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94

AS紗利雅(04)-王國的崩滅

樓主 幻影sa atsalf2
嗚哇.這是我第一次修改超過2小時的文章
最後趕在去學校前拼命改完
變成5話了....最後一話一定是完結(拍胸)

最後可能會有些地方怪怪的.有空在修.因為要返校了
今晚不開電腦.最多就回來在用個一下.因為明天有開學考
對了.這次有有獎徵答= ="
請看完再到最下面



[b]AS紗利雅04-王國的崩滅[/b]



以轟隆的水聲和巨大的斷層岩脈作為戰鬥背景,莉緹就站在安哥拉魯大瀑布的旁邊,而手被綁起來的紗利雅正不安的站在她身旁。
莉緹身上再度散發出強烈的鬥氣,為了救出紗利雅,看來這再戰是無法避免的。
「放開紗利雅。」我從馬上下來,然後指示那匹馬快點離開戰場。
「只要你能打倒我的話。」莉緹冷冷的回應著我。
嗯……她這麼冷靜對我不利,看來要給她點刺激,讓她失去理性才行。
「為什麼一定要殺我?而且,我從伊利亞那邊聽說了,為什麼原本溫柔妳會加入艾歐尼奧……」
「那跟你沒關係……你只要去死就好。」莉緹失去理智般大聲的吼著,看來我的激將法湊效了。
「第一次讓你逃過,這次不會了。」
莉緹用腳在堅硬的岩石踢擊,快速的衝了過來,我也從腰間抽出劍,站穩準備迎擊。
大概剛剛的激將法湊效了,雖然莉緹的攻擊十分迅速,但她的攻擊中並沒有其他的小動作,所以並不難判斷攻擊路徑,這多半也是因為我經過伊利亞特訓的關係吧?

鏘!莉緹鞋上的鐵片跟我的刀鋒互相交錯,刺耳的摩擦聲不絕於耳。
在金屬發出的火花中,我們用性命作為賭注進行戰鬥。
我盡量跟莉緹保持著一小段她無法近身的距離,以避免一次遭受她的大量攻擊。
她似乎沒料到我的成長這麼大,隨著交鋒的次數越來越多,莉緹開始覺得煩躁,攻擊也越來越猛烈,果然是跟妃亞一樣阿。
不知不覺中,我們原本的位置交換了過來,我稍微往旁邊一瞄,現在紗利雅在我左後方數公尺,而再後面就是雄偉的大瀑布及斷層。
「呼……呵……」我已經開始有點疲憊了,經過幾次的交戰後,身上帶有零星傷口較多的人反而是我。
唔……看的到攻擊路徑不代表能擋下來啊。
「哼,沒想到幾天不見你就變強了,不過你是贏不了我的,在那邊的貓咪精靈也會跟你一起過去個世界的。」
莉緹稍退重整攻勢,然後在堅硬岩地上高高躍起,將全身的重量灌注在腳上。
喔喔……直線的攻擊,這樣的話只須迴避就好了,再利用她落地時的破綻進行反擊了。
突然間在空中的莉緹改變原本的模式,從腰間抽出了好幾把小刀,往我身旁的紗利雅射去。
「唔……」我急忙揮動劍將那幾把飛刀打了下來,還好因為受過訓練,所以並不算太困難。
「高吉!」這時紗利雅突然大聲尖叫,怎麼了?應該沒有任何……
胸前遭到重擊,視線突然一晃,鮮血從嘴巴湧出,身體彷彿輕飄飄的。
「喝啊啊啊!」莉緹衝刺的速度再加上重量加速度的一踢,讓我整個人離地飛起。
「喵呀呀呀~~~高吉!」站在瀑布旁的紗利雅大驚失色。

