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2
GP 2k

被遺忘的盛夏 [第一章 ~ 第三章]

樓主 All or nothing Avon801017
(一)

初遇見他,是在那個熾熱難耐的盛夏之日。




「鏡豫大人,您來了。」眼前的女神行太保必恭必敬的對我鞠了個躬。
「…身為『雷影』元老的我,不來似乎有點說不過去。」我回答。

『雷影』,由各地優秀的流氓以及進入進階修練的神型太保所組成的公會,其機
動性以及成員數絕不亞於中央騎士團。

「映梓,妳知道會長這麼著急集合二十名菁英,有何重大事件嗎?」映梓-也就
是剛才鞠躬的女神行太保,這時略略的皺起了眉頭。

「嗯…聽說是中央騎士團的人找緒大人的麻煩。」

「找麻煩?」這時,我也不禁皺起了眉頭。流氓公會的人被別人找麻煩?而且被
找麻煩的竟是同是公會元老級的緒!?

「是的,中央騎士團似乎很久以前就對『雷影』不滿了。因為我們從很多的地方
阻斷了普隆德拉的經濟來源,因此隸屬國王軍的騎士團似乎早已開始計畫如何殲
滅我們『雷影』。」

「那,緒她怎樣了?」

「…」映梓的眼中閃過一絲焦慮,「目前正臥病在床,情況不太樂觀……當時,
騎士團有整整三十個人毆打緒大人。」

「三十個!?」不禁大驚失色,一打三十!?「這樣太卑鄙了吧!」

「您知道的,近來國王軍的腐敗,對騎士團多少造成了影響…」
「不過,他們想必也死傷慘重吧?」不出所料,映梓點了點頭。

清晰記得多年前與暗殺者公會爭地盤的戰役,緒一人便殲滅了暗殺者的菁英小組,而且那小組足足有二十個人。最後,緒毫髮無傷的復返,更是成了公會間流傳的傳奇故事。

「那,會長呢?」我問,畢竟要菁英們集合的可是那個笨會長呀。
「在這。」左方出現了一道熟悉的嗓音,我不假思索的舉起左手,向他的背狠狠的拍了一下,引起他一聲痛呼。

「很痛耶,豫!」他不滿的瞪了我一眼,我直接將目光轉向清澈的藍天。

「翊大人,等您很久了,現在大家就只等您一聲令下。」映梓輕聲說道。不知何時,其他十七名菁英竟已到位了!?

「嗯。根據我的情報顯示,今天,騎士團將會攻過來。我們以兩人搭檔個個擊破
他們。」他環視著全場,我下意識的站向映梓,平時都是她作為我的搭檔。但是翊卻搖了搖頭,將我拉開。

「今天妳另有夥伴唷。」他的左手指向我的後方,令我不得不回過頭去看看。

深紅色的衣袍…深紅色…仔細看看,是個聖職者!?而且還長的很不錯嘛。(???)
不過,他的姿態讓我感覺到倨傲的氣息,真是…惹人厭。

「為什麼!我要跟映梓一組啦!」不滿的我鬧著小孩子脾氣,正當翊準備好好哄我的時候,那個男祭司出奇不意的開口了。

「翊,我不要跟這太妹在一組。」

太.妹?

全場的人都退了開來,包括翊和映梓。我的脾氣在公會裡是出了名的火爆,『惹上鏡豫的人,比惹上惡魔還悽慘。』是翊給我的簡介。現在,這個初出茅廬的小毛頭(而且還是個瘦弱的聖職者)竟敢指稱我為太妹?很好。

這時,翊緩緩的走近他身邊,用清晰的耳語說:「快道歉啦,她也是元老耶。」
想不到,那個小毛頭說了一句比剛才更欠打的話。
「沒必要吧。那是事實啊。」

青筋微微的跳動了幾下,不管他是故意惹我的,還是他這個人天生白目-他今天死定了。

我緩緩的走到他面前,略微抬起頭,與他四目相交,並且露出靦碘的微笑(自認)。
「你,報上大名。」或許是冷冽的語氣令他稍稍動搖,只見他不經意的說了出口。「…寂雨。」

再度笑了笑,我開了口:「那麼,寂雨,我會要你永遠忘不了我的名字。」
在他還沒意識過來之前,我使出全身的力氣,朝他俊秀的臉頰送上一拳。

『磅!』

全場的人都傻住了,沒有一個人有半點動靜。

不出我所料,鮮血從他的嘴角中噴出,帶著幾顆牙齒。他滾落到地上,往後拖行了數公尺。看他奄奄一息的樣子,我預測他會昏過去,因此,把握住他還沒昏過去之前的時間,我走到他身邊,惡狠狠的說:「記住了,我的名字是…」
『鏡豫。』

