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432

十二天經 之二十二 跳舞

樓主 作者 tom747200
(二十二)跳舞

只聽得隨風飄續道:「見自己女兒闖了禍,神武一急之下,當時就要伸手入鎔爐中取出那本經書,豈知手還沒伸到爐子裡,手臂上的衣袖已經先燒了起來。阿修羅連忙一把攔住,二人望著爐中火紅的鐵汁液乾著急。只是說也奇怪,那鎔爐裡溫度不知有多高,裡面幾百斤的上等精鐵都已融成液狀,那經書卻並不燒起來。阿修羅拿過炭鏟,把那經書連著幾十斤的熱鐵汁一起撈了起來,丟到一旁的水盆裡,那鐵汁冷卻之後,經書卻牢牢的嵌在鐵塊之中。」

眾人聽到這裡,都是詫異非常,不約而同的看著千篇一律手中的那些經書,天塵落道:「這些經書,還真有點鬼門道,爐內溫度可以融化精鐵,卻燒不了那本書…」看這些經書都只是薄薄的紙頁,實在不知道有這麼特異之處。

「阿修羅把那一大塊鐵塊放在他的鎔鑄所裡,鐵塊旁邊還可以看到那經書露出了一角出來,可是也取不出來了,若要取出經書,勢必得再把鐵塊燒融了,阿修羅再怎麼大膽,可也不敢把這鐵塊放到鎔爐裡面去燒…」

「所以…那鐵塊…妳們沒有帶出來?」遠藤惠津子問道。

「沒有…幾十斤重的鐵塊,我們遠渡重洋,搬那勞什子做啥?」

隨風飄說完,眾人終於知道所有經書的下落,當時日已西斜,神官和本殿齋女招呼眾人進入神殿用飯。不多時開出筵席,席間神官取出了神殿自釀『醉神酒』招待客人,本殿齋女更帶領手下男女弟子爲他們表演『神式之舞』,一方面娛樂嘉賓,一方面也歡迎歷劫歸來的弟子納蘭雁廻。眾人一邊飲宴,一邊欣賞男女弟子舞姿,本殿齋女笑著對納蘭雁廻道:「雁兒,當初你『神舞』跳的真好,還記得怎麼跳嗎…?」

「當然記得!」

納蘭雁廻站起身來,加入神職弟子舞群中。他此時已經沐浴乾淨,換過一身潔白的神主直衣,雖然仍是一臉大鬍子,卻不減丰神駿逸。鼓聲樂聲中翩翩起舞,宛然有仙人之感。天塵落、淺井小督和千篇一律都是拍手叫好。

遠藤惠津子今日一口氣得了多本經書,體內元神大暢,不由得極是興奮,她酒到杯乾、幾道菜後已有微醺之意,白嫩的臉蛋上泛著潮紅,更顯得嬌豔美麗。看著納蘭雁廻跳的興高采烈,遠藤惠津子喝光了手上那杯酒,站起身來,說道:「我也來跳舞!」

遠藤惠津子穿著粉紅浴衣走入場中,身體隨著樂聲節拍擺動揮舞,模仿著巫女的步子,竟然舞的似模似樣。只見她身段婀娜多姿、臉上隨著琵琶樂聲作著表情,一會兒笑逐言開、一會兒又輕嗔薄怒。她雙眼微瞇,嘴角帶著淺淺笑意,身形在大殿中隨著神職弟子們來回轉動,經過之處,隱隱飄來一陣女兒體香。櫻晴明目不轉睛,雙眼怔怔的直盯著遠藤惠津子,忽然琵琶聲一個高調,遠藤惠津子回眸對櫻晴明笑了一下,隨即身體旋轉,一卷長髮揮舞了開來,只見她滿頭秀髮泛著隱隱金光,如絲綢般一縷縷的披在她肩膀之上。遠藤惠津子酒後起舞,粉紅色的浴衣上擺處,胸頸之間露著的雪白肌膚微微的起伏著,白嫩臉蛋一半被秀髮遮了,另一半卻泛泛潮紅,朱紅櫻唇微微張開,實具勾魂魅力。隨風飄斜眼看著千篇一律,擠了一下眼睛,意思道:「她美還是我美?」千篇一律用力點了點頭,示意:「自然妳比她美的多…」

櫻晴明看的呆了,喃喃道:「津津…以前就覺得妳好看…只是…想不到妳竟然這麼好看…」手中一杯酒正要舉到嘴邊,也不知是被遠藤惠津子的艷色所惑、或是心中另有所思,櫻晴明這杯酒竟然沒能舉到嘴唇邊,失手潑灑了開來,把整件上衣淋的酒水淋漓、狼狽萬分。

