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432

(小說) 岡崎-亂 第七十二回-可憐焦土

樓主 作者 tom747200
(七十二) 可憐焦土

神武天罪帶著織田七寶與隨風飄、千篇一律離開遠江,渡過關卡,回到三河岡崎城,逕自往淨宗神殿而來。其時犬神同志已經安葬,本來淨宗神官以犬神同志非神職弟子,不得葬在神殿墓園,經由小倉奈麗苦苦哀求、及本殿齋女從中勸說,方才破例允可,以了犬神同志遺願。

小倉奈麗以濱野一真傷勢沉重,須得盡快送回百藥門醫治,犬神同志下葬當日,便與天王寺勝猛、安倍神農作別,顧了一輛大車,運送濱野一真往南而去。是以神武天罪等人回到神殿之時,未能見到小倉奈麗。

隨風飄和神武天罪等人來到墓園弔唁,看著兩座新墳比鄰而立,想起同門情誼,莫不悲傷嗟嘆。神武天罪將自濱名湖洞穴得到的各式技能書拿給天王寺勝猛觀看,天王寺勝猛被青龍火焰燒傷,雙眼尚未復明,由神武天罪、織田七寶和隨風飄分別讀給他聽。天王寺勝猛一口氣聽完『忍之道』、『論述陰陽』、『總武藝之書』後,沉吟半响,說道:「這些典籍不知是何人所著?內容博大精深,有許多我以前不懂的道理,在書中說的一清二楚…神武,你說這些都是織田信秀留下來的嗎?」

「嗯!」神武天罪點頭稱是。

「依我看,這些典籍應該不是信秀公所著,甚至也不是他任何手下所著,可惜…這個秘密是永遠不會有人知道了。寫下這些典籍之人,必定不同凡響…這些武功技藝若是被人拿來為惡,那可要天下大亂…神武,這些典籍都必須好好保存!他日若有機緣,再傳給有用之人…」

「是!師父!」神武天罪點了點頭,過了一會兒,又道:「那麼,弟子想把這本『神韻妙典』送給淨宗神官,不知師父意下如何?」

天王寺勝猛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贊成道:「嗯!此舉大妙,我們也打擾人家很多天了,該當告辭離去。我想回尾張密林去,你們都跟著我嗎?」

隨風飄、神武天罪和織田七寶當然贊成。次日一早,眾人拜別神殿,淨宗神官和本殿齋女送至殿門之外,臨行前,神武天罪恭恭敬敬的把那本『神韻妙典』呈送給淨宗神官,淨宗神官打開書冊,翻了幾頁,見裡面內容論及各式樂器運用、氣息調和、法術運使…等,變幻精妙,直是匪夷所思,淨宗神官驚然道:「這…這是…?」抬起頭來欲問此書從何而得,只見諸人早已去得遠了。

天王寺勝猛視力未復,雙眼包著紗布,由安倍神農一旁照料,他以雙目不便,途中諸事都交給了神武天罪。一路上雇車、過關、投店…諸事,神武天罪莫不安排的井井有條,便乾脆把事情都交由他辦理,亦慶幸弟子成材,待想起犬神同志若非早逝,武功已經勝過自己,亦不由得神傷,安倍神農知他心意,私底下總是多加安慰。

這一日來到尾張境內,眾人在路旁一處茶店休息,只見茶棚之旁插著一隻丈許高的旗竿,上面掛著一面旗幟迎風飄揚,正是織田家的黃木瓜花家徽。向店主探聽之下,方知那古野城大火、城主爾冬又佐衛門旭輝忽然失蹤、生死不名;而旗下的美濃眾部隊竟然像空氣一般的消失不見。織田信長流亡鄉野,無時無刻不在注意各大名的一舉一動,消息一傳入織田信長耳中,立即率領殘存部下,進入那古野城,接掌尾張一地。

當時稻葉山城城主齋藤義龍率軍征討本願寺,一時間無力南顧,竟給織田信長復了國。齋藤義龍得悉消息,立刻火速命令美濃境內留守的殘存兵力攻打尾張,都被織田家以及三河的聯軍打退,大將道生利久戰死,被囚居在稻葉山城的齋藤道三在親信的擁護之下趁機復闢,重掌美濃勢力,秘密派遣明智光秀(信長之妻濃姬的表兄,本能寺之變的主謀者)前往尾張幫助織田信長,戰國情勢在數天之間有了重大變化,諸大名始料為及。

稍事休息,神武天罪一行人繼續前行,忽見前面不遠處一股濃煙向上竄起。腳下加快速度,經過一處農田,見到一具牛的屍體,全身焦黑,四肢都已被割去。再向前行,來到一處農舍,那農舍已經被燒得毀壞不堪,一名莊稼漢子扶在地上大聲痛哭,只見地上兩具屍首,一具女屍下身赤裸,懷中抱著一個小孩,一柄長槍自女屍背後刺入,透身而過,又刺入童屍身體,千篇一律上前察看,只見二人都已氣絕多時。

織田七寶問道:「這位先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何以如此傷心?這二人…是你的親人嗎?」

「這…這是我的妻兒啊!她們…她們死得好慘啊!」

「怎麼回事?是哪個惡人幹的?」

「我…我不知道,早上我把幾十枚雞蛋拿去城裏賣了幾十文錢,買了一塊布想給妻子叫她給兒子縫件新衣服,哪知我一回家…就…」那莊稼漢子話未說完,又是泣不成聲。

隨風飄細細察看插在屍體上的那柄槍,說道:「這是織田的部隊…」

神武天罪上前一看,果然槍柄末端鑄著一朵黃木瓜花,正是織田家家徽。他搖頭嘆息,心想多半是軍紀不彰,士兵來此騷擾百姓,烤了農民耕作的牛吃了,復以強姦民女,不知怎地卻要殺人毀屋。織田家軍隊本來軍紀嚴明,想是織田信長短期內招募部隊,是以兵眾良秀不齊。自己當日在織田軍中之時,紀律何等嚴明,而今卻發生這種慘事,頓時覺得心灰意懶。

「你去幫他們報仇啊!我可以幫你!」隨風飄道。

「報仇…我妻兒他們能活轉的回來嗎?」莊稼漢子抬起臉孔,看著隨風飄,隨風飄愣了一下,緩緩搖頭道:「不能…」

「我不要報仇!我只要我的妻兒活回來!我的妻兒啊…我的妻兒啊…」

眾人不發一語,忽然道上一隊兵馬浩浩蕩蕩的過來,部隊前面二把大旗,上面寫著:「厭離穢土、欣求淨土」,另一面軍旗顯示是三河部隊。當前一名大將滿面虯髯、跨下一匹黑色駿馬,手中握著一把鮮紅色的朱槍,真是神武非凡。那大將當先開路,見到隨風飄諸人神色特異,又不似尋常百姓見到官兵便行避讓,喝問:「你們是什麼人?在這裡做什麼…來人啊!把他們拿下來!」

幾個兵士上前正要動手,隨風飄見到軍旗後面一個大將騎在馬上,那大將穿著一件黑色的陣羽織,手裡拿著一把琵琶扇,身邊護衛數人,知道是這群人的頭領。 隨風飄身形一晃,在兵士之間穿梭來去,向那武將欺了過去。那虬髯武將揮動朱槍向她刺去,隨風飄左手在槍柄上一撥,右足在槍身上一點,身子向上拔起,如同大鳥般的飛了起來,她身在半空之時宛如緩緩滑翔,下墜之時卻快如閃電,落在那穿著黑色陣羽織的武將馬背上。隨風飄跨坐在那武將身後,右手忍刀已經架住他的脖子。

「你…住手!你可知道這位是誰?」虬髯武將見首領被制,急忙喝令手下停手。
隨風飄不理會他,那武將續道:「快…快快放下刀來,這一位便是人稱『北海道第一神射手』,三河的領主德川家康大人啊!」

原來這武將便是三河領主德川家康,那虬髯武將是他手下大將本多忠勝平八郎,手上握著的朱槍便是赫赫有名的『蜻蜓切』。德川家康以織田信長為兄,幫助其復國,幾天前方才派出部隊加入織田陣營,今日親自率軍前來,本多忠勝平八郎見神武天罪一行人形貌特異,當下起了疑心,打算拿下慢慢盤問,想不到卻被隨風飄占了先機。

