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432

(小說) 岡崎-亂 第四十三回-藥船

樓主 作者 tom747200
(四十三) 藥船

三人又經由吊籃,來到另一艘船,這艘船比其他的船小得多了,甲板上面人也少了些,犬神同志看到除了藥師之外,也有幾個武藝侍、忍者。淺井小督走到甲板底端的一扇門前,對著一名武藝侍說道:「濱野隊長,我帶這位犬神先生來見門主,麻煩你通報一聲!」

那個武藝侍叫做濱野一真,是『百藥門』的護衛隊長,原來百藥門裡除了大部分是藥師之外,也有一些武藝侍、忍者、僧人之類的,擔任各樣工作。『百藥門』常年在海上活動,難免遇上危難,自然需要武力來保護門人。

過了一會兒濱野一真上來,說道:「門主有請!」

犬神同志隨著他們走下了甲板,通過了一個俑道,他看兩旁艙房之中都是一些年紀比較大的藥師、僧人,也有一些小孩子,由老藥師教他們讀書識字;有個房間裡面堆滿了書冊,幾名僧人似乎在整理或抄寫文件;另一間艙房堆滿帳冊之類的,二個老藥師一邊記帳,一邊手指撥弄著一個黑色的木盤,木盤上面有著一排排的小珠子,犬神同志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又過了一會兒,來到一個房間之中,一名少年藥師坐在一張大桌子之後,跟令一名年老僧人商討事情(註:那是『算盤』,這是中國的發明,當時的日本視之為南蠻產物)

那少年藥師看到犬神同志一行人,便站了起來,淺井小督說道:「啟廩門主,這位是犬神同志先生!」

少年藥師行了一禮,說道:「在下百年安,犬神先生的身體安好了嗎?」

犬神同志見眼前這個藥師,也不過十七、八歲年紀,眼神內卻充滿滄桑,與他年紀殊不相稱,實是少年老成,而年紀輕輕,竟然是『百藥門』的門主,雖然『百藥門』這個流派他是第一次聽到,可是這些人船隊龐大、人數眾多,身為一派之主,必定也有過人之處。犬神同志當即回禮道:

「是!我恢復的差不多了!感謝門主救命大恩!」

百年安點了點頭,說道:「犬神先生不須客氣,濟世救人,本來就是藥師的職責,只是…貴朋友的傷勢…」

犬神同志擔心神武天罪的傷勢,情急見於顏色,說道:「神武…神武天罪…就是我那同伴,他…可有救嗎?」

「命是保住了…可是他先前延誤的太久了…唉!天也晚了,不如我們邊用飯邊談!」

隨著百年安的吩咐,他身旁出現一個女子,這女子身量極高,幾乎和犬神同志一樣高大,眼睛水藍、高鼻深目,一瞧便知不是中土人士,穿著一件鋼忍者鎧,竟是一名忍者。

「拉米亞斯,你先去餐船,吩咐他們準備晚宴,我們今晚招待貴賓!」

「是的!」那女忍者回答的日本話竟然也頗字正腔圓。

百年安在前帶路,犬神同志跟在他身後,一行人中還有小倉奈麗、淺野小督,以及一個年老僧人。走上甲板之後來到船邊,這時不再搭乘吊籃,而是由船舷處放下一隻小船。眾人登上小船之後,一名水手把船搖開,小船在船隊之中穿梭,經過其中幾艘似是擔任捕魚工作的船隻時,有許多男女藥師正在收網捕魚。漁網張在二船之間,二艘船慢慢駛遠,網子便向上拉出海面,上面都是活蹦亂跳的鮮魚,幾名男女藥師半裸著身子,站在海水中間的網子上撈著魚蝦、螃蟹。一個少女藥師手上拿著一隻大貝殼對著船上的人揮舞,船上幾名藥師高聲歡笑。那少女藥師頭上紮著一朵絨布作成的紅花、赤裸著上身,雙乳圓挺、臉上笑容燦爛,絲毫不涉淫邪。這景象犬神同志不僅前所未見、簡直是聞所未聞。

「好棒啊!今晚有海味吃了!相公,你喜歡吃螃蟹嗎?」

小倉奈麗笑著問犬神同志,倒讓他一時答不出話來,百年安道:「我們門裡男女老幼幾乎都是藥師,從小就要研習治傷救人的本事,對於人體結構、肌肉如何收縮、伸張;骨頭如何彎曲、如何接骨、續骨…都必須精研;赤身裸體是司空見慣的事。況且中年生活於海上,對於禮教之防,原不若你們陸上之人。」

犬神同志這才明白,原來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陸地上的人視赤身裸體為禁忌,而他們卻坦呈相見,神態自然;又明白為何自己昏暈之時,小倉奈麗會為自己寬衣解帶、沐浴洗身。如此說來,陸地上的人們總總禮教,倒似是做作偽善,而『百藥門』的人男女雜處、衣不蔽體卻又是自然天性了。他想了一想,隱隱覺得有什麼事是不通的,似乎陸上之人的作為也並非做作虛禮,而只是習慣使然,大家都這麼做,其餘人自然而然的也把這樣當成正常了…。

他想了半天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好放棄思考,心想:「若是神武清醒,必定能夠說個道理…」放眼欣賞海上風光,此時夕陽餘暉,海面上金光閃耀、碧波萬狀,數十隻海鷗在船隊上盤旋,打魚的那幾名藥師偶爾把補到的魚往上一丟、便惹得海鷗爭食。只是他究竟不習慣,還是把眼光避開了那些赤裸著身子的少男少女。過了一會兒,小船來到船隊後面的一艘木板船上,百年安道:「到了!我們上去吧!」

