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63

【小說】幻想戰物語 第十五章-忍之鄉

樓主 夜下櫻 kias
第十五章 忍之鄉


如同銀鈴般的聲音伴隨著琵琶聲起:
「吾身由劍所成,血為鋼鐵,心為玻璃,踏破無數戰場從未敗北、從未勝利;中心人物孤獨在此,劍丘上冶鐵,那麼此生便不需要意義;此身,由無數之劍所成。」

「好聽。」

「你待在這裡可以嗎?不是要先去見百地大人?」

四周一片寂靜,黯淡的夜燈正隱約閃爍著;偌大的房屋裡,只有這一間和室是亮著的。

這裡是深山的隱者之里-伊賀鄉。

剛剛說話幽麗的女子聲音,正是從那間和室裡傳出來的。

在燭火映照的拉門上,在女子影子的正對面還有另一個人影;有就是房間除了女子之外,似乎還有其他的人。

那影子緩緩站起,輕聲地拉開拉門;外面的夜空正在閃耀著無數的星光,四周傳來了夜間生物的叫聲。

雲層散去,迷濛月色下,可以看出他是個穿著藍色浴衣的俊秀男子,大約三十多歲來著!

沒有留鬍鬚,蒼白的臉蛋乾乾淨淨的;身材不算短小,高且健壯。

男子拉開拉門後,沒有循著原露走回座位,反而走到女子身旁躺了下來。

而女子也見怪不怪的順手到了一杯酒給他,也任由他躺在自己的膝上。

男子啜飲了一口:
「百地大人應該早就知道會議的結果了,我早去晚去都是一樣的。」

女子用筷子撥弄著鹽烤秋刀魚,不以為意的回道:
「是嗎?」

男子雖然躺在膝上,但是他還是伸出了手碰著女子的下巴,將女子的視線移到他身上來。

「剎那,妳真的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女人啊。」

被稱為剎那的女子停下手來,語氣依舊不帶任何感情。

「雲魂,你到底想做些什麼?」

兩個人的眼神交會,緊接著是沉默;而櫻咲剎那的身體微微顫抖著。

雲魂沒有回答她的詢問,也沒有在說話,只是緩緩起身,撫摸著她的髮絲,舉止高雅的親吻了一下就離開了。

等到在走廊上響起的腳步聲消失後,櫻咲剎那才回過神來。

她身體感到一陣惡寒,不禁想起剛剛雲魂的眼神…那是一種無法用言語去形容的眼神。

若是真的要說…那是對瘋狂的眼神!

貌似鬼的眼神!?她只能這樣去形容那時候的雲魂。





明日,雲魂離開了自己的居所,來到伊賀砦。

統領伊賀鄉所有下忍、中忍、上忍的長老就在那裡-百地三太夫。

但是伊賀鄉這裡,並不是只有伊賀一個流派。百地家、服部家、藤林家並稱為伊賀上忍三家。

而流派則係分為伊賀流和甲賀流,傳聞伊賀和甲賀並不和睦。

甲賀流!甲賀忍者之始祖為大伴細人,和伊賀流同為日本第一之忍者流派。平日務農,接獲指令便立刻出任務。位於甲賀市中央有一座飯道山,自古以來便是天台宗的三大修行道場之一,聚集而來的修行者中,因身懷異能的修行者為數不少,便以此為「甲賀忍者」的雛型。自平安時代算起,至戰國時代,約有300年的歷史。

由於甲賀為近江南部的要地,距離京城亦近,若不經過甲賀,越過鈴鹿峠是不可能通往伊勢方面。所以,甲賀無疑的成為近畿圈中軍事,經濟的重要據點,於是自己的鄉里,需由自己保衛的自治系統便產生了,等於說甲賀里是一個獨立自治的地方。

伊賀流!伊賀忍者的史祖是服部氏族!

