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1
GP 432

(小說) 岡崎-亂 第二十六回-月光戰甲

樓主 作者 tom747200
(二十六) 月光戰甲

犬神同志看著這幾個人向自己緩緩靠近,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失去生命,自己的頭顱很快就要被割下來,掛在其中一人的腰間。就算自己能再殺得一、二人,最後的結果也是一樣。他心裡開始感到真正恐懼、害怕,他發現自己的手正在顫抖,上下排的牙齒忍不住發出咯咯的聲音。

「哈哈!還是我先得手!」

一陣尖利的笑聲中,一名忍者在空氣中現出身形,他就站在犬神同志身前,正是剛才偷襲野比雄太的那一個忍者。那忍者舉起短刀,向犬神同志的胸口用力刺了下去,犬神同志想要舉刀迎敵,卻不知怎地失了鬥志,雙刀舉到一半便舉不起來。忍者的短刀刺在犬神同志的心口上,眼看著這一刀勢必要直刺入心,卻刺不入犬神同志身上的胸甲。

忍者短刀被胸甲擋住,滑了開去,犬神同志只感到腰間一陣劇痛,短刀已經在他身上開了一個傷口。忽然之間,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刀光一過,一顆頭顱在空中飛舞。忍者的頭顱被犬神同志的雙刀割了下來。

「可惡!還敢反抗…」

武藝侍和另一個忍者圍了上去,犬神同志雙刀揮舞,又是兩顆頭顱被割了去。其他的美濃眾看到這一幕,紛紛圍了上來,十幾個人把犬神同志圍在中間。黑暗之中,犬神同志看著這些人的眼裡發出的目光,宛如一群惡狼圍住了獵物一般。犬神同志忽然仰天長嘯。

「啊…」

嘯聲不絕,響徹了整個東戰場。犬神同志頭髮忽然變成銀白之色,在黑夜中隱隱發出白光,散亂飛舞,一雙眼睛也發出青綠色的光芒,他低聲喘著氣,腳下不停,舞動手裡雙刀,殺入了敵陣之中。

一個、二個、三個…越來越多的美濃眾倒在地上,二個武藝侍自他身後追了上來,他頭也不回,向後踢出二腳,踢他們的胸口上,二名武藝侍口中狂噴鮮血,倒在地上。他身上的這一件鎧甲,是阿修羅之瞳送給他的『月光戰甲』,此時才真正展現了威力,忍者的隱身擊刺在肩上也刺不進去,子彈打在胸口,竟然連刮痕都沒留下,犬神同志每殺一個人,敵人的鮮血沾到了『月光戰甲』之上,便迅速被戰甲吸收,更加增強了戰甲的威力。大刀、鋼劍、長槍,都不能損傷它分毫。『月光戰甲』本來灰撲撲的毫不起眼,此時吸了血氣之後,竟然發出白色光芒,越來越亮。

一個陰陽師發動了『煉獄』,熊熊的大火淹沒了犬神同志,不一會兒卻又看到他白衣白甲的自火焰中走了出來,宛如來自地獄的幽靈,這個幽靈所到之處必定有人倒下。本來整隊正欲離去的千人隊陸續有人留了下來,後來更是整個千人隊都加入了圍剿犬神同志的戰局。

犬神同志已經失卻人性,他並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一味殺戮,凡是站著的都要倒下,凡是有生命的都要死亡。僧侶的大腿被切了下來、武藝侍連刀帶手的被斬断、神主的弓箭折斷了、忍者盔甲裂成碎片、鍛冶師的火槍暴了開來、陰陽師舉起手來要施展大法,才發現不知何時雙手已經被切斷了,断掉的手臂不知道掉在哪裡,藥師沒了頭顱,又怎能為隊友治傷?

死亡人數很快超過了一百人、二百人…千人隊的人數越來越少,剩下的人也漸漸失去了鬥志,他們看到了隊友不明不白的死去,看著這個發出白光的織田武士道在戰場上的殺戮,大家心中只想到一件事:

他不是人!

他是死神!是惡魔!

越來越多人逃走,齋藤武士宛如洪水潰堤般的逃離東戰場,但是犬神同志不能停止,他無法停止殺戮,除非他能從惡夢中清醒過來。月光下的東戰場,犬神同志白色的身影到處衝殺,漸漸的只剩下幾個人還站在戰場上。

一刀劃過,巫女手中抱著的琵琶被劈碎了,劍氣所及,深入腹內。巫女發出一聲哀鳴,仰後便倒,犬神同志看到白衣紅裙的巫女倒在血泊之中,一個熟悉的身影忽然在他心頭出現,那也是一個巫女,一個可愛的巫女,他想起了隨風舞。

犬神同志清醒了過來,身上的白光也黯淡了下來,他戰的力脫,不禁跪倒在,口中吃力的喘著氣。

「呼!呼!」

一個極細極細的聲音傳入了犬神同志耳中,他轉頭向聲音來源望去,看到一個巫女躺在血泊裡,低聲的唱著歌。這是神主的『安魂曲』,是用來祈禱祝福靈魂得到安息的,在同伴即將死去的時候,神主們會唱這一首曲子為他祈福。這個巫女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便自己為自己唱,希望能夠安祥的死去。

犬神同志站了起來,走到那巫女旁邊,見那個巫女不過十七、八歲,和隨風舞差不多年紀。她身上的衣服已經染滿了血,肚子上開了一個大傷口,二隻烏鴉正在啄食她的肚腸,這個巫女吃力的唱著『安魂曲』,氣息極其微弱。她雖然還沒死,卻也已經不可能救活了。巫女看到犬神同志走了過來,眼裡忽然發出光采,低聲道:

「殺…了我,快…殺了我!」

「這些…都是我…我殺的嗎?」犬神同志看到這樣的慘狀,說話聲都發抖了。

「快…殺了我…求…求你…」

犬神同志拿起太刀,刺入了那巫女心口,眼中忍不住流出淚水。

「謝…謝…你…」那巫女嘴角露出微笑,終於閉上了眼睛。

犬神同志趕跑了那二隻烏鴉,撕下衣襟,裹在那巫女肚子的傷口上,就好像死屍仍有感覺一樣。他站了起來,只見東戰場上清風朗月,卻到處都是屍體:年輕的、年老的,織田的、美濃的,大家都疊在一起,管你是哪一家,死亡之後,還不是一堆白骨?偌大的東戰場,只剩下犬神同志一個活人。

犬神同志淚流滿面,拖著太刀,慢慢的走開了東戰場。月光之下,地上拖著他長長的影子,更加顯得孤單寂寞。

自此之後,犬神同志再也沒穿過那一件『月光戰甲』…」

隨風飄諸人聽完了犬神同志的敘述,都是百感交集,他們都沒上過戰場,不知道戰場上是怎樣的肅殺之氣。千篇一律也明白了為什麼犬神同志不再穿那件『月光戰甲』的原因,犬神同志說完了這番話,肩頭不住的顫抖,顯是心神激盪,隨風舞輕輕的撫摸他的肩頭。

犬神同志站了起來,看向隨風飄,見隨風飄也正看著他,二人心照不宣。只有隨風飄知道,那時候,犬神同志發生了什麼事。

犬神同志入魔了。

(待續)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