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63

【小說】幻想戰物語 第二十五章-風雨前的寧靜(二)

樓主 夜下櫻 kias
第二十五章 風雨前的寧靜(二)


白色的人影走向岡崎城廢棄的街町,這裡是通往城門最快的捷徑

望著方才離去的堡壘,在那冰冷的石塊後面,那片恰似血紅的夕陽,讓菊里突然想起了一個詞,真的很適合去形容現在的風景---逢魔時刻。

菊里眼神略為呆滯,低語唸道:
「逢魔時刻……似乎是指這個時候吧?」

她的心裡也確實有一絲很奇怪的感覺,也許正是因為白山家是一個有著神祇血統的家族,所以身為純血巫女的她才這麼敏感吧?

白山家族從數百年前就從事著神職的工作,傳聞中擁有天神血脈的他們,侍奉著葦原中國的大神-須佐之男命。

所以白山一家不單單只是地方望族,同時也是一個有著純正血緣、歷史悠久的家族。

但是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身為望族的白山家,奉神而保持中立的白山家,如今一切宛若過往雲煙,不復存在。-想著想著,菊里不禁感到一股莫名的哀傷。

血紅色的夕陽映照著大地,地上影子也好像永無止境的延伸著,讓菊里的心中感到了些許的不安。

〝鈴〞

菊里的腦袋突然劇痛了一下,在混亂和渾沌之中,她依稀可以聽見那個聲音…

神樂鈴的響聲,也是代表渾沌和破滅等等的凶兆!

「呵呵。」

那是個非常小聲,小聲的幾乎細不可聞;但是卻又那麼清晰,在模糊與明確之中,恰有似無的笑聲。

是誰?-菊里懷著一種無法說出的莫名感覺,緩慢地轉頭。

街道是那麼的安靜,沒有半個人,沒有任何聲響,只有微微的風聲柔和地吹過她的耳畔。

自從這裡被廢棄之後,此處傳聞常有魑魅魍魎(註一)出沒,以致於這裡陰氣沉沉,宛若死境;就算是日正當空,街坊依舊空無一人。

視線看到的,是狹長的街景,還有血色的紅光;身後的黑色影子,似乎變得越來越長。

「呵呵。」

菊里感到不寒而慄-那是個小女孩的笑聲!而且就在…

轉回去,眼睛和脖子逐漸移回去原本的地方;在菊里的正面,她的正前方,低頭才能看得到的地方,那裡有一個小女孩。

身穿白色千早和鮮紅色的緋袴,一頭美麗纖細的純白色髮絲飄蕩在微微徐風中,反射著她身後的血色。

更令菊里感到詭異的,是她臉上戴著的狐狸面具。

面具下的是誰?-菊里像是被催眠一樣,早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懼怕,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伸手揭開她的面具。

就在她手指輕輕觸到面具的時候,眼前的景象忽地搖擺不定,不久後徒剩一片黑漆。





呃…

當我睜開眼睛,週遭只是一片的黑暗,什麼都沒有,什麼也沒有。

身體毫無感覺,甚至連手指有沒有動也不曉得。

不明白現在自己是醒著的、還是睡著的?是現實、還是夢?

於是,我又閉上了眼睛…再次睜眼時,依舊是無窮無盡的黑暗。

但是除了黑暗以外,還有一絲光華,在逐漸浮現的事物中,看見了…

看見了一棟我從未看過、但是卻又如此熟悉的神社。

接著映入我眼眸的,是漂浮在虛無中、一輪如血瞳般的半弦月。

月亮高懸在空中。

有某種事物在呼喚著我,牽引著我靈魂深處的熾熱。


我來接你了。


小女孩的聲音?從那模糊搖曳的神社裡傳出來的、那聲音使我靈魂顫抖著、渇望著,期待去接觸那聲音的主人。

景象越趨清晰,每當我眨眼睜眼的時候。

這裡不再虛無,我感受得到……

青草的芬芳、朝露的溼潤、涼風的吹拂、飄落的秋意。

世界,在我上面和下面,天空和地面,不是虛無,而是存在。

而我,存在在這裡。





菊里昏昏沉沉的睜開眼皮,才發現自己居然跪倒在地上,血色的夕陽依舊沒有西沉。

視線所及之處是那麼的熟悉。可是剛剛經歷的那些似乎也不是幻境,因為是那麼的真實。-菊里軟弱無力的倚著旁邊的柱子站了起來,軀體感到十分沉重,腦中傳來陣陣刺痛,精神力顯得非常渙散。

〝喀搭〞

東西翻倒的聲音清楚的傳入菊里的耳朵裡,在這岡崎城廢棄的街道裡,除了她自己應該沒有其他人了才對啊?