在他昏眩過去的最後一秒前,我看見他同樣以憎惡的目光回瞪了我一眼,接著他便昏了過去。

「好了,」我拍著雙手,環視著全場,「翊,快說明騎士團會攻打的地點,還有,快點分好組別吧。」

「可是,妳把妳的搭檔打昏了…」翊一臉為難的樣子。

「不必。那種沒用的搭檔不要也罷。」再次環視全場,我露出帶著些許狡獪的微笑。「我一個人就夠了。」



(二)

「大致上就是這樣了。」翊指著潦草的概圖,對著大家說明。

「很好。」我舔了舔上唇,嘻…好久沒有大開殺戒了,還真是夠興奮的…尤其是,想到可以好好修理騎士團那群渾蛋,就特別開心。

「喂喂…豫,妳這樣看起來好嚇人……」翊帶著一臉的驚慌望著我。嚇人…會嗎?

根據翊的情報網顯示,他們的第一小批將會從夢羅克的北門攻進。因此,我必須負責將這一批全數擊潰。接著,翊和映梓以及其他的人負責把東、西、南的第二批、第三批還有第四批全部打退。咦…這麼一說,我還真重要勒。一人負責一個北門…感覺好像有點辛苦。

「鏡豫大人,您沒問題吧?一人對付將近五十人…」映梓擔心的說道。

「當然。」我笑了笑。竟然敢欺負我最好的朋友-緒,我絕對要他們後悔莫及。

「那麼,作戰開始。大家四處散開。」翊的一聲令下,所有人一致的隱匿了起來,各自散開行動。




躲在夢羅克北門右邊稍遠處的我,靜靜的等著他們的到來。
真方便。聽到傳聞的路人甲路人乙早已全部自動逃開,這樣反而有利我的行動。

幾分鐘後,我聽到了盔甲的笨重移動聲。呵,真是的…要打仗還不懂得藏匿形跡,這群人肯定很遜。

「啐!那群沒膽的人,肯定是躲起來了!」帶頭的騎士領主不屑的啐道,躲起來?也是啦。

我緩緩的、輕輕的移動到他的背後,無聲無息的將我親愛的短劍拔了出來。

『Back Stab!』

「嗚啊!」

在擊中他的瞬間,我馬上往後快速的倒退,後面的騎士群紛紛拔出劍。
「渾蛋!躲躲藏藏的算什麼男子漢!」一名騎士對著空氣吶喊著-因為他看不見我。聽到這句,不禁輕笑了出來。嘻,誰是男子漢?我是女的耶。

再次偷偷的前進,我躲到第一排的騎士身後。
『Raid!』

這次,第一排的七名騎士紛紛倒地。重視攻擊力的我,在力氣上可下了不少功夫。被我的潛擊打到,絕對比一般的流氓或神行太保痛多了。當然,我再次的往後倒退。騎士群似乎開始恐慌了,許多人都在無意義的吶喊著諸如:
「有種就給我出來!」之類的話。

真是的,這種時候,不出去好像有點太失禮了?
再退了幾公尺,我在距他們約十三、四公尺處現身。

「嗨!騎士團的廢物們。」故做輕鬆的打了個招呼。

「妳、妳說什麼?」其中一名騎士大喊出來,「躲躲藏藏的,不知道誰才是廢物!」

「沒辦法呀…」我裝作無奈的嘆了口氣,接著隱匿了起來。

「!!」那名騎士又慌了,「大家注意,提高警覺…」

「沒用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
『Back Stab!』
我再次的往後倒退,閃開了一大堆巨劍的招呼,然後隱匿起來。

