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63

【小說】幻想戰物語 第三章-深沉

樓主 夜下櫻 kias
第三章 深沉



悠揚樂聲忽地響起,飄飄悠悠地盪漾在月色之中。

銀華刀鋒硬生生的在花薰的頸子上停了下來,鋒利的刀口輕輕觸到肌膚,鮮紅的血液…緩慢流下。

手持短刃的闇影極欲施力,但是手臂卻怎樣也動不了;耳朵傳入的…是那令人如癡如醉的絲竹聲!

全身的感官似乎都被那悅耳的笛聲給引誘,喪失自我。

高舉的右手也逐漸放了下來,那人知道…現在換成自己的性命操縱在別人的手上了。

那人影自嘲的說道:
「這就是靈力賦予後,吹奏出來可以使人們失去身體自主能力的『催眠曲』嗎?」

菊里從唇邊放下青笛,樂音也隨即停歇。

「嗯。」

「果真厲害!這效果比我們忍部調配出來的毒藥還要有效,不只讓我那一瞬之間意識朦朧,連全身都失去自由。」

「不過對意志堅定的人,不太起的了作用。」

笑話!我堂堂暗部忍者,如此輕易就被奪去自由,什麼叫做意志堅定的人…我還真到想看看--那人心中暗暗想著。

面對暫時失去行動能力的忍者,菊里也沒什麼好顧忌的了。

立刻前去攙扶軟倒的花薰光,柔聲詢問道:
「妳沒事吧?」

剛逢生死關頭,一腳從鬼門關踏回來的花薰光,臉色不禁慘白…連烏黑秀麗的髮絲,也有些許變得雪白。

「妳…」

花薰光的眼神有些困惑,也有些疑問…更有些不解,以及愧疚。

「嗯?」

將花薰移到樹旁休息的菊里,依舊微笑著。

「難道妳不生氣嗎?」

「爲什麼我要生氣?」

「方才我如此羞辱妳,難道妳一點都不生氣嗎!?」

「這個嘛…」

菊里側著頭思考了一會,才徐徐回道:
「比起生氣,到不如說是傷心吧?」

「傷心?」

「我知道我自己有很多事情辦不到,也知道很多事情需要別人幫忙;所以我對幫我的人們心存感激。」

「……」

「而且光妳也沒有說錯,我確實是個很沒有用的人。所以對於這麼帶給別人麻煩的我,我覺得很傷心,也很愧疚……但是,我還是希望別人可以喜歡我。」

「我只是這麼希望。」

雙方就這麼沉默了一陣子。

「呵呵…」

「?」

冷不防笑出聲音的花薰,讓一旁照顧她的菊里滿頭霧水。

「如果說剛剛那些不是妳的真心話,那我看妳就是我遇過最會說話的騙子了,天真的菊里大人。」

菊里沒有回答什麼,只是露出淡淡苦笑的表情。

「面對這麼差勁的敵人,我都已經幫妳那麼多了。」

「嗯?」

「面對這種已經現出原形的笨蛋,我花薰光大人才不屑出手;所以就交給妳了!聽到了嗎?」

聽出花薰光絃外之音的菊里露出了笑靨,欣喜的說:
「嗯。」

「妳可不要太得意了!我壓根就沒有承認妳。」

花薰光轉過臉去,語氣雖然冰冷,但是隱隱約約感覺得出來有一絲暖意。

「嗯嗯,我知道了。」

實際上,面對剛剛那一場苦戰,花薰光不論是身體或是心理,都已經疲憊不堪。

現在的她,連一根手指頭都不太想動了。

而對於逐漸走遠的白山菊里,心裡的感覺十分複雜。

對於她吹奏出的『催眠曲』,居然能在第一個音色吹出時,就使得那名忍術高超的暗殺者停下動作來,而四週的靈氣流動非常異常,靈力的凝聚速度和質量,居然是那麼的驚人!!!

也無怪乎陰陽大人給予她這名看似毫無自保能力的天真傢伙這麼高的評價!

那我自己對她又是怎麼想呢?

望著菊里離去的花薰光,茫然思緒…不知在想些什麼。





稍微…可以動了。


感覺自己被眾人遺忘的忍者,正努力的嘗試讓身體恢復知覺。

在他奮力的掙扎下,被咒術束縛的身軀正慢慢回復,而他也明顯察覺到…手指頭已經能有動彈的感覺了。


就是這樣!就這樣持續下去。


斗大的汗珠滲出,強烈的意志促使他的手腕必須要動起來;而這種極度自虐的想法和催促,竟然使得他的情緒異常的高昂起來!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雙手的麻痺感逐漸消退;同時,他知道自己的手臂已經解除咒縛,完好如初。


來了。獵物來了!


將花薰光移到安全地方的菊里,緩步走回成了廢墟的駐屯所,靠近僵在那裡的黑色人影大約五步的距離。

雖然獵物自動走進了攻擊的範圍,但是現在不是出手的機會,因為最重要的雙腳,還尚未恢復。

「呵呵,我還以為妳們早就把我給忘記了。」

菊里搖搖頭:
「不會。」

「喔~那妳是想到要怎麼處置我了嗎?」

「說處置似乎不太恰當,用談談好了。」

面對帶著笑意的菊里,忍者當下被她這天真的言語給弄得不知所措。

不知眼前這名靈力高強的巫女,究竟是心機深沉呢?還是真如她的笑容般那麼的天真浪漫呢?

帶著種種疑惑和心思,兩個人便這樣交談了起來。

「那妳希望談些什麼?不過我先跟妳說…」

雖然還是階下囚的身分,但是忍者還是散發出濃烈的殺氣,冷冷說道:
「…要從我這裡探聽出任何的情報,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沒有這個打算。」

菊里的回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我只是單純想跟你談談而已。」

「噗哧…」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

面對眼前暗殺者開懷的笑聲,菊里不解其意。

「真是太有趣了。」

忍者犀利的雙眸直瞪著菊里。

「這麼有趣的獵物我還是第一次碰到……不,應該說以往的獵物從沒有機會在對等的情況下和我說到話吧?」

「妳要談些什麼?直話直說吧。」

「和別人說話之前要先告訴別人自己的名子吧?」

忍者頗為不屑的笑了笑:
「你認為我會告訴妳嗎?」

「我希望你會。」

「真是不錯的獵物啊!告訴妳也無訪,但也請妳先報上自己的名子。…我不想到死前連自己獵物的名子都不知道!」

「德川家奉行,白山菊里。」

「…武田家侍大將,忍部三忍之一的血漾!」

「嗯,我希望血漾你可以交出身上的武器,也不要再追殺我們。而相對的,我們也放你離開,這樣可以嗎?」

剎那間他明白了,眼前這名巫女不是心機沉重,而是愚蠢天真的無可救藥。


就在稍稍陪這個有趣的獵物玩玩吧。


似乎可以想像到漆黑色的面罩下,那人的臉龐帶著一絲詭譎的笑容。

「很好,我接受妳的條件;妳先解開我身上的束縛,我便捨棄我的武器;如何?」

「若是你反悔呢?」

「喀喀喀喀喀喀喀!妳很聰明嘛。那妳就先過來把我身上的劍鞘卸掉,在解開我的束縛如何?」

菊里想了想,似乎沒有任何不妥,便笑著說道:
「那麼一言為定。」

菊里不疑有他,往前踏出第三步的時候,佇立不動的黑影忽然說道:
「…妳知道嗎?」

「嗯?」

「所謂的忍者啊…就是收錢買命,毫無信義的一群人。因為我們不是武士,武士道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任務能不能達成。」

「嗯。」

「所以說…」

血漾舉起雙手,擺了聳聳肩膀無奈的模樣。

「我騙妳的,大小姐。」

「咦!?」

雙足一踏,擎刀就往菊里腰間和脖子劃去!

雖然看見刀刃近在眼前,蕩漾著淒冷月光;但手腳卻整個僵住,絲毫不聽使喚,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血漾輕鬆的舞動雙刀,就要往自己的身上劈去!

板務人員:

3698 筆精華,12/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