「咳……」我的右手緊抓著從崖邊長出的樹木樹幹。
莉緹剛剛灌注全身力道的那一擊把我踢下了身後的瀑布。
受到剛剛強大的衝擊力,頭好昏,眼前十分模糊,快失去意識了,現在的我僅僅是勉強的抓著樹幹不讓自己掉下去。
旁邊就是瀑布,或許能利用水緩衝落地時的衝擊力,不過我想這種高度應該沒什麼差別吧?
在我上面數公尺遠的莉緹看到我並沒有掉下去,再度從腰間抽出三把小刀。
「再見了,西德爾。不,應該是說不會再見面了。」
「可惡……」銀白色的光芒直直的朝向我而來,在這種無法任意調整身體姿勢的情況下,其中一把小刀正中我抓著樹幹的手。
「嗚啊!」強烈的痛覺傳達回腦神經,手自然的放開,身體隨之下落。

唔……這種下落的感覺,跟之前和紗利雅去採什麼威樂斯草的那次好像啊……
正當即將失去意識的我這麼想的時候,真的看到了跟當時一樣的情景。
原本站在斷層邊的紗利雅,居然也跟著跳下來了。

* * *

嗚……身體好痛。
我怎麼了?現在這裡是哪裡?
附近是黑漆漆的一片,眼前的是不熟悉的森林。
我忍著痛楚想爬起,才發現身體的下半身正浸在水中,卡在溪流中的岩石上。
對了,我在那個瀑布旁邊被莉緹給踢了下去,然後就失去了意識……
等等,在那之前呢?我依稀記得紗利雅似乎也跟著跳了下來。
紗、紗利雅呢?
我趕緊探頭查看四周,但是卻沒有發現她小小的身影。
啪唰,這時,我身後響起小小的水聲,我急忙將那個不明物體拉起一看。
「紗,紗利雅?」
我趕快將紗利雅從水中拉起,她眼睛雙閉,似乎昏了過去,我趕緊把全身溼透的她背上岸。
當我將她從背上放下來的時候,才發現了紗利雅纖細的小手,似乎從剛剛到現在一直緊抓著我的衣服不放。
「喂!紗利雅,振作點阿!」我輕輕搖晃她的左手。
沒有回應。
我手上感覺到紗利雅顯得格外的冰冷。
望著紗利雅失去血色的面容,恐懼感湧上我的心頭。
「紗利雅?」
我用手趕緊測量她的脈搏,還好,心臟還有在跳,呼吸也沒停止。
雖然現在是夏天,不過穿著這麼少的衣服在水中待了這麼久也是有危險的。
紗利雅的臉顯得很蒼白,她痛苦的表情真是令我心疼。
為什麼我沒有辦法好好保護她呢?我在內心中不斷的自責著。
硬拔了一些樹葉讓紗利雅當枕頭躺下來休息之後,我趕緊再收集附近能使用的木材生火,好替紗利雅取暖。
這個世界中魔法還是能用的,所以生火並不困難。
熊熊燃燒的火堆旁,紗利雅就平躺在近乎虛脫的我旁邊。
嗯……我記憶中,聽說人如果失溫的話,最好的方法就是用人的體溫替她溫暖。
我望著躺在火堆旁的紗利雅,她嬌弱的面孔就倒映在我瞳孔中。
不、不行阿!我怎麼可以做出那種事!而且還是趁她睡著的時候!
可是如果不這樣子的話,紗利雅很有可能會發燒,我不能讓她受寒啊!
正當我內心中的天使和魔鬼交戰時,紗利雅突然睜開了雙眼。
「紗、紗利雅,妳醒了啊……」看到當事人紗利雅亞醒來,我有點心虛的說著。
我立刻走到紗利雅身旁查看她身體的情況,她似乎想用虛弱的身子坐起。
「覺得不舒服的話,繼續躺著沒關係。」我急忙制止紗利雅,讓她繼續躺著。
「高吉……」當我的手靠著紗利雅冰冷的身軀的時候,紗利雅用微弱的口吻說著。
「紗利雅是不是很沒用……」
「嗯?」
「高吉都是因為紗利雅才會受傷,不管是在現實還是這裡……紗利雅總是造成大家的麻煩……」
她的神情因悲傷而扭曲,眼淚也隨之奪框而出。
「紗利雅……」我將手掌重疊在紗利雅手上。
「高、高吉?」
「沒關係的……」我用輕柔的紗利雅說。
「紗利雅很努力的在改進啊。雖然說努力不代表一定會成功,但是這份心意是最重要的。」
紗利雅有點驚訝的看著我,在數秒的寂靜之後,我繼續說了下去。
「而且這次應該也是紗利雅救了我吧?在那種高度下,如果直接掉下去一定會死掉的,就是多虧了紗利雅在無意間使用了風的魔法,我才能平安無事啊。」
「紗利雅好害怕……那個時候……當高吉掉下去的時後……紗利雅真的好害怕……雖然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麼,但是我也跟著跳了下去,當快掉到河裡的時候,突然似乎有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包圍著我們,落下的速度就減慢了……」
