是遲了你們可是擔不起的!」

京都。
就是這樣一個如此多采多姿的地方,但是又讓多少英雄為了這個美人地而折腰呢?

「少爺,我們該去那裡找奈緒子小姐呢?」

「母親說奈姨的花樓叫「葵」,所以我們先問問别人該怎麼走吧!」

少年與女孩隨意的像路人打探「葵」座落的所在,很快的便在這名路人的指引下找到這間京都最大的花樓─「葵」。
葵屋算是京都眾多花樓中的頂端,其最盛時期可說是由當年花魁「由姬」一人所創下的,不知道有多少達官貴人願花盡一生積蓄、背妻棄子,就單單只是為了博得一眼青睞換來一夜春宵。可惜總是在她那賣笑不賣身的原則下被拒於千里,即使每個在花樓女子都必須在成年之時賣出自己的水楊﹝即為初夜。﹞,但這樣不成文的規定,對由姬來說卻是唯一不受此規範限制之人。
但也因為這樣的原則,卻反而被人當成了身份象徵的其中一環。
曾有這麼一說:「若得由姬者,此人定得天下矣。」,雖說是有點誇張了點,但同時也說明了由姬在那時同行中的身份地位之崇高!不過如今的她雖已邁入而立之年﹝年滿三十歲之稱呼。﹞,但仍舊風華不減,韻味更盛,「由姬」一名可說更是遠盛當年。然而那一直讓眾人垂涎,就算萬金也買不到一夜的她,沒人知道她的第一次水楊早就給了她那最鐘愛的男人,一位總是提著一把黑刃長刀,寡言的男子。


「就是這了。」

少年抬頭看著眼前那掛著大片印有「葵」字的幕簾,再望著這棟古老卻是富含著歷史的大宅,心中有說不出的驚嘆。

「不愧是京都最大的花樓,好大喔!」女孩也同樣驚嘆。

少年跨出幾步,撥開幕簾輕輕的拉開那木製邊糊紙的拉門,有禮的打了聲招呼,「您好,打擾了。」

而他與女孩在花樓玄關出現的身影,同時也引來了所有人的注目。
眾人紛紛交頭接耳討論著這兩個小鬼為何會出現在這,而少年腰上的雙刀更是所有人避而遠之的目光所在,至於女孩那副模樣則活像是被賣到花樓的可憐兒。
總之,他們倆站在那,就好像是浪人﹝以現在年代說法稱之流氓。﹞帶著賣身的女孩來交差的感覺。

「喂喂喂,你們兩個,這裡可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快走快走!不要礙著我們做生意!」一名女中﹝低於女將一階的管理人,亦可稱為服務生。﹞急忙走了過來,二話不說便趕著這年幼的主僕倆人離開。

少年一見對方開口趕人,便說,「不是的!妳誤會了,我們只是來─」

但女中卻未等他說話便又接著開口,「一樣一樣,我們葵屋已經不收賣身當游女﹝指妓女。﹞的人,快走快走!」

女孩一聽,深知自己的來意被誤會又被當成是賣身的,更也連忙出嘴否認,「我不是來當游女的!我們是來─」

「你們真講不聽吶!我們也不欠零工!快走,不然我可找人來趕了!」

女孩也是話還未說完,便又被女中連珠炮的驅趕甚至換被誤會成打零工的,而所造成的騷動更加引來其他人的側目而鼓譟起來。
此時,從一旁廂房探出頭的女子,看了眼玄關的少年與女孩,這也走了出來。她擺動著細腰,挪移著婀娜姿態,如垂柳般走的輕飄巧盈來到少年面前。

「這位小兄弟,長的還真俊美呢,」女子伸手挑弄著少年的臉頰,嫵媚的眼神直勾向少年的雙眼,「可是這裡還不是你可以來的地方哦~再過幾年,等你元服後,若你再來我一定會好好伺候你的,所以你就快回家吧!否則我們女中生起氣來,可是嚇人的呢!」

少年並未聽從女子所言,更不未其眼神所惑,反而還對她身上的香味感到反胃,躲避著她那鄒進的身子。

「唉呀,害羞了啊,還真可愛呢!」

女子輕薄的態度,再加上那妖媚的姿態,一旁女孩看了更是嫌惡,急忙插入他們倆人之間,「喂!你不要隨便勾引我家少爺啦!妳這妖女!」

女子眼神勾向女孩,不為她惡言相向所怒,反之,「哇,這可算是我們的小情人吃醋了嗎?」又勾向少年,「真好呢,是不是啊?不過呢...咱家─」伸出細嫩指頭輕點在他的唇上,「名叫─「香月」可不叫妖女喔!」

主僕倆人根本不想理會她所說的話,更對她的名字一點也不感興趣,只是今天他們來此的用意,不得不讓他們得面對眼前這令他們厭惡的感覺。而其引發的騷動,更是引來其他女中的靠進。
少年終於不耐其煩,輕握刀把上的左手,姆指輕彈刀眼,使天綱向外彈出往香月腹部推去將她逼退自己與女孩的面前,痛得那香肌玉膚的香月唉唷一聲。

