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63

【小說】幻想戰物語 第三十三章

樓主 夜下櫻 kias
第三十三章


高掛在夜空的明月,染上一層薄衫般地朦朧色彩,在水光的照映下閃耀著迷人光輝。柔軟的珍珠色月光灑落在大地上,照得地面上有如沾上了白露般的晶瑩剔透。
然而,這柔美的粉色,卻傳不到這座鬱鬱蒼蒼的山林,以及繁茂樹葉遮蔽所形成的深邃幽暗中。

富士山樹海。

圍繞在富士山下,週遭是一片廣袤的樹林,那是一塊傳說中的魔性之地,充滿謎樣的傳說。自古以來,不管任何人都相信這是個聖界,凡闖入者必定會陷入迷宮般重重深林而葬身其中。這座遼闊的樹海彷彿拒絕著明月高掛的夜空,盡是烏黑一片,隨風擺蕩的黑色蜿蜒起伏,無盡地延伸下去。

然而在這深淵的最深處,富士山的山腳下,有著一座小小的神社;如今卻只剩下一地碎片和碎石,還有原本被封印在石壁後面的巨大洞窟。

在這幽深的夜中,一名男子毫無窒礙的通過了令人神昏目眩、宛若迷宮般的樹海,來到了殘破的神社廢墟前。

根本無法掩飾的強烈妖氣自洞窟內不斷湧出,亡者的哀嚎和淒慘叫聲回蕩在四周。詛咒著生者,也痛恨著世上的萬物,那是永恆無法消去的怨念。

站在洞窟前的男子,在點點鬼火的光芒下,可以看出他的面容。
此人容貌相當俊美,清秀而柔美,但卻又有一種內斂成熟的感覺,令看過的人都對他印象十分深刻。

水天宮櫻,這就是那名男子的名子。一年多前被白山菊里撿到,帶回家中照顧的男子。與平常不同的……是那人畜無害的溫柔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畏懼三分的殺氣,充斥全身。

今天他一身便於行動的衣服和長褲,上面沾滿了點點血跡;頭髮沒有綁起來,一頭容易讓人錯認、美的發亮柔順的髮絲,流瀉在衣服上。
手中緊緊握住的妖劍『冥土』,散發出不弱於這裡的恐怖妖氣。

從岡崎須佐神社來到這裡,已經花費了不少的時間;但對他來說,卻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罷了。心中越是著急,腦海就越是冷靜;因憤怒而產生的殺氣也逐漸昇華,使週遭的空氣像是炎熱的夏日一般,變得模糊不清,時而扭曲,時而正常。

「居然把這裡的結界給打破了,抓走二小姐的人果然是你嗎?」
望著眼前的黑洞,水天宮櫻不帶一絲感情喃喃自語。

揮劍產生強大的風刃,吹走眼前的阻礙後,櫻持著劍踏入了那黑暗中。身影逐漸被濃籌的漆黑吞噬,直到全部消失為止。

洞窟裡並不如想像中的那麼黑暗,在走過一小段路後,隧道旁到處都是放著蠟燭的骷髏頭;走沒兩三步腳下便傳來踏到東西的卡啦聲,低頭望去是一堆白骨。

(特地選在這種充滿亡骸的地方是為了諷刺我嗎?)

水天宮櫻持續前進,忽地……
眼前一片漆黑,妖氣使得空氣混濁了起來。

輕巧的腳步,從墨黑中傳了過來。水天宮櫻直直盯著眼前的景象,有一條婀娜多姿的人影從黏稠的黑暗中緩緩浮了出來。一個一個燃起的青色鬼火,環繞在那女子的身旁。

「是妳?」

神秘的女子對他露出了妖艷的笑容。

「訝異嗎?櫻大人……」
女子卻又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改口說道:「不對,不該在稱你大人了。就叫你水天宮櫻吧。」

