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432

十二天經 之二十三 劫船

樓主 作者 tom747200
(二十三)劫船

見瑪琉薰奔來,濱野一真說道:「瑪,怎麼了?」

瑪琉薰看到竹簍內裝滿了乾肉,知道他是預做準備,也不多說什麼,從袋中取出二件衛兵衣服,把一件拿給濱野一真,說道:「換上吧!」

瑪琉薰毫無顧忌的當著濱野一真之面換衣,她僅著貼身小衣,手臂、大腿、胸肩露著雪白的肌膚。倒是濱野一真臉上一紅,轉過身去,把一件衛兵衣服穿在原來的灰色布衣外面,再也不敢轉過頭去。後來聽得瑪琉薰道:「好了,妳轉過來吧!」

「嗯…現在怎麼辦?」濱野一真知道瑪琉薰比自己應變百出,變都由她拿主意了。

「很奇怪,我探不出這是哪一家的軍隊,可是十三條通往伊勢長島的水路,都被封鎖了…更奇怪的是,我發現有風魔的人…他們混在衛兵之中…」

「什麼?風魔在這裡…」

「衛兵們六人一隊,這些風魔也剛好六個人,換上了衛兵衣服自成一隊,不知來這裡做什麼。我隱身躲在暗處,聽到其中三人要離開此處,另外會有三人來此替補,我跟在那三人後面,後來拿了他們衣服…就是你我穿著的這二件了…」

「啊…萬一他們發現了,回來通知同伴,我們豈不糟糕?」

「不會,他們發現不了…」

「什麼?」

「三人都被我殺了!」

濱野一真又是大吃一驚,光只是為了偷衣一事,瑪琉薰便殺了三條人命。只聽的瑪琉薰續道:「對方是風魔,就沒什麼好客氣的了,想必他們也是殺了六個衛兵,換過衣服,方能混入衛兵之中。我們換好衣服之後,就混到風魔的那一隊,這些衛兵多半認得彼此,我們混在他們裡面容易被識破;我好歹知道風魔的許多切口暗號,就說是來替換的人,他們也不一定能夠辨別…」

「可是…風魔眾正要擒殺妳,我們混入他們之中,妳不是凶險的很?」

「憑我們二人,怕對付不了那三個兔崽子?…只是你非風魔中人,三言二語間恐怕露出馬腳…這樣吧!就當是被我騙來的一名傻兵,負責搬運糧食…你待會不要說話,一切由我來應付便是…」

濱野一真點了點頭,二人便在林中休息,直到天色全黑,這才來到江邊。瑪琉薰在前面帶路,濱野一真挑著擔子跟在後頭,二人往北走了數里,過了一處樹林,看到一座小碼頭。碼頭邊站了四個人,瑪琉薰上前打了個手勢,當先一人點了點頭,說道:「怎麼只有二人,不是應該有三人嗎?」

「門主得到密報,說在伊賀與伊勢關卡處發現那叛徒的下落,特別分了一些人手去追…」瑪琉薰臉上不動聲色,要看對方對這番話有何反應,而她口中的『叛徒』,指的便是她自己。果然對方聽瑪琉薰連風魔中叛徒一事都知道,更是不疑有它。

「這…這人是誰?」那人指著濱野一真問道。

瑪琉薰靠近那人,低聲說道:「這是我騙來的一個衛兵,讓他幫我們做做苦力,扛點東西…」

「唔…還是小心一點好…妳進來之時,可有被織田軍隊發現?」

「沒有,我一路隱身進來,後來碰到了這個兵…待會兒把他滅口便是…」瑪琉薰輕鬆說道,同時心裡在想:「織田軍…原來這些都是織田軍…他們包圍伊勢長島,不知有何目的?」

那人搖了搖手,示意二人上船,其餘諸人也上了船。濱野一真和瑪琉薰心中戒備,船在江中慢慢向北而行,忽然其中一名衛兵道:「說好派六個人,你們怎麼只來了五個?」

濱野一真和瑪琉薰望向那人,只見那人比其餘諸人矮胖許多,臉上留著二撇鬍子,年紀顯然不小。濱野一真覺得此人非常面熟,一時卻想不起在哪裡見過他,瑪琉薰這時來到他的身邊,輕輕的捏了他的手。

「一個小隊是六個人,多了先生你一人,怕被織田軍識破…」領頭那風魔眾回道。

「哼!我回頭會跟江口平太好好算這筆帳,錢我可是付了,該給我的人手一個也不能少…你看,就這個,也不是你們的人吧?」那矮胖子指著濱野一真怒道。

「松永先生,你是怕知道的人不夠多嗎?這麼大聲嚷嚷…若是事蹟敗露,我們自管撤退,把你丟在這裡,讓你獨自應付織田軍隊…我們風魔自有處事方法,既然與你約定好了,就會誓死完成任務。今天夜裡就包你平平安安離開伊勢,請你不要再無理取鬧了…」

濱野一真心中驚道:「啊!他就是松永久秀,我在堺港見過他的…他在這裡做什麼?」轉頭一看,見瑪琉薰對自己做了個眼色,顯然瑪琉薰剛才就認出松永久秀了。

松永久秀平時在堺港指頤氣使,連三好長慶都對他客客氣氣,幾時被人如此無禮過?那風魔對他如此指責,松永久秀聽了極不順耳,當下又要發作,只是自己孤身一人,對方可各各都是好手,他也當真不敢對風魔之人太過放肆,只是一張臉拉不下來,訕訕道:「怕什麼?一個雜兵,順手殺了便是…」雖然還是不肯遷就,話聲卻已經小了。

「別作聲!前面有關卡…」

小船經過一艘大船旁邊,那大船船舷佈滿鐵砲,顯然是條戰船。戰船上有人拿著燈火照向小船,先前那風魔拿著一面木牌,對著戰船上的人說了幾句話,戰船上那人揮了揮手,小船繼續往北航行。過了二個多時辰,來到一條窄流,窄流上滿是楊柳低垂,小船駛入了楊柳之中,若非親身進入此處,還真不知道這裡可以航行。

不多時見到遠處一點綠色燈火,小船往綠色燈火處行去,一會兒靠了岸。岸上已經有三匹馬,馬旁站著二個人。船一靠岸,松永久秀當先走了上去,那二人立刻幫他脫下軍服,換上一件商販服裝,風魔那領頭之人對濱野一真道:「你!幫先生把東西扛上岸去…」

濱野一真點了點頭,搬起了一個箱子,他故意裝的腳步蹣跚、氣喘噓噓,顯得極不中用。松永久秀的二名隨從也過來幫忙,幾個箱子固定在馬匹上後,松永久秀一言不發,和二個隨從騎馬而去,濱野一真回到船上,小船又進入楊柳之中。

那風魔頭領指著濱野一真對瑪琉薰道:「此人若是沒有其他用途,便在此地殺了吧!這裡處處楊柳,屍體就算浮上來也不會漂流出去,織田軍不會發現…」

「好!」

瑪琉薰站起身來,拿出短刀對著濱野一真走來,她忽然一個轉身,一刀砍向左側的一位風魔眾脖子。那風魔眾頸子受傷,鮮血噴了整個甲板,立刻退後二步,拔刀在手,另外二人也立刻拔出兵刃,瑪琉薰一動上手,立刻喝道:「濱野,快出手,搶船!」

「混帳!你們是誰?竟敢挑戰風魔?」

「你這膿包!便這點本事也出任務?門主已經沒人可派了嗎?」

「可惡!妳…我知道了,妳就是那個叛徒!妳就是瑪琉薰!」

「呵呵!現在知道已經遲了!」

先前被瑪琉薰偷襲那人頸子雖然流著血,卻仍然十分悍勇,只是動作已經不太靈活,和另外一名風魔忍者聯手夾擊瑪琉薰。瑪琉薰在風魔之中可算是一等一的好手,又對風魔武功了然於胸,雖然以一敵二,卻絲毫不落下風。領頭那人見狀,想先解決濱野一真,再來助二位同門,他手中雙刀一揮,本來面向濱野一真,另一刀卻從濱野一真背後刺來。手中雙刀一前一後,這一招『前仆後繼』是風魔二刀流的利害招數,雙刀同時自相反方位向敵人上身攻去,讓敵人無法閃避。豈料這雜兵矮身向右,左手同時出拳擊向領頭之人面門,這一拳後發先至,雙刀還未次到敵人,拳頭已經來到面前,夾著凌厲勁風。那領頭之人急忙收刀回身,向左翻了個筋斗,方才避過了這一拳,忽然腳下一個踏空,原來甲板窄小,這一翻身已經來到船舷處。

領頭之人正要再戰,忽然聽到一聲慘呼,原來先前被偷襲那人失血之後力氣不繼,一把刀舉到一半便舉不出去,被瑪琉薰揮刀砍斷右手。瑪琉薰趁勢一刀刺入那人心口,那人當場斃命。領頭之人見另外一名同伴獨鬥瑪琉薰,已經是遮攔多、進攻少,瑪琉薰的雙忍刀著著進逼,用的都是風魔功夫,自己都曾學過,卻無論如何沒她這般快法。呼喝聲中,一點點鮮血噴在甲板之上,自然都是他那風魔同伴所流出來的。眼見同伴就要死於瑪琉薰手下,而眼前這名織田雜兵武功卻又如此高強,空手就破了自己得意絕技,正拿不定主意是否該當繼續上前索戰,卻聽得與瑪琉薰相鬥那人喊道:「喜多門,快去逃走!向同門通知…」

一句話沒說完,瑪琉薰忍刀已經刺入那人肚腹之上。喜多門見狀不敢戀戰,手中長索丟向岸邊柳樹,繞在柳樹之上,喜多門立時飛身而逃。瑪琉薰急道:

「別留活口!」

濱野一真口中大喝一聲,右手凌空一抓,抓在喜多門後頸上,喜多門從半空中又蕩了回來,手中長索『趴』的一聲斷成二截。這招『破空抓』是總武藝之書上的招式,本是用來抓斷敵人咽喉,只是濱野一真不願貿然傷人性命,這一抓只用了五分力。眼看喜多門又要跌回小船甲板,卻見他咬牙忍住傷痛,在空中一個轉身,『噗通』一聲的掉入江水之中。瑪琉薰見狀立刻跟著跳入水裡,過了約莫一柱香時分才浮出水面,趴在船邊,喘氣道:「可惡…讓他逃了…」

瑪琉薰爬上小船,又奔到先前被她刺中肚腹那人身邊,那人本已昏暈,瑪琉薰握著插在他肚上那把刀子轉了幾轉,那人又痛得醒了過來。瑪琉薰問道:「前面往伊勢長島水路上,是否還有織田戰船把守…」

那人極是硬氣,不肯說話,瑪琉薰不住轉動手上忍刀,把那風魔忍者腹中肚腸攪了個肝腸寸斷,瑪琉薰說道:「我不可能留你活命,你快快回答我話,給你一個痛快的…」

「沒…沒有了…前面…前面是…一向一揆…把…守…」

「很好…」

瑪琉薰拔出短刀,割斷那忍者咽喉,那忍者立時斃命,濱野一真不忍,說道:「瑪…我們已經贏了,又何必趕盡殺絕…」

瑪琉薰把忍刀在死者的衣服上擦乾淨了,緩緩說道:「濱野,你這人什麼都好,就是太過婆婆媽媽,做事不乾脆…」

「我…」

「剛才這些人說要殺你,也沒把你看得比一條狗還嚴重;你明明剛才可以把那逃走的喜多門抓死,卻為何又不下殺手?」濱野一真手下留情,卻被瑪琉薰看了出來。

「我…我想…」

「如此可好,這下子他回去報告,說到叛徒瑪琉薰在伊勢長島一帶藏匿,風魔眾必定蜂湧而來,到時你可得幫我擋著…」瑪琉薰一面說話、一面檢查二具屍體,言語中微含譏嘲之意。

濱野一真這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婦人之仁,卻誤了瑪琉薰大事。他心中又羞又愧,喃喃道:「瑪…對不起…我…沒想到那麼多…」

「罷了…我們走吧!我這身衣服都濕了…反正前面已經沒有織田軍隊,我便換回原來衣服吧…這裡一路往東,當可到達伊勢長島…」

瑪琉薰取出屍體中銀兩、暗器、藥物等等,把二具屍首踢入江中,濱野一真撐著竹篙,小船往東而行。瑪琉薰此時連貼身小衣都已溼透,當即除下濕衣,在大江之上脫的赤條條的。此時雖是夜間,瑪琉薰此舉卻也是大膽之極,更何況旁邊還有一個濱野一真。瑪琉薰從擔子中取出本來衣服穿上,一面對濱野一真道:「濱野,你那身軍服野脫掉吧…免得待會兒到了伊勢長島,一向宗把你當織田兵打…」

濱野一真聞言脫掉外衣,露出了本來穿的粗布衣衫,他懊悔為瑪琉薰種下禍根,心中暗暗立誓:「風魔若是追來,可說全是因我而起,我必定要護得瑪瑪周全,方能補我今日之過…」想起今夜之事,說道:「奇怪?織田軍包圍著伊勢長島做什麼?」

「嗯…我也想不出來…織田信長要找這些和尚麻煩嗎?他自己的麻煩可夠多了啊…」

「對啊…朝倉和武田,對他可是虎視眈眈…還有,那松永久秀也來到了伊勢長島,不知來做什麼?」

「據我猜測,他多半不是到長島,而是去了鐵山…」

(待續)4108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