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4
GP 849

【小說】湛藍的天空《玖之章》

樓主 羽 二重 tinaben
               《玖之章》




午夜,斐揚第一客棧───

四男兩女,五坐一站,大家你瞪我我瞪你,沉默了很久。

覺得氣氛太僵硬,站著的人開口:「咳!那個,我說……唯小姐跟雷先生是姐弟這件事……有這麼令人錯愕嗎?」

「重點不是這個吧?我覺得應該是因為她是鍊金公會會長這事比較令大哥錯愕。」短髮的女商人想來想去也只能想到這點,但立即被推翻。

「唔……好像也不是耶!知道唯是會長時是之前……可是那時也沒有很驚訝的樣子啊……」

「這麼說果然還是因為姐弟關係?」從來沒見過他有露這種表情。武僧盯著自家兄長。

「希爾,你該不會是因為雷要當你小舅子所以太高興了吧?」這是神官說的。

用力的捏了神官的大腿:「他會高興我就跟你姓!!」

「真的嗎小雷?我好高興啊……」

聽著眼前五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完全無視自己的存在,神工匠憤怒的站起來:「你們……」但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所以他轉身走出客棧。

「欸……那位客官生氣啦?」站著的人說。

短髮商人拍拍他的肩:「希爾大哥他一直都是這麼害羞啦!」



站在門外的希爾特,只是無奈的聽著廳內的人又你一言我一語的談論自己。

「小唯啊小唯……妳是跑到哪去了,不是相處的好好的嗎?突然說個『受傷了』就跑走,究竟是誰在我不注意時傷害了妳呢?」在微涼的夜晚,他又拿出一根新的咬草,咬上。



輕輕的把紙條放在舞姬手中,唯對著熟睡中的舞姬與藝人鞠了躬,接著背起大包包往斐揚走回去。

等唯走遠,本來應該熟睡的兩人張開眼睛。舞姬對著藝人說:「小唯真的長大了呢……這比看到小雷時更讓我訝異。」

「是啊……這讓我有點罪惡感耶!」

舞姬聽了哼了哼:「罪惡感?你還知道罪惡感喔?」說完還不忘戳戳藝人的臉。

「別戳了,會被妳戳壞耶!」雖然抱怨,不過藝人沒拿開她的手。

玩了藝人的臉皮一會,舞姬站起來轉個圈:「其實我還滿喜歡舞姬這職業的,不過我膩了啦!雖然街頭賣藝很好玩,不過卻很累……欸!老公!我們換別的職業吧!」

聽見老婆說要換職業,藝人幾乎高興的快跳起來:「對對對!換換換!我看老婆妳就當個十字軍吧?」那種全身都包的很密的。

「……那老公你要當什麼?」十字軍……全身都包很密耶!不過總比之前跳舞時都有痞子圍過來好。

比較在意自家老婆的藝人說:「隨便啊,當什麼都好,不然我們一起當十字軍吧!」

「唔……明天好像是轉職考試……那明天就去參加考試!」

「明天?我記得報名跟考試是早上七點截止,但是卡普拉服務站七點半才開始啊。」

「你不要裝了啦!我知道你去偷學祭司的技能,不要以為我不知道!」

「老婆妳……什麼時候發現的?」問歸問,不過藝人還是拿起地上的一截樹枝,在地上擺上一顆藍色的礦石,然後畫上傳送的魔法陣。

拎著藝人的耳朵走進魔法陣,在兩人消失前,舞姬說:「我連之前小唯踩到的那枯樹枝是你放的我都知道。」




在不知不覺中加快腳步,唯現在只想趕快見到念念不忘的人。用了畢生最快的速度跑回斐揚,再往客棧的方向跑去,就在她看見一個神工匠站在客棧門口想要衝過去時,頸上突然一陣刺痛,接著意識模糊,唯暈了過去。


看著月亮從天空正中央降到地平線下面,希爾特靜靜的靠在客棧的招牌上,腦子裡想的全是伊人,抬起頭,卻瞧見了唯開心的朝自己跑過來,以為是幻影,但在看見那幻影突然倒下,接著一道黑影從後頭大樹上跳下來,警覺的他,立即知道這不是幻影。