「實體嗎?」
水天宮櫻馬上又推翻了自己的說法:「只是靈體吧?而且身體還是個相當優秀的憑座……封印沒有解除的話,你們是無法出現在現世的。」

水天宮櫻仔細打量那身體:
「這女子是被強迫降靈的嗎?」

「不是。是某些人類爲了讓我可以自由行動而奉獻出來的,契合度很高啊……因為她本人也很願意讓我待在這裡吧。」

「一切都是”他”搞的鬼嗎?」

鮮紅的嘴唇突然往兩次笑開,女子朝水天宮櫻走來。一步,接著一步。
直到貼近了水天宮櫻為止……
女子伸出手來,撫摸櫻的臉頰,手臂緩緩伸出,圍繞在櫻的後頸。

狂亂淫蕩的笑聲從女子的喉頭流洩出來,接著溫柔醉人的聲音說道:
「好長的一段時間了,都沒有見過你……上一次和你纏綿是什麼時候?百年前嗎?」

水天宮櫻粗魯的把女子甩開,冷冷地盯著她看。

「廢話少說,土雷。被你們抓走的那個女孩人在哪裡?”他”又在哪裡?」

女子看著櫻搖搖頭:
「土雷,好懷念的名子。已經有很長久的時光沒有人這樣叫過我了……」

「要見”他”的話,就先好好疼愛我一番吧!水天宮櫻。」

下一瞬間,像是讓人錯以為是光芒的銳利氣息從黑暗中一點傳來。
水天宮櫻迅速的跳開,剛剛站立的地方插滿著箭矢,箭身因為那強盡的力道而不斷搖晃著;緊接著〝咻咻咻〞的聲響不斷,水天宮櫻也跳到了聳立的石柱上。

黑影忽然從背後接近,往櫻身上襲來!
這一擊可說是致命的一刀,雖然只打中了石柱,但是強烈的衝擊力已經讓偌大的石頭幾乎變成了粉塵。

「嘖!」

敵人有兩名,是同樣穿著武士鎧甲、帶著詭異頭盔的兩名巨漢,血色的雙瞳被破舊的般若鬼面罩著。身高都挺高的,至少都高過櫻一個頭,手上拿著的巨大鈍劍不知吸收了多少鮮血,染成了一片烏黑,令人看的毛骨悚然。

隧道內不知為何有風一直不斷吹來,但是在這股冷風中,隱含的不單只是妖氣,還充滿了殺氣。

「我的護衛死靈武者如何?」

土雷笑呵呵的說:
「這是我從眾多死者中精挑細選出來的武士。還不只這些呢……」

數不清楚多少具腐爛或是僅剩骸骨的屍體從牆壁和地面浮了出來,像是植物生長一般的冒了出來。有的持劍站立,有的插著刀刃或是長矛,也有抱腹屈膝,還有無首的屍體,各種死狀,各形各樣。

這些屍體穿的甲冑、鎧甲都已經破破爛爛、腐朽脫落,沒有變成骨骸的屍體,全身滿是無數的蛆蟲。

「醒來吧……我的大軍,黃泉的軍勢!」

土雷的右手一揮動,這些屍體緩緩的動了起來;叭搭叭搭東西掉落在地上那種黏稠軟軟趴趴的聲音不絕於耳,腐敗的肉片、敗壞的身體充滿了蛆並且不停的往下掉落,眼前的景象真是噁心的無法形容。

經過了一小段時間後,在土雷的身前身後,排排站滿了一堆死靈,而且種類還不少……亡者、死人、怨靈武者、首武者、食屍鬼、惡鬼、骷髏士兵、骷髏鬼等等毫無自主意識、僅僅只是傀儡般的死靈;以致於面對水天宮櫻和『冥土』兩者合一的強大妖氣,卻沒有任何失序和退卻的現象。

水天宮櫻已經被完全包圍了,前面有土雷和她的黃泉軍勢,背後則有兩隻比較高等難纏的死靈武者。

(真不愧是土雷,但是……)
水天宮櫻暗暗佩服道,但卻也不把這樣的陣勢看在眼裡。

「櫻,就好好讓我看看……你還是不是我以前認識的那個櫻。」
土雷眼神一變,戰鬥就此開始。

死靈武者一聲不響地開始朝水天宮櫻發動攻勢,前面的黃泉軍勢也開始放箭和詠唱咒術。閃過第二波及第三波攻勢之後,水天宮櫻明白清楚了對方的實力,便開始反擊。

水天宮櫻以細微之差旋身閃過了死靈武者猛烈的斬擊,在幽暗光線下的三影交叉,其中兩個發出痛苦的哀嚎倒在地上,身體斷成數截。

「喔。」土雷見到這個情形,雙眼閃過了一絲喜悅。

『冥土』揮出,如刀刃般銳利的妖氣穿越狹窄的通道,死靈們一隻隻分崩離析,白骨如雨般紛飛落下。襲向水天宮櫻的死者,只要被『冥土』砍到,便漸漸地毀壞,下一瞬間就幻化塵土消失了。這樣的舉動重複了兩三次,原本塞得滿滿滿的死靈們都變成無法拼湊的骨骸或是飛散的肉片,無法再被土雷驅使。

