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592

龍曜天- 夜のうた(三章 迷離夜)

樓主 洢影 elfvina
仙境傳說

  よるのうた

    いつまでも...あの青いの空を見ろ...
    いつまでも...願いで...

    若し...僕はあの空の下に立つ
    全ては変てのが?

   -夜のうた-

  三章  迷離夜


  夜晚總是這麼的讓人心寒。

  王國的人雖然加強了戒備,但總是抓不到那個殺了十字軍的傢伙。
  是誰這麼的有本事?


  「哥哥,」女孩的聲音從牆邊黑暗處傳出「辛苦了!」
  「嗯...」有些虛弱的聲音從憂的口中傳出,他接過女孩拿來的外衣,披上「這樣就等著明天的軒然大波吧!」「嗯...」

  兩人伴著月光,往城西走去。

  距離上次的事件已經過了一個月,而和那個該死的臭獵人分開也已經半個月有了吧?


  不知道為什麼的,覺得這半個月的時間好久啊...月缺月圓,原來是這麼久的時間嗎?
  不過那獵人還真是雞婆到了極點,明明就與他無關,他竟然可以放下所有的修煉,盯著他,甚至陪著他練...

  這樣子的行為搞的半個月下來,他竟然也可以和獵人比上個幾招了。


  最讓他火大的是,那獵人教他的原因竟然只是因為:省的再看見一個血人路上跑給人家追!

  火大!真正的火大!

  於是在獵人心愛的老鷹身上動了點手腳後,他就溜掉了!
  那獵人應該會很生氣吧?

  想到他生氣的樣子就覺得好玩,而且不知道為什麼的,會覺得他可愛?
  明明知道自己還贏不了那傢伙,卻偏偏喜歡惹他生氣,故意似的拖了一堆的怪在身後,然後衝向他:因為他會用他精湛的射術把所有怪解決,然後接住他故意撞過去的身子。

  奇怪了,為什麼一向討厭人家碰的自己竟然會想要去碰觸那個獵人呢?


  「哥哥!」「什麼?」
  緒月,憂的妹妹,停下了腳步看著她的哥哥「你在想什麼啊?」從來,哥哥從來沒有像這樣的恍神。

  是怎麼了嗎?

  「沒有,只是想到了一點事情...」憂笑了笑,回。
  「和上次你失蹤半個月的事情有關?」「妳先回去吧!我要去別的地方!」說完,憂跑開。「啊!哥哥!」

  一定是!哥哥在想的事情一定和上次那半個月的行蹤不明有關!

  哥哥不會騙她,所以一有事情不願意說一定都會轉移話題...這次也一樣。往常,她都可以不追究,但是這次實在太反常了...

  「我一定要知道...」緒月說著,開始動作。

  雙手張開,伸直,從胸前往兩旁畫出了一個半圓,然後手掌向上;手掌中,出現了兩個光點。
  「魑魅、魍魎,去吧!追蹤一個叫做憂的人,任何事情都要和我回報!」她不像哥哥一樣擅長使用攻擊性法術,也不像哥哥那樣得到族裡的所有真傳,什麼都會,但是她有她的專長:搜尋。

  不管是什麼地方、什麼人甚至於什麼事情,只要曾經存在,她就能追查到、就能夠搜索到!

  看著自己的小鬼消失在街頭,緒月舉步往住處走去。







  看著眼前普隆德拉的騷動,再看看身邊這個帶著凶狠微笑的憂,總不難猜到事情的經過。
  「又是你做的?」「哼!十字軍活該去死!」

  無奈。


  總轉身往城外走去。
  憂跟上「你去哪?」「古城。」

  古城嗎?那個地方對自己來說可是個好地方呢!就像尼芙菲姆一樣。


  走著,不預期的身邊的人突然停下!並且拉低了頭上的小惡魔帽,躲到一邊的巷子裡。連帶著自己。
  看像總的視線處,有幾個人在那...

  一名男祭司、一名女練金師、一名女獵人和一名恐怖的男性神行太保!

  最重要的,他們都圍著一個男性聖堂十字軍。


  聖堂十字軍!


  「聖堂...」憂低低的說著,帶有恨意的眼光浮起。
  「不可以對他們動手。」總看回他,扳過他的肩膀「你想動誰我都不管,唯獨他們不行!」「為什麼?你有什麼權力管我?」憂斜眼看著他,挑釁的問。
  總無視於他的挑釁「與你無關,但是你只要動到他們,我會馬上讓你知道什麼叫地獄!」


  總從來沒有用過這麼嚴肅的語氣對他說話。

  可見眼前這群人對他而言相當的重要...


  不由得,有些生氣...



  等到他們走後,總才又鑽出小巷,往南門走去。

  甫踏出城門,總就撞見兩個認識的人...「凝,普洛...」「總!?」
  眼前的女十字刺客和男武僧相當吃驚,總自己也顯的有些訝異...
  這兩個人...又是?

  對了!到這時,才發現自己其實對總一無所知呢...


  「總,你在這裡做什麼?」武僧問。
  「我要去古城,」說著,總反問「你們去哪裡?怎麼都往央城裡走?」
  「今天探副會升職神官,所以我和凝姊姊剛剛才從古城回來。」武僧說「對了!你們去到古城就順便幫個忙吧!姊姊的學弟在那邊呢!」「你說那個小盜賊霧喔?」「對!」「了。」

  揮了手,那兩個人走進城中,而總和憂則走了出來。

  攔了一個可以傳送古城的祭司,兩人踏上了古城的路...


  身後,兩個光點迅速的回到了城中,西邊,她們的主人手中...







  「總...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