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432

十二天經 之二十九 採藥

樓主 作者 tom747200
(二十九)採藥

且說濱野一真與瑪琉薰到了伊勢長島,與小倉奈麗會面之後,小倉奈麗陡然間得到二個強力幫手,行事自然是輕鬆如意。這一日小倉奈麗正在為一個生病的女孩把脈,濱野一真靜靜的站在一旁不敢打擾。只見小倉奈麗眉頭一皺,嘆道:「唉…為了防止村人來欺負孩子,一直不敢外出採藥…耽誤了病情…」她摸了摸小女孩的額頭,口中唸動『活身』,過了一會兒,小女孩臉上漸漸恢復了紅潤,呼吸也不若先前急促。濱野一真道:「這…治好了嗎?」

「不行,這只能治標,稍微讓她舒服一下…我必須去採藥材…現在有你和瑪瑪看著這裡,我可以放心出去了…」

「我和妳去吧!瑪瑪武功高強,腦筋又比我厲害的多…不會有問題的…」

小倉奈麗點了點頭,又摸了摸小女孩的額頭,輕聲道:「可憐的孩子…」

把巫女幻蝶叫了過來,跟她交待了一些事情,取過藥袋,便和濱野一真出了寺門,往山上走去。越往深山上走,空氣越是寒冷,濱野一真見到小倉奈麗口中吐出絲絲白氣,心中大是憐惜,他想脫下外衣給小倉奈麗,又怕過於流露形跡,被小倉奈麗拒絕。只見小倉奈麗忽然伸出雙手不住揉搓,一邊笑道:「好冷喔!」

濱野一真顧不了這許多,脫下外袍,罩在小倉奈麗身上。小倉奈麗先是一怔,隨即說道:「謝謝你…濱野隊長…」外袍裡尚有濱野一真身上餘溫,只覺袍內溫暖舒適,對濱野一真嫣然一笑,說道:「隊長,奈麗這是第二次穿你衣服了…你的衣服裡面都是這麼暖嗎?」

濱野一真聽她這麼一說,立即想起當日自己與她由三河夜奔尾張之時,二人共乘一騎,小倉奈麗坐在自己懷中,自己便曾脫下外袍罩在她身上,想不到她還記得這件事,便道:「哈…妳記性倒好…」

「是啊…二次都一樣…你這狐袍都不洗的…味道一模一樣,奈麗聞到這個味道,立時便想起來了…嘻嘻!」

濱野一真頓時大窘,他浪蕩江湖,從來也沒有多少時間洗滌衣物,只要不是太髒,通常都是能穿多久便穿多久。忽然覺得讓小倉奈麗穿著滿是汗臭的衣服十分委屈,便道:「對…對不起…我一時沒想到這麼多…」

「逗你的啦!回到寺裡,讓奈麗幫你洗一洗吧…」

「唔…怎麼好意思麻煩妳…我自己洗一洗得了…」

「隊長…奈麗知道你對我好…」

小倉奈麗最後這句話細若蚊鳴,若非濱野一真聽力極佳,幾乎便要聽不到。其實他此時雖然聽的清清楚楚,卻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見小倉奈麗低著頭,又道:「我知道…你一直對奈麗很好…」

「我…我只怕妳不喜歡…」濱野一真心中碰碰而跳,深怕自己說錯了話。

「奈麗沒有不喜歡…」

當此之時,二人都不知該說些什麼,只是默默的往前走。越往山上走去,林間霧氣越大,數丈外便看不真切,又走了一會,幾乎伸手不見五指。二人不由得走的近了一些,濱野一真左手忽然碰到小倉奈麗的右手,也不知哪來的勇氣,手掌略翻,握住了小倉奈麗柔細的小手。此時霧氣極濃,便是面對面也看不見對方,濱野一真道:「看不見了,小心地上樹枝…別摔跤了…」

「嗯…」

二人都看不見對方,只是牽著手,在林裡走著,又過了一會兒,小倉奈麗忽然『唉喲』一聲,腳下一個踉嗆,身子便要跌倒,濱野一真武功極佳,雖然目不見物,對雙方身體位置估量依然十分精準。他右手倏地探出,抓住了小倉奈麗的另一隻手,待得她站穩身形,二隻手掌都已經被濱野一真握住,只聽濱野一真說道:「什麼都看不到了,還是別走了吧…萬一掉下個山澗、山溝的可不得了…」

「奈麗不怕…隊長會保護奈麗…」

濱野一真聽完這句話,雖然看不見小倉奈麗,卻是一陣感動。他握著小倉奈麗的手緊了一緊,柔聲道:「奈麗…妳可不要離開我…」

這句話意帶雙關,好像是說:「奈麗,這裡不能亂走,怪危險的…」、又好像是說:「奈麗,我終於找到了妳,再也不要離開我了…」濱野一真並非長於言詞,這句話一出口,自己才覺得不太妥當。

「我知道你會保護奈麗…」

「嗯…寧叫我性命不在,也會護得妳周全…」

二人都不再說話,萬籟俱寂之中,只有偶爾傳來遠方山澗的水流聲音。霧氣實在太濃,根本看不到對方,只能互相握著對方的手,感覺到小倉奈麗柔軟的手上隱隱顫抖著,不知道是害怕、還是激動,濱野一真心中猶如萬馬奔騰,一顆心也碰碰而跳,自己都覺得似乎要從口中跳了出來。明明伊人就在自己身邊,卻又覺得極其遙遠。

過了良久,太陽已經高掛在中天之上,熱力把林中的霧氣漸漸蒸散了,濱野一真終於可以看到小倉奈麗的臉蛋。霧氣散去後,只見小倉奈麗低著頭,肩膀微微的顫抖著,一滴滴的淚珠自臉龐滴落,滴在草地上。