對他和手上的妖劍『冥土』來說,這樣的敵人似乎太弱了點。
然而土雷似乎也早已預見這種結果,所以對於死靈們的全滅這件事情並不感到生氣或是焦躁,只是氣定神閒的看著水天宮櫻如何把這些亡靈們給收拾掉。
直到『冥土』將最後一個骷髏鬼打碎,土雷仍然沒有任何的動作。

「哼。」
像是示威一般,水天宮櫻朝著土雷的方向甩了手上的『冥土』,妖氣從劍尖上蹦射而出,形成綠色的氣刃斬向土雷。

「呵呵。」
土雷輕笑兩聲,體內同時散發出不亞於『冥土』的妖力,抵擋住『冥土』砍出的飛刃;兩股力量碰撞在一起,綠光如飛沫般四濺。雙方又回歸到一種詭異的對立狀態。

「還要打嗎?」
水天宮櫻瞪視著土雷,暗中凝聚了力量,似乎打算再下一擊就把勝負給分了出來。
但是對方的回答卻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沒有興趣。」
土雷是這麼回答他的。

「為何?」

土雷撫摸著臉龐和手臂,媚眼如斯的瞧著櫻:
「對我來說,戰鬥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何況若是讓我白皙美麗的皮膚受了傷怎麼辦?」

「………」

「所以囉……」
土雷妖嬌的貼在水天宮櫻的胸前,「我帶你去找”他”吧。」





充滿瘴氣的通道,詭譎的燈火,空氣和視線被染成紅黑色的詭異色彩。
腥風不斷地從看不見底的黑暗內吹來,風吹時那嗚嗚響起的聲響,像是警告所有生者不得在接近一樣。
身旁一株株的腐樹,還有映入眼眸中奇異色彩中的枯樹,如火焰燃燒般的扭曲晃動著。

水天宮櫻內心十分明白,這些不尋常的景象都是因為在通道深淵裡那強大到令人不可置信的妖氣和怨氣所引起的。

而釋放出這些的人,就只有那個人……

這個接近黃泉幽世的異地,最深處巨大的地底空洞,在那裡有一座設置已久的神社,名喚『紅月神社』。

那裡正是土雷要帶他去的地方,也是水天宮櫻的目標。

經過了無數曲折的道路,水天宮櫻和土雷來到了巨大的地下空洞,而『紅月神社』正在這空洞內聚出的巨大湖泊隆起的山丘正上方。
殘破老舊的橋墩,連結到山丘底下的石造鳥居,這就是通往深淵的入口。自從此地被封印後,不知道經過多少的歲月,鳥居上到處長滿詭異的藤蔓,剝落的碎石片散落在四周。

而鳥居後方,就彷彿沒有盡頭的通道;往上延伸到那伸手不見五指的幽冥山頭中。
鳥居的支柱上,繫著和人腰圍一樣粗的注連繩,但是似乎被什麼東西給粗魯扯斷,掛在兩旁無力的擺蕩著;而那繩索也因為這樣的摧殘而失去了原先的功用……封印的功用。

水天宮櫻一穿越鳥居,更能明顯的感受到黏稠而高純度濃縮的妖氣在大氣中凝結,壓迫的幾乎令人無法喘過氣來。越走到上面,那妖氣和怨念之強大就更能清晰的感覺到。

攀登上了山頭上面的神社境內,水天宮櫻幾乎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了……

”他”就在這裡!