遠藤惠津子見狀大笑,走過去拉起櫻晴明身子,說道:「阿明,你也來跳…」

櫻晴明感到遠藤惠津子手上細嫩的皮膚,他此時也有了三分酒意,又聞到她身上濃郁的女兒體香,不由得心神一蕩,心中胡思亂想。便在此時,遠藤惠津子也一把拉起了天塵落,說道:「阿天,你也來!」當時遠藤惠津子左手牽著天塵落、右手拉著櫻晴明,三人同時在大廳中舞了起來。櫻晴明也還罷了,天塵落卻大作小丑姿態,一會兒扮猴,一會兒扮狗,惹得堂上眾人哈哈大笑。

淺井小督看到天塵落極盡小丑之能事,本來也是笑得合不攏嘴,待見到他一隻手被遠藤惠津子牽著,心裡忽然一陣妒意,隨即站起身來,走過去擠在遠藤惠津子和天塵落之間。遠藤惠津子心無它念,變成一手牽著淺井小督,淺井小督再牽著天塵落,四人共舞在神殿大堂之中。

筵席結束後,眾人各自被帶到房間休息,納蘭雁廻久別師門,自然與師尊、本殿齋女等另有一番旭舊,不在話下。隔天一早,隨風飄與千篇一律告辭離去,臨行前特地對淺井小督詳細交代了夷州所在的方位,希望百藥門能前往一聚,遠藤惠津子也想一睹那本被鑄在海綿鐵中的『鍛冶名匠.磐』。本殿齋女和神官、納蘭雁迴及遠藤惠津子等一行人,直送至三河南岸,德川家康早已遣人在岸邊等候,又送了隨風飄不少禮品。見隨千二人所乘之船漸漸遠去,這才轉北回城。

櫻晴明對納蘭雁廻道:「我這幾個朋友都是第一次來到三河,想到處走走看看,神官師父及納蘭兄不妨先走一步。」

「這樣啊…那我就帶著你們到處走走,看看三河風景…」納蘭雁廻道。

「納蘭兄多年未回門派,必定有許多事情要辦,實在是不敢麻煩您了。更何況小弟也是三河人士,帶著他們走走逛逛,就我而言也是輕而易舉啊…」

「既然如此,那我就偷個懶了!老實說,還真的有不少事要辦,還得和上杉家聯絡一下…此時天候尚早,我便在神殿裡等候各位一同用飯。」

雙方行禮做別,神官諸人走遠之後,櫻晴明才道:「津津,妳打算接下來怎麼辦?」

遠藤惠津子尚未答話,天塵落已搶著說道:「那還用說?當然是先去德川家康那裡拿回『野戰之藝』,然後再去伊勢找濱野、小倉姑娘,找那另一本書。最後再坐船去夷州,看看那塊莫名其妙的鐵…不過現在,你先帶我們好好玩一玩吧!」

「嗯…就是這樣…」遠藤惠津子點了點頭。

「廢話!難道我們就這麼進了家康的天守閣,然後說:『家康老大,聽說你有一本『野戰之藝』,能不能拿來瞧瞧?』就這樣子,人家會給嗎?」

「唔…我看多半是不會給的,說不定還給人轟了出來…」天塵落摸了摸自己的頭。

「家康帶著三河武士,這幾年打了好幾場勝仗,連風林火山的武田信玄都和他打成平手,二人共分遠江一郡。這幾場仗打的都是野戰,說不定就是這本『野戰之藝』的功勞,人家必定是珍而藏之,就算已經把內文背的滾瓜爛熟,也不可能隨便給人看的。萬一被敵人知道了內容,以後打起戰來豈不吃力的很?」

「如此說來,我們必須用偷、或是搶的了囉?」

遠藤惠津子一向對自己的武藝十分有信心,而精通『總武藝之書』之後,自覺功力更進,雖然德川家康手下能人眾多,光是一個本多忠勝便已經極不好鬥,但自己卻也不懼。

「麻煩的是…妳不知該跟誰搶?」

「怎說?」眾人一齊看著櫻晴明。

「你們那天都看到了,那個影武者和家康簡直一模一樣,而這本書必定只有家康本人知道藏在哪裡,或是貼身而藏。若是搞錯了人,豈不是打草驚蛇?」

「那…我們把二個一起抓來…」遠藤惠津子剛說到這裡,便覺得此舉不可行,本尊或影武者中任一人被襲,家康的手下必定是傾巢而出。若是謀得本尊也還罷了,如果找上的是影武者,縱使能夠全身而退,卻再也沒有機會接近真正的家康了。」

「喔…那我們必須找出來,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家康。」遠藤惠津子道。

「怎麼找啊?那二個人簡直是同一個人,我看連他的部下,都不知道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家康。」天塵落道。

「哈哈!這才是成功的影武者啊!據說德川家康的祖父、父親都是死在自己的親信手下,家康用這影武者,本來就是要讓行刺者分不清楚哪一個才是本尊。要知道行刺者不怕沒命,只怕殺錯人,之後再也沒有第二次機會…」

眾人都是低頭不語,想著要如何才能接近真正的家康,天塵落二道眉毛皺在一起,忽然興高采烈的道:「哈哈!我知道了!只有他老婆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家康,家康心機再怎麼重,也不會讓影武者睡他老婆…」

