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k

網戀之  水藍色的天空╭☆ 《七~九》

樓主 櫻.醉顏 catofwatr



  《七》



  「夢夢?」守城即將開始,今天小啾臨時調班,所以好久沒在星期二
幫守的我也晃到網咖來,隨意挑了一個比較遠的坐位,說遠倒也是還好,
只是我前後左右都是陌生人就是了,雖然出門前炎昊已幫我留了位子,但
沒想到本來要跟家人出去的焚夢卻冒出來,因此我將位子讓給焚夢。

  「嗯?」焚夢很快地回敲。

  其實我思索了很久,我不曉得要問誰,但要是問其他人的話一定當場
被調侃,所以我後來選擇悄悄地密著焚夢。

  「女孩子──通常──喜歡什麼頭飾?」我打得很慢,一直不知道怎
樣打才不會讓我自己尷尬。

  「喔喔喔!!」焚夢的智者本來黏在炎昊的銀匠旁,而現在則跑來坐
我旁邊,至於炎昊則回櫃台去忙了,守城開打前才會回來。
 
  焚夢打字很快,飛快地又打著:「只要戴起來會美美的頭飾通常女生
都會喜歡喔!!尤其是送的人親手打的,那個意義不一樣的喔。」她甜笑


  我冒冷汗:「鐘怪面具算美美的頭飾嗎……」花了整整三天窩在鐘塔
,湊了五千九百二十七根指針做了兩頂,正常來說,我沒看過女生喜歡那
種玩意兒的。

  要不是她後來才知道戴上那只面具會害她的咬花無法叼上的話,從此
會看到一個戴藍色魚加鐘怪面具的小女服在海洞嚇人。

  我發現她很喜歡收集材料做一大堆東西,而且她做的東西向來會預留
我一份,如今我的小盜從+10蘋果→獸盔→藍色魚……

  眼看她等級開始慢慢爬升,她黏地板的時間越來越短,偶爾一個心血
來潮她還會換上+5風尖刃幫打,小服打怪的動作很搞笑,看她攻擊出來
的數字更是慘不忍睹。

  但她總會很得意的比出YA,跟我炫耀她也是有能力攻擊魔物的,要
我不要小看她。

  我不曉得她到底是怎接納這一款遊戲的,但看在我眼裡;我發覺她真
的在享受遊戲。

  我們上線並非除了練功還是練功,一星期總會有個兩、三天去逛地圖
,去北森散步跑給小紅追、去新城看人打卡崙、去傳說中──以前騎士拖
火車給牧師放十字驅魔的金四看看吃王團秒歐西,而昨天我們去了人面。

  她眼睛好閃亮的問我能不能去斯芬克斯?

  她說她從沒活著走上三樓,她問我能不能去逛逛?

  我點她交易給了她一件傘蜥蝪披肩跟一百個蒼翅,然後就這樣開始我
們的人面之旅。

  從我騎士轉生成騎領後我從沒再踏進人面過,當年我是在人面住到我
發光的,可是地圖一個個開放,古城、薑餅城、火洞以及公會城密穴,一
瞬間練功的地方多得眼花瞭亂,然後,我漸漸忘了當年那個揹著幾百瓶紅
水能在人五混上一整天的小嫩騎。

  人面改變了什麼呢?

  這半年多的時間聽說諾可伊變少了,幽靈不見了,四樓新增了米洛斯
。還記得以前動不動就遇上暴走,拖了長長的一火車後再回頭施放騎乘,
清光怪的快感真的只有一個爽字可言。

  一整晚從一樓悠哉的晃上五樓,當然中間她吃了我三片葉子,我的迴
避要躲黑蛇還太勉強,她明看我損血是用噴的還不飛,死命補我的下場是
她乾了,同時被身後生出來的馬爾杜克給撞了一下當場仆街,而我則紅著
血瞬間飛掉。

  見我的點安然無恙的在地圖上行走,她很小聲的在隊頻上打著:「對
不起,都是我的錯,好險沒害你死翹翹。」

  是啊!!妳幹嘛不飛!!都是妳的錯!!