「妳來了啊。」
歪斜詭異的神社本殿,在那黑暗中有聲音響起。

從殿內傳出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耳熟,似乎和水天宮櫻有些相像,但又太過於高昂和嬌柔做作!令人不舒服的媚惑聲音,恰似甜膩的蜜糖般。

「我帶水天宮櫻來了。」

聲音的主人依舊隱身於黑暗中;直到土雷帶水天宮櫻來到本殿外,以單膝跪地的姿態等待著,內頭才傳出衣物摩擦的聲音。
破舊陳腐的封印之門打了開來,在火光的照射下,那名被土雷畏懼著的人,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水天宮櫻……不對,應該說是和水天宮櫻長的一模一樣的存在,面容妖艷的男人,恐怖得令土雷畏懼的妖氣纏繞其身。

隨著光線照射,佇立的兩個水天宮櫻露出本身隱藏的本質;神社中的櫻,妖媚的雙眸閃著淡淡的紫光;神社外的櫻,正氣的雙眸閃著淡淡的綠光。

兩者的妖氣完全不同;紫黑色的妖氣緩緩上升,包圍了佇立在神社本殿門前的水天宮櫻,和週遭的妖力、瘴氣互相融合,變得一會紫黑一會血紅,兩種不同的力量兩相交融。

明顯得壓過了神社外的櫻那股翠綠色的妖氣。

「果然是你,夜嗎?」

妖艷的人,被神社外的水天宮櫻稱為夜的人,冷澈的表情起了些變化,那是愉悅幸福、陶醉的表情。

「夜,好久沒有人叫過我的名了。」
聲音雖然還是一樣甜膩,但是又參雜著些歡娛,「叫我的名,水天宮夜。」

男子緩步踏下階梯,與水天宮櫻直接面對面。

甜美的聲音滑流而過:
「大哥,好久不見了。」

水天宮櫻也帶著複雜的情緒,對著眼前的半身說道:
「確實是這樣,好久不見了。夜。」

(面容幾乎絲毫不差,身為我另一個半身的弟弟,水天宮夜。你到底想要做些什麼呢?)





-『紅月神社』正殿-


剎那和雲魂兩人靜靜地待在正殿裡,看守著那名從須佐神社帶走的少女。
有別於這樣的安靜和沉默,其實剎那一直很想問出口,但卻又不知怎麼起頭比較好,這樣焦躁的心情,還是被一旁靜心修行的雲魂給察覺到了。

「怎麼了?」

「…沒事。」

過了又好一會,雲魂放鬆了身體,看著天花板喃喃自語了起來。

「以前的時候,比現在更加的混亂……」

剎那轉過身子來正對雲魂,仔細的聽他說的一言一句;但她也察覺到,雲魂不希望有些什麼回答,他只是單純的在自言自語而已。

「每天都有弱者死去,諸侯們之間爭戰不休。那時候我流落到伊賀,那裡幾乎沒有受到戰火摧殘,大家很安祥的一起玩樂、生活在一起。我那時候一直以為,這樣子幸福的生活可以永恆的持續下去,但是……」

「伊賀村被踐踏了,火紅映照著飄昂的五木瓜旗……織田信長的大軍襲來,當時那村落只有我一個人活了下來。只有我一個人……」

「之後我再度流浪,直到遇見了那位大人為止。」

雲魂看了剎那一眼:
「認識了那位大人之後,我相信這一切都可以結束……結束這不斷重複的死之螺旋。」

「我是這麼相信的。」

這時外頭傳來了那熟悉的聲音:
「出來吧,雲魂。」

「那麼我走了……」

「等等。」剎那叫住了雲魂。

「嗯?」

「雲魂相信的事物,就是我相信的事物。」

雲魂輕笑了一聲,抬起剎納的下顎吻了一下;他的眼神清澈無比,毫無迷惘;雲魂抱著少女,緩緩踏出了本殿。

(沒有什麼東西是不用付出代價了,然而爲了那一天的到來,即使雙手沾滿鮮血,做了多少骯髒事我也不後悔。……因為我相信那位大人所說的,若是真如同他所說的那樣,那我就絕對不會錯。因為我是正義!)





蠟燭的火焰突然左右搖晃了起來,一陣冷颼颼的腥風吹了過來,兩人的髮絲隨風揚起,兩個人是同等的美麗。

「夜……」
水天宮櫻喚了他,「那女孩呢?」

「出來吧,雲魂。」
說完,沉默不語的雲魂從本殿中走了出來;看似昏迷不醒的里奈正在他的手上。

「二小姐!」
見沒有回應,櫻大概也明白了些什麼。

「夜,你到底想要做些什麼?」

「做些什麼?」
水天宮夜喃喃重複這句話,「做些什麼啊……」

下一瞬間,原本冷靜沉穩的表情就跟玻璃一樣粉碎了,變得無比猙獰、殘暴和瘋狂!可以說看到了一個人的外表從神佛變成地獄邪魔的瞬間。

「做些什麼啊!大哥,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親愛的大哥啊!這還用說嗎?這還用問嗎?答案早就刻劃在你我的心中了不是嗎?破壞啊~~瘋狂啊~~讓這世間一片的混亂墮落啊!!!這就是我們出生所被賦予的不是嗎?讓一切回歸於無啊!!!」