濱野一真嚇了一大跳,顫聲道:「奈麗…妳…妳怎麼了?」

「他…他死的好慘…他就這麼離開我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小倉奈麗『哇』一聲的哭了出來,濱野一真頓時全身冰冷,小倉奈麗口中的『他』,自然是指已經逝去的犬神同志。

「是不是因為奈麗喜歡上了他,所以他就離開我了…?奈麗好難過…原來喜歡一個人…是這麼難過的一件事…」

「奈麗好怕…若是當初沒有遇見他,就不會現在這樣子…若是一開始就沒有奈麗,奈麗就不會苦…」

小倉奈麗哭倒在濱野一真懷中,眼看著小倉奈麗為情所困、為情而苦,濱野一真心中有如刀割一般。

小倉奈麗哭了一會兒,往後退了一步,離開濱野一真懷抱,低聲道:「對不起…」

「不會…」

「隊長…你不要對奈麗太好…奈麗若是心中一直想著一個人…會好苦…」

濱野一真無言以對,見小倉奈麗擦乾了眼淚,二人慢慢前行,到了一個小瀑布旁邊,濱野一真忽道:「那朵花當真漂亮!竟然開在這種地方!」

順著濱野一真手指之處望去,果然見到一叢紅色花草,小倉奈麗道:「隊長…你也懂得採藥了…這是『紅山草』,具有解熱拔毒之功。我正愁找不到合適的藥材,想不到這裡就有…」

「哈…真的嗎?誤打誤撞…」

「看來你在百藥門真不是白待的…」

「是啊…」

「只是…怎麼採啊…長那種地方…」

那朵紅山草長在瀑布旁的二塊大石之間,水花飛濺,更加顯得紅花嬌豔欲滴。只是那大石大約二個人高,上面長滿青苔,顯然滑不溜手,不知該如何攀爬。濱野一真看了看瀑布四周,說道:「我們從左邊那株大樹爬上去,取過一根樹枝來挖挖看,說不定可以挖下來…」

「只是…那紅山草只有根部有藥性,若不能連根拔起,帶了回去也是無用…」

濱野一真率先爬上大樹,他往上面的枝椏爬去,見已經可以隱約看到瀑布頂端。他忽然心念一動,說道:「奈麗,妳上來一下,看是不是這種草…」

小倉奈麗手伸了上來,濱野一真把她拉上大樹,忽然右手抱住她的腰身,腳下一彈,往瀑布當中跳去。小倉奈麗只覺有如騰雲駕霧一般,身子已在半空之中,雙眼望出盡是白花花的水氣,口中哇哇大叫,嚇的閉起了雙眼。忽然身子一沉,濱野一真輕輕把她放下,雙腳已經站在實地之上。

「隊長…嚇死奈麗了…哇!好漂亮…」

小倉奈麗睜開眼睛一看,只見眼前一片艷紅,原來已經到了瀑布頂上。那上面是好大一片水潭,潭水清澈見底,水面上開滿了『紅山草』。原來這『紅山草』是水根植物,喜寒不喜暖,這潭水處於深山之中,冰冰冷冷,正適合紅山草生長。小倉奈麗低身下來一看,只見水下紅山草的綠色鬚根之間隱隱有游魚來回游動,她手伸入水裡,說道:「好冰啊!」

回頭對濱野一真笑了一笑,雙手捧著潭水喝了幾口,又道:「這水真是甘甜,隊長…你也來喝一口…」

濱野一真低身下來,抄起水來喝了,順便取出皮囊來裝滿清水,見一旁的小倉奈麗捲起袖子,露出白耦般的手臂,採著水中的紅山草。小倉奈麗見魚兒游來游去,忽然童心大起,雙手往抓起了一條大白魚,只是那大白魚身體滑溜,一個扭身便掙脫了。小倉奈麗一個重心失衡,身子便往水中跌去,濱野一真右手抓住了她背心,左手倏地伸出,牢牢的抓住了那尾大白魚。

「呼!好險…差點成了落湯雞…」

濱野一真把魚兒丟在岸邊石頭上,說道:「這魚兒真肥,想必油脂極多,我們帶一些回去給孩子們吃吧…」

「好啊!」

「當真奇怪了…這裡這麼多魚,村人沒東西吃了,怎麼不來這裡抓魚?」

「這裡是一向宗的『不入之地』,他們不能進來的…」

原來當時一向宗信眾生活貧苦,糧食常常不足,當時年長之人失去了勞動能力,每到冬天便由子執輩們揹到這不入之地,在這裡慢慢凍餓而死。這是為了確保年輕族人有足夠食糧,年老的人犧牲自己之舉,許多年輕人雖然把父母背負了上來,自己卻不忍離去,老人們往往便即自裁,已絕子孫孺沐之念,當時可算得極慘。濱野一真嘆道:「這些大名們爭權奪利、鉤心鬥角,苦的還是老百姓…」

「嗯…後來本願寺顯如上人在伊勢長島、叡山等處屯田耕種、畜養牲畜,才慢慢改善了他們的生活…也難怪這些信眾如此虔誠,因為生活過得去了啊…」

小倉奈麗脫下鞋襪,站入水中撈著游魚,濱野一真也來幫忙,不多時抓了十多條大白魚。二人上的岸來,小倉奈麗把紅山草、大白魚等物都放入袋中,取出一塊手巾、擦乾自己的雙腿。濱野一真見她臉上笑瞇瞇的,一雙腿細緻潔白、渾圓美好,心中默道:「奈麗,妳笑起來多麼好看…我永遠不會離開妳…」

(待續)4870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