「嗯啊……紗利雅還是很厲害的,所以不要再自責了,小睡一下吧。」
「嗯……高吉……謝謝……」紗利雅安心的閉上眼睛休息。
紗利雅的臉上逐漸恢復了血氣,體溫也漸漸不再那麼冰冷,讓我鬆了口氣。
黑夜的森林中,在火堆的釋放出的溫暖中,我們藉由手互相傳遞溫度彼此的存在。
望著紗利雅熟睡的臉龐,睡意漸漸的侵襲著我,眼皮變得越來越重。
正當我介於半睡半醒之間的時候……
「高吉……」
原本已經閉上眼睛的紗利雅輕輕呼喚了我,我趕忙張開眼皮。
紗利雅的手依舊緊緊貼在我手上,跟剛剛昏迷時比起來,臉色似乎也比較好了,而且還多了點紅潤?
「雖然身體是比較暖活了……可是衣服還是溼的,粘著覺得有點不舒服……」
嗯……我也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發現只有面向火堆的那邊比較乾,其他部分還是溼的。
我再將視線飄回紗利雅身上……嗚哇!剛剛一直在忙和講話所以完全沒注意到,紗利雅的衣服也還是溼的,也就是說,隱約的可以看到貼在衣服上的……胸罩。
「呀……高吉不要看啦!」發現到我正在注意她的胸部之後,紗利雅趕緊翻身背對著我,我也稍微把頭歪過去。
既然不想被看到,還提醒我做什麼?
這麼想的時候,視線還是在紗利雅身上不自覺的漂移。
呃……原本就穿的不多的紗利雅,在全身溼透,半透明的情況下更是……
不、不行,在這樣下去的話,我的思路會先燒壞的。
我急忙轉移注意力到自己身上,發現紗利雅剛剛說的很對,衣服黏在皮膚上真的很不舒服。
「不過……這樣子等到衣服乾要多久啊?」
聽到我這句話後,紗利雅轉過去的臉突然更加通紅。
「難道高吉要紗利雅把衣服脫下來拿去晾乾喵?高吉好色喔……」
「等、等一下……剛剛那句是我自言自語的說……」我趕緊對紗利雅辯解。
紗利雅的貓耳朵突然動了動。
「高吉……你有沒有聽到什麼?」紗利雅閉起眼睛全神灌注的在聽。
我也學著紗利雅這樣做,不過我不是貓啊……哪有這麼厲害的聽覺?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真的聽到身後的灌木叢中發出唰唰的聲音。
我下意識的摸了摸腰的左邊,卻發現原本應該在的劍不見了。糟糕,難道在被踢下瀑布的時候不見了嗎?
可惡,聲音越來越近了,該不會是刺客吧?我得抱著紗利雅逃跑才行。
「喵呀~~~」正當我將左手伸到紗利雅大腿下面,右手抱著紗利雅的肩膀,打算將她抱起來的時候,一個黑影從灌木叢中出現了。
「呃啊!」正當我抱著紗利雅準備要逃跑的時候,那個黑影突然說話了。
「啊,高吉,紗利雅,你們都平安無事啊。」在火堆的映照下,伊利亞癱坐在夫塔爾身上,被夫塔爾載了過來。
好險,差點嚇死了,我還以為是刺客呢。
「這次還真是危險呢……差點就沒命了……」
伊利亞有點虛脫的說著,我仔細一看,她的身上帶有不少的刀傷,原本整齊的秀髮也顯得凌亂,夫塔爾身上原本俊俏的白毛也沾上不少的塵土,身上也有不少傷痕的樣子。
等一下,我突然想起當時伊利亞說的『交給我和夫塔爾吧。』這句話,我蠻好奇這匹馬除了很聽話和可供騎乘以外,還有什麼本領。
伊利亞看著我和紗利雅,眼神突然一變,臉上還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啊啊……你們正進行到精采的地方啊?真是抱歉,我不該打擾你們的,請繼續。」
我們?我連忙看向紗利雅。
現在我的左手正抱著紗利雅的大腿,右手正抱著紗利雅的肩膀,身體以打算逃跑的姿勢向前傾,從伊利亞的角度看來就像是我要推倒紗利雅一樣。
「啊……等等,這真的是誤會……」
不過伊利亞似乎不接受我的澄清,只是竊笑。
「高吉……」被我抱著的紗利雅發出帶點生氣的抖音,等一下,怎麼連紗利雅也……
「喵嗚嗚嗚~~~」
數道白光從我眼前揮過。

* * *

事後,多虧了夫塔爾身上托著一部分行李,我們得以使用伊利亞部分的備用衣服。
嗯……不是我抱怨,怎麼都是緊身的軍服啊?伊利亞是軍服偏好者嗎?
這些對紗利雅來說算是剛好,並且可將她的身體曲線更加顯露,不過對我來說就稍微有點小了。
所以我只借上衣來穿,褲子還是勉強的穿到乾為止。
嗯……鼻子癢癢的,希望不會感冒了。

聽伊利亞的說法,她當時打倒一個刺客之後,麻醉藥就發作了,只好先緊急撤退。
雖然剩下的一個不服從不追擊命令而拼命追著伊利亞,但還是被夫塔爾甩掉了。
躲藏了半天,在藥效減弱之後,她急忙催使夫塔爾去剛剛的地方一探究盡。
結果在大瀑布旁邊,只留下我和莉緹的打鬥痕跡,和我掉落在那邊的劍,此外一個人影都沒有,連之前那隻買來的馬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就判斷我們掉下了瀑布,沿著溪流進行收尋,順便進入森林採集以補充不足的食物,所以才會從樹林中出來。

根據地圖判斷,我和紗利雅很有可能被衝往下游達兩公里,在這流速不算慢的溪流中飄浮著,頭居然沒撞到堅硬的岩石,真是奇蹟,僅身上有些差傷而已。
雖然位置有點偏移,但距離目標的王都依然沒差太多路程,還是在半天內就可抵達,但是由於我們在之前的伏擊中受傷,決定先休息養精蓄銳一天。
另外,原本受到莉緹重擊的胸口,和手上被飛刀刺穿傷口,居然慢慢好了起來,看來我真的是不死之身?
在河畔旁短暫的休息一天,和最後的臨陣磨槍之後,我和紗利雅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在第二天的晚上朝著王都出發了。
在這世界中,迎接我們的最後結局到底是什麼?

就這樣,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到達王都時,是出發的第五天了。

* * *

「還是來遲了一步嗎?」在我們避開沿路艾歐尼奧的檢查哨,好不容易抵達王都附近的小山丘眺望之後,發現王都城門正好被攻破,而艾歐尼奧的軍隊現在正大舉入侵王都內,與克魯特王國的軍隊在街道上做巷道戰。
「這個王國……就這樣滅亡了嗎喵?」紗利雅擔心的看著我。
沒錯,這個王國這樣滅亡的話,我們會發生什麼事情可是未知啊……
「不,現在正是進入王都的好時機。」伊利亞的眼神透露出堅定的光芒。
「咦?」從伊利亞口中又冒出令我吃驚的一句話。
「如果王都沒被攻破的話,我們根本不可能進的去,因為我們可能會無法避開城內嚴密的警備而被抓住,被當成是艾歐尼奧的間諜給處刑。但是如果太慢才來的話,成功把政權奪下的艾歐尼奧為了避免有人民反抗,一定會嚴加周圍的巡邏。所以趁現在王國混亂的時候,正是進去的好時機。」
所以妳才會拿著剛剛在路上打倒的三位艾歐尼奧的巡邏兵的衣服啊?
「夫塔爾,裡面太危險了,你先躲著吧,如果我沒事的話,一個月後老地方見。」
伊利亞輕輕撫摸著夫塔爾的頭,夫塔爾也彎下頭跟伊利亞摩蹭道別。
我則是看著一旁不安的紗利雅,也不可能讓她躲在這裡,太危險了。
如果要讓她自己一人回去的話,更是天方夜譚,路上還必須再度通過艾歐尼奧的檢查哨,她又不像夫塔爾那樣可以大剌剌走過去。
只好帶著她一起行動了……不管怎樣,我這次絕對不能再食言,我一定會……守護好紗利雅的!

* * *

扮成艾歐尼奧軍的我們,成功混入艾歐尼奧,並跟他們抵達王都內。
原本應該是乾淨整齊的街道上,充滿著王國軍和艾歐尼奧軍的屍首,其中還穿雜著一般居民的屍體,人們的哀號聲不絕於耳。
屍體中還有許多小孩子的遺體,連他們也是無緣無故的被捲入戰爭的?
戰火無情的摧殘著人們的居所,使人們顛沛流離,並在他們的心中留下極大的創傷,而且在我心中也是。
因為知道這個世界是虛幻的,所以一開始來到這裡我並沒多大的感覺。
可是看到眼前戰爭所帶來的悲慘後,我終於知道紗利雅當時所說的『體驗』是什麼意思。
「我們能有什麼辦法阻止這些互相殘殺的人們呢?」
在打鬥中,我無意間將這句話給說出來,一旁的伊利亞回了我一句。
「或是是沒辦法完全阻止,但是總比不做的好。」
的確,如果一開始就完全不管這些無辜的人的話,連可能原本能拯救的一條生命都會悄悄的消逝。
我重新抓緊劍柄,和一旁的紗利雅,在人們彼此廝殺的街道上,直奔戰事的最前線──象徵一國權力的王宮。

跟旅行中見過的其他國家的國都比起來,克魯特王國的王宮並不大,但是卻十分富麗堂皇,最外圍高大的牆壁,極具藝術性的尖塔,和外觀華麗的本殿顯得十分氣派,原本在這座王都中應該宛如地標中一樣的存在……如果並沒有因戰爭而遭破壞的話。
宮殿的最外層圍牆的門早已被破壞,裡面的建築似乎也遭受到投石機的攻擊而傾毀,發出陣陣濃煙,王國的禁衛軍正集合在宮殿正門做最後的抵抗。

我拼命的保護紗利雅不讓她受到傷害,突然,在前面的人群中,傳出巨大的爆炸聲,王國軍的士兵紛紛飛起,鮮血濺滿了眼前的視界。
「是攻擊性爆破魔法──爆炎彈嗎?沒想到艾歐尼奧中有人會使用這種魔法啊……」伊利亞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擔心。
記憶中之前訓練時她好像有說到,雖然這個世界中存在著魔法,但是並不如我們那個世界如此的普及,是僅有少數的人──被稱之『受神恩惠者』才能使用。
「啊……」紗利雅似乎發現是誰發出攻擊的,指著那個方向,緊緊的依偎著我。
在塵土飛散後,我在看到了熟悉的人物。
「呃啊啊啊!」莉緹的紅色雙馬尾在空中華麗的飛舞著。
在她身邊似乎還有幾位艾歐尼奧的同伴,都身穿著不同色的披風,宛若象徵他們在艾歐尼奧的權力階級一樣,而其中一位就是剛剛使用強大魔法的傢伙。
利用剛剛的混亂,他們清開了一條到達了宮殿正門的小路。
其中的一個人伸出手,原本厚重的緊閉大門像是受到無形的推擠般,被強制往裡面開啟,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莉緹立刻隨同著另外幾位身披披風的人率先進入了宮殿中。
彷彿感覺到他們身上的殺氣,剛剛那些原本想靠近的王國軍士兵也不由得為之膽怯退後。

唔……艾歐尼奧的人已經進去了,可是這邊好多人擋著啊,這樣根本就沒辦法進去王宮裡面。
「高吉,隨我過來。」伊利亞說完立刻往宮殿右邊跑去。我只好緊拉著紗利雅使她不致脫隊。
西邊這邊也有不少的人正在交戰,不過至少比剛攻入的北邊人少,畢竟這裏沒有可進入宮殿的門,只有一些軍事設施而已。
宮殿的牆壁顯得十分厚重,雖然說因為艾歐尼奧的人已經將宮殿正門攻破,所以沒有發揮任何阻擋的功用就是了。
「妳要從這邊進去?可是這邊並沒有被門啊!上面是屋頂,也不可能跳進去。」我邊化解一個士兵的攻擊,邊向伊利亞詢問。
「沒有門的話,就自己做一個吧!」伊利亞露出如往常般的笑容。
「聽從我的命令,大氣中的精靈啊,依吾等願望聚集吧,將汝等身軀化為吾等之利刃,貫穿眼前一切的阻礙,開啟吾等前進的道路吧……破滅槍!」強大的魔法從伊利亞手上的西洋劍發出,筆直的朝向眼前巨大的牆壁射去。
轟轟,原本厚實的宮殿牆壁,被轟出一個大洞,甚至可以看到宮殿內部。
我跟紗利雅及附近的士兵動作暫時停止,瞠目結舌看著伊利亞。
「其實我不是很想用的……因為念咒文的時間太長了……」
嗚哇,沒想到伊利亞這麼厲害啊,之前練習怎麼不敎我這招呢?
我悄悄的瞄向一旁的紗利雅,嗯……如果她會用魔法幫忙打倒士兵,而不是只會逃竄的話,我這個身為保母的人就輕鬆多了。
「快走吧!」伊利亞說完,立刻將我和紗利雅拉進王宮內。