「混蛋!你這時倒聰明了?誰叫你說了出來?」只見櫻晴明漲紅了臉,指著天塵落破口大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濱野一真和瑪琉薰扮做流浪商人,日裡趕路、夜裡休息,這一日終於來到伊勢長島附近。二人在一處小村莊裡歇息,與當地人打聽之下,才知原來此處是一向宗的大本營,村人中有許多都是一向宗信徒,東方不遠處有的長島有一座山盛產精鐵,當地人稱之為鐵山,裡面的人都是一向宗的信眾。除了商人之外,若要再往裡面去,只有信眾方得進入了,濱野一真向人打聽,何處有僧人販賣的市集。村人告知東邊的鐵山腳下,每逢初一十五,皆有僧人販賣自製的編繩、袋子、屏風等物,只是來的人並不固定,也不盡然是一向宗僧人。

再向人打聽鐵山去路,方知鐵山位於伊勢長島之中,山路崎嶇難行,交通多靠水路運輸。一位老漢聽說他們要去伊勢長島,搖搖頭道:「去長島?那可不行了…也不知哪裡來的軍隊,把守著幾十條水路,凶巴巴的不讓人過去!村裡人好久沒過去做生意了啊,聽說裡面現在亂的很…」

二人再向前行,來到一條河邊,果然沒幾步便有衛兵把守,見到濱野一真和瑪琉薰二人走的近了,上前喝問:

「誰?來做什麼的?」

「軍爺,我們兄妹倆販了一些棉布、弓胎,想上鐵山去做生意。」

「不行不行!這裡封起來了,任何人都不許上去,連靠近河邊都不行!」

「啊…請問是為了什麼?」

「去去!問這麼多做什麼?不行就是不行!」

二人一連走了幾處碼頭,都是被衛兵擋了下來,濱野一真道:「這可奇怪了…哪裡來的兵,封著伊勢長島做什麼?」

「這些兵倒都軍紀嚴明,剛才也沒有他人在旁,卻不搶我們的東西,也沒想來侵犯我…」瑪琉薰這麼說著,濱野一真點了點頭,表示同意。當時天下大名四起,只有少數能夠真正約束部下,不擾百姓。雖然二人不把這些衛兵看在眼裡,卻對這些衛兵的軍紀感到十分驚訝。

「怎麼辦…爬山過去嗎?」濱野一真問道。

「這河岸二邊都是峭壁,絕無可攀登之處,若從另一面繞過山來,恐怕要到大和區域了,更何況那邊山路不明,不知道要多花多少功夫?」瑪琉薰道。

「嗯…那麼…搶船嗎?」濱野一真只想著小倉奈麗或許就在鐵山之中,想像著自己與小倉奈麗已經如此接近,但卻又不得其門而入,心中大是焦急。

「等到天黑,我們盜了二件衛兵衣服換過,混上他們的船,說不定有機會上得伊勢長島…」

「嗯…好!就這麼辦!」濱野一真武功雖高,智計卻非其所擅長,自覺不僅比不上出身風魔的忍者瑪琉薰,更是遠遠比不上相識不久的陰陽師櫻晴明了。

「我隱身去探點情報,你先去找個地方歇著,黃昏時咱們在這樹下碰面!」

瑪琉薰說完話,身形便消失在空氣之中。濱野一真走到一處樹林裡躺了下來,他心中起伏,一時不能睡去,忽然聽到右首邊傳來悉索聲音,轉頭一看,原來是幾隻野兔正在覓食。他心中忽想:「衛兵封了伊勢長島,那老漢也說村人好久沒上去做生意了,說不定上面買不到什麼吃的。我們行李飯也快吃光了…左右無事,不如打一些野味帶了上去:免得餓了肚子…」

其實他中想像著伊勢長島被圍,糧食送不進去,說不定奈麗正餓著肚子,正自盼望自己送飯而來。一想到可以為奈麗做點事情,頓時精神百倍,他拿起一顆石子,對著野兔彈了出去,那野兔應聲而亡。濱野一真在林中打起獵來,林裡野物甚多,山雉、野兔、狐狸…等不知多少,不多時獵得了幾十隻野物,算一算也有百來斤肉了。濱野一真不禁啞然失笑:「儘念著奈麗飢餓,卻沒想到,她一個小小女子,怎吃得了這麼許多?」

走到一條山溪之旁,就著溪水把獵物洗剝乾淨,撿拾枯枝烤了起來,他闖蕩江湖常需野營露宿,身邊隨時帶著伙食工具的,油鹽味僧一應俱全。烤了一個下午,把所有獵物烤成了百多斤的乾肉。他自己吃了一塊,剩下的通通放入了竹簍之中,此處已算半山,氣候比平地冷了許多,料想乾肉十天半月不致腐敗。正想去與瑪琉薰會合,卻見到一個女子自遠處奔了過來,瞧模樣正是瑪琉薰。

(待續)4003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