  邊走路邊按白水回去,好佳在今天有換上自己的裝備,不然下場是兩
個死一起!

  「下次,要飛。」活起她後,她連補自己的血都做不到,整條SP剛
剛全用來補我,我在想,當時她眼中是不是只看到我被圍,沒發現我正在
閃白水??

  她乖乖的坐在角落邊回魔,一面做出哭泣的表情:「可是你也沒有飛
。」她指控。

  我可以翻桌嗎?

  事實上我的滑鼠可能早晚被我敲爛!

  「……下次等我死了,妳再來跟我說我沒有飛。」我很想用力著搖晃
她,叫她不要再呆下去了!!再呆下去就沒救了!!

  當打手狂噴血撐不住,她身為輔助者就應該視情況而瞬移躲開暴走場
面,她忘了她還只是一隻嫩嫩的小服嗎?她飛,兩個都能活,她不飛,最
慘的下場是滅團。

  「可是──人家也有幫你帶葉子耶。」她繼續哭。

  妳──一定要詛咒我死給妳看,妳才高興嗎!!??

  我可不可以把她埋了!!!???

  而這晚的人面之旅,順著她的期待從一樓逛到五樓,等她吃掉我三片
葉子後,我決定我受夠了!!然後不管她的掙扎把她趕下線睡覺!!

  我早晚會被她氣到吐血。



  「漂,鐘怪面具很醜呢!」焚夢做出驚訝的表情。

  「非常醜。」我附議,那種東西只有開放時引來不少收集頭飾愛好者
的興趣,緊接著沒多久就開始大跌。

  人都是這樣的,當東西開放時總是想第一個擁有,接著很炫耀的帶出
門,等到快變市場貨時則扔了、賣掉、送人、或從此丟倉庫發霉。

  善變的人心,會不會早晚也浮現在她身上?

  我不覺地沉下了臉色。

  「漂,送女生的話,要看交情是怎樣喔,普通的話就送送惡髮或現在
大跌的妖耳,不然送個兔耳吧?至於比較特別的話,我是建議你親手打的
頭飾會比較好」焚夢邪笑。

  「靠!小舟舟!趁阿昊不在偷虧小夢夢喔!!」畫面上擠進阿威的神
射手。
  
  焚夢露出驚訝的表情,同時起身對阿威吟唱法術。

  「……」

  「朋友妻不可戲,你這個無血無淚無心無肺的死小舟舟!!」阿威做
出生氣的圖示。

  「……」最好唱戲唱成這樣。

  「嘿!公會石出來了!」某人喊著,我斂起了心神,將浮上心頭的小
小倩影抹去,踏進外景牧師放出的傳陣,跟著阿昊來洗爛首都的城。




             ※   ※   ※




  《八》




  [b]秘密基地 【alde_Meteor】被 【行霸天下-惡人組】公會
佔領了
[/b]


  洗城洗到一半,看見公告我一愣,錯愕的當中被阿修羅武宗打出去,
網咖頓時間幹譙聲大響,連槌桌子的都出現:

  「e04!守城組的全是白癡嗎?我操你媽的xxx……」阿威的神
射手當場登出,開出聖殿十字軍出來,炎昊的臉色也變了,尤其看到是被
『行霸天下』給打回去,他整張臉是鐵青的。

  我們守了半年多的城,養到投資跟公會石都百分百的城居然在我們出
外景隊洗別人城時被打下,心痛的不只城要重新投資,而是主會加兩個分
會的近百人駐留守城原來全是廢物!

  外景隊神官、牧師紛紛回城重新記點,大家整了裝,一個個心急憤怒
的踏進傳陣──

  「e04!這是怎樣!?」才踏進傳陣卻又進了另一個傳陣,阿威的
畫面居然是汶巴拉,而我踏進的傳陣則來到蟻洞入口!?

