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432

(小說) 岡崎-亂 第四十一回-海難

樓主 作者 tom747200
(四十一) 海難

夜幕低垂,海上一片寂靜,犬神同志忙了一天也累了,進入船艙之中,看神武天罪兀自沉睡,他坐在床邊,看著小桌上的蠟燭火苗搖晃,眼皮漸倦,倚著艙壁漸漸便睡著了。那船本是漁船,船艙中極是氣悶,充滿了魚腥味。犬神同志睡夢之中忽然聞到一陣香氣,舒舒服服的十分受用,他心中一驚,倏地站起,只覺天旋地轉,幾乎連站都站不穩。

犬神同志知道被人下了迷香,連忙閉住呼吸,拔出『巨龍切』對著艙壁猛力一砍,艙壁頓時破了一個大洞,海風猛烈吹入,把船艙中的惡氣吹得四散。他從洞中竄出艙外,用力吸了幾口氣,覺得神智漸復,便欲向船家問個清楚。

他在甲板上繞了一圈,卻見不到半個人影,連一起同行的二個工匠都不知所蹤。奔到後梢,卻見到地上躺了二個人,依服色瞧來,一個是船家、一個便是工匠。犬神同志矮身察看,原來兩人都已死去多時;他翻過屍身,要細細察看二人為何死亡,卻覺得光線陰暗,抬頭一看,卻見到滿天都是烏雲,遮沒了月光,犬神同志心想:「剛才海面上還看得到星星月亮,怎麼一下子便烏雲滿天?」

正自思索不得,聽到艙中傳來人聲道:「還有一個呢?」

犬神同志急忙奔入艙中,只見二個黑衣人蒙住了臉面站在艙裡,其中一個抱著昏迷不醒的神武天罪,二個蒙面人看到犬神同志忽然現身,都是吃了一驚。犬神同志大喝道:「你們是誰?船上其他人呢?」

蒙面人中其中一人道:「老四,這裡我來對付,你抱著這個陰陽師先走吧!」

抱著神武天罪那個蒙面人答應了一聲正要離去,犬神同志急忙上前攔阻,猛地裡聽到暗器破空之聲,船艙裡陰陰暗暗,暗器更是難以辨認,犬神同志心想要護神武,須得先護住了自己。急忙一退,雙腳在地上一撐,背上重重的撞在艙壁板上,登時撞塌了半邊艙壁。甲板上比艙內亮得多了,犬神同志吃了一驚,不知何時,甲板上又已經站了七、八個蒙面人,那幾個蒙面人分站四面八方,把犬神同志圍在中心。

抱著神武天罪那個人看了一眼犬神同志,眼光中充滿了幸災樂禍之色,轉身便欲離去,幾名蒙面人便攻了過來,犬神同志舉刀擋架,瞬間交換了三、四招。那幾名蒙面人一面出招,一面慢慢合攏,打算把犬神同志擠在中間,一名忍者一個打滾,滾到了犬神同志身旁,揮刀往他腳上斬去,犬神同志舉刀向下架住,另外一人長槍往他門面刺來,犬神同志及向後仰,堪堪避過刺來的長槍。他飛出一腳重重踢在忍者的臉上,把那忍者踢得飛了開去,暗運真氣,手中『巨龍切』向上一個迴旋,長槍不及縮回,被『巨龍切』砍成兩半。被踢的那個忍者站了起來,那忍者被踢在口鼻之上,一時滿眼金星、天旋地轉,拉起面罩一角,吐出被踢落的幾顆牙齒。

其中一人忽道:「他兵器利害,大家放暗器!」

其餘諸人分別取出暗器,紛紛往犬神同志丟去,犬神同志趁著那忍者猶自站立不穩之際,一把抱住了他,隨即縱躍飛起,向抱著神武天罪那人飛身而去。他手中抱著那個人,身子飛出之際不住旋轉,暗器都打到了那忍者身上,而自己背後背著包袱,暗器打在包袱上卻也傷他不得。待接近那人之時,犬神同志把手中抱著的那忍者往前一推,丟到那蒙面人身上。

蒙面人聽到背後有風聲,一轉身卻看到那忍者向自己飛撞而來,蒙面人已經走到甲板之旁,若是被忍者撞上了,勢必一起掉入海中,他倒也反應靈敏,把手中的神武天罪往旁一擲,空出雙手要接住撞向自己的忍者。犬神同志等的正是這一刻,他此時剛好躍到蒙面身旁,接住了神武天罪,倒像是蒙面人把神武天罪丟向他一般。犬神同志抱住了神武天罪,腳步迅捷如箭,他站在蒙面人身旁,其餘諸人不敢再丟暗器,以免誤傷同伴。犬神同志趁著這一瞬間從人縫中竄出,手裡抱著神武天罪,舉著『巨龍切』,站在船頭看著這幾個蒙面人。