「不卑鄙一點,在流氓界怎麼混呢…?」我在其中一人的耳邊輕吹著氣。
『Raid!』
「呃啊!」

看來只需要一直重複這步驟,就能將他們全數消滅。
哼,也好,我就要讓他們嚐嚐隸屬『雷影』元老級的我,有多少力量。




「呼啊~…真無趣,騎士團的實力也不過如此…緒一定是太輕敵了啦。」我打著哈欠,順便伸了個懶腰。

前來進攻的騎士團,在我們『雷影』的詳細計畫之下,毫無招架之力的被擊退了。
現在,『雷影』的二十名最高菁英,正聚集在公會的大廳之中。

「豫,別太大意了,他們一定會再攻過來的。」翊這時以難得一見的嚴肅面孔對著我說話。

映梓這時也插了一句話進來。
「是啊,鏡豫大人。還請您出外時務必多加小心,騎士團的人很有可能會暗地搞偷襲也說不定。」

「我不會有事的。」向來充滿自信,不是沒有原因的。我個人不喜歡惹事生非,但跟我對決過的人,至今還沒有人勝出過。

「好吧…那,妳去看看那個白天被你打傷的寂雨,如何?」翊這時提議著。
反覆想了想,也好啦。
「哪一間房間?」我轉過頭去,準備往客房前進。
「左邊數來第三間。」




『咿呀。』
伴著有些詭異的聲響,門緩緩的打開來。
我走進房間,坐到床邊訪客專用的小板凳上。
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一股衝動使我低下頭,觀察著他的臉。
好漂亮…肌膚十分白皙,卻又紅潤,毫無病色,除了左邊被我痛毆因而腫了一大塊的淤青之外,他的臉頰沒有絲毫的缺陷。

不禁伸出了手,拂上他受傷的臉頰。
白天的我,太過暴躁了吧?

正當我看的入神時,驀的,他的雙眼睜開,嚇的我在瞬間收回手。
被他看到這疑似性騷擾的畫面不就慘了!?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他微微的將嘴角揚了起來,微笑。
瞬間,我的心悸動了一下…他笑起來…真的好好看。
不過,這個絕美的畫面被他稍後的一句話給破壞殆盡。

「晚安啊,小太妹。妳對我有什麼意思嗎?竟然偷摸我的臉。」

我想,這傢伙是上天派給我訓練脾氣的考驗。
…意思?是有啦…
有想在你左臉頰上再打一拳的意思!

我奮力忍下怒氣,漲紅著臉,衝出了房間,在身後,隱隱約約聽到他止不住的大笑。可惡的傢伙……笑死好了。



(三)

這一定是上天給我的懲罰,一定是。
不然哪會有人被毆一拳就得待上兩個禮拜的!?就算是聖職者,這麼脆弱的人也太少見了吧!雖然我是注重力道的沒錯,但是也沒有猛成這樣啊!

雪上加霜的是,這段期間我剛好沒有出派任務,出去晃嘛……沒多久就被翊給抓了回來了。那傢伙,一定是故意的。

而且,通常早餐時刻病人不都應該在房內用餐才對嗎?我親愛的蠢會長,不知道哪根神經有了問題,竟然邀寂雨一起用餐,而且他還答應了勒!

我不禁很不爽的在餐桌上開口了。
「他不是病人嗎?難道不用在臥房休息?」

映梓一句話讓我毫無反駁之地。
「寂雨先生他是受到臉部的傷害,對身體及行動並無大礙,因此可以外出用餐。」

「…………」

翊看見我無言的表情,大笑出聲:「哈哈…豫,幹嘛那麼討厭雨?他嘴是賤了點,不過人可是很好的呢。」接著,他裝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用調述的眼神看著我。「喔~該不會是妳對他有意思,所以害羞了吧…?」