  「靠妖!那群不要臉的雜碎在城外放傳陣啦!」網咖某個傢伙的神官
正要回城記點,卻被周遭滿地的傳送之陣給看傻眼。

  「媽的咧!」火大的阿威已經快把鍵盤搥爛,完全沒有人可以踏進旗
子範圍。

  「密GM啦。」有人應著聲。

  「密你媽啦,等GM來你還打個屁!」馬上被吐槽。

  焚夢在下一刻登出,開著她四十來級的小服,而那隻小服也開了傳送
之陣踏進去──

  「老婆?」炎昊不解的看著焚夢的畫面,而畫面一閃之後,焚夢小服
站的位置竟是幾乎在踏進城內傳點的邊邊位置,只要稍稍一個移動馬上就
點到傳點。

  「好樣的。」炎昊總算笑了,焚夢則對大家比個YA!瞬移回城,外
景牧師紛紛改踏進焚夢的傳陣記點。

  玩陰的是嗎??

  比起砸錢,你們恐怕還太嫩吧。

  我補完補品,跟著大家踏進傳陣裡……



  一踏進公會城內一個又一個的大法迎面而來,公告上早已要眾人換上
馬克衣,因此倒不至於在第一個入口就被擊敗,每個人頭上不停地閃水,
由騎領、武宗、神行太保當開路先鋒,神官幫忙輔助加狀態不負責補血,
聖殿十字軍放犧牲護著超魔導跟智者進來,主會的戰鐵有三個揹了滿車的
補品、樹枝進來,閃著白水留在門口當拖延戰術乖乖被打,等主力們踏過
了第一防線後,戰鐵們開始狂點熱鍵上的樹枝──

  「操!你在製造LAG喔?」阿威瞄到坐旁邊的伙伴跟著敵人一起被
怪秒了出去,忍不住一個白眼過去。

  「阿昊說可以放的,不然咧?」鐵匠閃著白水又踏進傳陣。
  
  「誰鳥你那麼多。」阿威注意力收回,專心的看著自己螢幕。

  這場仗打得有些吃力,本以為頂多只有行霸天下主會加分會,但沒想
到守在城內的竟參雜了不少跟我們『戰無不勝』在PVP不對盤的幾個公
會,此城難攻易守,只要大法陣擺對,守城的有專心在留意城內一舉一動
,這座城,要被打下,非是易事。

  為什麼我們被打下了??

  在人海中殺出一條路要讓魔導們清掉『路障』,手指不停地在按補品
跟攻擊鍵,在大家的髒話聲裡,漸漸有人問出被打下的原因。

  敵對公會的兩隻刺客用偽裝摸進了城居然沒人看到!?

  顧守門口的全是白癡嗎??

  神官在城內只會四分鐘加一次狀態效果就坐著哈啦打屁?大法陣的魔
導、巫師們有一下沒一下的放暴風雪、怒雷?守公會石的神官居然還掛網
吃晚餐!?

  那要你們幹嘛!?

  就算幾乎每次守城來攻打的人數有時小貓不到五隻,純鬧場的份居多
,但也未免太鬆懈了吧??

  網咖每個人的臉色都很凝重,現在已非『這只是一個遊戲』的觀點問
題了,而是原則問題。

  這座城的地型關係,會讓幾個守城點的大法陣──形成我們打下的阻
礙;沒想到本來是我們防禦他人攻下的戰略,如今卻換成別人用來對付我
們的阻力。

  同樣的戰術並非要指責對方盜用可恥,而是大家都看的很不爽!

