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432

十二天經 之二十一 松永密謀

樓主 作者 tom747200
(二十一)松永密謀

二人追上一看,大鬍子尚未斷氣,濱野一真伸腿在他心口一踏,那大鬍子立刻吐血而亡。瑪琉薰矮下身子,在大鬍子身上摸索,濱野一真道:「妳在找什麼?」

「這人逃走之前,從死去的同伴手中拿出這樣物事,這件東西想必十分重要。要知道逃命之機只有一瞬間,我只是十分好奇,到底是什麼東西,值得他這樣冒險留下來取,耽誤逃走時機…」

「這又有什麼要緊了?反正這人已經死了…」

「不!你不知道,這個大鬍子是『風魔』的人。」

「什麼?」

「他雙手雖然拿著十手,所用的武功卻都是風魔的忍術功夫,他之所以不拿忍刀,想必是為了掩人耳目。」

濱野一真仔細回想適才動手情形,果然這人的武功路子和瑪琉薰十分相近,都是奸險殘酷、陰狠毒辣,濱野一真點點頭道:「難道是衝著妳來的,我們的變裝被識破了嗎?」

「想必不是,我是風魔叛徒,他們要對付我都是明目張膽的來,不須喬裝改扮…是了!在這裡了…」

瑪琉薰割開那人上身衣服,取出來一個皮囊,瑪琉薰又割開那人褲子,看了一會,說道:「果然是風魔,你看…」

濱野一真上前一看,見那大鬍子會陰處刺著一隻蝙蝠,便道:「這是…」

「這是我們風魔的記認刺青,刺在平時看不到之處,只有同伴辨認身分,才會顯露出來…天色已晚,趁著天黑之前,我們快把屍體搬進去茶店裡…」

二人把那大鬍子屍體和倒在門外的老婆婆屍體搬入茶店之中,瑪琉薰打開那皮囊,裡面只有一封信。信中說道:

『 信玄殿下如晤:

先前所議三千鋌赤火洋槍,日前已備妥八成,當可於冬前備妥全部數量,屆時待殿下指示,運往殿下指定之處。本月初尾張織田勢遣部下木下籐吉郎來堺港洽購洋槍,已為三好氏所拒。即便如此,當殿下今冬得到三千火槍之時,織田、朝倉、上杉等家將無力與殿下抗衡,資可賀也。

三好氏目前庫存洋槍已有五千餘把,尚日夜開工敢製火槍。吾私下招募鑄槍師父,為殿下效命,之事若為長慶所知,吾固然凶多吉少,殿下也無法擴足軍備。此交易須秘密進行,吾已覓得江湖浪人組織,擔任傳遞使者。不久便有忍者前往貴處聽候差遣,殿下有所吩咐,請命該忍者傳遞通知。目前鎔鑄所尚須上等海綿鐵三千斤,唯以經費不足、鐵山海鐵賣價飛漲、生產恐無法如期。望殿下早日遣人送來尾款二十萬五千貫為荷,使吾不致耽誤與殿下交貨日期。

為防三好氏察覺在下秘密生產火槍,已將鎔鑄所移出欇津和泉、前往安全處所,殿下無須擔心。吾已令手下人日夜趕工,希不負殿下託付。無由會晤,不勝區區嚮往之至。

松永彈正久秀 』

二人看到此處,濱野一真道:「這個堺港的三好氏,就是三好長慶吧?我們每次上岸售藥,都須經過他的同意。」

「嗯!」

「我們百藥門初次上堺港售藥,不多時便有一群地痞騷擾滋事、對我們藥師毛手毛腳,藥材拿了便走,也不付錢。後來打聽之下,百年安門主去拜訪三好長慶,送上大筆獻金,方得以在堺港做生意,看來這是同一個人…」

「嗯!當初惠津子還是護衛隊長,本來打算帶領妳我,前去打上一架。後來百年安門主以強龍不壓地頭蛇,還是多費了許多金錢,讓藥師們做完了生意。」

「雖說名義上堺港是自由市場,背後還是由這位三好長慶所管治,聽說他挾持室町幕府將軍足利義輝,又控制著堺港的洋槍市場,國內諸大名都得買他的帳…」

濱野一真把那封信放回信封之中,就著燭火就要把它燒掉。瑪琉薰伸手阻止道:「且慢!」

「瑪瑪,怎麼了?」

「百年安門主去拜訪三好氏,奉獻金錢之時,是我陪著他去的。雖然說是對三好長慶的獻禮,實際上接見我們的卻是他的家臣松永久秀。而依這封信看來,松永久秀似乎背著三好長慶,私自賣槍給甲斐的武田信玄…」

