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63

【小說】幻想戰物語 外傳三-霧雨

樓主 夜下櫻 kias
外傳 霧雨



『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還是會選擇這一條路…』

『…或許忍道就是我的宿命吧?』



一條黑影斜倚在樹幹旁,月光靜靜的灑落,無聲也無息。

抱持著逐漸消散的意志,臉上沾滿血污的女孩子,輕輕咳了一下。

不斷流出了鮮血,斷斷續續吐出的朱紅,她動不了…沒有力氣可以再挪動自己身體的一絲一毫。

堅定毅力所把持住的一點清晰意識,只為了等到那個人。

「…雨!」

那聲音為何聽起來那麼的遙遠…於是她閉上了眼睛。





- 一個時辰前,六角宅院外很遠的森林中 -


「呼…呼……」

一直急速奔跑的黑衣女子,忽地回頭一望。

悄然無聲的空間,只聽得到她自己的喘息聲。

「甩掉了嗎?」

在確定沒人追上後,她放鬆了原本緊張的情緒,緩步走到旁邊的一棵大樹前,靠著樹幹慢慢滑落下來。

退去黑色黏稠的外衣,隱藏在黑衣裡的人,正是淺井家的忍者-『霧隱』慕晴雨。

穿著在身上的淡藍色忍服,垂落的長髮,似乎都沾黏到了血液!

因為傷口在腰間靠近胸部的地方,血液也像細細的泉水般湧了出來;清河太子哥精準的『攻擊要害.改』,對她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不知道…」她的目光望向遙遠的天際,心中正擔憂著。

「不知道主人他怎麼了?」

慕晴雨摸著滿是鮮血的自己,暈眩、朦朧,體力似乎隨著鮮紅液體的流出而逐步減少;即使是受了這麼嚴重的傷,慕晴雨仍然擔心著她的主人。

「咳咳…」

咳出來的是血,呼吸的聲音也不太順暢,似乎也傷到肺部了;慕晴雨忍不住疼痛,表情非常的猙獰,像是恨不得馬上把自己敲暈一樣。

但即使是這麼的痛苦,慕晴雨仍沒有昏眩過去,因為她是忍者,她必須確定自己所效忠保護的那個人必須要平安無事才行。


在沒有見到他之前絕不能倒下…


於是,感到疲倦的慕晴雨,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往事……


沒錯,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時間是在永祿11年,烽火連天的那一年…





- 永祿11年,觀音寺城平原地帶附近 -


「殺啊!」

吶喊聲,回蕩在空曠的原野上,附近的觀音寺城陷入了一遍火海之中。

在倒落地上的無數屍體裡,我就在那裡……無助且絕望。

火焰燃燒著,人們哀嚎著,這是地獄嗎?

好痛、身體動不了…

身上插著數隻箭矢,我無力的倒在血泊中,意識渙散。

〝喀搭喀搭〞

是馬蹄聲?

傳入耳中的是馬蹄的聲音,緩慢、而且沉穩的馬蹄聲。

是誰?

那時候只知道有人下馬,而且逐漸靠近我倒下的地方。

鎧甲碰撞的聲音,震動著我的耳膜,我也確實知道他逐漸往我這裡走來。

「妳願意跟我走嗎?」那是個男子的聲音。

雖然已經意識模糊到快要看不見、聽不見,但是……

聽到這個聲音,在最後我伸出了手。

握到的是一隻溫熱的手掌。

等到我醒來的時候,已經不在戰場上了。

「這裡是哪裡?」環顧了四周,這是間非常簡陋的房間。

「一處沒有人找得到的山中。」一個老婆婆的聲音,回答了我的疑問。

「爲什麼我會在這裡?」

「因為有人救了妳,並且拜託我照顧妳。」

「那個人是誰?」

「一個救了妳,而且不知為何重視妳的人。」

在那森林的小屋之中,只有我和那個老婆婆住在那裡。

她不只是位老人,也是一位非常厲害的忍術高手,讓我以後名聞遐邇的『霧隱之術』,就是她教會我的。

時光匆匆過去,不知不覺在這深谷裡待了快要一年。

日子非常的平靜,每一天都很充實,也很和諧。

但是……

心中放不下的…是復仇和那個男人。

待『霧隱之術』學成之後,我便想離開這裡,離開這個山谷。

「妳要離開了嗎?」

「嗯。」

她沒有說些什麼,就這樣讓我離開了。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