  打到後來,主會分會全在裡頭殺的一團亂,敵人的公會也發生了因為
沒設同盟而自己人打到自己人的紛爭,但誰管他家錯殺了幾百人?啐。

  主會真正打進公會石的人數最末竟不到十個,我、炎昊、阿威、焚夢
、再來是兩隻神官,一金剛武宗、一魔導跟一隻心靈刺,隨後分會也進來
了幾隻攻擊手跟神職。

  「媽的咧,石頭會不會太硬了?」阿威邊打石頭邊按水,叫苦連天。

  「這麼硬的石頭都能被兩隻刺客給打爆了,還會有多硬?」旁邊的鐵
匠不停地一路放怪中。

  「靠妖,有天波耶,幾隻?」戳石頭戳到快起笑,阿威只想哭。

  「還幾隻咧?你的血啦!白癡啥!!」對方巴了下去。

  「小舟,都沒講話喔?」炎昊的銀匠補品按到乾被打出去,回城拿補
給時離開座位回櫃台為眾人各拿了一瓶飲料過來。

  「沒,我在想──我們的石頭到底有多硬?」全身肌肉都莫名地亢奮
跟緊繃,手指也微微發麻輕顫著。

  有多久沒這麼聚精會神的打過一場了???

  全身血液似乎整個沸騰起來。

  我也搞不懂這是因為火大過頭,還是純粹是一種嗜血的衝動。

  「我們會打回來的。」炎昊淡淡地道,回坐位踏入傳陣。



  人海戰術確實是讓我們頗感吃力,所以主力們都不打人,目標只有衝
進公會石。

  只要一被打出去,每個人都是揹98%重的補品進來,往往能進到公
會石的都剩不到一半重。

  眼看守城時間開始在倒數了,網咖沒人打屁說笑話,每個人眼中只有
畫面上的小角色,我們只看得到那顆黃澄澄的石頭。

  公會石打爆的那刻,同時也時間到消失。

  沒有人說話。

  看著畫面上的公告焚夢居然哭了,炎昊笑著逗她是愛哭鬼,拿起外套
幫她穿上要送她回家。

  我整個人癱在椅背上,我懷疑我還有力氣騎車回去嗎?

  「小舟舟ㄟ?」阿威不知何時爬到我旁邊的坐位趴在桌上。
  
  「嗯?」

  「阿昊說等等請大家吃好料的,去否?聽說有辣妹喔。」他咧嘴。

  「最好羊肉爐店有辣妹,要拐人也不是這樣。」旁邊一個看不下去吐
了他一句。

  「安抓?羊肉爐店就不能有辣妹喔?」兩個愛鬥嘴的吵了起來。

  我看看時間……

  十一點五分……

  她今天值晚班加大夜,下班回來應該是早上了。

  「我去。」這頓不吃到凌晨也難了,我趴在桌上休息等炎昊回來。

  



             ※   ※   ※




  《九》




  回到家中居然已經快接近中午了,一群high過頭的瘋子在凌晨三
點半又跑去KTV續攤,盛情難卻的下場是一個個歪歪倒倒的叫了計程車
載回去,而我沒沾什麼酒,所以我自己騎車回家。

  才剛褪下衣服倒頭要睡,眼神卻一直往電腦飄去,快十一點了,基本
上她也應該累趴在床上了吧?

  一個衝動忍不住起身開啟了電腦──

  『尋找失蹤的剎那一枚QQ』

  ……我什麼時候變成用『枚』來計算的?

  本以為她應該是掛網去睡了,怎知才剛開鐵匠走過去她居然放出寵物
,同時開口:

  「你好慢唷!」先做出生氣的表情,接著又做出害羞的表情。

  我瞪大眼,愣住:「妳──怎還沒睡??」按下Insert坐在她
旁邊。

  「你通常八點就會上線了啊,所以我上來看一下。」輕嘆。

  問題是現在是十一點整!「妳……八點等到現在??」整整坐在電腦
前三小時!?

  她搖搖頭:「沒有耶,我回來都八點半了呢,我去洗個澡,吃完早餐
才跑上來的。」她很老實的招供,而她打出來的字──竟讓我全身莫名地
竄起一股難以控制的熾熱灼燙感。

  也許是我醉了?

  或許是我太累了??

