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346

Chapter twenty-one:『嗜血朱雀』(上)

樓主 領航 ianfreeze
Chapter twenty-one:『嗜血朱雀』(上)


「慕…景…?」
恤不安地望著及時趕到的心上人。


為什麼要露出如此冷酷的表情?這不像你啊……


「恤,你撐得住吧?稍微休息一會兒,我解決這該死女人後,馬上幫你療傷。」

「可是……」

「不必擔心,區區一個創造者,就算來一師團,我也不放在眼裡。」
雖然慕景平時就容易得意忘形,但是現在的他卻是發自心底鄙視對手。

「你說什麼!」
想當然爾,這番話輕易地激怒竭盡六年心力,好不容易才當上創造者的澄,更何況還是從一個鍊金術士的口中說出。

「你根本就不懂…我花了多少心血、做了多少犧牲……」


甚至還被逐出家門……澄心痛地想到。


「哼…是嗎?只可惜這些無用的心血馬上就要化為藻屑了。對付妳這種貨色…三成功力似乎還嫌太多呢。」

「你…!可惡!我就讓你見識一下,創造者的實力!去吧,狂暴邪惡向日葵!」
澄的性情本來就較為剛烈,如今受到這樣的鄙視及挑釁,早已讓她把斷虛曾告誡的『不可與慕景˙昂˙指定考科起衝突』的話拋到九霄雲外了。

在她的令下,身體有一半被燃燒至焦黑的巨型向日葵仍揮動藤蔓,進入攻擊態勢,不過澄並沒有打算讓牠負傷戰鬥,她從置滿藥瓶的腰部取出數個裝滿白色液體的長試管──「牛頓流鍊金術,醫之卷,第四十八之九,白色纖細藥水投擲!!」

試管被拋起,在空中發出清脆的『喀啷』聲破裂,灑下一陣白色甘霖,沐浴在邪惡向日葵的傷處,瞬間便回復到完好如初的狀態。


「真驚人的療效!不愧是創造者調配的藥水。」


澄的實力真的不容小歔,尤其是那招強酸火煙瓶投擲……恤暗自佩服。


「接招吧,慕景˙昂˙指定考科!狂暴邪惡向日葵,利用藤蔓使出奧義箭亂舞!!」

向日葵尖銳的藤蔓舉起,對準慕景,然後毫無預警的,九根藤蔓倏地刺出,其速度連恤也差點看不清,瞬間貫穿慕景。


「慕景──!!」
恤的瞳孔急遽放大。

「我不是叫你不必擔心嗎?」
卻見慕景悠然地站在他身後,原來方才被刺中的僅是殘像。


他是什麼時候──!?恤跟澄同時吃了一驚。


「披著。」
慕景脫下外衣扔給恤,上身只剩一件貼身的無袖背心。


「這……哼!使出花之舞!!」


只是僥倖罷了!不死心的澄繼續下令。


向日葵迅速晃動,將銳如利刃的金黃色花瓣抖落,它們乘著風似的圍繞著慕景飛舞,企圖攻向所有死角,由四面八方割向他。

「哼……」
慕景冷笑一聲,鐮戟依然被他雙手支在背後,刀刃抵著地面。


難到慕景不打算迎擊?恤才剛產生這種想法,卻見慕景的四周瞬間閃過爆炸似的波紋,花瓣被撕成肉眼難以辨識的的碎屑,飄散;接著一陣突如其來的刺耳嗓音衝擊著恤的耳朵,耳膜與內耳受器疼痛到像是要炸裂開。

「怎麼會……?」
渾然未覺發生何事的澄驚呼道。


攻擊怎麼會突然被瓦解?慕景做了什麼?恤也看不出個所以然。

等等……剛剛他的手似乎在剎那間動了一下……難不成是……!?


「憑這種隨便培養出來的大型垃圾就想打倒我?簡直痴人說夢,真是愚蠢的女人。」
慕景並不急於打倒對手,他想再多看看那女人被羞辱後,露出氣憤卻又無能為力的表情。

「輕視創造者,你將付出生命的代價!狂暴邪惡向日葵!使出最強絕招!」

向日葵難以計數的茂密綠葉開始產生能量,螢綠色的點點光輝以牠為中心曼妙飛舞,象徵旺盛生機的翠綠喜悅地跳動,漸漸凝聚成數十顆閃耀綠意的能量球。

「攻擊──魔法葉!!」
澄一下指令,能量球立刻聚集為翠綠色的萬丈光束,一口氣射向慕景,引發震撼地面的劇烈爆炸。


「好強的威力!」
恤伸手擋住飛撲來的塵埃。

被這種足以匹敵BOSS級魔物威力的攻擊命中,就算是慕景也……斗大的汗珠由恤的額頭滑落。


「怎麼可能!?」


聽到澄的驚喊,恤凝神望去,只見在飛散的塵埃中,慕景好端端地站著,身上沒有一絲傷痕,鐮戟在他的右手中進行高速旋轉,其形狀正好像面圓型盾牌,銀白色的光點密佈其上,閃著宛如夜空星輝的煌光。