反射性的站了起來,青筋暴突。我扳了扳手指,聽著關節發出的清脆聲響。
「呵…真好笑的玩笑呢。」我對著翊秀出我最甜、最親切的笑容。

「呀,鏡豫大人,住手!翊大人會被您給打死的!」
「果真是個小太妹……」

當天早上,『雷影』的病人招待房中,多了一名叫做翊的神行太保(男)。
另外,寂雨必須再多待上兩天,不要問我是誰下的手。




終於,難敖的日子過去了。今天,就是那個該死的…喔,糟糕,說粗話了。總之,今天就是寂雨該滾蛋的日子了,這真是讓我感到無比的快樂。

但是,這天早晨的臨時會議,讓我頓時跌入無期徒刑的地獄中。

「豫,以後的任務,妳都跟雨一起執行。」翊宣布了重大的訊息。

「啊?為什麼!我不都跟映梓搭檔,或是單獨執行的嗎?而且寂雨並不屬於『雷影』吧?他哪來的資格跟我搭檔!」似乎瞄見了寂雨不悅的目光,但我不予理會。

「不對唷,豫。自從騎士團入侵的那天起,寂雨就是我們『雷影』的人了。因為是我去找他來的。而他既然是身為會長的我所找來的菁英,理所當然有跟妳搭檔的資格吧?」翊懶洋洋的回答著,彷彿正在跟一個無理取鬧的小孩子說話一樣。

「呃…」無言。看來,反駁無效。

「別吵囉,乖。」翊滿意的看了看我,接著臉色一沉,嚴肅了起來。

「最近,聽說克雷斯特漢姆的魔物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賢者公會『血識』的人委託我們去查探情形,這也就是為什麼我要找雨來的原因了。畢竟,不死魔物那方面,最有應對方法的還是聖職者。」

「至於為何派豫跟雨同行…」翊的眼光再度回到我身上,「『雷影』中力氣最大、身手最靈敏的人非妳莫屬了。因此,若是雨有什麼困境,能保護他的人,妳是第一人選。」

有沒有搞錯!?我是女的耶…任務竟然是保護男生?

強忍下心中莫名的不悅,我開口問:「那,酬勞?」

「如果調查成功的話,三千萬。」聽到這筆數目,我的眼睛閃了閃。
「一人?」
「是平分。」
亮光熄滅。剩下一千五百萬啊……

「那麼,任務的調查內容是?」寂雨在這個會議中,第一次開口問。

「墳場的動靜,以及黑暗之王的出沒率。」翊回答,「因為最近墳場的魔物時常跑出範圍外,受傷的人特別多,因此『血識』想探查探査,順便決定是否清除魔物。」

「啊!?這種任務內容一人才一千五百萬?太扯了吧。」
不要問我為何死要錢,這種要人命的任務,只給這麼一點錢也太窮酸了吧?

「沒辦法…最近經濟不太景氣,『血識』的經費也不太足夠。」映梓此時回答。

我看了看寂雨,他也同樣看了看我,這樣好像有點面面相覷的意味在?

「我答應。」開口的,是他。
看來,只好捨命陪君子了吧?

「我也答應。不過,如果我受傷的話,親愛的會長…您可要多賠點醫藥費唷。」我邪邪的笑著說。翊只是嘆了口氣,點了點頭。
「真是死要錢。」他補上一句。

我站了起來,目光投向翊。寂雨似乎也感受到殺氣,直往後方退開,逃離了會議室。
「喂,豫…?呃啊啊啊啊!」

「鏡豫大人,快住手呀!不然您又會將翊大人打的半死不活了……」

這天,『雷影』的病人招待房中,又多了一名神行太保。




傍晚時分,我靠著牆壁,坐在會議室門外的地板上。
呼……執行任務的日子,竟然就是明天。
希望不會出什麼意外才好,我還想保住小命呢。

「不會有問題的。」
突然間,一個聲音在我身後響起,我回過頭去。是寂雨…!
不知怎麼的,原本很討厭他的我,在看到他清澈無比的雙眸時,那是我認識他以來的第一次,對他產生了些許好感。

我知道,那毫不迷惘的眼神,或許是我一輩子都不會出現的吧…?

稍稍安心了下來,我同樣回望著他,輕聲回答:「嗯。」

我是瘋了嗎?現在的我,竟然開始期待著明天的到來。


-----------
一次貼完三章了,小妹來去休息囉(爆)
大大們不要毆我...XD
也感謝各位大大肯觀看小妹的拙作,
請大大們不吝給予指教,
小妹好壞通吃...(???)明天會PO出第四章的>"<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