水天宮夜狂笑大聲的說,又立即回復成原先那張冷酷又充滿智慧的臉,緩緩走向櫻。

他細聲的在櫻的耳畔說道:
「所以我原諒你以前對我的所作所為,一切都讓它付諸流水。現在還來得及,只要大哥你開口說加入我們,一切都來得及,我也會原諒大哥。只要你跟我聯手,我們絕對可以達成我們的任務。」

「怎樣?如何呢?」

水天宮櫻睜開閉起的雙眼:
「夜啊……」

「嗯?」

「當你殺了千萬人,獲得吾神伊邪那美所賜與,擁有吾神之力的御魂劍時……你作何感想?」

水天宮夜露出一副好像看到笨蛋似的表情,半帶嘲諷的說:
「大哥你腦子是燒壞掉了嗎?那還用問……那是我們成為黃泉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也是最強、最被吾神信任的證明,當然興高采烈啦!」

「是嗎?」
水天宮櫻的神色閃過一絲哀淒,「可是我卻高興不起來。」

「大哥,你在說些什麼啊!?」

「夜,御魂劍無疑是愚蠢的證明。」
「不,御魂劍是黃泉的驕傲。也是我的驕傲!」

氣氛僵持了一會後,夜誇張的擺出動作搖搖頭:
「看來大哥是打算跟我為敵了……就跟那個時候一樣。」

「…………」

「但是唯一不一樣的……」
水天宮夜召喚出了『黃泉』,其身散發出的妖氣絕非水天宮櫻能比較的。

「就是我不會再像那個時候一樣輸給你了,我的大哥啊~~」

綠色的妖氣和紫色的劍光交叉閃過,櫻的大腦深處產生了激烈的衝擊,使他腦海一片迷亂,身體也隨即麻痺。夜的劍尖打破了妖氣的防護,深深的劃入了櫻的肩膀,水天宮櫻按著右肩跪了下來。
從不離身的『冥土』從手上彈了出去,發出巨響掉落在湖水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但是櫻並沒有因為震撼和錯愕而停下手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再召喚出冥土,馬上揮出無數的氣刃向夜轟了過去。

猛烈的氣勁在水天宮夜的身上炸了開來,暴風和壓力使得原本就幾乎搖搖欲墜的紅月神社發出了陣陣悲鳴,瓦片塵埃掉落個不停。

這攻擊持續到櫻再也揮不動手上的冥土為止,但是……

待無數爆炸和煙塵過去後,那人影依然屹立不搖;剛才的猛烈攻擊,夜只是維持原來的站姿,甚至連黃泉都沒有使用就輕易接下這輪攻勢,剛是這一點就讓櫻的心底產生了震撼。
……以及接近絕望的恐怖感。

雖然話說的很滿,但是水天宮櫻的聲音裡卻欠缺飽和的力量;和水天宮夜那充滿力量、不斷在空洞內回響的聲音成了很大的對比。

櫻一邊吶喊著,一邊朝著夜的位置迅速移動;將可以凝聚的妖力集中在冥土身上,往水天宮夜的身體揮出強力的一擊。

然而夜竟然空手接下充滿妖力的冥土一劍,而且還把妖氣完全化消,同時放出強力的妖力衝擊波!

從『冥土』身上傳回來的強大力量,傳到了水天宮櫻的全身,讓櫻整個人像砲彈一樣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在紅月神社的別殿上,發出了轟然巨響,而整個別殿也跟著崩壞。

「難道……我到此為止了…嗎……」

水天宮櫻用手放出妖氣壓制著身體的傷勢,但是鮮血依然不斷的從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流了出來。櫻的視線因為傷勢的嚴重急速變得昏暗,連想要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辦法使出來,這一波攻擊對櫻來說實在打擊太大了。

動彈不得的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夜持著發亮的黃泉緩緩走近。

(小姐……對不起,看來我只能到這裡為止了。)
這是櫻在閉上眼睛前最後的思考。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