「指定考科流鳳凰之戟,宙之卷,第三十五之二,星斗之盾。」

慕景收起動作,斜睨澄,恥笑道:「這就是所謂的最強絕招?真可笑,我真懷疑妳是不是穿著創造者的衣服招搖撞騙;依我看啊,妳若不是靠著那爛花同時夾攻,恤根本不可能敗在你手下。」


「利用鐮戟的高速旋轉建立盾牌基面,再以龐大的氣將之包覆,形成無堅不摧的防禦,真不簡單……」

慕景一向開朗活潑,實在讓人很難將他與『強悍』二字做聯想,但是現在……


澄也傻了眼,斷虛的告誡逐漸浮上腦中,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她也只能硬拼了。

「可惡……我就不信你能擋下第二次。狂暴邪惡向日葵,再使用一次魔法葉!!」
澄也拿出鹽酸瓶與火煙瓶,決定展開同步攻擊。

我的強酸火煙瓶投擲,威力可說是與魔法葉不相上下,如果同時進攻,一定能……


「太天真了……」
慕景的身影倏地逼近,輕蔑的笑臉在澄眼前放大,她大驚,連忙後躍數米,卻隱約看見鐮戟的刀光閃了一下,身前突然憑空激起波紋,手中的火煙瓶不幸被引爆,灼傷她的手臂,接著耳邊傳入爆破般的巨響。

「嗚呃…!」
澄忍住疼痛,左手伸向腰際繫著的白色纖細藥水。


「果然……是『音爆』!」
恤終於看出其中的內情。

先發生爆炸才產生聲音,正是音爆的特徵,這表示慕景的揮刀速度遠遠超過音速。先前恤與紫涵決鬥時,雖然他幾乎擋不住紫涵的快劍,但眼睛好歹還能追上劍的移動;然而他與澄卻連慕景揮動鐮戟的動作都看不到…看樣子,慕景的實力恐怕比紫涵要強上數倍…甚至是數十倍。


慕景冷冷地看著澄治療傷口,絲毫沒有阻止的意思,接著他注意到斜後方,狂暴邪惡向日葵的魔法葉已準備就緒,螢綠色光球的能量到達臨界點。

「差點忘了呢…先解決那隻廢物後再來玩這女人好了。」
慕景慢慢轉過頭,勾起一抹詭笑,瞬間消失在原地。


恤完全看不清他的動作,只感覺一股邪異的殺氣疾駛向狂暴邪惡向日葵,反射性地追尋,正好看見黑色身影掠過,停在向日葵身後。

慕景單膝跪著,左手撐地,鐮戟在他高舉的右手中閃著銳利的鋒芒。

「指定考科流鳳凰之戟,鬥神之卷,第七十六之三,血河倒影……」


恤根本沒發覺慕景有任何動作,他覺得慕景僅是迅速飛奔過向日葵身邊,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卻令他瞠目結舌。

一切都有如電影分隔畫面,一幕幕在他深黑色的眼瞳中播放;綠色光球爆散消逝,細碎的紋路爬滿綠色植物身軀的每一吋,斗大的綠色液體由縫中滲出,接著時間突然加快了腳步,被進行無數切割的軀體迅速崩解,飽含葉綠素的綠色液體向四周狂噴,數也數不清的綠色水柱在打到牆與地面後,形成一條條河流,奔流不止。

慕景的身體沾滿綠液,米白色的長褲被染成暗綠色,黑色的無袖黑色背心也顯得更加深沉。他的嘴角綻放出殘酷的冷笑,妖異的綠眸中閃著興奮詭譎的光芒,令恤毛骨悚然。

好可怕……彷彿一個享受著殺戮的惡魔……

那個『人』真的是慕景嗎?恤根本不敢相信。


「不…不可能……」
眼睜睜看著自己費心盡力製造的精銳,像隻毫無抵抗力的螻蟻,輕易被切成碎片,澄的內心開始祈禱這只是場惡夢。

「接下來…換妳…囉……」
慕景慢慢轉過身,舔了舔濺到嘴角的綠液。


『死神』製造的恐怖還沒有結束。

沒錯,這是個不可能醒來的惡夢……


To Be Continue……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