一旁女中驚見,頓時開口怒罵,「喂!小子,你敢在葵屋撒野,不想活了是不是!?」身邊也跟著圍上數名浪人,「好聲要你離開,竟得了便宜還賣乖!」

但就在這時另一名男子,這也從二階段緩緩走下,「你們到底在做什麼?大呼小叫的!」

香月一見男子走來,欣喜的貼了上去,「藏爺!那兩個小鬼怎趕也趕不走,還動手打我,」

但男子卻只是冷瞧一眼,冷道一聲,「沒事吧?」見女子連忙搖頭,這才又說,「是誰有如此好膽量敢在這撒野?」

「藏爺,就是這兩個小鬼。」其中一名女中回答。

而少年與女孩,聽聞一道聲音響起,透過那退至兩旁的女中所讓開的通道,瞧見那被稱為藏爺的男子走來,臉上露出了欣喜之貌。
男子留得一頭黑色長髮,腰邊繫著一把長刀,冷酷的表情向再場所有人說明了他的身份。
一位守護著這間葵屋的人稱「藏爺」的人─「風雷 藏。」

「藏叔!」「藏大爺!」兩人齊道,所有人也回過頭錯愕的看著他們,包括那名叫香月的女子。

只見風雷藏一臉訝異的看著倆人,「你...你們倆怎麼會來這?」

「嘻嘻。」少年笑的十分開心。

而風雷藏那在別人面前總是一張冷面的臉,此刻卻是前所未有的放柔下來,輕笑一聲,「呵,」伸手摸摸少年與女孩的頭,「真不知道你們奈姐要是看到你們倆個在這,會有怎樣的表情?」

「一定會嚇很大一跳的!」少年突然像個小孩一樣說著。

女孩也開心的搭腔,「一定會的!」

而這時,香月靠了上來,「藏爺,這兩個孩子是......」

「貴客!」風雷藏又表回那張冷面回她,「另外準備間大房,將那女孩的包袱拿到房裡,再通知廚房煮些東西送到你們女將的房間。」

說完並帶著少年與女孩往二階段走去,離去時,他們還不忘調皮的同時對剛那些女中以及那名叫香月的女子做了個鬼臉,留下一堆愕然以及看著那大包袱而傻眼的女中們。


「你們倆怎會突然上京?」踏上二階後,風雷藏問著。

「我們是出來旅行的,今天才剛踏入山城境內入京呢!」

風雷藏有點訝異少年的話,「你母親肯?」

「嗯,」少年點頭,「不過她一開始也是反對啦,後來在爺爺跟奶奶的勸說下,才勉強答應的!」

「是嗎......」

風雷藏淺淺一笑,帶著倆人步上三階段在最深處的獨立大房外停下腳步,「小奈,是我。」跟著拉開紙門。

只見一名女子,穿著略有點鬆垮的素衣在銅鏡前梳理著那頭亂掉的黑髮,一旁還鋪著散亂的床舖,地上散著一地的單衣打掛。
她將長髮拉至胸前,輕巧細心的握著木梳從髮中順勢而下,「阿藏,剛發生什麼事了?」

此人正是葵屋現今女將,人稱「由姬」的「奧田 奈緒子」。

「妳看看誰來了?」

「嗯?」奈緒子停下手上動作,回頭一瞧,驚見少年與女孩站在眼前,頓時怔住,「你...你們......怎會在這?」

「有沒有嚇一跳啊?」少年笑著。

奈緒子飛快放下梳子,不管身上衣著是否散亂,起身飛奔而出,緊緊將少年摟進懷中,「何止嚇一跳,你簡直嚇壞我了,你們怎麼會來這?是來找我的嗎?」

少年還來不及反應,已經一頭被拉進奈緒子的酥胸之間,悶不透氣的空間讓他慌張痛苦的揮著雙手猛拍奈緒子雙臂。
但是早就樂翻天的奈緒子根本毫不知覺,「奈姐好想你們啊,但一直都沒時間去佐渡,沒想到你們就自己來找我了!我真的好高興~」完全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之中。

「奈姐!」女孩卻是嚇的半死,「快住手啊!」

奈緒子樂得回答,「唉呀!別擔心他不會有事的!大不了昏過去而已!」早就失去了理智。

女孩也已經撐大雙眼,傻怔的指著奈緒子懷中的少年,「他...他已經......昏過去了!」看著他那垂擺的雙臂以及攤軟的身體。

奈緒子這才驚覺,「哇~」的一聲急忙鬆開被悶昏的少年,「對不起對不起!」趕緊抱著他緩緩坐下,讓他躺在自己的雙腿上,一旁女孩也是急著連忙用手代扇揮著。

「我去打盆水來。」風雷藏如是說,便走出大房。

「真是糟糕,我剛興奮過頭了!」

女孩只能傻笑,畢竟以前在少年更小時,這事已經上演過一次了。
而本樂的半死的奈緒子看著少年,原本歡喜的表情卻突然收了起來,「不過這孩子越來越像他父親了!」

「少爺很像老爺嗎?」

奈緒子接過女孩遞上的團扇,「嗯,簡直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輕輕的揮著扇子,愁起了表情,「他父親在他這個年紀時就跟他長得一個樣,所以剛第一眼見到他時,我還真以為是疾風丸回來了呢!」

相同的臉龐,讓奈緒子同時也想起了往事。
還真快,一轉眼就已經過了十四年,沒想到從本能寺之亂結束後,日子卻是如此飛梭,眨個眼這孩子已經長這麼大了,而當年發生的事,就像前不久才剛發生的一樣,歷歷在目。
奈緒子邊替少年搧著風,邊與女孩聊起其他的往事,一轉眼便不知不覺的入夜了。
夜空上掛滿著星辰,從她房裡的這個角度望去,窗子外正映入一盞明月,少年也隨著入夜矇矓的醒來,但是一張眼卻又是一陣驚嚇。

「哇~」少年見自己正躺在奈緒子腿上,驚訝的急忙起身,但卻又不偏不倚的擠入那對傲人的酥胸之中,「唔~」並想起早些發生的事情,讓他急忙退開往一邊躲去,「奈姐,妳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我又要被悶暈了!」

「對不起嘛,」奈緒子露出甜美的歉意,一付讓人心憐的樣子,「奈姐只是太高興了!」

「高興也該有個限度啊!」少年無力道,「我剛以為我死定了。」

「好嘛,奈姐跟你道歉,」奈緒子媚著讓人心動的表情看著少年,「你就不要再氣奈姐了!」這樣的態度與口氣,可足以羨煞整個京裡的男人了。

少年臉色泛紅,把頭壓低,「不...不會啦!其實我也很高興見到奈姐呢!」從小他對奈緒子這樣的舉動就沒什麼免役力。
只是這一說,下場又是換得奈緒子突來一記飛擁把他又埋入傲人之間,讓少年眼前瞬間刷過三途河那駭人的畫面,急著忙拍打奈緒子的雙臂。

危急之時,紙門被拉了開來。

「小奈,妳也該適可而止了。」

風雷藏領著四名捧著裝有膳食的端盤的小姓走進房裡,奈緒子這也才放開那差點又昏厥過去的少年,「人家真的太久沒見到他了,一時高興就容易昏頭了嘛!」只將臉貼近他的臉旁,身子緩慢貼近,使著妖媚的神情與態度讓少年忙著紅通雙頰。

「小心嚇壞他了!」男子也在他們身邊坐下,而身後四名小姓則是兩兩對角將四個端盤整齊一致的放在房裡一邊成一個田字,然後無聲的離開。

「不過,」奈緒子稍離開少年身邊一點好讓視線將他完整收入,「真沒想到楓會就這樣讓你出來旅行!」

「母親一開始根本就不答應,要不是爺爺與奶奶一直在旁說服她,否則我們也不可能出的來!」

奈緒子短笑,「你母親還是將你守得那麼緊,不過這也不能怪她,她也只剩你這孩子可以依靠,難免會如此!」

「這我知道,但我還是很想去看看母親當初和父親一起走過的地方!」

風雷藏一聽,也說,「你母親以前經歷過太多的分離了,難免會害怕你在外頭有個萬一,所以你要多體諒你母親。」

「嗯。」少年明白的點頭。

風雷藏又問,「那你們打算在這停幾天呢?」

「還不一定,總之想上路了就再做打算囉,反正旅行嘛!」少年蠻不在乎的說著。

這樣的處事態度與少年此刻臉上蠻不在乎的表情,讓奈緒子原本樂得開懷的臉頓時皺了起來,接著陷入了沉默。
先是女孩發覺,接著是少年與男子。

「奈姐......」這讓少年與女孩擔心了起來。

奈緒子發覺正被他們三人盯著,趕緊拭去眼角上積起的淚水,「沒事沒事,我只是突然想起你父親而已.....他以前也總是這樣隨遇而安。」

「雖然父親在我出生前就不在了,我對他也只有母親對我提過的印象,但他能有你們這些朋友一定覺得很幸福!」

「幸福是來自給予幸福的人。」

風雷藏輕輕一答。
所有人便跟著陷入一陣沉默之中,但並沒有人討厭這樣的沉默,反而享受在這樣的空間之中,是那麼的寧靜以及平和,不時偶有交談,又時而安靜下來。
酌酒、進食,一切的美好都賦予在這個時空當中,所以氣氛也跟著美好起來。
幸福的人創造出幸福的空間,而這樣幸福的空間便營造了這樣幸福的氣氛以及時光。

這就是幸福嗎?是的......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