「忠勝,是我們不對,不可無理!」德川家康忽道。

「是…主公!」

本多忠勝放下朱槍,站在一旁。德川家康道:「這位姑娘高姓大名,不知能否先把刀放了下來?家康保證絕對不會為難你們。」

德川家康話聲並不甚響,雖然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卻是語氣平合,毫無慌張之態。隨風飄緩緩將刀收起,躍下馬來站在一旁,以這距離依然隨時可以出手,德川家康也下了馬,他一下馬,手下眾人無人敢騎在馬背之上,只聽的刷刷聲響,數百名兵眾都站在原地。

「我…我是隨風飄,這位是敝業師天王寺勝猛師父、我師弟神武天罪…」隨風飄把眾人名字一一報上,神武天罪上前一步,說道:「原來你就是德川先生,大名如雷貫耳,想不到今日在此見面。」

「諸位在此做什麼?這位又是誰?」德川家康指了指那莊稼漢子,神武天罪把事情經過約略對他說了,德川家康搖頭道:「信長公急於招兵復國,募兵不辯精細、一律招收。聽說他招了不少伊勢海賊,這些人本就無惡不作,有了官府當靠山,又怎能期待他們吃苦耐勞、規規矩矩?」

德川家康又道:「隨風姑娘身手不凡,這位天王寺師父及諸位想必也身負驚人藝業,家康求才若渴,弱不嫌棄,何不…」德川家康話未說完,只聽得神武天罪道:「加入你陣容嗎?我等昔年皆為織田舊部,你倒是看看這莊稼漢子,他犯了什麼錯?惹得家破人亡!這是盜賊幹的嗎?還不是官府的軍隊?」

此時的德川家康雖然只是一個小城的城主,卻也是一方的勢力,神武天罪諸人對著他侃侃而談,卻也是毫無畏懼。德川家康手下諸人如本多忠勝者,平日對主恭敬若天神,此時手裡都緊握兵刃,若非主公有令,早已群起而殲之。

只見德川家康雙眼直視神武天罪,忽然拜倒在地,對神武天罪行了一個敬拜之禮,眾人都是嚇了一跳,不知該說什麼。只見德川家康雙眼柔和,緩緩說道:「家康夢想統一日本,建立一個沒有戰爭的世界,諸侯大名之間沒有征戰、人民不須為戰爭所苦,為人父母不須悼兒之亡、為人妻兒者不須傷夫之逝、人人安居樂業。家康在此代替天下黎民蒼生,求懇諸位先生助家康一臂之力…」

德川家康這幾句話緩緩說出,語氣平合中正,充滿悲天憫人胸懷,眾人聽了無不動容。本多忠勝握著蜻蜓切的手都不住顫抖,他跟隨德川家康已久,素知主公抱負,此時聽到這番話語,心中又是激動,又是感佩。

神武天罪看了看諸人,又看到那莊稼漢子兀自撫屍痛哭,搖頭道:「不了…多謝德川先生盛意,我們已經失去了幾個好朋友…禁不起更多的別離…」說罷自包袱中取出一本書來,那是在濱名湖得到的十二本典籍之一。雙手拿著那本書,遞到德川家康面前,說道:「這本『野戰之藝』是我們在一處神秘所在得到了,裡面都是作戰兵法應用,我們也看不懂,更何況即使看的懂了,手上也無兵可帶。這便送給大人,希望能對你有所助益…」

德川家康接過了『野戰之藝』,他打開書本一看,裡面都是行軍佈陣、演練兵卒的理論法門。德川家康本就是軍事天才,終其一生發明許多軍事部陣的發法,行軍進攻的軍種應用亦有其獨到見解,他見書中許多理論,自己早已想過了的,亦有許多之前無法克服的,特殊地形的防守方式,書中一一陳述。德川家康知道這本書非同凡響,要待向神武天罪詢問此書自何而得,抬起頭來,只見一行人已經走得不知去向。德川家康沉默半响,吩咐手下幫助那農夫料理家人後事,便往小牧山城出發。

(後來太閣大人豐臣秀吉死後,德川家康與石田三成在關之原大合戰,德川家康在野戰場上大勝,是否曾從此『野戰之藝』中得到助益?已經無法可考。)

(待續)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