  我不停地為自己找藉口,這麼赤裸裸湧起的情感一時間居然讓我無法
承受。

  「妳……還不睏嗎?」我很困難地敲著字,覺得整個人在發燙,暈眩


  她點點頭,「要,好睏喔,瞇瞇眼。」乖乖地收起寵物。

  「小啾……」

  「右?」

  我不曉得我是不是瘋了……

  「做我婆吧。」






  「小舟舟ㄟ?」

  「……幹嘛?」雙目緊緊鎖定前方的螢幕,頭也不回的應聲,該死!
居然沒箭了!極限閃避跟痛擊之勢熱鍵同時按下去,馬上切換武器,狂吃
蛋攻擊。

  「小舟舟你今天很嗆喔?28天到了嗎?」阿威湊過來看我的螢幕,
滿地「章魚」的屍體讓他嘖嘖出聲,我面無表情的撿起外掛噴出來的裝備
,補滿自己血條後換下一處獵場。

  「小高,你在哪?」對阿威的嘲諷完全視若無睹,我朝右前方的螢幕
喊著。

  小高很快的探頭應聲:「安抓?我在席琳,你加加沒了?」

  「不是,你隊裡不是有個銀月?幫我問問能不能賣我一些銀箭?我在
毀壞,我過去找你們拿。」純PK用的紅名銀月我無法進城,這隻要漂白
也不可能了,所以補給品向來都麻煩同樣玩天2的朋友們幫忙帶出城。

  「okok!」小高豪爽的回著。

  「小舟?通常這個時間你不是應該在海洞?」炎昊跟焚夢剛逛夜市回
來,在我旁邊開了台子,炎昊納悶的開口。

  我還沒答腔,阿威倒是先說話了:「櫃台的小妞說咱們小舟舟十二點
就來了喔,我們散會不就十點多了嗎?接著他回個家再出來?都不用睡?
然後──聽說還很神勇的殺外掛殺了一整個下午到現在勒??」他撇嘴。

  我白了阿威一眼:「你什麼時候開始關心起我來了?」一路上一揹八
的「章魚」有的看到我當場登出,有的則馬上躲的好遠跑掉,我繼續趕我
的路,反正要大開殺戒也不急於一時。

  見我無動於衷,阿威聳聳肩,「咳,話說,今天看到某隻帶波利的小
服在夢北坐了一整晚說?」他有意無意地刺了我一下,我臉色一白,他續
道:「然後那隻小服今天開的聊天室比較不一樣咧?真是有意思。」一副
很神祕兮兮的模樣。

  「喔?這次是通緝剎那嗎?」炎昊笑著接口,小啾每晚不死心的通緝
漂流之舟已經變成網咖十大熱門笑話之一。

  「NO、NO、NO,我們嬌滴滴的小啾妹居然在開飛機耶,真是爆
可愛的。」幾百年沒看過有人在開飛機了?現在的玩家被寵過頭,看到神
職只會講一句:『幫補』、『幫傳古』、『傳夢、吉、首』──是怎樣?
礦不用錢?然後連個請字也不會講?又不是欠他的!媽的咧!

  「開飛機……」我呆住……

  「嗯啊,傳首、夢、斐陽跟海洞各700,我看她在夢北開了一整個
晚上哩,生意好像還不賴。」說完忽地頂了我一下,「安抓,小倆口吵架
了?」一抹礙眼的笑很醒目地掛在他臉上。

  我狼狽的將注意力放在角色畫面上,不吭聲。

  「漂,小啾說她賺了七萬多耶。」焚夢也登上了遊戲,還很光明正大
的進去小啾的聊天室哈啦起來。

  我沉下臉色,一樣沒說話。

  開一次收七百,七萬多要開一百多次的飛機,扣掉成本恐怕連兩萬都
不到……

  兩萬連買顆鋁都不夠!!

