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432

(小說) 岡崎-亂 第五十一回-陰與陽

樓主 作者 tom747200
(五十一) 陰與陽

翌日一早,眾人稍事整理,便向相模出發。本來隨風飄打算去知行領地盜馬,由陸路前去,犬神同志述說自己曾在相模搶劫官兵駐紮所,可能已經被北条家通緝,通過關卡時可能會有波折。商議半天,還是決定藉由百藥門船隊,由水路前往相模。千篇一律和隨風舞沒有搭過船,自然是雀躍萬分。

隨風舞取出笛子,吹奏『進行曲』,眾人腳下步行如飛,小倉奈麗發現自己可以跑得比馬還快,她終究是少年心性,本來鬱悶的心情也開心了起來。

到了岸邊,百年安吩咐派出一艘快船,載自己一行人前往相模,派一名老僧指揮其餘船隻繼續留在尾張外海,等候自己回來。海上無事,數日即到達相模,犬神同志帶領眾人前往荒山,一路上披荊斬棘,好不辛苦。當天夜裡在樹林中過了一夜,次日又行,終於在中午聽到怒江水流轟隆聲,原來已經接近築城之地,遠遠的已經可以看到屋頂一角,轉過了幾個灣,水聲越來越大,眾人眼前終於出現好大一座城堡。

「哇!」

千篇一律張大了口,讚道:「好利害啊!這麼大一座城!二哥,你真的很厲害!」

他看向神武天罪,只見神武天罪眉開眼笑,過了好一會兒才道:「好大的房子喔!可以進去玩嗎?」臉上天真浪漫、毫無心機。

百年安走上前去,探了探神武天罪的脈搏,一會兒之後搖了搖頭,說道:「他脈像平穩、毫無病態,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又伸手拍了拍神武天罪臉頰,問道:「神武先生,你還好嗎?記得這是哪裡嗎?」神武天罪不理會他,拔腿便想衝到城裡去,隨風飄道:「算了…還是先進去吧!怎麼不見七寶?」

大家走上前去,那城其實尚未竣工,可是外觀已經差不多了。城堡穩固在江水中央,江水依然洶湧猛惡,幾座吊橋連結城堡和河岸,上面還有些工匠正在搬運材料,忽然聽到一個聲音喊道:

「犬神!你回來了!神武好了嗎…啊!飄也來了!」

原來是阿修羅之曈,他站在城牆上向下大喊,忽然回頭道:「喂!七寶…犬神回來了!」

只見一條紅色身影迅速的自城中奔了出來,快速通過吊橋,來到眾人身前,正是織田七寶。織田七寶氣喘呼呼道:「犬神!啊…還有飄…你們都來了…神武呢?」

大家都不知該怎麼回答她,織田七寶左右探頭,甚至還跳了起來看,才看到站在後面的神武天罪。織田七寶急忙奔上前去,喜道:「神武,你可來了!你看,蓋得怎麼樣?外觀都差不多了,只是裡面的房間、廳堂都還在裝修,再過一、二個月就可以竣工了…」

她看神武天罪只是笑咪咪的望著她,並不說話,織田七寶這才發現到神武天罪的滿頭黑髮變成了白色,織田七寶道:「你怎麼了…」

犬神同志這才把護送神武天罪的過程跟她說了,中間百年安也幫著解釋,織田七寶不發一語的聽著,聽完他們的敘述,織田七寶輕輕摸著神武天罪的頭髮,說道:

「神武…你真的什麼都忘了嗎?」

神武天罪依然張大了嘴,笑道:

「姊姊,你好漂亮喔!什麼時候可以進去那座城堡玩啊?」

「嗯…我現在就帶你進去…」

織田七寶看到神武天罪這模樣,實在是傷心難過,不過也慶幸神武天罪的命保住了。她帶著眾人進入了城裡,城裡大部分地方都還沒完成,雖然已經格好了許多房間、廳堂,可是裡面的家具大都空空如也。只有少數漆匠正在粉刷、修飾,大部分的工匠都留在城外樹林間,就地取材砍下樹木,直接做成各式桌椅家具;阿修羅之曈在城牆上來回走動,指揮工匠如何設置火槍射擊孔、如何安置弓箭手射擊位置、彈藥儲放空間等等。他聽到神武天罪傷勢已癒,卻失去智力一事,一開始也是不能相信,一腳把神武天罪踢倒在地,見到神武天罪坐在地上,哇哇哇的哭了起來,阿修羅之曈臉色發青,這才不由得不信。他走了過去,要拉起神武天罪,豈知神武天罪被他打了之後非常害怕,看到他便往後爬,織田七寶嘆了口氣,過去拍了拍他,這才把他拉了起來。

又過了幾天,百年安諸人向犬神同志等告辭而去,百年安對不能治好神武天罪的病也感到歉意。雙方敘禮做別,犬神同志、隨風飄和織田七寶送至山路口,並且邀請百藥門諸人他日再來訪云云,自是不在話下。

自此之後,眾人便在城裡住了下來,阿修羅之曈快手快腳,迅速做好十幾件家具,先給他們使用。還好正當盛夏,天氣炎熱,不然犬神同志便需去山裡,打獵取皮了。

除了織田七寶和阿修羅之曈必須督導築城之外,其餘諸人都是無所事事、到處遊玩。神武天罪更是處處新奇,今天跑到天守閣裡、明天跑到倉庫;他每到一處,必定惹下災禍。不是把剛漆好的白牆印上自己黑黑的大手印、便是把未乾的膠倒在地上,不知情的人走過去便被黏在那裡;好幾次要衝下江裡去玩水,都被阿修羅之曈拉了住。

這一日一大早,隨風飄、千篇一律、犬神同志及隨風舞相約到山上江水源頭遊憩,問神武天罪要不要去,神武天罪大搖其頭,說要留在城裡玩捉迷藏,眾人出發之後,神武天罪便在城裡到處逛。他看到泥水匠挖了一個坑,倒入水、石灰等物混成泥漿,準備用來補牆上漏水之處。神武天罪高興的跳下去玩,玩得全身都是泥漿,工匠無奈,只好另外挖了一個坑。

神武天罪正當玩得興高采烈之際,忽然看到牆頭停了一隻鳥,五色斑斕、十分好看。他隨手拿起石頭丟了過去,那鳥一溜煙飛了起來,停到另外一邊牆上,神武天罪又拿起石頭丟了過去,那鳥在空中飛了幾圈,又落在牆上,發出聒聒叫聲,似乎在嘲笑神武天罪。神武天罪大怒,從泥坑中站了起來,指著那五色鳥大罵,旁邊的人都笑了起來。

神武天罪越罵越怒,忽然間雙手放在胸前,比了幾個手勢,口中唸道:

「急急如律令奉導誓願何不成就乎!」

話剛說完,一團火焰射了出去,重重打在那堵牆上,把那牆燒得焦黑一片。那五色鳥大吃一驚,急忙振翅在空中奔逃。神武天罪『火方術』大法一個接著一個,轟隆聲中一個『煉獄』發了出去,大家急忙躲避,整面數十呎長的牆塌了下來,幾個工匠逃得慢了一步,身上衣服頓時著火。

「八百萬諸神請傾聽我等召喚!」

神武天罪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瞧架式正是『森羅萬象』,阿修羅之瞳大吃一驚,一面喝退眾人,隨手拿起一根短棍,使出『牽制』,一棒打在神武天罪背後。

神武天罪悶哼一聲,倒在泥漿之中,織田七寶隨後趕到,扶起倒在泥漿裡的神武天罪,對阿修羅之曈抱怨道:「你下手那麼重幹什麼?」

「你沒看到嗎?他在發瘋了啊!」

「就算他發瘋又怎樣?他可是你的朋友啊!」

織田七寶一向對阿修羅之瞳有點懼怕,此時看到神武天罪倒在泥漿裡,她又是不捨、又是生氣,竟然對阿修羅之瞳大吼了起來。

「就算他要把這座城拆了,也由得他拆了!」

阿修羅之瞳被織田七寶的氣勢嚇到,愣在當地。織田七寶扶起倒在泥坑中的神武天罪,一時失去重心,又滑了一跤,二人一起跌坐在泥坑中,織田七寶先站了起來,命令道:「哪一個,幫我把神武先生扶起來!」一個工匠立刻過來,幫忙把神武天罪扶了起來,只見神武天罪滿臉都是泥水,連鼻孔嘴巴都是,他看到織田七寶滿身泥巴,笑道:「哈哈!姊姊,你身上弄髒了!」看樣子,神武天罪把剛才的事情全忘了。

「神武,你剛才差點闖了大禍,你知道嗎?」

見神武天罪只是傻傻的笑著,織田七寶嘆了口氣,對那工匠道:「扶神武先生到澡堂裡去!」

到了澡堂,這時並非休息時間,澡堂裡空無一人,織田七寶對那工匠道:

「你,幫神武先生洗乾淨身子!」

「我…唔…」

那工匠支支吾吾,露出不情願的神色,原來自從神武天罪受傷歸來,整日表現的瘋瘋癲癲、傻傻呼呼,跟個白痴沒什麼兩樣,工匠們早就看不起他了。織田七寶見此,擔心工匠趁機欺負神武天罪,便道:「哼!我自己幫他洗!」

織田七寶除下神武天罪的衣服丟在一旁,拿起水盆,往神武天罪身上潑水,幫他洗清身上泥巴污垢,神武天罪樂得嘎嘎的笑。織田七寶見自己也是滿身污泥,便對那工匠道:「你出去吧!洗好了我再叫你進來幫忙扶神武先生,對了!去找一套乾淨的衣服!」

「唔…可是…」

「叫你去就去!我要洗澡,你想待在這裡幹什麼?」

那工匠這才行了一禮,離開澡堂而去。織田七寶關上了門,看著神武天罪正在浴池裡玩水玩得不亦樂乎,她走到浴池旁邊,摸了摸神武天罪的頭,幫他理了理頭髮。她凝視著神武天罪,忽然掉下淚來,喃喃:「神武…你好不了了嗎?」

織田七寶和神武天罪自小同門學藝,神武天罪總是比她學得快,想事情也比她深一層。她自小就對神武天罪十分崇拜,遇到法術不懂、或是施展不靈的時候總是問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神武天罪已經變成她的最大倚賴,而今看到神武天罪變成這樣子,不禁傷心難過。

織田七寶拭乾了淚,她心想反正現在神武天罪跟個三歲小孩一般,也沒什麼好顧忌的,便脫下自己上衣、鞋子,只剩下下身一件裡裙。取過水來,洗乾淨了自己身體,進到浴池中,想要浸一下身子。忽然神武天罪一把抱住織田七寶,在她耳邊低聲道:

「七寶,妳不要再脫了!」

「什麼!你…」織田七寶嚇了一跳。

「是的,我根本沒瘋!」

「啊!原來…你沒瘋!這…」

她本來想說:「你沒瘋!真是太好了!」忽然感到自己的胸膛緊緊貼著神武天罪結實的胸肌,心裡忽然大是害怕,急忙掙扎著要掙脫他的懷抱。

「別動!外面可能有人偷聽,我一定要在你耳邊才能說話…」

織田七寶一聽,連忙一動不動,躲在神武天罪懷裡,低聲道:

「所以…你…從頭到尾都沒有…沒有瘋嗎?」

「嗯…我醒來之後,發現自己是在一艘船上,又發現我的包袱不見了…」

「包袱…你是指?」

「裝著雞血石的那個包袱!」

「啊!」

「我當下不動聲色,想是船上的人偷走了我的包袱,假裝繼續昏睡。聽到那幾個藥師在討論我的病情,說我會變成白痴…」

「是嗎…」

「我索性將計就計,裝瘋賣傻,還幫犬神打退了海盜。後來我在船上裝瘋扮痴,暗地裡打探,發現包袱應該不是藥師們偷的…」

「嗯…」織田七寶一邊聽著神武天罪講話,上身被神武天罪抱著,感覺越來越是酸軟無力。

「犬神同志和那群藥師說話之時,我在一旁有聽到,句我猜測,應該是在我們遇見百藥門之前,就已經被計算了…」

「我受傷之後,你還記得怎麼一回事嗎?」

「嗯…當時犬神護送你回尾張,同行的還有二個工匠…」

「八成是那二個工匠,我這幾天在城裡到處亂逛,發現好多奸細…」

「原來…你一直都在暗中觀察…」

「大概是那二個工匠,不知對犬神說了些什麼,讓犬神改走水路,然後又暗中聯絡黨羽,來盜我包袱…」神武天罪果然精明,隨然當時處在昏迷之中,一切事情的經過都未參與,卻對事情料想得八九不離十。

「裝瘋扮痴…真是苦了你了…」織田七寶輕輕摸著神武天罪背後剛才被阿修羅之瞳打出來的傷疤,又看到他滿頭白髮,心中萬分疼惜。

「你連…頭髮都變白了…」

「對啊!我也覺得很奇怪…死阿修羅,剛才下手那麼狠…」

神武天罪感覺懷裡的織田七寶顫抖了一下,低頭一看,只見織田七寶正在掉眼淚。

「對不起…七寶…讓你擔心了…」神武天罪見織田七寶楚楚可憐,不由得把她抱得更緊了一些。

「嗯…還好,你沒有瘋,你還是原來的二師兄…可是你…怎麼…連犬神他們都瞞過了?」

「犬神這小子除了會打架,做假是一定不會的,讓他知道了一定穿幫…」

「穿幫…你是說…」

「七寶,那二個工匠是誰派給我們的?」

「還用問?當然是爾冬城主…」

「對啊!我猜這一切都是那隻賊狐狸搞的鬼。那天尾張密林小屋裡來了一個密探忍者,被百藥門忍者殺傷後逃向那古野城,爾冬旭輝一定還在監視著我們,我可不想讓他對我有所防備,乾脆繼續裝傻下去…對了!」

「怎麼了?」

「七寶,我懷疑師父沒死!」

「什麼!」

當下神武天罪把當日在密林中,百藥門怎樣的和安倍神農起了衝突、怎樣的要把安倍神農擒回佐渡金山、又怎樣的一個武功其高的蒙面人現身救走安倍神農的事說了。當時神武天罪雖然扮成白痴,但是眼睛可沒有瞎,當下猜測那蒙面人就是師父天王寺勝猛,只是懷疑歸懷疑,終究沒有親眼所見。

「那安倍神農,我一直猜不到她的來歷…」

「嗯…飄好像知道一些什麼事沒有跟我們說,有機會一定要問她…」

「不行!暫時還不能讓他們知道,這城裡到處佈滿眼線,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有這機會與你單獨相處…」

「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

「城堡快要蓋好了,消息一定已經傳回那古野城,爾冬旭輝八成想要早點來接收。哼哼!可沒這麼簡單讓他拿到這座城…」

「那要怎麼做?」

「七寶,當初在激流上,我們打了幾根木樁當地基?」

「嗯…我想想…每一邊二十根…總共是四百根…」

「幫我準備四百張咒符!」

「啊!四百張咒符!你是要…」

「我暫時還得扮白痴,你一個人煉這些符,可辛苦你了…」

「不會…你沒事,我很高興…對了,你喜歡我幫你蓋的城嗎?」

「喜歡啊!七寶,你真能幹!」

「二哥…你抱我…再抱緊一點…」

神武天罪覺得懷裡的織田七寶身體越來越熱,柔軟的胸膛在他胸前摩擦著,一陣濃郁的女兒體香撲鼻而來,只見織田七寶雙頰如火,眼神宛如醉酒一般。神武天罪不由自主的對著織田七寶的嘴唇吻了下去,織田七寶口中發出唔唔之聲,伸出右腿勾住神武天罪的身體。一時之間,澡堂浴池裡水波盪漾、滿室皆春。

-----------------------------------------------------------------------------------------------------

老天!希望巴哈姆特可以讓我刊這一回,這一回很重要!這一回若是刊不了,後面的故事就發展不下去了!
(待續)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