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44

【同人】變奏曲 VAR.6

樓主 沉默之人 william90632
在豪華的會客室中,放在精緻茶几上的兩杯紅茶已經涼掉了。

黑髮少年極力壓抑著想要大吼大叫的衝動。

「壞掉?」

他像虎皮鸚鵡一般重複著說過的話。

「壞掉了?」

「不管你重複多少次,也改變不了已經發生的事實。席爾維斯特。」

古拉衛‧帢薩里利冷漠地說。

「不過當時我也沒期望過一個十四歲製琴師能做出什麼耐用的東西。」

「......那把琴是什麼時候壞掉的?」

「大概是黎瑟剛昇上二年級的時候吧。」

「那不就是才過了一年嗎!?才一年而已?到底是怎麼......」

古拉衛皺著眉頭,不耐煩地打斷席爾的哀嚎。

「如果覺得不可思議的話,自己親自去確認不就得了?那個應該還放在書房吧。
先別提這個,你今天來這裡只是想問你那童年習作的下場?是的話就把它帶走然
後回去吧,逃家的席爾維斯特。」

──有那麼一瞬間,席爾認真地煩惱著該不該把紅茶淋上眼前這死老頭的腦袋,
那目中無人的態度讓黑髮少年再三猶豫不決......不過考慮到冷掉的茶水會大幅
降低應有的殺傷力後就放棄了。所以他只是仰頭將紅茶一飲而盡,空茶杯與瓷碟
粗魯的發出「喀」的一聲。

「......我昨天到學校閒晃的時候聽到了黎瑟西雅的演奏,她──」

「這不干你的事,席爾維斯特。你完全不用為她擔心。」

「......我話都還沒說完呢!」

「我大概知道你想說些什麼。不過既然你有聽過她演奏,難麼你應該明白才對。
黎瑟西雅的問題並不是在於技巧,而是心境,只要到時候她自己想通就行了。所
以不用管她也......」

「我想問的可不是這個啊!古拉衛!」

席爾毫不客氣地打斷他的話,沒有一絲對長輩應有的禮貌,甚至還直呼古拉衛的
名字。

「為什麼黎瑟西雅會變成這樣?三年前我離開這裡的時候,她還是個對『音樂』
這件事能樂在其中的孩子吧?」

「............這與你無關。」

「你──」

「你真的很愛管別人的家務事呢。而且,從小到大都是那麼的無禮,這都是你的
母親......」

「不准你提那個女人,古拉衛‧帢薩里利。」

這句話就像觸動了什麼開關似的,席爾的眼神變的異常冷酷。

古拉衛則是毫不退讓地迎上他的瞪視,嘴角掛著諷刺的微笑。

然後,說了等同於逐客令的一句話。

「你的那台符德魯琴就在書房,快去拿吧。」

接下來他就喪失興趣似地轉過頭去。

──有那麼一瞬間,席爾已經決定把紅茶淋滿眼前這死老頭的腦袋......然後這
才發現紅茶已經被自己喝完了。

所以他只是默默起身。

「我是不可能就這樣放著她不管的。」

席爾在離開會客室前說了。

「因為你們父女兩最像的地方就是鑽牛角尖的部分。」

「......是嗎。」

古拉衛只是淡淡地如此回應。



離開會客室。

遠離令人不悅的傢伙。

通往書房的長廊。

看看手錶。

已經快接近午餐時間了。

「沒想到這麼快就被趕出來了......可惡!那個老頭......」

不但沒問到黎瑟的事,而且還......

「那個揭人瘡疤的傢伙......!」

席爾一邊用憎惡的語氣碎碎念著,一邊打開書房的門。



──灰髮少女正彈著符德魯琴。

纖細小巧的手在琴鍵上移動著。少女彈的只是一首簡單的練習曲...可能那是她會
彈的少數幾首曲子之一。手指的移動、踏板的時機等技巧都還不是很熟練。或許
她學琴的時間還不是很長吧?

但是他聽的出來。

他畢竟是布林恩凱勒家的人。

「唔,你喜歡我們家的琴嗎?」

「......!」

灰髮少女被突如其來的問句嚇了一跳,符德魯琴發出一聲亂七八糟的巨響。

「啊!那個...對、對不起,我不知道這是你的...因為實在太漂亮了,所以
就......」

「是嗎?妳也覺得這台琴很棒啊?」

席爾的笑容就跟小學生向同學炫燿自己剛買的球鞋一模一樣。

「這台符德魯琴可是我的曾曾祖父:巴頓‧S‧布林恩凱勒親手製作的喔!是我們
家的傳家之寶喔!」

「哇啊~~」

有一半以上因席爾那了不起的口氣而發出讚嘆之聲的少女。

看到少女崇拜的模樣而更加得意的席爾。

「雖然從曾曾祖父以後我們家就沒人會做符德魯琴了,但是爺爺說我的天份比曾曾祖父好很多,以後一定可以成為超越曾曾祖父的製琴師呢!」

少女露出驚訝的表情。

「你會做符德魯琴啊?好厲害喔......」

「嗯嗯,以後我做出來的第一台符德魯琴就送給妳──」

「黎瑟西雅,」

不知什麼時候來的古拉衛冷冷地掃視書房內部。

「我們要開始上課了,請妳出去。」

「嚇!你什麼時候來的!?」

「......從你爺爺說你的天份很好的時候我就來了。還有──」

席爾招架不住古拉衛的瞪視而低下頭去。

「要不是你爺爺拜託我的緣故,平常我是不會這樣教人的。所以你應該感到榮幸
──並且更加小心翼翼。」

「......知、知道啦。」

席爾臉色鐵青的回答......或許這是因為古拉衛從懷裡掏出兩支全新未削的鉛筆
放在琴鍵上的緣故吧?

而灰髮少女仍然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

古拉衛面無表情的往旁邊瞄了一眼。

「黎瑟西雅,我應該有叫妳出去吧?」

「......啊、那個......」

古拉衛的聲音相當平淡。

「那就快點離開。」

「對不起......」

少女低垂著頭,正要沮喪地離開房間時又被叫住了。

「啊,等一下,妳叫黎瑟西雅對吧?」

一回過頭,只見黑髮少年微笑地說。

「我的名字是席爾維斯特,席爾維斯特‧布林恩凱勒,簡稱席爾。從今天開始在這裡學琴,請多多指教囉!」

黎瑟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輕輕的笑了。

那是個帶點羞澀,卻又相當坦率的笑容。



「說起來,從那一天起就幾乎沒再見到她了嘛......」

佈滿灰塵的符德魯琴盒一下子就被找到了。

打開琴盒確認有什麼明顯的損傷。

「唔......看來不是有哪裡撞到的緣故。」

席爾將符德魯琴取出架好後仔細查看。雖然古拉衛說他不會期待一個十四歲製琴
師的技術,但眼前這台琴蓋上漆有「S.B.」燙金縮寫、曲線穩重優雅的符德魯琴
實在是讓人很難相信這是一個十四歲孩子所擁有的手藝。

「只是這樣看果然還是不行,得找個安靜的地方......」

公寓的房間有點狹窄。

......舊校舍的教室?嗯,不錯,就用那裡吧。

只要設下結界的話,就不會有人闖進來了。

話說回來,昨天聽法珞姐說她們午餐後就要開始練習了......

「唔~~嗯~~」

席爾稍微考慮後,將符德魯琴收拾好放回琴盒,然後「嗨咻」一聲背了起來。

「總之先去吃午餐吧!」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9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