「你是誰!」神工匠大吼。

黑影抱起了倒在地上的唯:「小哥不要太衝動,我只是奉命行事。」

在廳內聊到天亮的眾人,聽見神工匠大吼,全部跑了出來。

「妳放開她!妳要找的人是我才對!」首先衝出來的是十字刺客,看到黑影的一瞬間,他的眼中染上了憤怒。

看到十字刺客黑影只是笑笑的說:「雷先生,主子有交代這回要帶回的是這位小姐,而不是你喔。」嘴,雖然在笑,但是瞳孔中綻放的是無情。

「他到底有什麼目的?」

「主子希望你能在明天前回去,至於這位小姐的安危,就要看你的決定了。」不等任何人回應,黑影在朝陽升起時跳上樹幹,輕巧的帶著昏迷中的唯消失在樹林裡。

「神行太保?!」神工匠在黑影跳起來時看到了她的服裝。

看著太保把唯帶走,而自己無法阻止,十字刺客搥胸:「可惡……可惡!!」

「你跟那太保是什麼關係?她說的主人又是誰?」神工匠問。

正當十字刺客正猶豫要不要回答時,神官從後面輕拍他的背,給他勇氣。
他看了看神官,深吸了口氣:「那太保說的主人是我之前跟隨的人,他什麼委託都接,帶地下很有名。那個太保……是他身旁的隨從。」

神工匠聽了之後,不太滿意的繼續追問:「那他找你做啥?又抓走小唯幹什麼?」

「可能是要殺我吧。」自嘲的笑了笑,他接著說:「因為……我背叛他,所以抓走唯,可能也是要藉此要脅我吧,畢竟拿親人朋友控制別人是他最拿手的。」

「他在哪?我現在就去把小唯帶回來!」說著神工匠返回廳內。

轉過頭,十字刺客對著神工匠大吼:「憑你一個人能做什麼!!別逞英雄了!」

沒有回頭,神工匠用著大家都聽的見的音量慢慢的說:「就憑我一顆心,我想愛惜她、守護她,我想天天看著她,就憑這些,所以我要去。」

「哥你等等,我也要去。」武僧在一旁說著。

在這時,神官突然插口:「停停停,各位,我覺得你們還是休息,明天再去比較好,畢竟大家一個晚上沒睡,精神一定不好,去了,也不見得搶的到人。」

「是啊,神官大人說的對,要是客官們現在走了,那我準備的早點不就浪費掉了?」店小二從廚房跑進跑出,手裡端著大大小小的盤子,上頭,是店小二親自下廚精心製作的早點。

走過去把神工匠手中的武器拿掉,神官把頭轉向其他人:「你們也過來吃呀,冷了不就不好吃了?」說著露出無害的笑容。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乖乖的走向餐桌。



感到頸子後面強烈的刺痛,唯睜開沉重的眼皮,睜開之後是一片漆黑,覺得很奇怪想要抬起手揉揉,發現手被拘束了,用力的拉扯雙手,聽見鐵鍊的聲音,才知道自己被銬住了。

唯要自己冷靜,她仔細的回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首先是……她跑回了斐揚,在來是……她看到希爾特,想要跑過去,後來是……脖子一陣刺痛,結果……沒了?!她該不會是被什麼不明人士打暈然後捉走了吧?

正當她這麼想的時候,漆黑的房中突然出現一條刺眼的光芒,待她適應了明亮之後,看到眼前站著一位身著神行太保服裝的女人。

還是不適應亮度的瞇著眼:「請問妳是?」

伸手摸了摸唯的頸後:「是我把妳帶來的,妳脖子還會痛嗎?」那女人帶著略為低沉的聲音。

「那麼妳挾持我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女人沉默許久,就在唯以為得不到答案時:「是為了……一個可憐的男人,我想讓他得到救贖,但我盡力了,還是無法拯救他……你們是我最後的希望。」

「妳一定……很愛他,但得不到他的愛,很痛苦吧?我也是……得不到渴望的愛情,雖然很痛苦,卻還是希望留在他身旁。」唯看到了女人眼中流露出的感情,那是一種沉重的、悲傷的、膽怯的愛。

「……相信我,妳跟我,是完全不同的。」至少,沒有像那神工匠這般關心自己的人存在,她忘不了那神工匠眼中那種強烈的憤怒,只因為自己打昏眼前這小女孩。

知道自己恍了神,太保甩甩頭,看了唯最後一眼,她走出暗室,再度把厚重的鐵門關上。

看著太保走出去,唯悶悶的聲音環繞在暗室裡:「我們哪裡不一樣了?不都是得不到愛的人嗎?」




十二月二十八日,斐揚第一客棧────

朝陽剛要浮出山邊,客棧裡就響起驚人的吼聲:「全──部──起──床──!」

才剛睡著的十字刺客馬上被驚醒,帶著起床氣奮力的把身旁的神官踹下床,他對著床下的神官說:「去叫那隻狗安靜一點!不然我宰了你!!」說完抱著棉被翻身繼續睡。

被踹下床的神官自認倒楣的從冰冷的地板上爬起來:「踹這麼用力,好痛……」抱著雙臂,就這麼穿著睡衣往門外走。

「諾!你起來啦,快幫我叫其他人起床!」說完神工匠繼續用力的拍著眼前的房門。

看著眼前的神工匠,神官無奈的伸手阻止了他:「希爾,就算你現在把兩位小姐叫醒,也絕對叫不醒小雷的!況且現在太陽才剛出來耶!」

睡眼惺忪的打開房門,商人對著眼前的兩人說:「希爾大哥早,諾先生早,現在幾點了?」

「不早了,太陽都升起來了。」說完走進房間把還躺再床上的武僧叫醒。

往窗外看,窗外還是一片灰濛濛,黑線立即從兩人額上掉下。兩人互看,會心一笑。

「栗詩!!妳現在就起來!」神工匠用力拉扯棉被。

躺在床上的人不為所動,但是手卻死抓著棉被不放。兩人持續的爭奪棉被不久,武僧突然舉起拳頭往神工匠揮去。

「別吵啦!」躺再床上的武僧咕噥。

險些閃過拳頭:「妳、妳居然這樣對妳哥?」用拳頭揮向親哥哥?這樣對嗎?

「希爾,我看算了啦!反正又不急,今天中午再出發都沒問題。」神官在一旁勸著。

商人揉揉雙眼:「是啊希爾大哥!你也再去休息一下嘛!」

轉過頭看著兩人,神工匠非常不滿意的暴怒:「什麼中午……嗚!」還沒說完就應聲倒下,讓兩人嚇了一跳。

這時武僧從坐在床上,她冷冷的說:「叫你別吵你還吵。」說完倒頭繼續睡。

『居然對自己哥哥用六合拳……』神官跟商人無言的看著分別躺在床上跟地上的兩人。

再嘆氣,對商人點頭後,神官走出房門;對神官點頭後,商人走回床上補眠。




中午───

躺在地上的神工匠醒來後帶著怒氣衝到客棧一樓,開口就對武僧大罵:「妳居然對你哥用這麼狠的招式?!」

「你睡在我房間地上,我都沒跟你計較了,你是在說什麼夢話啊?」說完武僧疑惑的扒了口飯。

神工匠聽了搔搔頭:「這麼說我是在作夢?」這麼真實的夢?

一旁的神官忙開口:「是啊是啊!你應該是夢遊到她們房間了!」

「對啊!一醒來就看到希爾大哥倒在地上,害我下了一跳耶!」商人跟著說。

「哼!狗就是狗,連在地上也能睡的跟豬一樣熟。」十字刺客用只有自己聽的到的音量說。

「是這樣喔……」再度搔搔頭,神工匠坐下來跟著吃飯。



午飯後───

用唯留下的錢付了這幾天的住宿費跟飯錢,幾人前往夢羅克。

「到時……我一個人進去就好了,你別讓他們跟進來。」待其他人都踏入傳送之陣後十自刺客對神官說。

神官靠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句話後摟著十字刺客走入傳送之陣。






待續?(死在地上)
---------------------------
老實說我現在好想去撞牆啊!!!!
這篇完全是重打的...
可惡的當機!!可惡的電腦!!
我邊重打邊哭...
這篇真的好亂啊~~~(哀嚎)

不行!我真的要去撞牆了!!!(撞牆去)




想活的人就別跟老娘要後台!!
謎:反正妳明天就會補上不是嗎?
(舉起菜刀往小謎身上砍)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