「嗯!那又如何?」

「看來這松永久秀暗地裏不知道瞞著三好長慶做了多少事,堺港商人的獻金,恐怕真正到三好長慶手上的也不多,多半都被這松永久秀私下吞沒了!」

「嗯!」

「松永久秀狐假虎威,在欇津也有一定影響力。我們留著這封信,拿來要脅松永久秀,到時我們百藥門在堺港經商,可要方便多了…」

「嗯嗯!是極!」

「原來松永久秀延聘風魔幫他工作,他可聰明的很啊!」

濱野一真點了點頭,他聽得瑪琉薰說到百藥門之時,用了「我們百藥門…」。知道瑪琉薰雖然曾為『風魔』人眾,如今卻以百藥門人自居。況且保留著這封信,雖然可以要脅松永久秀,但松永久秀必定不會甘心,說不定還會派遣風魔來奪回此信、甚或殺她滅口。瑪琉薰本來就已經要躲避風魔擒殺,此舉無異把自己暴身於虎口之下,濱野一真心中感動,說道:

「瑪瑪,咱們也不一定要那松永久秀答應我們什麼條件,平平安安就好,何必去冒這個險?」

瑪琉薰知道濱野一真爲自己顧慮,笑了笑道:「我們走一步算一步吧!到時候再說不遲…」瑪琉薰自從混入百藥門後,只覺門中人人融洽、互相扶持,渾不似在風魔裡每日膽顫心驚,竟日裡擔心著犯錯受罰。而自己本有所圖而來,身分揭穿後,百藥門人如濱野一真、淺井小督不但未以一言指責,反而處處維護幫助。她心裡著實受用,早就決心為百藥門死命效力。

二人收拾了行囊,把茶店老夫婦掘了個坑埋了,又把眾盜伙的屍體放入茶店大廳中,放了一把火燒了。二人站在茶店外,看著熊熊大火,濱野一真默默爲那一對老夫婦祝禱完後,悠然道:「只是要劫色,又何必連茶店夫婦一起殺了?」

「就算沒有劫色,他們吃飽喝足之後,還是會殺了茶店夫婦。不僅如此,連住店客人也要殺的乾乾淨淨,不留一個活口。風魔不能冒讓消息走漏的風險,也唯有死人,才不會走漏消息…」

濱野一真望向瑪琉薰,見她臉上不露喜怒之色,只眼角有點泛光。頓時覺得風魔殘忍奸邪,超乎自己想像。而瑪琉薰雖與自己諸人交好,平時行事卻也帶點邪氣,尤其是下手決不留情。他搖了搖頭,聽到遠處有人喧嘩之聲,知道是附近鄕鄰趕來救火。二人未免麻煩,帶著行李,便往東向伊賀行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千篇一律手上捧著經書,眼望隨風飄等她示下,隨風飄知他心意,點了點頭。說道:「遠藤姑娘,這些書當真對妳十分重要!」

「嗯!」遠藤惠津子用力點了點頭。

「這倒有一些難處,因為這些書是我們幾個同門師兄弟,費盡心力得來,甚至…所以我們決定,要把他埋葬在我師弟和妹子的墳中,紀念這一段情誼。妳若真的需要,不妨筆錄副本,只是…我沒有多少時間可等妳…」隨風飄想起犬神同志和隨風舞,心中不禁惻然。遠藤惠津子雖然由神官引薦,畢竟和自己並不相熟,隨風飄不是很願意把經書交給她。

「不用筆錄副本,借我看看就好,馬上可以還妳…」

這麼一來,隨風飄更加起疑,她想推辭,便開始東拉西扯:「這十二本經書,其中一本已經給了這位神官先生…」說完向神官一指,話未說完,遠藤惠津子道:「嗯!神官師父那本『神韻妙典』,我已經看過了!」

神官向她點了點頭,露出一個苦笑,當著遠藤惠津子面前,也不好意思說:「書是還了,裡面的字可一個也沒有了!」隨風飄續道:「後來,又送了二本書給海上的一些朋友,這朋友於我師弟有救命之恩…」