  「小舟舟,快九點了喔。」阿威很好心的又提醒一次。

  「漂,你還沒睡對吧?該回去嘍。」焚夢擔憂的小臉蛋頻頻在張望著
我。

  鎖定好外掛目標正要施展衝擊箭──

  「回去吧,你在這邊坐整晚,她在那邊等整晚,就算你不睡,也得讓
她去休息吧。」炎昊眼睛盯著他正在精鍊的裝備,但卻冷不防地丟來一句

  
  我的手指僵硬在鍵盤上,遲疑了會,按Esc取消攻擊,無言地關掉
天2畫面。「嗯,那我先回去了。」

  走出網咖大門,後面傳了阿威的呼喊:「小舟舟──夫妻床頭吵,床
尾和啦!別放她一個人孤伶伶的,亂可憐一把的ㄟ,小心被壞人撿走。」
話語一出,眾人大笑應和著。

  「去你的!最好是那麼好被撿走!」一個惱火發動了車子,奔馳回家

  


  看著時間在跑……

  十點、十一點、十二點……通常她十二點會準時下線睡覺,頂多開聊
天室掛個網。 

  直到十二點半,我在床上輾轉難眠,最末還是爬上了線。

  她這次沒有開聊天室,身前也沒有寵物,所以我無法確定她是掛網還
是人在?我開著鐵匠默默地坐在她旁邊,我也搞不懂;這樣的逃避到底是
因為尷尬,還是害怕被拒絕?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就在我決定登出時,畫面上霎時出現黃色的
字體:

  「我等了你一整晚呢……」她終於開口,原來她始終都在。

  心裡一個不知名的抽搐,「……嗯」愧疚、不知所措、心痛……一一
掠過心頭。

  「我晚上有賺錢唷!我開飛機賺了快十萬喔!」她好高興的說,整個
人笑得好甜美。

  「嗯。」她很容易滿足的,這一個多月來的相處想不了解她也難。

  她雖然單純,但不代表她好騙,可是被她認定是好人的人──她就會
像隻剛破殼的小雛鳥傻傻的跟著人家走──

  我很不想承認自己是被定位成好人的那個,但實際上應該是相差無幾


  「剎那……」她突然猶豫著開口。

  「嗯?」

  「你中午為什麼說完話就直接登出?」她還是問了,最令我難堪的字
眼大刺刺地浮現在螢幕上,我幾乎想裝死沒看到。

  「為什麼呢?」見我沒反應,她不死心的又問一次。

  妳希望聽到我回答什麼呢?──我沒敲出去,首次發現自己竟是如此
孬種。

  「你──只是一時衝動?說說的而已?」她冒著冷汗半試探的問道。

  我馬上有了反應,火速敲著字:「我從不拿這種事開玩笑!」不管現
實還是網路,我的原則始終不變。

  我不拿感情當遊戲,絕不。

  「那……」她停了好久才把下一句打出來:「為什麼你說完就跑掉了
?」她完全無法理解,也不懂。

  為什麼呢?

  我自己恐怕也不知道為什麼吧?

  等我發現自己做了什麼時,我已經把整台電腦關機了。

  然後像個白癡一樣騎了車跑到網咖上天2殺了一整天的外掛。

  也許,
  
  潛意識裡我害怕被拒絕後,從此連朋友都當不成?

  不要答案或許才不會造成雙方間的尷尬??

  我還是保持著沉默,不管怎樣的回答,我相信它都不是一個能安撫人
的答案。

  「剎那?」見我不開口,許久後,她再度喚著。「我睏了……」做出
哭泣的表情。

  我不曉得我應該是鬆一口氣,還是要忽略胸口那窒得我難以呼吸的抽
痛,「嗯,我們下線吧。」也好,雙方裝作沒這回事,是最不破壞感情的
作法。

  她忽地點我交易,上面擺了一枚夢城寶石商專賣的鑽石戒指:

  「等我存夠了錢,我們就結婚,好嗎?」語畢,第一次很害羞地對我
做出親吻的符號,然後當場登出。

  我則像白癡一樣錯愕在電腦前──不敢置信我看到什麼。

   等我存夠了錢……

  我們就結婚……好嗎……


  
  我──還沒睡醒嗎!?

  

      

                             《待續》



  [b]※天2小字典(?)
   
   一.章魚 天二一隊只能有九個人,通常外掛只有開打的那隻可能是活的
        ,而後面跟了八隻死人,因此叫「一揹八」。通常看到一揹八
        的外掛,習慣性都稱之「章魚」

                                END
[/b]

 
板務人員: