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94

AS紗利雅(02)-潛藏的暗殺者

樓主 幻影sa atsalf2
啊......這次嘗試對人物有稍加描寫了
不過本來就不擅長的東西.還是沒辦法很流利的表達出來(茶)
話說我不小心把預設給打爆了
原本預設是12000字.2篇
可是現在兩篇加起來就14000了.還沒完
希望能在20000字結束.....
搞不好這段會比紗利雅結局篇都還長(汗)
不過結局篇要等開學了
我連冒險篇第3話都不知道能不能在暑假結束前趕出來

另外.第一篇的時間點有改
因為描寫到紗利雅感情的部分有比較多.所以就把時間改到之後了
所以他們被捲進去事件的時間約是11/21前後吧?
這樣連結結局比較快(逃)





[b]AS紗利雅02-潛藏的暗殺者[/b]







「呼哈~~~呼哈~~~」
我靠一旁的大樹喘氣,一邊看著走在我前面的紗利雅。
就算不算背在身後的大背包,這身盔甲還是很重的,而且受到大太陽的照射,吸收了太陽的輻射能,整個變得像烤箱一樣。
我想,如果這個時候打顆蛋在外面的話,搞不好瞬間就熟掉了。
在連續穿著它走了三、四個小時之後,我不僅上氣不接下氣,還弄得全身都是汗。
相對於我的辛苦,在我旁邊穿著輕薄衣服的紗利雅,就顯得十分輕鬆自在,在路上輕快的跑跑跳跳。
在這個故事中背景是夏天嗎?夏天果然還是只穿短袖最好。

或許因為她扮演的是貓的緣故吧?隨著路途中談話的次數變多,她說話有時後結尾會加個『喵』字。
「高吉好慢喔,紗利雅要先走了喔喵~~~」
紗利雅在不遠處對我招著手,她開心的笑容在不知不覺中似乎變成了我即將燒斷的神經的一劑清涼劑。
「紗利雅,等等我啊……」我對著她大聲回應。
雖然很想脫掉盔甲只留下劍就好,但是在這未知的世界中,誰知道下一秒是不是會突然出現不可思議的大怪獸攻擊我們。
至少要保留能防禦的東西,必要時才能保護紗利雅和我啊。我一邊這樣想著,一邊拼命的朝向紗利雅緩緩走去。
「啊……那個是……」紗利雅越過前面的小緩坡之後,似乎看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停了下來。
「紗利雅,怎麼了?」我急忙追了上去,因為過於著急,結果一個重心不穩,正好跌倒在紗利雅的旁邊。
我拍拍臉上的泥土,朝眼前望去,前方有兩座布滿森陵的小丘陵,而一個小小的城鎮在座落在旁邊。
「喔喔!上天並沒有棄我於不顧,太好了。走吧,紗利雅。」我打起僅存的意志力,朝向位在我旁邊的紗利雅看去。
位在紗利雅腳旁邊的我,這個角度正是絕佳的角度啊。不但大腿一覽無疑,再向上看去更是精華之處……
「嗯?」或許是察覺到了怪異的視線,紗利雅轉頭朝向在她旁邊的我。
「喵啊啊啊!」
在我來不及向她解釋之前,眼前突然閃過好幾道白光。

* * *

「嗚……終於到了。」我望著城鎮的大門,感嘆說道。
雖然看得到城鎮,但是實際上走到卻是兩個小時之後的事了。
「紗利雅,用不著抓我吧……嗚,好痛……」
「哼,誰叫高吉要偷看。」紗利雅露出活該的表情,對我吐出小小的舌頭。
我摸摸臉上的傷口,是好幾條細長的貓爪痕,嗯……變成貓之後就跟著有銳利的指甲了嗎?
讓我想起之前曾經因為不小心摸到紗利雅的胸部而被紗利雅用魔法棒打。這樣說起來說不定被魔法棒打還比較好……不對,那不是都很痛嗎?我幹麻想著自己如何被打啊?

還好這裡不用通行證什麼的,所以我和紗利雅就直接走了進去。
根據旅行多年的經驗,到一個城鎮中最先需要打聽的就是住宿地點,於是我就先找個路上的路人來問。
嗯?眼前這個人怎麼好像看過啊?算了,是錯覺吧?
「請問你知道這個城鎮哪裡有可以住宿的地方嗎?」
那位村民打量似的看了看我和紗利雅,然後神情冷淡的著我。
「你們是外來的士兵嗎?」
「嗯……我們是旅人。」目前我們的身分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說呢?沒看過書突然就跳進來扮演這個腳色,誰知道我在這個世界中是誰啊?只好先假裝是旅人吧。
他表情稍微緩和了一點,然後向我們的左前方指了一個方向。
「這樣子啊,你們可以先到村長家去問一下關於這個城鎮的事情。沿著這條路走過去,看到水果店之後右轉,再直走就可以看到村長家了。」
「嗯……謝謝你。」
「那我先告辭了,祝兩位旅途愉快。」
我望著他離開的背影,然後又轉頭看看身旁的紗利雅。
紗利雅好奇的四處張望,彷彿在期待故事中有什麼不同於我們世界有趣的事。
「紗利雅,走吧,而且剛好可以確認一下關於這個故事的時代背景。」
「嗯,出~~~發。」
我和紗利雅走在水泥地鋪成的道路上,紗利雅就像個小孩子一樣,一看到什麼新奇的東西就大驚小怪的跑過去,一個人不停的在街上跑來跑去,還不時叫我過去。
嗚……雖然紗利雅完全不在意四周居民的眼光,可是我多少會有點在意啊。

我們沿著剛剛那位村民的指示,在整齊乾淨的街道上走著。
奇怪,我怎麼感覺到有點不協調呢?是錯覺嗎?
「啊,高吉,你看前面喵。」
我隨著紗利雅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棟位在道路旁的獨棟小房子,門的旁邊還貼了塊小小的「村長家」的牌子。
我輕輕敲了敲門,門上發出清脆的敲門聲。
「打擾了,請問村長在家嗎?」
「喔……等一下喔。」裡面傳來一位老人沉穩的聲音。
相較於在門前耐心乖乖等待的我,一旁的紗利雅則是死盯著門,還不時想透過窗戶偷看裡面的狀況,真想告訴她這樣是不禮貌的行為啊。
「鏘鐺。」門被打了開來。從裡面走出來的人令我和紗利雅大吃ㄧ驚。
眼前的老人,深色的衣服,臉上散發出一種穩重老成的氣息,彷彿顯現出他的威嚴,再仔細觀看之後又能發現他的眼睛中透露出慈愛。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看到我就露出凝重的表情。
但是令我們吃驚的,不論怎麼看,都覺得他是我們所孰識的……那個人。
「唔喵?」紗利雅晃動她的小腦袋,頭上的貓耳朵也小幅搖晃。
「牧、牧師先生?」
眼前的老人原本凝重的表情轉換成露出困惑的表情,看著我們兩個。
「咳……不好意思,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我是這個伊爾尼斯震的鎮長。」
「紗利雅,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牧師先生會出現在這裡……」我小聲的對一旁瞪大眼睛的紗利雅說道。
「啊!」紗利雅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用一種恍然大悟的表情看著我。
「紗利雅想起了喵。」
「想起來了什麼?」
「在這個世界中,所有人物的臉和樣子,都會用我們所認識熟悉的人替代。」
「嘎?」紗利雅突然的這句話讓我滿頭霧水。
「紗利雅不是說過這個機器是為了方便我們讀書嗎?所以它為了讓我們更深刻的記住書中的內容,會從我們的記憶中找出性格最符合的人代替故事中的人物。也就是說,因為在我們的世界中,牧師先生是很具有威嚴的,所以在這裡,有威嚴的村長這個腳色就由牧師代替。」
「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中的人物,都被換成了我們所認識的人物的外表了嗎?」
經過一番沉思之後,我努力的想要用自己的話解釋剛剛那一串句子。
「嗯,紗利雅之前也曾經測試過那個機器,當時在故事中看到高吉真是嚇一大跳呢。」紗利雅望著我,臉上顯現出小小的紅暈。
嗯?看到我?那我扮演的是什麼腳色?
「那個……你們是……?」村長疑惑的看著我們。
糟糕,剛剛一不小心想得入神就忘記村長的存在了。
「啊,我們是從很遠的地方一路旅行,路經此地的人,很抱歉將你誤認為我們所認識的人。真的很對不起。」我急忙向村長解釋著。
「嗯,原來是旅人阿,我還以為是士兵呢,真是嚇我一大跳。」村長原本疑惑又帶有些許緊張的臉現在稍為緩和了下來,眼神也變的比較和藹。
「士兵?請問最近有在打仗嗎?」
「是阿……最近在王都的西方,有一股反抗國王的勢力。」
「為什麼要反抗國王?難道國王是個很壞的人嗎喵?」
「不……我們『克魯特』王國的國王是個人慈愛民的好國王,你們仔細看看這個城鎮。」村長似乎有點自豪的將手一揮,我和紗利雅隨著他的方向看過去。
嗯……咦?雖然說這樣有點失禮,不過這個小城鎮的公共設施居然蠻發達的。
不論是道路的簡雅的鋪設,還是帶有藝術性的公共飲水機都稱得上高水準。路邊的也是隔幾個路燈就設置垃圾筒。剛剛來的路上也看到兩、三座公廁。怪不得剛剛會覺得不協調。因為在我兩百年的旅途中,這種公共設備幾乎只有接近各國的王都等級的城市才有,而現在沒想到能在這種小鎮看到。
這種龐大的福利工程,的確不是個昏庸的國王辦得到的。
一旁的紗利雅似乎不懂村長的意思,大大的眼睛一直到處搜尋著,最後似乎停在附近的蛋糕店上,發出異樣的光芒。
「這個王國因為不大,所以全境都是由國王直接統治的。也就因為這樣,所以在他英明的領導下,即使我們的城鎮算是王國的邊境,也有如此優良的設施。」
「高吉,那很厲害嗎?」紗利雅小聲的附在我耳朵旁講話。
為了不打斷村長的談話,我微微的點點頭應付紗利雅。
「可是『艾歐尼奧』那些傢伙,居然為了想統治這個王國,而發動武力叛變。他們招集被國王流放的邊境去的犯人,和國境以外,那些覬覦這個國家已久的敵人聯合起來,想以暴力統治這個國家。」
嗯……看來這大概就是小說的時空背景了。
「那麼現在的狀況呢?」
「很抱歉,坦白的說,我也不知道。我剛剛還以為你們是來傳遞這個訊息的。不過實際上應該也不樂觀。」村長的表情顯得更加凝重。
「不樂觀?可是國民不是都支持國王嗎?」
「是啊……但是支持跟能不能對抗是兩回事。或許是因為我們這種快樂的生活過久了,對他們那種暴力革命完全束手無策。」
「因為安逸的生活過久了就懈怠了下來嗎?」
「慚愧的,被你說對了,我們最後接到的消息只知道他們已經開始入侵了。」
嗯……正當我在思考要繼續接什麼話的時候,紗利雅打斷了我們的談話。
「那個高吉……我們不是要問住宿的地方嗎喵?」紗利雅露出困惑的表情。
「啊,不知不覺得就忘記了我們原本的目的了。」
「呵……真是抱歉,讓你們聽我這個老頭子的話太多了。你們想要知道關於這個城鎮的事情吧?請在這邊等我一下子。」
村長說完之後就走回了屋子,從一旁的一疊手冊中拿了一本給我。
「這是關於這個城市的導覽,在動亂之前,來這個城鎮的人還蠻多的呢,所以為了避免旅人在這裡迷路,都會在城鎮路口處放置這些手冊。」
「嗯……大概是不小心被我們給忽視了吧。謝謝。」我接過村長手上厚厚的小冊子,稍微翻了翻,看來頁數還不少。
「那麼,祝你們在這個城鎮中玩的愉快。」村長露出剛剛都不曾看到的愉悅表情看著我和紗利雅,然後用手指叫我附耳過去。
嗯?蠻好奇村長會說些什麼,就低頭附去。
「年輕人,要好好珍惜那位小姐啊。」他露出滿臉笑意看著我,小聲的說。
「什……等一下,紗利雅是……」
突然間,我也不知道該辯解些什麼,紗利雅到底是我的什麼人呢?
雖然她總是很迷迷糊糊,做事也常造成許多的麻煩,把我們大家給捲進去。
但是她總是用樂觀開朗的態度面對,不管再辛苦,她都很努力的把它克服。
在不知不覺中,我似乎變得很在意紗利雅?
看著紗利雅燦爛的笑容,不知不覺中也會跟著笑起來。
跟她談話,不知不覺中就會忘卻一切煩憂。
這就是我在意紗利雅的原因嗎?還是另有其他原因?
「呵呵呵,年輕人,加油啊。」
村長用力拍拍我的背,然後大笑的走回去屋子裡面。

我偷偷的看向一旁依舊是好奇的四處張望的紗利雅,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高吉,那邊有蛋糕在飛?」紗利雅用困惑的表情看著我,我急忙回過神來。
「什麼?」
我朝向紗利雅所指的方向看去,那裡有一個蛋糕半漂浮狀的飛在空中。
該不會是哪家蛋糕店的招牌呢?把蛋糕綁在線上之類的。
我抬頭向上望去,結果在併排的公寓頂端,發現了一個類似小小的人影。
『不對勁』這個念頭直接閃過我的腦海中。
「紗利雅……那個……咦?」
原本在我身旁的紗利雅,像是着了迷般的往蛋糕漂浮的方向跑去。
「等一下啊,紗利雅……那個說不定是……」
雖然我極力想趕上紗利雅,可是礙於身上的盔甲,一直無法跑得很快。相較之下,身上完全沒有重物,還變成貓的紗利雅,那輕快的樣子我根本跟不上。
漂浮在空中的蛋糕像是看到紗利雅朝它的方向衝過來一樣,急忙開始移動。
「等等,別跑啊喵。」
在紗利雅的追逐下,蛋糕彎進了由兩排並排公寓所構成的小巷子。我只好緊追在不屈不饒的紗利雅的後面跟著進去。
呼、呼……真不愧是公共設備完善的地方,連小巷子都這麼乾淨,只是堆放著一些雜物而已,在某些較落後的都市中,小巷子就像是貧民窟一樣呢。
不對,現在不是佩服的時候,要是再不追上眼前的紗利雅的話,就會落入敵人十分老套的陷阱裡。
「喵嗚~~~」
在前方的紗利雅似乎追到射程範圍內,只見紗利雅的雙腳一蹦,在空中劃出完美的曲線後,將吊在線上的蛋糕給抓到了。
這時候,從建築物上面突然落下了一座巨大鐵牢,將紗利雅給關了起來。
「喵啊啊啊啊~~~」
糟糕!雖然早就猜到是陷阱了,可是要讓注意力像貓一樣的紗利雅阻止正在做的事情的話,那簡直就是跟登天一樣難。
那麼既然紗利雅被抓到了,接下來還有什麼更糟的呢?
這時候,一個人影從公寓的屋頂上跳了下來,落在我跟紗利雅之間。
短小的熱褲,淡紅色的雙馬尾,在加上那深紅色的外套,綠色的眼睛散發著殺氣,雖然身上的衣服有點不太一樣,不過不管怎麼看都是……
「妃亞!」在牢籠裡面的紗利雅不覺大聲驚呼。
不對,我想起剛剛紗利雅的話,在這個世界中,她並不是我們所認識的妃亞。
「妳是誰?為什麼要抓住紗利雅?」我直接了當的切入主題。
還會有誰會用這種方式登場呢?這麼簡單的答案我在問之前我就知道了。
「你不需要理由,去死吧,西德爾!」
沒錯,就是殺手。
難道我在這個世界中所扮演的腳色有這麼討人厭嗎?
殺手……算了,還是先叫她妃亞吧。妃亞並沒有拿出類似暗殺者會用的武器,而是直接的衝了過來,看來是用肉搏的近身戰鬥,果然很像是她的作風……
妃亞快速的在狹宰的巷道中展開衝刺,登上牆壁之後利用反作用力踢了過來,然後快速的用腳給了我一記腳刀。
「哇……」
好快,妃亞的腳迅速的擦過了我剛剛所站的位置,將一旁的木箱給踢的粉碎,要是我剛剛沒有及時退後的話,頭可能就被像西瓜一樣被打爛了。我急忙再向後退拉開一段距離。
雖然原來世界的妃亞常拿我當沙包打,可是並不會動真格,只是鬧彆扭時偶爾拿我出氣……當然還是很痛啦。
可是眼前的妃亞,不但攻擊速度威力更快更強了,連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完全不同,根本就是要致我於死地。
很明顯的沒有妥協的餘地,這是小說的設定吧?
「高吉……」在妃亞身後的紗利雅發出小小的聲音,十分擔心的看著我。
「可惡。」我急忙抽出剛到這個世界中所備有的劍,鋒利的劍身閃耀著青色的光芒,把柄也有稍經雕飾,看來這把劍應該不錯。
可是正當我舉起劍對著眼前的妃亞的時候,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為什麼妃亞還要大費周章地引我們到這種地方來進行暗殺呢?
沒錯,妃亞為什麼會特地挑這種狹窄的巷子襲擊我當然有原因的。
在這種狹窄且堆滿雜物的地方中,較長的劍無法完全發揮應也有的威力,很容易被牆壁給擋住,就跟在滿是樹木的森林裡揮劍一樣,完全無用武之地。
相反的,擅長肉搏戰的妃亞,雖然範圍不大,但光論機動性和破壞性,在這小巷子中依舊十分有利。
真不愧是殺手啊,能夠製造出對自己有力的情況進行暗殺工作……不對,我怎麼開始佩服起她來了?這樣下去的話,我和紗利雅不但回不了原來的世界,還可能會死在這裡。

妃亞重新擺好姿勢,用腳在地面上快速的彈跳,續勢待發的模樣讓我不覺心寒。
可惡,就算要進行肉搏戰,穿著這一身不熟悉的盔甲也不適合啊。
不等我再繼續思考,妃亞再度衝了過來,將原本被我拉開的距離瞬間被拉近,妃亞的雙拳像雨點般的襲來打在我身上。
「嗚嗚……」
本來想利用盔甲的緩衝力去承受妃亞的攻擊,再趁機進行反擊的,但或許是因想在不碰及牆壁的下揮劍所造成姿勢不自然,速度自然慢了下來,輕易地被妃亞給看穿。
抓緊我揮劍的破綻,妃亞停止拳擊,馬上側身給了我一記迴旋踢。
「哇啊……」
大量的鮮血從我口中吐出,被妃亞的必殺回旋踢給踢中的我,瞬間向後飛了數公尺遠倒在地上。不知道肋骨斷了幾根,不過要是沒穿盔甲的話,我可能剛剛就已經死了。
「高吉呀啊啊啊……」看到我吐出鮮血的紗利雅大聲尖叫。
「哼。沒想到你這麼不堪一擊啊……西德爾。虧他還特地派我來解決你。」
『他』是誰?我在內心中暗自想著,但是受了剛剛的一擊,光是要保持意識都很困難了,更何況還是在這種危及的時候去想這些?
「那麼,你就去死吧。」似乎判定我沒有抵抗能力後,妃亞放鬆警覺,緩緩的朝我走來,準備進行最後一擊。
「不要啊啊啊喵~~~」
可惡……再這樣下去的話,我會死的,誰知道在這裡死掉現實生活會發生什麼事……
而且被關在牢籠中的紗利雅也說不定會被殺掉……
不行,我還不能死在這裡。

「咚。」
那是一瞬間的事,妃亞突然身子一抖,向後退了半步,之後有塊石頭從她身上滑落了下來。要不是這樣,我跟本不會發現剛剛有塊石頭劃過我的上空擊中了妃亞。
「誰?」妃亞瞄了一眼半倒在地上的我,然後看著我身後的某人。
「怎麼可以隨便欺負人呢……莉緹……」
溫柔婉約,而且很熟悉的聲音……她是……
我急忙轉頭朝身後看去。
站在路口的人,金褐色的頭髮在光線下顯得發亮,溫柔的藍色雙眸顯現出她的美麗。穿在身上的深藍色的軍服並沒有遮蓋住她的好身材,反而把她的精華之處更加突顯出來。
如果我之前沒見過她,在這種情況下,我說不定會對她一見鍾情。
「西、西亞黎?」
「妳為什麼會在這邊?」突然一改之前的冷靜,妃亞對著西亞黎大聲咆嘯著。
「因為我很想見妳啊……小莉緹,為什麼妳會突然離開我去加入『艾歐尼奧』呢?」西亞黎將左手張開,看來是剛剛攻擊妃亞用的小石塊全部落了下來,碰到地磚放發出鏗坑的聲音。
「喵嗚?」紗利雅疑惑的聲音不時穿雜在這緊張的氣氛中,不過卻沒辦法使我的內心平靜。
眼前的妃亞是剛剛村長提到的王國叛軍,『艾歐尼奧』所派來的殺手?那為什麼會找上我呢?
我不過是……等等,我在這個世界中的腳色是扮演什麼?
我隱約從她剛剛的說法得知我叫西德爾,但是我有那麼重要,要請人特地來暗殺嗎?
「哼……妳那種『仁者之道』在這個世界中是行不通的……」
說完之後,妃亞對我投以輕藐的眼神。
「這次讓你運氣好逃過一劫了……」
妃亞說完,用力的登上牆壁,然後不停的利用反作用力向上登。
「等等……小莉緹……」西亞黎馬上將剛剛掉在地上的石頭剷起,對莉緹的方向踢過去。
石頭化成直線的飛了過去,不過看來因為距離較遠,再加上妃亞這次不像剛剛降低了警覺,所以一顆都沒打中,只彈到了公寓的牆壁上。
「我還會再來的,而且還會證明妳的『仁者之道』是絕對行不通的。只有武力……才是一切!」
妃亞的身影就這樣消失在公寓的屋頂上。
「嗚……」剛剛一直處於情勢緊繃兩人中間的我,不覺發出了小小的嘆息。
看到眼前的狀況,我才知道我是多麼的沒用。
不但完全沒辦法反擊,還受了重傷。這樣子我要如何在這個世界保護紗利雅呢?
「你沒事吧?」西亞黎朝我走了過來。
「嗯、大概還好吧。」我小心的站起身子,深怕再度傷到胸前的傷口。
正想道謝的時候,被紗利雅叫聲的打斷了。
「高吉~~~」聽到紗利雅的叫聲,我才想了起來,轉頭看像紗利雅。只見被關在大鐵籠的紗利雅隔著鐵做的牢籠,用水汪汪的大眼看著我。
嗯……這樣子的紗利雅也蠻可愛的……不對,現在應該先救她出來。
「好了、好了,沒事了。」
我朝向紗利雅的方向走去,想打開鐵籠,但是卻發現完全沒有門,這是什麼怪鐵籠啊?
「那個……可以請妳幫忙一下嗎?這個牢籠……」
似乎朝覺到了我的困擾,西亞黎笑笑的走了過來,然後抽出配在身上的西洋劍。
西洋劍的所閃爍的光芒,跟她眼睛中所發出的光輝一樣耀眼。
只見她像切蛋糕一樣輕鬆輕輕一揮,牢籠一邊中的幾根鐵柱就掉了下來。
裡面的紗利雅急忙衝上來抱住我……
「等等……紗利雅,好痛,那邊是傷口啊。」我使力的想把纏人的紗利雅給推開。不過似乎沒效果,紗利雅還是緊緊的抱著我。
沒辦法嘛……突然被關在鐵牢裡面,還看到我被襲擊,任誰都會害怕的。
「高吉……」紗利雅淚眼汪汪的看著我。
「嗯?」原本以為她會說出什麼『我好害怕』或是『高吉好遜』之類的話,沒想到我錯了。
「那個蛋糕是假的……」
我聽了紗利雅的報怨之後,差點雙腳一軟。
拜託,就是因為妳不聽我的勸告去追蛋糕,我才差點被殺掉耶。
在我身旁的西亞黎則是撲嗤一聲笑了出來。
「看樣子應該還好摟?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我的名字是伊利亞˙麗諾,叫我伊利亞就好。」
西亞黎說完後伸出了手表達致意,我趕緊抽出一隻手迎上。
「嗯,伊利亞,非常感激妳救了我們,我的名字叫做……」
叫做什麼……我到底要說我是誰才對呢?我急忙絞盡腦汁的想。
「西德爾˙薩魯」說完之後,才覺得我取的這是什麼爛名字。
為了讓故事可以正常繼續走下去,前半的名字使用剛剛妃亞叫我的西德爾代替。
不過後面的姓就只好隨便亂掰了……
「可以直接叫我西德爾,或是高吉也可以,那是我的綽號。」
突然想起剛剛紗利雅當著她的面叫我高吉,也不可能說什麼名字說錯然後再改,只好這樣說了。
「那個……我、我的名字叫做紗利雅˙威樂斯,叫我紗利雅就可以了喵……」
紗利雅羞怯地迎上伊利亞的手臂,眼神不安的漂移,彷彿有什麼顧忌似的。
嗯……就算紗利雅用本名應該也沒差吧?我想應該只有主角的名字會影響到故事結構,貓咪精靈的名字應該不會跟故事主線有太大的關係。
「嗯?妳剛剛說『給你們添麻煩了』是什麼意思?」為了不要讓她太在意我們的名字,我急忙找個理由。
「嗯……其實,剛剛的那位女孩,也就是莉緹……」
她們的對話中也提到了幾次,看來這個世界中的妃亞就叫做莉緹了。
接著,她說了句讓我和紗利雅震驚的話。
「……她是我的徒弟。」
「喵嗚?」

~~~續待~~~







關於武打場景我是第一次寫.....上次那個超短的不算的話

為什麼我會一直在打完之後重新更動呢=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9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