遠藤惠津子道:「恩恩!濱野一真那本我也看過了,小倉奈麗現在不知所蹤,我這邊事情一了,便要去找尋她的…」

「什麼!妳也識得濱野一真、小倉奈麗?」

「是啊!我本來就是百藥門的人啊!」

淺井小督忽然站了出來,說道:「妳那位神武天罪先生,腦部受了創傷,可是我和百年安門主一齊幫他治傷的。他還裝瘋賣傻,害我和門主以為我們哪裡做錯了…鬼鯊幫海盜來襲,就是他和犬神先生幫我們打退的啊!」

「原來…你們都是百藥門的人…濱野隊長,他痊可了嗎?」

隨風飄和千篇一律驚喜交集,他們早就想與百藥門諸人重聚,而師娘安倍神農更是念念不忘百年安相贈『聖女嫁衣』之德。只是百藥門海上漂泊,實在不知該如何尋覓,眾人也只好把相思放在心裡。想不到在此處聽到故人消息,當真是喜出望外。千篇一律喜道:「原來都是百藥門朋友,在下千篇一律,無名僧兵一個!」說罷身子一恭,行了一禮。眾人一一還禮,櫻晴明笑道:「這位遠藤姑娘、淺井姑娘都是百藥門人,你們已經見過了,在下和這位天塵落兄,卻是萬藥門人士…」

天塵落張大了嘴笑:「哈哈!沒錯,我是萬藥門人士…」

「萬藥門?這…」千篇一律顯然心中疑惑。

「別聽阿明胡鬧,哪有什麼萬藥門…」淺井小督瞪了櫻晴明一眼,又戳了一下天塵落,嗔道:「偏偏你,陪著死阿明來欺負我…」她落手奇準,剛好戳在天塵落左脅肋骨的『笑腰穴』上,天塵落更是笑的前仰後翻,上氣不接下氣的道:「別…別戳了…我…快…喘不過氣來…」

隨風飄把經書遞給了遠藤惠津子,說道:「既然有這層淵源,就請遠藤姑娘慢慢觀看吧…我們…要進入室內嗎?」

「不用…只是,有一件事情必須先得讓隨風姑娘知曉,我一但看了這些經書,書上的字會全部都不見…」

「竟有此事?」

神官一直站在一旁,此時才開口說道:「這件事若非我親眼所見,也是不敢相信。看來這位遠藤姑娘,與這些經書有莫大緣分…」

隨風飄將信將疑,見遠藤惠津子打開經書,一頁頁快速的翻動,身上隱隱發出金光。櫻晴明道:「奇怪…?津津身上發出的光,不像以前那麼刺眼了。」天塵落和淺井小督看著遠藤惠津子,二人都點了點頭。遠藤惠津子每看完一本經書,便另行換過一本。千篇一律和隨風飄把她看過的經書打開一看,果然裡面字跡全部消失不見,二人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也許遠藤姑娘和這些經書真有什麼牽連…」

約莫過了一展茶時分,遠藤惠津子看完所有經書,恭恭敬敬的把包袱還給隨風飄。她身內二神交戰,只覺一片頭昏腦脹,雙眼看出去一片白茫茫的,幾乎站不住腳。過了一會兒才說道:「多謝…多謝妳,隨風姑娘…」

隨風飄把經書包好,放入一個木筴之中,放入墓園的一個小土坑裡,蓋上泥土,之後在墳前默默祝禱。然後才抬起頭來,笑道:「好了!總算完成了一個心願。」

遠藤惠津子道:「妳說還有一本送了給小倉奈麗,我先前從濱野那裡得了一本、神官師父那裡得了一本、剛才得了七本…所以,還有二本經書,不知道在哪裡?」

「其中一本『野戰之藝』,我師弟送給了三河領主德川家康先生,另外一本書…唉!這可說來話長…」

「怎麼了?」

「一日我那神武師弟與七寶師妹二人為了細故吵架,神武去找他知己阿修羅之瞳喝酒談心。二人當晚喝的爛醉如泥,阿修羅當時正在研讀『鍛冶名匠‧磐』,正當時二人興高采烈之時,我那小外甥女,也就是神武的寶貝女兒跑了進來,阿修羅之瞳一把抱起,那小女孩拿起經書把玩,一個不小心,丟入了鎔爐之中…」

聽到這裡,遠藤惠津子『啊』的一聲,差點暈了過去。

(待續)3809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