而伊賀流是日本忍術中最有名的流派之一,平時務農維生,當接獲指令時,便立即出動,與甲賀流相等同,都同是獨立自治地區。

關於伊賀流始自伊賀四十九院的寺院,此寺院安奉的是彌勒菩薩,四周被四十九座山伏房包圍。自開基以來,便在此地交授庶民忍術,直至平安時期,此地被藤原千方、熊坂長範、伊勢三郎義這些異名團體所支配。經由伊賀流忍術之祖「服部平左衛門家長」,將名聲流傳至世間。

「服部家長」於「壇浦合戦」中被傳為戰死。其實為了生存,他回到了伊賀,改姓為「千賀地」。

無論真偽,「千賀地」的數代之後出了「半三保長」這號人物,為了效忠將軍「足利義晴」,便帶領一族遷移至京師。至京師之後,便將姓改回「服部」。

伊賀流中的權勢者,「服部氏」、「百地氏」、「藤林氏」被稱為「伊賀上忍三家」。

這裡實際的支配者確實是伊賀流三家!爲了能更確實下達命令,所以三家家長選出一名可以代表伊賀的人,那就是百地家的百地三太夫!

這先話先放一旁,總之,雲魂造訪百地三太夫,同時告訴百地他在足利的所見所聞。

「這就是我所知道的,不知道你還想知道些什麼?」

爲什麼雲魂說話的態度這麼放肆呢?原因無他,因為身為忍世頭目的百地三太夫並不介意這樣的事情。

他不是一般的大名!對他來說,只需要忍者對他的絕對服從即可;若是有忍者敢像雲魂這般跟他說話,那那名忍者必定消失在黑暗之中。

其人職業來投靠或是出生於伊賀的,百地並不想管那麼多,對他來說那些是人情報和戰爭助力的來源,並不是被訓練出來的部下。

這裡是傭兵的國度-伊賀鄉!

「也就是條件談妥了就是。」

「沒錯。」

「那就把紀伊賣給足利吧!可以告訴戰場的人退兵了。」

「這樣好嗎?」雲魂直視著百地三太夫:「到手的肥羊就這麼給跑了,不覺得可惜?只因為足利承諾給我等的條件?」

「呵呵呵呵。」百地三太夫饒有趣味的看著眼前這名青年。

「生於黑暗,死於黑暗;忍世中,有四項基本戒律:不准濫用忍術、捨棄一切自尊、必須守口如瓶、絕對不能泄露身份。我想這多多少少你也知道。」

「我知道。」

「伊賀不能太出風頭,奪到大和即可,我們沒有必要一直暴露在陽光下。」

「了承。」

「這是伊賀的方針。」

雲魂不發一語,直到離去拉開拉門時:
「我明白,百地大人。我…」

「…非常明白。」

最後回過頭來的眼神,讓百地心裡泛起了不安…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他相信他絕對不會看錯。

等到雲魂離開後,百地三太夫才冷冷說道:
「子龍,你覺得如何?」

趙子龍冷眼看向方才雲魂的位置,過了半晌才回道:
「…危險的男人。」

「嗯…多多注意他的動向。」

「對方曾經是伊賀七人眾之一,由我親自來吧。」

「也好,退下吧。」

百地三太夫走出廊外,踏進滿是鮮花綠草的庭院。

耳畔傳來鳥語花香,百地三太夫緩慢閉上雙眼,似乎在享受這難得的寧靜。

然而就在他閉上雙眼的一瞬間…

他面對毫無一人的庭院說道:
『隱藏者啊。徒勞之舉就放棄吧。伊賀忍術是沒有死角的。』

〝咻〞小小的風聲,週遭落葉紛飛!百地三太夫的身影似乎模糊了一下,讓人幾乎以為是錯覺。

緊接著是〝碰〞的一聲,看似不明的黑影從樹梢上落了下來,呈大八字型躺在地上,身上的黑衣看起來溼透了,似乎是被喉頭湧出的血給浸濕了。

「『淺井』家的下忍嗎?伊賀豈容許他國忍者潛入。」

百地摸著自己半長的白鬚,眺望遙遠的近江喃喃說道:
「『霧隱』慕晴雨,這會是妳所下的一步棋嗎?」








這篇文章獻給南宮彥,謝謝他的犧牲,才有了百地三太夫的台詞(鞠躬)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