「誰…」

下一瞬間,菊里已被十名以上的黑衣忍者團團圍住。

最後落地的那個人,看起來與其他忍者比較不太一樣;那個人並不是穿著忍服,而是在身體裡面穿的東西在包覆上一層黑布;而口鼻到頸部的位置,也不是忍者專用的口罩或是特殊式樣的布料,只是單純用來遮掩的一般黑色布料而已。

「你們是?」

帶頭的黑衣人說道:
「白山菊里,我們是請妳去作客的!」

這時候菊里才知道不妙,可是身體狀況極差的她根本無法迅速反應;昏沉沉的腦袋和朦朧的思緒,迷濛不清的視線,讓菊里看起來只是個毫無反擊之力、一頭待宰的羔羊。

「原來如此,那就請妳前去名為『地獄』的宴會吧!殺!」

黑衣男子經過觀察後,忽地細瞇雙眸,語氣帶著笑意下達了命令。

這群忍者熟練的抽出身後忍刀蜂擁而上,眼瞧菊里就在成了亂刀之下的冤魂!!!

「水遁術.改。」

一陣細微的風聲傳來,十多名忍者馬上被咒術冰封,眼神中透露出的不是恐懼,而是瘋狂。

一名黑影自屋頂落下,護在白山菊里的身前。

「雷?」

面對菊里的呼喚,保護者雷鵬並沒有回答。

「是雷吧?」

「菊里。」雷鵬沒有一絲殺氣,只有無限溫柔,「還能走嗎?」

「嗯。」

「知道路嗎?」

「嗯,我知道。」

「那快走吧,我已經通知櫻了。他會在半路接妳。」

「嗯。」

「快走吧。」

菊里撐著搖搖晃晃的身體,朝著道路緩緩走去;就在她走沒幾步的時候,菊里忽然回過頭來。

「雷。」

「……」

「請小心一點喔。」

「……」

「那我走了。」

雷鵬目送著那嬌小的身軀,直到整個人影消失後,才恢復原本冷酷和充滿殺氣的模樣。

「你也裝夠了吧?」

「喀喀…哈哈哈哈哈哈!」其中一塊冰柱隨著瘋狂的笑聲破碎。

而原本看似裝飾的黑布也隨即脫落,露出了與背景相符合的血色;那個人身上穿著的,正是鮮豔血紅的忍鎧,一身艷紅。

「血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主使者是誰?武田嗎?」

「哈哈…哈、哈。」血漾停下那瘋狂的笑聲,喘氣著。

「這種事情我才不知道,也不會告訴你!」

「你!」雷鵬一瞬間提升了殺意和戰意。

「就是要這樣!」血漾的眼神更加的狂亂,「讓我們好好的來廝殺一下,來殺個天昏地暗!!!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一剎那,〝噹啷噹啷〞的聲音不絕於耳,地上散漫的冰屑,寒冷的霧氣瀰漫四處。

打破了冰之牢籠的忍者們,行動迅速敏捷的把雷鵬給圍了起來。

雷鵬也似乎若有所悟的說道:
「原來如此,一開始的目標就不是菊里,而是我囉?」

「正解。」血漾盯視著眼前的獵物,「只要把你宰了、把你給切成一塊塊的,白山菊里也就不會有人去救她了!只可惜不能讓我自己親自動手,真是個殘酷的缺點和遺憾啊~」

「難道說…」

「就是你說的那樣!剩餘的伏兵會把她切成碎碎的~~」

「血漾…」雷鵬喝止不住體內猛然竄燒的怒意,全身和忍刀都抖動了起來。

「啊~~好可憐啊~~變成破破爛爛的了。」

「給我死吧!!!」

〝鏘噹〞雙劍交擊下燦出了漂亮的火花。

「你只有這樣嗎!!!」

雷鵬憤怒的力道擊退了血漾的雙刀,且在他的臉龐上留下了刀痕。

血漾揭開面具,舔著從臉頰上抹下來的血液;忽地,他眼神迷亂,身體不停地顫抖。

「好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血漾舉起雙刀,瘋狂且殘忍的斬殺了其中一名同伴,溫熱新鮮的血液灑滿了血漾的身軀。

「就是這樣…」血漾舞動的雙刀,「雷鵬,讓我們好好的來殺個愉快吧!!!」





(註一)魑魅魍魎:("ㄔ" "ㄇㄟˋ" "ㄨㄤˇ" "ㄌ一ㄤˇ")
魑魅:山中害人的妖怪 魍魎:木石精靈鬼怪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