我們進去的地方,似乎正好在最前面交戰處,宮殿中盡是一片火海,王國軍和反叛軍的屍首凌亂的倒臥著。
令我和伊利亞吃驚的,眼前居然沒有半個人是站著的,地上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不能讓紗利雅看著種太血腥的畫面,我輕輕的將紗利雅挽入胸懷,而紗利雅也沒有抵抗,緊緊依靠著我。
「西德爾?」正當我們環顧四周,想得知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一個洪亮的聲音突然從上面傳了下來。
我暗暗的吃了一驚,誰會認識這個世界的我啊?而且聲音居然還有點熟悉。
我們抬頭一看,發現通往二樓的樓梯上站著四個人,他們身上強烈殺氣讓紗利雅一對上目光就不由得發抖,把頭埋在我胸懷。
那四個人,從後面數過來依次是莉緹、黛絲、不明人物,和在最前面,用布遮著臉的人,而剛剛發出聲音的就是他。
從布中露出來的眼睛,那是憤怒,憎恨的眼睛,強烈殺意的瞪著我。
「你果然還是來了啊……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容易死的。」他用有點感嘆的聲音說。
「為什麼!我明明把他踢下去了……而且居然連那隻貓咪精靈都還在!」
「大概是妳又沒做事後檢查了吧?」黛絲語帶嘲諷的說。
「我……」當莉緹想還嘴的時候,那個最前面的男子開口了。
「住嘴,莉緹……我並沒有責怪妳的意思……」他僅說了一句話,就讓原本火氣上來的莉緹閉嘴。
「旁邊就是人稱之為『白色閃光』的伊利亞小姐吧,久仰大名。我就是艾歐尼奧的領導者,洛卡斯。」他舉揮動手,向伊利亞彎腰表示致意。
伊利亞露出苦笑……我也只能苦笑以對,真沒想到我們一進來就直接中了大獎,直接遇到頭目了呢。
「既然主角都已經到齊,宴會就可以開始了。基薩特!」
接到他的命令之後,他身後那名不明男子突然開始唸起咒語。
轟隆!我們後面原本被伊利亞魔法打穿的洞,突然建築起一層厚厚的土牆,將剛好想過來的士兵給擠碎,內臟和腦漿受不了強大的外力噴了出來。
「噁……」忍著想吐的衝動,我努力的不讓自己和靠在身上的紗利雅倒下去。
還好我有將紗利雅挽入懷中,沒讓她看到如此可怕的景象。
「嗚……果然是他啊……」伊利亞的眉頭一皺,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伊利亞露出這種表情。
仔細一看,連原本他們進來的地方,也被大地魔法給阻擋著,所以說現在外面的一般人是沒有辦法從這兩邊進來的。
「沒有必要讓外面那些雜兵進來搗亂,只要剩下在裡面的人就夠了,尤其是你,西德爾。」當他提到我的名字的時候,神情似乎顯得特別扭曲。
「高吉……」紗利雅在我懷中,不安的看著我。
他是衝著我來的,我很清楚這一點,所以當初才會派人來暗殺我。
「莉緹,黛絲,我記得妳們之前有跟他們交手過吧……」他冷冷的說著。
「是的,洛卡斯大人。」在後面的黛絲立刻回應。
「嗯……妳們就留下來拖住他們吧。」
「咦?啊、是的,洛卡斯大人。」
連脾氣暴躁的莉緹都會對他惟敬惟從,這個叫做洛卡斯的艾歐尼奧首腦,到底有何種本領?
「那麼,西德爾,我會在最頂層等你的。用這個王國的崩滅,來證明你和那個老國王是一樣愚蠢的。」說完之後,他和那個叫基薩特的男人頭也不回的走了上去。
得趕快追上去打倒他才行,才能結束這場愚蠢的戰爭。
「唔……高吉……」在一旁的紗利雅扭扭捏捏的說著。
「嗯?怎麼了?紗利雅……等一下很危險,妳快躲起來……」
「你不覺得……剛剛那個叫做洛卡斯的男人……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嗎?」
聽紗利雅這麼說來,的確是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目前比較認識的人中,只剩菈司蒂還沒出場,不過那個身高和聲音又不符。
他到底是誰呢?嗯……算了,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反正大概只是我在旅途中遇到的壞人吧?
「高吉……你直接上去吧。」伊利亞突然這樣對我說。
「啊?」這是第幾次伊利亞發表令我吃驚的言論了……
「我和小莉緹……和那位黛絲小姐,都還有些事情沒解決呢。」她有點僵硬的對我笑著。
伊利亞怎麼了?總覺得她一直都很冷靜的她突然有點暴躁起來。
「還有,要小心那個叫做基薩特的男人……」突然間,她臉上的表情變得非常嚴肅。
那個基薩特……是伊利亞的什麼仇人嗎?
「雖然我是很想跟著上去啦……不過我還事先把眼前的師徒問題解決好了。」
她將頭轉向前面,不讓我看到她的臉上的表情。
「嗯……好吧……」
正當我和紗利雅準備從我旁邊的樓梯向上跑的時候,她又補充了一句話。
「對了,高吉……那個叫做洛卡斯的人……」
「嗯?他怎麼樣?」
「沒事……算了,多保重了……頂樓見……」伊利亞臉上的凝重表情,透露出她不但知道一部分的實情,也了解事情的嚴重性。
但是現在問她她似乎也不願意回答,沒辦法了,現在當務之急是先追上洛卡斯和基薩特。
我和紗利雅立刻沿著這邊的樓梯奔向二樓。

~~~續待~~~



到了首次有獎徵答的時間
請猜猜艾歐尼奧的首領"洛卡斯"是誰
猜的人請寫上答案和猜的理由或是他or她or它和主角在故事中的關係,寄信到巴哈信箱
只猜對人不算對.至少猜的理由或是關係要對才算對
得獎者獲得紗利雅西斯文前半草稿一份(汗)
活動截止日期.第5話出來前

嗯....之前給的題示太多了的說......
這樣就沒有難易度了(茶)

奇謝.你不用參加了.因為給你看過獎品了=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9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