那幾個蒙面人正要上前動手,卻聽得其中一個白頭髮的冷笑道:「你的身手不錯,天王寺勝猛果然調教得好弟子。可惜啊可惜!今日要死於非命!哈哈哈!」犬神同志聽他言下之意,竟似與自己師父有舊。

那人轉過身去,對著其他蒙面人道:「走吧!反正他們也活不了了!」

蒙面人一一跳入海中,犬神同志抱著神武天罪,奔到船邊往下一看,只見到蒙面人分作三艘小船,離開了自己這艘漁船,對著北面而去,這時才發覺北面不遠處停了一艘大船,比自己這艘漁船大了數倍,那船船身通體漆黑,若非凝神專注,在夜裡幾乎看不清楚。

犬神同志看小船中蒙面人陸續登上了大船,連忙跑到後梢,他雖不懂駕船,卻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要把漁船先往陸地行去,這時舉目四望,才發現已經看不到陸地。本來由相模經海路往尾張,離岸根本不會太遠,一路上都可北望陸地,這時卻滄海茫茫,不知何時竟已來到外海之上,此時天空烏雲密佈,不見星月,難以辨別方向,他掌著舵,卻不知該往哪裡行去。

正自沒理會之處,忽然腳下一陣晃動,一個巨浪把漁船掀高了數丈,犬神同志急忙站穩了腳步,方始不致跌倒。瞬息間狂風大作,整艘船在波濤之中搖來巔去,天空跟著落下大雨,夾雜著大大小小的冰塊,雨水打在犬神同志臉上,他伸舌頭舔了舔,卻發現鹹鹹的竟然是海水,原來巨浪捲入天空又落了下來,犬神同志便以為是下雨。海水冰塊不斷落下,有幾顆大的冰塊頓時把甲板打穿了幾個洞,這時一陣颶風吹來,那帆吃力不過,幾根纜繩立刻便崩斷了,船帆宛如旗幟般,帶著幾根纜繩在狂風中亂舞。漁船給帆的巨力一扯,在海中左搖右晃,犬神同志心想:「這樣搖下去,這船說不定會被掀翻,可是若是沒了帆,風雨過後又怎能航行?」

那船越搖越是利害,幾次差點翻了過去,狂風暴雨中犬神同志決定走一歩算一歩,先護住船不沉再說。他奔到主艉之旁,正要取出背上的『巨龍切』,此時忽然數十顆巨大的冰塊打在船上,把那船打得粉碎,犬神同志只覺得身子不住下墜,跟著便掉入冰冷的海水之中。他雖墜海,兀自不肯放棄神武天罪,雙手抱著他,雙腳在水中亂舞亂踢,忽然不知勾到什麼物事。犬神同志也不管那是什麼,伸出另一隻手牢牢抓住了,用力往海面上游去。好不容易浮出水面,才發現自己抓著的是帆上的一根纜繩,那帆還是連結著主艉,在海面上載沉載浮。

犬神同志抱著神武天罪游到主艉之旁,用纜繩把神武天罪綁在主艉上,自己抱著主艉,期待暴風雨趕快過去。海水冰冷,他越來越是疲累,猛地裡一個巨浪襲來,把他和神武天罪掀高了數十丈。犬神同志看到海浪之外蒙面人所乘的那艘大船之上,船頭燈火通明,在黑暗中看的清清楚楚,那船頭站著三個陰陽師,各自施展大法,犬神同志這才明白,何以天氣清朗卻忽然颳起狂風暴雨,原來正是大船上三個陰陽師各自施展大法,多半尚有神主或是巫女在一旁補氣,不然怎能如此之久?

犬神同志又冷、又累、又餓,他心想此時絕對不能睡著,若是睡著那便萬事休矣,迷糊之中聽得大船之上隱約船來神主歌聲,隨風舞的面貌在他心中一閃而過,他轉頭看了一下身旁的神武天罪,見他依然昏迷不醒,犬神同志黯然道:「神武,我對不起你!沒能好好帶你回尾張…」

想著就要葬身魚腹,終究是心有不干,但這海天茫茫,任你如何神通廣大也是束手無策。海水冰冷,犬神同志漸感麻木,漸漸的四肢都失去了知覺,一個浪頭打來,犬神同志再也支持不住,在主艉上昏了過去。

(待續)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