剛踏上甲板,便傳來一陣陣醬油混合著香料的味道,令人不禁食指大動,原來百藥門船隊每一艘船各有所專用,有的是藥品煉製、有的是技藝研習、有的負責捕魚、採集藥材,也有百藥門的行政所在、簿冊管理、醫療船…這艘船便是餐船。雖然幾乎每一艘船上都有各自的伙房飯廳,但是這一艘船是百藥門的酒肆歡宴之所,每有慶典或是婚禮、慶生…等等,往往便在這艘船上辦理。百年安走在前頭,不一會那名波斯女忍者來到他面前,說道:「門主,晚宴準備好了!」

眾人走入甲板下的一個大艙房之中,裡面一張大圓桌,個人各依職司、輩分座了下來,百年安請犬神同志坐在主位,自己坐在下首相陪,同桌的還有小倉奈麗、淺井小督以及那名女忍者。百年安先幫犬神同志斟滿了一盃酒,那酒作碧綠之色,原來是百藥門的密製藥酒,犬神同志把那酒一口喝乾,發覺倒也沒有刺鼻藥味,清涼香甜十分入口。

各式菜餚送了上來,其中多半是魚蝦貝殼、章魚螃蟹等等海味,菜餚頗為精緻可口。酒席間百年安對犬神同志說起『百藥門』的原由,原來百藥門徒眾本來在越後、信濃之間的原野上生活,門人採集藥材、煉製藥物、研習救人技藝等等…製藥販藥、濟世救人,與世無爭。後來日本本州天下大亂、各地諸侯並起、征戰連年,百藥門的上代徒眾便退到了佐渡金山,後來更索性退到海上,長年居於大海。他們經年累月在海上,航海技術精湛,其航行的範圍竟遠致波斯、中亞、中東一帶。那名女忍者本名瑪琉拉米亞斯,便是他們在波斯附近解救的,當時瑪琉拉米亞斯被人圍攻,身受重傷,被他們救治後便在百藥門裡留了下來,百藥門中近戰技能的人士不多,除了她以外另外一個是武藝侍濱野一真了,其餘的武侍忍者散布各船,和另外幾名刀鍛擔任各船的警戒工作。

他們在各地採集藥材,煉製密藥,經過海港時便上岸販售藥材,換取生活上的必需品。只是百藥門門人上岸之時絕不會透露自己的出身來源,是以日本國土境內竟幾乎沒有人知道有『百藥門』的存在,只是他們煉藥因為藥材用好,效果也顯著,是以在市集上往往可以賣得高價。

他們去年十一月從佐渡金山出發,要趁著冬天來臨時趕上由北海南來避寒的鯨魚群,去採補鯨鬚、鯨油、龍延香…等珍貴藥材。然後一路南下,到九州上岸後利用南國的炎熱天氣曬藥製藥,途中將上岸把各式藥物賣給堺的商人,大約再過十來天便可到達攝津和泉了。

百年安又談到神武天罪的傷勢,只是說必當盡力救治,至於能否回覆如初,他並沒有把握。犬神同志急著想見到隨風舞,心想當船隊抵達攝津和泉之時,如果神武天罪已經可以上岸旅行,便欲在攝津和泉上岸,由陸路回抵尾張。

眾人又吃酒菜,小倉奈麗對犬神同志說起如何在海上遇見大海怪、大鯨魚之事,都是犬神同志從未聽過之事。忽然之間,船艙外傳來陣陣海螺聲,百年安臉色大變,瑪琉拉米亞斯立刻奔出艙房,隨即又回來,說道:

「門主,是『鬼鯊幫』!」

「什麼?怎麼會在這裡?這兒離日本不到一個月的航程,他們竟敢跟到這麼近的地方…」

犬神同志看同桌眾人臉上俱有驚慌之色,當下百年安迅速把原由對犬神同志說了。原來當時歐洲諸國如葡萄牙、不列顛等國均開始海洋探險,各國都有強大的海軍艦隊,『鬼鯊幫』是西班牙海軍艦隊旗下的一部逃兵,專門在海上劫掠商船。十幾年前『百藥門』航行至印度洋一帶時與其相遇,遭其劫掠,當時死傷慘重、幾乎滅派。而鬼鯊幫發現這夥來自亞洲的船隊不僅貨運豐富、女人眾多,更重要的是幾乎不設防,船隊防衛力量極微,所以每隔一段時間便要搶劫百藥門一次,到得後來百藥門幾乎不再往沖繩以西前行,想不到這次鬼鯊幫竟然追到日本海來了。

百年安吩咐道:「拉米亞斯,傳下我號令,老弱婦孺一律留在船艙裡、各船把燈熄了、其餘人按照平常練習的陣勢組隊,務必每一隊中至少有一名近戰系或是鍛冶,大家小心、敵人手段凶殘、不需要作無謂的犧牲!」

瑪琉拉米亞斯立刻衝出船外傳令,百年安拿起一根金碎棒,濱野一真在他身旁護衛,百年安回頭道:

「奈麗、小督,你們二個隨我出去幫忙救治傷患,犬神先生,你是我們的客人,千萬受不得傷,請你務必留在艙內!」

淺井小督和小倉奈麗跟在百年安身後走出艙門,臨出門前犬神同志見到小倉奈麗臉色蒼白,握著短棒那白細的手竟然在微微顫抖。

(待續)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